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h伦亲女小兰爽:把腿张开ji巴cao死你的小说

2022-06-22 16:00:38 6点热度

快步走到几个学员跟前,他压抑着杀意道:“你们刚才说什么?!”

几个学员认出了他,都有些畏惧,其中一人道:“你是那个牧……”

牧北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厉吼道:“我问你刚才在说什么?!说!”

这个学员更恐惧了,将刚才讨论的事快速说了一遍。

太上仙宫将玄阴之体许给了舜丰城的蔚昆,将于明日举办盛大婚宴,行洞房花烛之礼。

牧北面孔狰狞到极点:“太上仙宫,老子干你祖宗!”

一把甩开这个学员,他疯一般的朝着舜丰城冲去。

很快,天色暗了下来。

牧北来到蔚府百丈外。

“帮我吸引下目光!”

他对黑狐道。

刚得知太上仙宫将下嫁依依,他愤怒到极点,但冷静下来后,便就猜到了这是一个局。

一个为他所设的杀局!

毕竟,他能感觉到依依对太上仙宫的重要性,太上仙宫是绝对不可能将依依嫁出去的。

但,尽管他知道这一点,百分百相信自己的判断,却还是来了,他害怕自己判断错了。

有些事,他承受不起!

他的想法很简单,无论此事是真是假,只要在婚宴前宰了那蔚昆,这件事便都可崩毁。

此事为真,毁了此事!

此事为假,为民除害!

黑狐嗖的一声从他肩头窜出,化作一道暗影没入蔚府。

很快,蔚府内乱起来。

这时,牧北施展虚无大术,于夜色之下悄然进入蔚府。

半响后,他找到蔚昆的院子,里面传出惊恐的女子声。

院外,两个神变境界的侍卫把守,脸上挂着戏虐的笑。

“不愧是少爷,府里已大乱,却依旧有如此兴致!而且,居然就在院里玩,不进房间。”

“那少女今晚就会被玩死吧,少爷抓她时,她爹反抗,已被杀死,倒正好地底做伴。说起来,那玄阴之体嫁过来,估计也只是个宣欲工具,根本不会被重视,只是挂个名而……”

这人话还没说完,脑袋便是突然飞起,血水迸溅。

另一个侍卫大惊失色,下一刻脑袋也是斜着飞出。

牧北踏入院子,就见院子中心处,一个十四岁的少女衣不蔽体,满脸惊恐的挣扎,被一个赤裸男子压在身上。

“你越挣扎老子越爽,等老子爽完,便送你去见你爹,以你父女的血为老子明日婚宴添一份喜庆,哈哈哈哈!”

男子狂笑。

正是蔚昆!

牧北一跃而上,猛的挥剑一斩。

虚无大术随之解除,蔚昆实力不弱,瞬间便发现牧北,连忙惊悚的闪躲。

却依旧是迟了。

血水迸溅,一剑之下,蔚昆喉咙被斩开,在这一剑的余威下横飞三丈远。

他一脸惊恐,死死捂住喉咙,刚想站起,牧北已是逼到跟前,又是一剑。

噗嗤一声,这一次,蔚昆的头颅飞起来。

院里,那少女忍不住尖叫,不过下一刻便紧紧捂住嘴,惶恐的看着牧北。

“走!”

牧北道。

少女连忙爬起来,身上沾着地上泥土,大腿根部带着血水,朝院外跑去。

“杂种!”

牧北一剑劈向蔚昆的尸体,金色剑气荡开,将对方的尸体劈的支离破碎。

也是这时,轰隆一声剧响,神力和妖力碰撞,一道黑影落在这座院子里。

正是黑狐。

“有两个仙道级强者!”

黑狐沉声道。

牧北抬头看去,两个中年妇人踩着虚空走来。

一个一袭长袍,一个身着宫衣。

皆交织仙威,为太上仙宫长老!

且,蔚府上空,四面八方有另外十二个中年妇人走来,都是聚魂境巅峰。

将这院子围的严严实实。

文学

“蔚昆公子!”

有人发现了蔚昆破碎的尸体,顿时变色,纵是两个仙宫长老也沉下了脸。

她们在此设局,本该万无一失才是,却不想低估了黑狐的实力,黑狐居然是仙道级!

她们被黑狐引走了全部力量,竟使牧北无声无息的潜入蔚府杀死了蔚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你们这群老婊子!”

牧北狞笑。

如他猜测那般,这就是太上仙宫为他设的杀局,他确确实实中了这杀局。

不过,他成功杀了蔚昆!

为民除害是小,恶心了番太上仙宫这群老婊子,才是杀蔚昆的最大价值。

很爽!

太上仙宫十几人个个脸色阴沉,死死盯着牧北。

“你这畜生!”

宫衣妇人一掌轰向牧北,为太上仙宫的九长老。

一股恐怖的神力卷向牧北,连空间都给扭曲了。

黑狐一爪挥出,将这股神力撕裂。

“我挡住两个仙道级,其它就靠你自己了!别想着战胜她们,尽力逃,能逃掉就行!”

她低沉道。

牧北点头。

黑狐妖躯瞬间变作三丈高,一跃而起,祭出一片妖焰,压向两个仙道级的仙宫长老。

两个仙宫长老被强行牵制住。

与此同时,牧北施展出虚无大术,身形顿时消失在一行人的视野之中。

十二个聚魂境的仙宫执事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十二人散开神识,顷刻便发现牧北。

“难怪能无声无息潜入府中,竟掌控有这等诡术!不施展神识,根本就发现不了!”

她们虽被黑狐引走,但蔚府也有不少武侍,可却没有一人发现牧北,原来是这般!

十二人落入院子,一起出掌轰向牧北。

牧北快速闪避,同时将真元护盾撑起。

下一刻,十二人的掌力卷来。

砰!

他闪避的很快,但依旧被震的横飞九丈多远,真元护盾瞬间崩裂,一口血水喷出来。

十二人都是聚魂境,修为高他太多了。

不过,他并没有畏惧。

对敌,可以打不过,可以逃,但绝对不能心存畏惧!

一旦有了畏惧,道心便会生出裂痕!

擦掉嘴角的血水,他看向十二人,一百多柄玄剑浮出,激射而上。

这十二人都修出了神识,小成的虚无大术在她们面前没有用,以此是肯定逃不掉的。

便只能是战了!

战不过,但还是得战!

“蝼蚁!”

十二人眸子冷冽,只是简单出手便震飞了所有玄剑。

其中一人逼到牧北跟前,施蛟爪宝术扣向牧北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