长腿校花无力*我要吃你两颗葡萄什么意思

2022-06-22 16:14:16 13点热度

眼角余光瞥见柏青风那得逞的笑,顿时反应过来,它们都被柏青风的心念给控制了。

“这可是我费劲千辛万苦,从我家老祖宗那讨来的,我怕不够,全拿来了,足有三万多只,我家老祖宗剪了一辈子的宝贝,你们可小心点用。”

柏青风一边说,一边把袋子甩在空中,挑眉看着周身这一圈人,记仇的拿到战风眼前晃了晃,亲眼看着他露出惊喜的神情,伸手来接后,一晃手,把袋子扔进欧克勤手中。

欧克勤顿觉受宠若惊,不过很快就忍不住得意起来,拿着一把小纸人,故作大方的问:

“谁想试试啊?”

“嘁~”战风直接转身就走,也不知是不是恼羞成怒了。

“我要我要!”王舒月兴奋伸手去讨,欧克勤大方的给了她五个小纸人。

“这玩意怎么操控啊?”王舒月一边琢磨一边问。

柏青风正要开口,却见一身白衣的三省自动靠了上去,挑了挑眉,没再开口,转向欧克勤那傻子,一脸不耐的教他怎么使唤小纸人干活。

无人管的龙若轩和艾晴面面相窥,小姑娘一脸阴翳,要不是觉得活了的小纸人确实可爱,她一准撕了这黑色的纸人。

那厢,王舒月在三省的指导下已经掌握小纸人,这厢,柏青风像是才注意到艾晴,撇下欧克勤走过来指导两人。

两分钟后,空地上全是黑色的小纸人,铺天盖地,叽叽呀呀兴奋的怪叫着,把正在干活的李仙芝等人惊得目瞪口呆。

这就是柏青风想到的办法吗?

怎这么邪门!

小纸人多得让人头皮发麻,但更让李仙芝等人感到震惊的是,小纸人们合在一起形成的千军万马之气势,简直看得他们瑟瑟发抖。

“柏青风,别人家撒豆成兵,你家老祖宗撒纸人成军,好厉害啊,这要是用来合围金丹修士,恐怕对方毫无办法吧。”王舒月惊叹道。

这哪里是什么小纸人,这就是个超级军团!

“我愿称你家老祖宗为华夏剪纸第一人。”王舒月调侃道。

柏青风却少见的谦虚,摆摆手收回纸人军团,笑着说:“倒也没有那么厉害,如你师父清一道人那种级别的存在,一招就可破千军,这些纸人对高阶修士来说就是个小玩意儿而已。”

说完,与欧克勤一起拿着满满一袋的小纸人朝李仙芝等人走去,开始安排去人手来。

王舒月楞了一小会儿,见柏青风口风紧得很,也放弃了打听的想法。

她转身回到属于她的岗位上,没想到三省居然跟了过来。

两人在行政大楼停下,王舒月疑惑的看向他,三省先开口,叹道:

“我未曾想到,柏青风居然是南疆巫族的后裔,爷爷还以为巫族早在五百年前就彻底没落了。”

这话信息量可就大了,王舒月指了指旁边的休息室,两人来到休息室,王舒月给自己和三省各倒了一杯饮料。

三省喝了一口,这才继续说:“南疆巫族擅长炼制傀儡,那些小纸人不是什么简单的小玩意儿,柏青风这次恐怕是真的把她家的镇族宝物偷来了。”

原来是偷的,王舒月不禁有点担心。

三省却笑着说:“既然偷了来,咱们就用用再还回去,免得枉费了柏青风一番心意。”

王舒月拿着水杯,端详面前这个笑得像是狐狸一样的俊美少年,忽然觉得,他还有太多是她不知道的。

不过这种发现只会让她兴奋,并不觉得讨厌。

......

有了小纸人的存在,两月不到,龙若轩新制作的规划图上的内容,就全部做完了。

一直被王舒月等人说在嘴里的东方神龙村,也终于露出了神龙的一面。

看着眼前这个灯光闪烁的小型城市,前来检查工作进度的清一道人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指了指比赛场旁边那几圈被多余的座位,好奇问:“多出这么多位置,你们准备如何处置?”

他此话也有探听的意思,想看看王舒月等人到底怎么回本。

王舒月却神秘一笑,并不说,只是提醒:“师父,咱们可是签了合约的。”

清一面上一沉,薄唇抿了抿,颇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郁闷。

不过既然不肯说,那他就静看她们要弄什么花样吧。

如此,在神龙村又转了一圈后,清一道人满意的背着手,御剑回到宗门,吩咐大弟子柳风眠,把之前不放心王舒月而偷偷准备在云鹤宗承办的备用方案撤掉。

待师父一走,王舒月这边就开始卖票了。

你问卖的什么票?

当然的观看比武大会的门票!

一票五千下品灵石,这是神龙村项目组经过严格计算后得出的合理价格。

除去各宗门的免费观看票之外,还有两万张多余的票。

虽然当初建设比赛场时花费的成本也因为这两万个座位而增加,但现在,票价一出来,大家都觉得值了。

不过,这票却不是一下子放出去。

作为一个商人,王舒月觉得,必须得把这批票的价值发挥到极致,才能体现自己的本事。

于是,第一批票她放出去五千张。

来购票的人不多,稀稀落落卖了五天才卖完。

清一坐在大殿,每天都要听一遍大弟子柳风眠传回来的售票情况。

听说五千张票王舒月足足卖了五天,最后一天还是交换生们把余票购买一空之后,眉头皱了起来,开始有点担心自家这小徒弟会不会亏本了。

作为师父,清一是不可能眼看着徒弟搭进去自己的私房来办宗门的事,他已经做好打算,如果王舒月做不到收回本钱,待比武大会结束后,他私下给她贴补一些。

免得日后走出去连灵石都拿不出来,丢了他清一道人的脸。

此时此刻,心里自有计算的王舒月并不知道师父的想法,要是知道了,可怕也会忍不住有点感动吧。

就在各大宗门弟子看不懂云鹤宗的交换生们在搞什么时,郝蕾凭借出身商人之家的敏锐,感觉出了一点不对劲。

而这股不对劲,从她在山下多宝阁门外,听到有人议论比武大会门票似乎快要卖完的消息开始。

又过了两天,不知是哪里传来的风声,说观赛票已经售完了。

紧接着,有一些人开始以五千二百块下品灵石的价格,在收门票。

这个消息就像是风,一下子席卷了九州各大主城。

一开始手里有票的人,本只是抱着凑个热闹的心思买了门票,并没有想过,它居然还能涨价。

有些散修,当即就忍不住心动,以五千五百块下品灵石的价格,把手里的门票给卖了。

不过,刚卖没两天,这门票突然火了起来,到处都是愿意以高出原价价格收购门票的人。

第一批尝到甜头的人,心思忍不住活泛起来,开始到神龙村的门票兜售店蹲守,想看看还能不能买到原价票。

幸运的是,可能是因为需求太多,神龙村又放出了一批门票,售价却从一开始的五千,变成了五千五百灵石。

但就算如此,购买的人还是凌晨天不亮就来排队了。

售票厅的窗口刚打开,还不到十分钟,所有门票就销售一空。

买不到票的大有人在,有那暴躁的修士,差点要砸了临时的售票厅。

一个东西,一旦赋予其价值,就能让人变得疯狂。

又一股风头出来了,有人说这票买到就是值了,因为它不但可以进入神龙村观看比武大会,还是一张可以在神龙村内消费的折扣卡。

持有门票的修士,在神龙村的店铺内消费,一律七折。

想着神龙村里那些好穿的运动鞋,舒适结实的柔软服装,以及各种便于生活或者修炼的产品,没买到票的修士简直拍断大腿。

有那手头宽裕的,忽然就觉得这五千五百一张的门票便宜得就像是白送的一样。

于是乎,票价又涨了,五百六、五百八、六千......短短半月,达到一个惊人的数字,两万灵石一张!

眼看着大师姐百里屠屠得意的拿着数十张高价收购而来的门票从自己身前路过,郝蕾顿时瞪大了眼。

她忽然觉得,这个神秘高冷的大师姐,就是个活脱脱的高位接盘韭菜。

“大、大师姐!”想了想,顾念着那一点同门情谊,郝蕾还是叫住了百里屠屠。

对方漠然转身,抬着下巴看她,一副高高在上,尔等凡人不配的模样,不屑问:

“何事?”

郝蕾看了看她手里的门票,试探着问:“大师姐这么多门票......听说现在原价票已经售光,不知道大师姐是从哪里......”

“与你何关!”郝蕾话没说完,百里屠屠就讥讽一笑,打断了她的试探,黑眸上下扫了她一眼,冷漠转身离去。

郝蕾微怒,没好气的冲那高傲的背影喝道:“小心高位接盘,中了王舒月的招!”

前面那道身影微顿,但不过片刻,就继续向前走,眨眼间就消失在郝蕾视线之中。

“什么玩意儿,真拿自己当盘菜了?要不是不想便宜了王舒月,我还懒得说呢!”郝蕾嗤了一声,转身也走了。

既然好话没人听,那她就看看明天主峰天台上有多少人要跳崖。

神龙村比武大会这门票就像是那失去了控制的股市,你以为点已经够高了,结果一山还比一山高。

短短三天,在人们的贪婪下,一张门票的价格被炒到了五万灵石一张。

看着百里屠屠嚣张的特意来找自己显摆了那十几张现在价值将近百万灵石的门票,郝蕾真是傻眼了。

难道她想错了?

王舒月没有一点阴谋?

“郝师妹,如何?可是中了她的招?”百里屠屠冷傲的说:“王舒月要是有这样的本事,我百里屠屠第一个不信,这么疯狂的现象,岂是她一人能左右的?”

对此,郝蕾无言以对,因为现在事实胜于雄辩,她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的推测了。

不过,百里屠屠还真就小看了王舒月那个操盘手。

要知道,王舒月可不止是一个人,她身后还有其他交换生,那些人,各个不是简单人物。

“且看吧。”最终,郝蕾不冷不淡的回了这么一句。

看在百里屠屠眼里,却是她被现实堵得无话可说,强行挽尊。

“那我们走着瞧,还有得涨呢,坚持到最后的人才是胜利者。”

行行行,有本事现在别出手,一直拿在手里好了!郝蕾在心里如此骂道。

她的想法从她的眼睛里传到了百里屠屠那,百里屠屠勾唇轻蔑一笑,下山去了。

她要再等两天,等到时机何时,立即出手。

按照现在的价格她已经能赚两倍还多,再多的,她也不想等,早出手早好,毕竟距离比武大会开始没几天了。

带着几分得意,百里屠屠下了山。

然,和她想象中的热火朝天完全不一样,刚踏入天墉城,便是一片灰败之色。

有人抱头蹲在墙角痛哭,一把撕碎了手里的观赛票,惊得百里屠屠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价值五万灵石一张的票,这如何使得?

“崩了......”一衣着凌乱的富商,见到茫然的百里屠屠,凄惨一笑,“来卖票的?”

百里屠屠谨慎的点点头,那富商当即就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她,颤着音问:“几、几张?”

百里屠屠不答,他眼睛一眯,商人的直觉让她一下猜出了她的状况,摇头叹道:

“不值钱了,一觉醒来,从五万掉到四万,大家见架势不对,忙着要出手,却再也无人买票,我刚想着二万一张出了算了,能回本就行,却不想,一万一张都没人要......”

“现下,已经掉到了四千灵石,看这架势,今日太阳还未落山,这观赛票就成了废纸一张......天要亡我呀!”

文学

富商说完,抬起头来,见百里屠屠愣在当场,满眼不敢置信,苦笑着对她抱了抱拳,带着几分绝然,走上了城墙。

嘴里囔着老婆孩子的名字,说了一声“对不住”,便从城墙上一跃而下!

“嘭!”的一声响,百里屠屠似这才惊醒过来,急忙回头一看——

城墙下一个浅坑里,富商躺在那里,目瞪口呆,似乎是没想到自己居然没死。

他当然不会死,堂堂筑基修士,十米城墙不过是让他狠摔了一跤罢了。

“想要寻死,你该上那青龙山脉最高峰,从那万丈悬崖跃下......保管死得透透的。”百里屠屠站在他面前,垂眸漠然的看着富商,幽幽提醒道。

富商瞠目,万没想到自己好心提醒她,她居然还能说出这么恶毒的话来。

难不成,气疯了,开始乱杀?!

“王-舒-月!我要你死!”

百里屠屠满目阴翳的取出怀中那十几张,每张都花了两万灵石买来的门票,指尖一燃火苗,“咻”一下将这些废纸全部烧光。

那狠厉的劲头,仿佛不是在烧纸,而是在把王舒月挫骨扬灰!

富商看得怔住,又好似被吓到,猛然醒悟过来,从坑中爬起,慌忙逃去,只恨不得离眼前这个被坑疯了的女子远一点。

却不想,这女子居然跟着他走了过来,富商差点吓尿,急忙加快脚步。

走着走着,突然感觉身旁有厉风吹过,富商心里一惊,立马做出防御的姿势,万万没想到,风从身旁穿过,并没有在他身上停留的意思。

富商微楞,看着百里屠屠远去的背影,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方不是要杀他,只是恰好同他走同一条路。

不过也是,进城的路就这一条,人家本来就是进城来的,不走这还能走哪儿?

百里屠屠走进了一间茶馆,也不知道她同那掌柜的说了些什么,隐约看到她从袖中拿了什么东西递给掌柜的。

很快,掌柜的离去,又迅速回来,做了个请的姿势,领着百里屠屠来到了客栈顶端的阁楼上。

阁楼大门推开,里面另有天地,竟是个昏暗的小房间。

屋内,只有一束光从头顶洒下,将百里屠屠暴露在房间内。

而藏在黑暗里的人,只是轻咳了一声,禀明自己的方位,并不现身。

这便是九州有名的暗阁,一个专门接单杀人的地方,所知之人甚少,但生意却很火爆。

听说,那价格也很是令人肉疼。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百里屠屠终究还是放弃了亲手报仇的打算。

她现在没有别的想法,她就想要那个人再也不要出现,碍她的眼!

“杀谁。”暗里的人问,声音不辨男女,诡异的沙哑。

百里屠屠微微捏了捏拳,眼眸环视周围,四周好像都有人一般,她找不出那发声人到底站在什么方位。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暗阁出手,从无遗漏,让人放心得很。

百里屠屠不答,只是扔下了一张纸。

却见那纸张在光束里旋转飞扬,而后忽然消失不见,百里屠屠心中震惊更甚。

她的试探,居然无效,也不知道这暗阁里的高手到底是什么境界,如此厉害。

“名字在纸上,报个价吧。”百里屠屠冷淡道,面上极力保持着镇定。

昏暗中,白纸展开,上面赫然是“王舒月”三个大字。

百里屠屠听得暗处忽然传来一声轻笑,也不知道对方在笑什么,听得人心里不适。

两届大战当日,七杀宗尚有太上长老方鎏,以及掌门炎离得以逃脱,自此之后,就在九州失去了踪迹。

却无人知道,这两人以及投入暗阁门下,做着那极尽腌渍之事,苟活于世。

受到辐射影响的两人,修为不但停滞,还往后倒退了许多。

想着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两人便一直在暗阁寻机报仇,却没想到,这机会来得这么快。

王舒月......这不是送上门来的好事?

这蓝星来的小丫头片子,杀他七杀宗弟子不说,还因着她那位姑奶奶,害得他们宗门破碎,修为停滞,大业难成,实在该死!

“一块下品灵石。”

黑暗中,传来这样一句话。

百里屠屠整个一愣,一块下品灵石?难不成这暗处的人,与她是同道中人?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百里屠屠嘴角翘了起来,当即拱手朝暗处的人笑道:“那就拜托了。”

说罢,留下一块灵石放在脚下,转身推门离去,先一步往仇人那葬身之地而去。

......

“仙子!”

王舒月刚从天墉城购买些粮食,准备离开,却不料刚出城门,就被一孩童叫住了。

这孩子长得可爱,衣着也极好,像是富贵人家里的小公子。

王舒月随即停下,好奇的问他:“什么事?”

小公子冲她行了一礼,而后把一张纸条交给了她,一句话也不再说,拱拱手,小跑着离开了。

王舒月目送小孩跑远,却惊讶发现,只一晃眼的功夫,这孩子已经消失在街道上,没了踪迹。

打开纸条看了眼,上面写着一行字:松林,小心,放心。

嗯?

是谁在给她报信?

看着纸上那潇洒飘逸的一手草字,王舒月愣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可她又实在是想不起来是谁。

不过这纸上的内容提醒她要小心,难道接下来路过松林时会遇到危险吗?

末尾的放心两个字,又是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