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np黑粗撑开宫颈口^大量潮喷潮喷高H

2022-06-22 16:08:40 7点热度

沙海说了一声“谢谢”,两人一同来到了办公室的窗口,推开窗子。

仲夏的清晨,稍微还有一丝凉意,窗口的视野很开阔。沙海给萧峥点上了烟,萧峥抽了一口,将烟雾吐到了窗外,看着远方,问道:“考虑得怎么样?”

沙海也点上了烟,抽一口道:“萧县.长,我打算留在县政府,不想回乡镇了,我想给萧县.长当秘书。”

萧峥转过头来,瞧着沙海:“考虑清楚了?”沙海点头说:“考虑清楚了。”萧峥又问:“我年龄比你小,你心里不会有想法?”沙海摇头道:“不会。年龄并不算什么。在机关里,我们要扮演好各自的角色,是领导就是领导,是下属就是下属,是秘书就是秘书。”萧峥对沙海的这个回答还算满意,又问道:“会经常加班,会经常出差,自由空间和时间也会少。”

“一个男人要是时间太多,只会花在喝酒抽烟和瞎搞上。”沙海把夏知秋对他说的原话拿出来,又加了一句,“所以,时间和空间对一个男人来说也不是好事。以前在镇上,我也逍遥自在惯了,一事无成,现在想要把重心放在事业上了。希望萧县.长给我这个机会吧。”

萧峥抽了一口烟,把手伸给沙海:“那就好好干吧。”沙海紧紧握住萧峥的手:“谢谢萧县.长。”

萧峥道:“我会通知张利天主任,让他吩咐人去给你办调动。那些事情,你就都不用管了。等会我们八点四十五出发,去天荒镇的竹楼古街。”沙海应声而去。

萧峥于是专心处理公务,到了八点多,他已经高效地将前两天腾下来的公务都处理完毕。随后,萧峥看看上班时间都还没到,就给县.委书.记孙一琪和县.长金坚强都打了一个电话,汇报了一下自己打算用天荒镇借调的干部沙海,作为自己的秘书。

 

孙一琪笑着道:“萧县.长,这是小事啊,你满意哪个干部就用哪个干部当联络员就行了,不用向我汇报啊。”萧峥道:“书.记是我们县里的当家人,我这里人员有些变动,还是要跟书.记汇报一下的。”孙一琪道:“行,行,这事情我知道了。你的联络员叫小沙是吧?”萧峥道:“是。”

随后,萧峥又跟县.长金坚强汇报了。金坚强道:“好,联络员定下来了就最好了。你这里工作任务重,必须要有专职的人协助你。从天荒镇借调上来的沙海,各方面素质还行吧?”萧峥道:“素质上没有问题,其他方面在工作实践当中去提升。”金坚强道:“好。另外,协助你的办公室副主任这块,你也尽快配备。”萧峥道:“谢谢金县.长关心,我也正在物色。另外,今天我要去一趟天荒镇,拜访一下竹工艺大师老宣。”

 

金坚强道:“就是设计了古街的老宣吧?你也帮我跟他问个好。他是为《藏龙剑雨》外景地落在安县做出了积极贡献的。”萧峥道:“我一定把金县.长的问候带给老宣。”

与县.委、县政府的两位主要领导都汇报了之后,萧峥又把县府办主任张天利给找来了。

方也同在位的时候,县府办主任是邱大明。后来,方也同被抓了,邱大明也跟着被处理,县府办主任就换成张天利。

张天利得到了这个机会之后,也挺小心翼翼,如今他已经看出来,县.长金坚强和常务副县.长萧峥的关系很紧密,这也让张天利的工作简单许多,只要尽力服务好两个人就行,不用担心正副之间的争权夺利。

今天萧峥吩咐了张天利给沙海办调动的事情,张天利也立马应承下来,抓紧去办了。

上午八点四十五分,萧峥准时出发。来到了绿水村的竹楼古街上。萧峥让沙海只通知了镇长秦可丽。

萧峥知道乡镇工作繁杂,上面万条线、下面一根针,所以萧峥也就不去麻烦县人大副主任兼镇党委书.记管文伟。可车子到了古街“藏龙剑雨”牌坊之前,却意外的发现管文伟、秦可丽、辛阿四等人都已经等在那里了。

萧峥马上下车,跟管文伟握手:“管主任,你怎么再?我知道你忙,特意让沙海不用告知你的。”管文伟笑着道:“你来了,我怎么能不来?这古街是我们一手打造的,我也有几天没来了,正好趁你过来,也来一趟再看看。”

萧峥道:“那也好,反正我也有一个事情要向你报告。就是沙海的事,我要调他到县政府跟着我干。”

管文伟看向了沙海,笑着说:“这你跟我报告个啥?你要调就调吧。沙海,这是你人生的一次新机会,你要好好干。”沙海人也站得很挺,还用手给管文伟敬礼:“是,管书.记!”沙海从来没当过兵,他纯粹就是搞笑。

旁边的人也就都笑了。秦可丽也替他高兴,说:“我看沙海进步很明显。”管文伟说:“今天这个事情值得庆祝了,萧县.长总可以留下来吃个晚饭了吧?我是好久没有和萧镇长喝一盅酒了呢!”

 

萧峥道:“管主任,现在午饭还没吃呢,你就在打算晚饭了?”管文伟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啊。必须提前安排好呀。”萧峥道:“我们先去看老宣,下午我们再联系一下,没有其他要紧的事情,咱们就吃。怎么样?”

萧峥也是有段时间没跟这班兄弟姐妹在一起喝酒,也是有点想念,所以没有拒绝。管文伟道:“也行,我们下午再定一下。萧县.长,老宣的工作室就在前面了。”

众人陪同萧峥一起沿着古街走。

这绿水村如今是真的大变样了,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小风景区。美食休闲街、古街、竹海、安海酒店和地下山洞博物馆以及纯净水基地连成一体。

此刻十点左右,已经有不少游客在此流连忘返了。有的是刚刚赶来,大部分是要玩一整天才会回去,也有的显然是住在民宿当中,一早就在溪谷的鹅卵石中嬉戏了。绿水村已经渐渐成为安县的一张亮丽名片。

文学

 

萧峥今天是来工作的,因而也没有跟老爸老妈说,身后跟着一班人,他也不打算回家了,否则前簇后拥地回去有显摆之嫌,影响不好。

老宣的工作室果然是在古街上,占了两层楼。一楼沿着墙边的架子,摆放着连琅满目的各种手工艺品,既有小巧玲珑的茶杯、茶垫、扇子等,也有精美的竹毯、竹绣等家居物品,在房子中央,还有一个大型山川模型,仔细一看,竟然就是整个绿水村的竹艺模型,其中竟然也有一条古街和外面的竹楼古街一模一样,只不过缩小了上千倍吧。

萧峥还真是惊叹老宣的手艺。

许是听到了下面的声音,老宣从楼梯上走下来了,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安如意和甘松云两个人。萧峥倒是有些惊讶,他们两人竟然也在这里。

老宣自然认识萧峥,忙上前来握住萧峥的手:“萧县.长来啦,稀客啊,快请快请。”萧峥说:“宣老好啊,古街建成之后,我也没来拜访过,过于不去啊。所以,今天无论如何要来看看。也没什么东西,就给你带了点烟酒和小吃。”

沙海将东西递给萧峥,萧峥又送给老宣。

老宣连连道谢,说:“萧县.长,应该是我给你送东西才对,你还给我送抽的喝的!我是靠了县里办大事,靠了这条古街才咸鱼翻身的。我要感谢县里、感谢你才对呀!”

老宣在落魄的时候,脾气很不好,也不注重礼数。可如今境况变好了,他的谈吐也客气了,衣着是一身唐装,颇有文化技艺传承人的风雅了。

“宣老,你只要是把你的竹制品工艺在咱们这里发扬光大,那就是在感谢党委政府,也就已经是感谢我了。”萧峥又朝左右看看说,“这个工作室很不错呢。”

老宣精神气爽地道:“萧县.长,我们到楼上去坐,我泡了茶。你今天来得正好呢,我和这位安总正在谈一个点子呢。”

萧峥朝安如意瞧瞧,有些明白为何今天她和甘松云都在这里,原来是在谈事情。

众人到了楼上,那里有一张巨大的茶桌,同时又是老宣的工作台。有一个年轻女子像是服务员的样子,已经把茶准备好了。萧峥今天对茶的兴趣倒是不大,很想听听安如意和老宣到底在谈什么项目。

经过老宣和安如意的介绍,萧峥听明白了。安海集团的一期装修即将结束,酒店接下去几个月将做除甲醛处理,在元旦左右对外开放。同时,安如意已经在考虑启动酒店的二期,她受到古街的启发,想要完全以竹子打造一个生态酒店。

这个想法很大胆,但是萧峥一听,就立马表示支持。他说:“生态是一个永恒的主题,竹子有它的优势,要是安海集团敢于尝试这样的生态酒店,县里肯定会支持。因为这将带动一个竹产业链条的发展。”

老宣听了很兴奋,说:“我先用竹子将整个酒店的模型做出来,到时候请大家来看。”

安如意道:“只要县里支持我们,我们一定把酒店往越来越生态环保的方向打造。目前,我们酒店的餐饮已经要开始试营业了,什么时候,我们约个时间,大家一起到我们酒店去尝一尝。”

没想到,安海酒店的进度会这么快!萧峥感觉,安如意也确实是一个很会做事的女老总。萧峥说:“到时候,我们一定去。我也希望你们和宣老的合作能够更进一步,一切都顺利。”

这次看望老宣顺利,也听到了许多好消息,大家谈得很开心。

临走的时候,萧峥想到一个事情,问道:“宣老,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不知道你是不是认识。”

老宣道:“萧县.长,你要打听的是谁?”萧峥说:“他叫周木云,是个老中医,据说十多年前就已经到我们安县了。”

“周木云?老中医?”老宣摇摇头,“这个人没有听说过呀。”

萧峥微微的有些小失落,但也没办法,他说:“没关系,我也只是问问。”

告别了老宣和安如意,时间尚早,萧峥也没有留下来吃午饭。到了下午,管文伟果然打电话进来约晚饭,萧峥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