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小怪兽去上学/啪啪的撞击声浪荡的呻吟

2022-06-22 15:31:54 10点热度

路边停着很多车。

他有不好的预感。

一个急刹车。

沈心词差点摔到了地上。

还有禹烟拉住了她。

阿斌回头看着大家:“前面过不去了。”

他说完跳下车。

站在高处眺望。

远处路两旁都停着车。

三三两两的人往前缓慢移动。

阿斌抱歉地说道:“只能走过去。”

沈心词哀嚎一声。

扶着车门下车。

每人手中都拎着自己的行李。

禹烟看了眼时间,“跑快一点。”

她活动了下手脚。

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

把行李箱放在肩膀上。

她拔腿狂奔。

转眼跑出了一百米。

李强揉了下眼睛。

回头看着其他人。

储以南和阿斌两人同时向前跑。

沈心词呆呆地站在原地,“强哥,怎么办?”

“跑。”李强开始拔腿狂奔。

奈何,想象和现实有差距。

他缓慢向前移动。

沈心词在最后面。

她累得满头大汗。

禹烟不停超过前面的人。

看到面前有一个大坑。

直接跳过去。

被甩在身后的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到了大门口。

这一幕被摄像头拍摄了下来。

监控室里。

端着茶杯的教官。

惬意地喝了一口茶。

一抬头,正好看到腾空而起的人。

落在大土坑对面。

是个女孩子。

她的肩膀上还扛着一只行李箱。

教官一口水喷了出来。

不小心呛到了。

剧烈咳嗽起来。

眼泪都咳出来了。

等到他重新看向画面中的女孩。

她已经不见了。

门外响起脚步声。

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跑进来。

“教官,人到了。”

教官摸了摸下巴,“这么快。”

他的胸口有一摊水渍。

迷彩服男人憋着笑。

低着头不敢看他。

教官低头看到衣服湿了一大片。

想要回去换一身衣服。

又迫不及待想要看看,刚才那个女孩子。

他大步往大门的方向走。

禹烟站在门口几分钟了。

门口的小哥哥说,“要等人来齐了一起进去。”

禹烟干脆坐在行李箱上。

她手里拎着一个袋里。

从里面拿出一包牛肉干,吃了起来。

教官看到她的背影。

穿着运动服也能看出女孩身材纤细。

她背对着大门坐着。

乌黑的马尾随着低头,一晃一晃的。

教官清了下嗓子。

女孩回头看了过来。

她两颊鼓鼓的。

一双杏眼好奇地看着他。

皮肤就像刚刚剥开的鸡蛋。

教官的心脏骤停。

然后。

剧烈的跳动。

他的脸一下红了。

禹烟皱了下眉。

嘴巴动了动。

她拿纸巾擦了下嘴巴。

揉成一团精准地扔进垃圾桶里。

周围响起惊呼。

门口的小哥哥激动地看着禹烟。

好臂力。

教官一下来了兴趣。

越是轻飘飘的东西。

越难控制扔出去的方向。

这个女孩子看样子练过。

教官朝门口的小哥投去一个眼神。

小哥小跑过去,打开了大铁门。

他朝教官敬礼后。

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一双乌黑的眼睛盯着门口的女孩。

禹烟和教官对视了一分钟。

这时,身后传来说话声。

禹烟回头看了眼。

是一男一女。

他们如同龟速一样。

缓慢移动。

好不容易站在大门口。

他们扔掉手里的箱子。

一屁股坐在地上。

两人像要喘不过气一样。

教官咳嗽了一声,“到了先进来排队。”

一男一女哀嚎一声。

用尽全身力气挣扎着爬起来。

双手扶着行李箱往院子里走。

禹烟想了想。

把手里的袋子又收进行李箱。

她把行李箱往小哥面前一放。

转身就走。

小哥被她的动作搞懵了。

“喂,同志,战友,姑娘。”

禹烟回头指了指自己,“有事?”

“你怎么走了?”

教官下意识的走了出来,“你不面试了?”

“我去接人。”禹烟声音还在。

人已经跑远了。

教官张着嘴,指着她。

山路上三个男人垂头丧气往前走。

忽然觉得耳边轰了一声。

像是有人从身边经过。

“有鬼。”一个人害怕得抖了下。

“大白天的哪有鬼?”

背后的声音越来越远。

禹烟无声地笑了笑。

加快了速度。

远处穿着黑色衣服的人。

好像是储以南。

禹烟站在他面前。

天真无邪的笑了笑,“储哥。”

储以南喘了口气,“你怎么回来了?行李呢?”

“我寄存了。”

禹烟不由分说,接过储以南的行李。

“我先过去了。”

她转身就跑。

储以南插着腰,叹了口气。

行李箱有一百斤重。

拿着行李算是负重跑步。

没了行李储以南速度明显快了。

他很快追上前面的三个男人。

三个男人看着他空手跑了过去。

一个人把沉重的箱子往地上一扔,“我也不要了。”

禹烟迎面跑来。

看到储以南点了下头。

她继续向前跑。

眼前就是大门。

储以南回头看着禹烟的方向。

门口的小哥走了过来。

把两只箱子放在他脚边。

等了好一会儿。

没有看到禹烟返回。

眼看六点还剩下十五分钟。

储以南心急如焚。

他不停往大门口看。

心里很后悔。

刚才和禹烟一起回去就好了。

储以南走出了队伍。

教官惊讶地看着他,“你去哪?时间快到了。”

“去接人。”

莫名觉得这句话很熟悉。

教官想起刚刚那个女孩子。

她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

储以南刚刚走到门口。

看到远处的保姆车。

他先是愣了下。

下意识迎了上去。

保姆车稳稳地停在面前。

阿斌从车上跳下来。

他把行李箱往下搬。

李强和沈心词互相搀扶着下车。

两人飞快的往路边跑。

哇的一声吐了。

教官站在门口捂了下鼻子。

禹烟拎着两只行李箱从他身边经过。

飞快地把行李箱放下。

又回头去拿行李箱。

储以南提醒了一句,“时间快到了。”

李强和沈心词飞快的往院里跑。

队伍里现在是七个人禹烟,储以南,阿斌,沈心词,李强,还有之前的一男一女。

大门口传来汽车急速刹车的声音。

三个男人拎着行李飞快的跑了进来。

教官看了眼时间,“还有三分钟。”

又一辆车子停在大门口。

从车上下来五个人。

还有人不停往下走。

教官皱了下眉头。

路不是挖断了。

故意设置了障碍。

就是要考验临场反应。

看到不停有人走进来。

站在队伍当中。

导演眉头紧锁,“你们都是开车过来的。”

阿斌摇摇头,又点点头。

刚才禹烟回去接他们三个。

发现根本来不及。

禹烟就回去开车了。

把挖断的路都填上了。

至于车上怎么有工具。

正好装修用的没有拿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禹烟几人。

他们在路上缓慢移动。

忽然发现有辆车开过来。

大胆的人回头去开车。

后边的人看到有车就都拦在车前。

最后变成这个局面。

教官拿出手机。

看到了事情的经过。

他深呼吸压抑激动的情绪。

指着队伍当中的禹烟,“你通过了。”

所有人都羡慕地看着她。

禹烟朝着左右点点头。

教官温和地对她说道:“你先去休息。”

禹烟从队伍中走出来。

拎着行李箱,跟着一个小哥走了。

教官脸冷了下来。

他指着队伍当中的一男一女,“出列。”

两人对视一眼。

走了出来站在一旁。

教官又指着储以南,“出列。”

储以南站在一男一女旁边。

教官和颜悦色说道:“你们也可以去休息了。”

储以南松了口气。

一男一女高兴得跳起来。

其他人十分羡慕。

用期待的眼神注视着教官。

教官冷着脸,“下一轮考试开始,跑步一千米。”

“开始。”

李强和沈心词对视一眼。

两人同时动了。

他们顺着院墙底下开始跑。

其他人哀嚎一声,也跟了上去。

不到一半,有人跑不动了。

弯腰站在一旁。

教官吹了下哨子,“抓紧时间,跑完去吃饭。”

停下的人不情不愿地跟了上去。

沈心词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

速度慢了下来。

从队伍前面,落到队伍中间。

李强停下来,扶着她继续跑。

眼看其他人都跑完了。

沈心词咬着牙。

一瘸一拐往前走。

她和李强几乎变成了倒数。

教官看到最后一个人跑完。

满意地点头,“去吃饭。”

众人欢呼一声,坐在了地上。

沈心词和李强默默离开了。

他们询问了饭堂的方向。

饭堂门口围满了人。

看到他们两人,立刻让开一条路。

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他们。

沈心词疑惑不已。

踏进巨大的食堂。

看到坐着三个人。

禹烟,储以南,还有阿斌。

阿斌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沈心词一点印象也没有。

禹烟抬起头看着他们,“过来吃饭。”

桌子上放着一摞碗。

穿着厨师服的后勤兵走过来。

面无表情地收走桌上的碗。

窗口那边喊了一声:“面煮好了。”

“知道了。”禹烟站起来应了一声。

她走过去端回四碗面放在桌子上。

又转身走了。

接着又端着四碗面放在桌子上。

看到一动不动的沈心词和李强。

禹烟抬头看着他们,“还有面,自己去端。

文学

沈心词点点头。

等到她和李强把面端过来的时候。

禹烟又站了起来。

她朝其中一个窗口走过去。

“再来几碗。”

炊事班班长擦了下头上的汗。

“你还要吃?”尾音不自觉上扬。

厨房里的人都看着他。

班长清了下嗓子,礼貌微笑,“同学,你已经吃了不少了。”

“没吃饱。”

“哈哈哈哈哈哈!”

身后传来哄堂大笑声。

班长深呼吸几下。

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扯开嗓子喊:“喂,食堂没菜了。”

“面也没有了。”

“她还没有吃饱。”

禹烟端着餐盘站在窗口,“没有面了,要不我去买。”

“噗嗤~”

厨房里的人又开始笑了。

班长无奈地看着她,“小姑娘不用了,马上送来了。”

教官走到食堂门口。

看到门口围满人,大喝一声:“你们干嘛?”

门口的人一下子跑光了。

教官走进来。

看到有几个坐在里面。

他没有在意。

拿着餐盘走到窗口。

看到每个窗口都干干净净。

投过去诧异的目光:“没有做饭?”

班长点点头,“做了。”

“饭呢?”

“吃完了。”

教官啧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班长没有吭声。

朝禹烟看了眼。

教官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一脸无辜的禹烟。

她端着餐盘站在一旁。

教官脸上立刻带着笑意,“没吃饭?”

“噗嗤~”

“哈哈哈哈哈哈~”

厨房里面笑成一片。

班长强忍着笑意。

刚刚缓过来的人。

开始陆续到了饭堂。

教官朝班长招了招手。

两人开始窃窃私语。

教官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他震惊地看向禹烟。

一车食材到了。

厨房里开始忙碌起来。

教官的目光就像黏在禹烟身上。

他默默地走出去打了电话。

饭堂里闹哄哄的。

众人围在一起。

“剧组的人呢?这里怎么像是训练营?”

“我们不是来面试的?”

“这算不算过了?”

“刚刚没仔细看,那个人像不像储以南。”

“就是储以南。”

一群人议论的声音立刻低了。

“爱爱爱~”

“哎什么哎?人家有名有姓。”

“爱妃,储神新剧中的爱妃。”

“你说禹烟?禹烟也来了?”

“据说储以南挑剧的阳光特别毒。”

“禹烟一个新人,现在也火了。”

“你这么说,我更有信心了。”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说得像一定能进剧组。”

一男一女背对着众人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