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车被灌满jing液小雪-师生边h边讲题bl

2022-06-22 15:53:29 12点热度

叶文初和叶老太爷还有叶俊聊天。

叶老太爷最近完全是事业的不知第几春,总之,他意气风发,干劲十足。

“我准备将铺子往江南开,让你二哥去管。”叶老太爷道。

“您准备开哪个铺子?”

“舶来品行。”叶老太爷道,“我写信给了我朋友,请他帮忙调查了江南舶来品的价格。”

叶氏的价格非常有优势。

叶文初没法反对,因为在做买卖的事情上,她没有叶老太爷想得长远周全。

叶俊送女儿回宫,叶文初笑着问叶俊:“我怎么听说,近日有不少人给您说亲事?”

“有没有合适的?”

叶俊一听,顿时摆手:“没有,我不可能再成亲。”

“您还年轻啊,为什么不成亲?”叶文初心疼叶俊,年纪轻轻就一个人过,未来的日子那么长,她舍不得他始终一个人。

白天忙忙碌碌,便罢了,夜里灯下一人,青烟孤影,不管是谁都会有孤独惆怅的时候。

“爹一个人挺好的,你别操心爹。你自己过好自己的日子,天下人都看着你们呢。”叶俊给女儿整理衣服,“现在你威望还在,可再过几年,新官上任不知叶医判的厉害……”

“到时候,就觉得你一人独占了后宫,是耽误了圣上的子嗣。”

“有心之人的笔杆子多腐臭,你也不是不知道。”

叶俊不能成婚,叶文初已经有叶氏这个外家了,如果他再成亲,新的妻子进门难免又是一门亲。

若是亲是好亲也就罢了,若是不省心的呢?

到最后,还是要让她女儿辛苦,给她女儿增添负担。

他的初初已经很辛苦了。

“知道了。”叶文初笑着道,“那我们都努力过好日子,有事都告诉对方,不藏着掖着。”

叶俊点头。

“爹知道了。”

叶文初坐上轿子,悠悠荡荡地回宫去。

乘风蹲在她宫门口等她,她快走了几步:“悄悄回来的?”

“嗯!属下说回来取换洗衣服,赶紧来和您回话。”乘风低声道,“景行和二爷很投缘。”

叶文初笑了起来。

“对吧,我神机妙算。”

叶文初觉得她都能做月老了。

“你从现在开始,多和景行说江南如何美!”叶文初告诉乘风,“我祖父过些日子,会让我二哥去江南,到时候我拜托景行护送。”

乘风冲着叶文初竖起个大拇指:“娘娘,您神人!”

“快去,别叫景行觉察了。”

乘风点头,小跑着几步又回来问叶文初:“娘娘,您什么时候也给小人介绍个?”

“马玲?”叶文初问他。

“我不要,那么凶。”乘风拔腿就跑,马玲正从殿内出来,站在门口一脸不解,“师父,我咋听到乘风在说话?”

叶文初抿唇笑:“他刚才蹲门口,你没看见?”

“没有啊!”马玲真没看到,她在读书。

过几日,她要继续去府衙报道了。

叶文初脱了外套,八角给她备了热水,叶文初懒洋洋地泡着澡。

她不禁想起前世的浴缸。

文学

可是,她的记忆变得模糊了,她甚至开始疑惑和猜测,前世是她的梦境,还是这一世是她的梦境。

她会不会哪一天睡着了,又回到了前世?

想到这些,她的心口便开始尖锐的刺痛。在这里,她有太多的留恋和不舍了。

“在想什么?”沈翼忽然在她耳边说话,看清她的脸,他一愣,在她眼角擦了一下,疑惑道,“出什么事了吗?”

叶文初用帕子盖着上半身,嗔怪道:“怎么突然进来,我都没听到。”

“你出神了,没听到。”沈翼打量着她,“怎么哭了?”

叶文初摇头:“是水,好端端的哭什么。”

沈翼吻了她的眼角,那一滴水是咸涩的。

他扬眉。

“好啦,你快出去,皇后娘娘要起身了。”叶文初赶他走,沈翼笑着出去,但等她穿好中衣,他又进来了。

“怎么着,做了圣上就能耍流氓了?”叶文初将湿头发裹起来,沈翼给她披着衣服,“不然呢,坐这个位置总要有些好处的。”

叶文初白了他一眼。

“季颖之刚来找我。”沈翼酸溜溜的,“臭小子什么都要比我快!”

叶文初哭笑不得。

她都能想得到,季颖之怎么委婉又克制地嘚瑟。

倒不是他为人克制,而是害怕太张扬,被沈翼收拾。

“那我们也努力努力。”叶文初道,“也不比他晚几天。”

沈翼惊讶地看着她,叶文初乐不可支。

“难得有事情让你惊住的。”叶文初笑着出去,以逗沈翼为乐,沈翼忽然从后面将她抱起来,吻了她的脸,低声道,“努力肯定要努力的,但生孩子却是要讲缘分的。”

叶文初捶他:“怎么成亲后,越来越大胆了。”

……

闻玉和叶颂利他们在别院住了十天,景行真的重获了新生。

这个新生,是叶颂利带给她的。

下河摸鱼,上岸抓鸟,男装混迹青楼,女装去见识了戏班子的后台。

她不是没有见识,而是以前都是公事公办,现在是玩。

叶颂利的玩法千奇百怪,层出不穷。

他把景行当兄弟,颇讲义气。

郭氏看着儿子那熊样,气不打一处来,但也没有多说,生怕吓走了景行。

她原觉得,叶氏飞黄腾达了,叶颂利就能娶高门贵女,可当叶文初将景行送到她面前来,她恍然明白过来。

她的儿子不走仕途,不想要权倾朝野,娶贵女其实意义不大。最重要的,她的儿子不能成为高门扩充权利的梯子。

他们不要权利,可“高门”的亲家或许会要。

所以,景行再合适不过。

而且,景行能管住她儿子。

还是叶文初想得周到长远。

过完中秋,当叶老太爷提出让叶颂利去江南的时候,叶颂利高兴不已。

他去问景行去不去江南。

景行欣然同意了,因为乘风已经和她炫耀了很久,曾经去过江南,看到过的风景。

九月初,叶颂利和景行一起去了江南。

九月末的时候,京城落了一场雪籽儿,隔了几日进十月时,随来了一场大雪。

天地之间万物被掩盖在皑皑的白雪中。

叶文初忽然怕冷,连着三日不出门,整日懒洋洋地趴在床上打盹儿。

沈翼进来,她也只是掀了眼皮,猫儿似的挪了挪位置,继续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