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老师下药挺进她的身体(被老男人玩)全目录阅读

2022-06-22 15:21:41 4点热度

速度极其的快,自己的视线竟然跟不上,每当他看过去的时候,所看到的都只是叶晨在原地留下来的一道残影。

好快!

“啪!”

一声响亮清脆的耳光,朝着四周扩散。

白衣懵逼的望着眼前的叶晨,勃然大怒,一拳打了过去,然而叶晨的身体再次消失。

啪!

片刻后,叶晨再次出现,抬手又是响亮的耳光。

一旁的黑袍看得眉头紧锁,作为一个局外人,就连他都没有看到叶晨是如何消失的。

即便是踏入虚空,那也需要一定的反应时间,但叶晨就好像是瞬间消失了一样,周围的空间一点变化也没有。

“你找死!”

白衣彻底发狂了,他怒吼着要跟叶晨拼命,但是没有等到他动手,叶晨反手又是一耳光重重甩在白衣脸上。

“啊!”

白衣咆哮着踏入虚空,他要找到叶晨,将他从空间内揪出来。

随后。

虚空上,两个人就这样消失了,但是附近的空间却不断出现玻璃破碎一样的裂纹。

每当前一个空间裂缝缓缓自愈,下一个空间裂缝便再次出现。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二流宗门内竟然隐藏了如此强者。”黑袍心中暗暗思忖。

不多时。

空间荡漾起一片涟漪,一条裂缝迅速浮现,白衣披头散发的从空间裂缝中掉落下来,砸在地上,形成一个人形大坑。

“砸烂你的龟壳!”

叶晨大吼一声,手中抱着一个石碑,直接朝着白衣释放出的龟壳砸下来,此时的龟壳已经千疮百孔,近乎凹陷。

砰!

又是一声闷响,龟壳内的白衣被震得两耳溃疼,但他不敢解开防御龟壳,深怕自己被叶晨手中的石碑给砸成肉泥。

砰!

叶晨举着无字碑,直接将他当成板砖一样,拼命砸在龟壳上。

比其无字碑的级别,龟壳虽是防御性的仙器,可跟先天而成的无字天书比起来,依然比不上。

伴随着‘咔嚓’脆响,龟壳上面突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裂缝,这一幕,看的白衣是惊恐万分。

仙器竟然也扛不住石碑的打砸!

“你个鳖孙,在我面前装个锤子啊,给你点颜色,你是不是还得给我开个染坊啊?”叶晨边砸边骂道。

白衣极其憋屈,可是他又不敢离开龟壳。

“你不是老母牛割痔疮,牛逼坏了吗?咋不继续牛逼呢?”叶晨暴怒道。

“孙晔,你还等什么,还不快过来帮我!”

白衣扭头看向虚空之上的黑袍,大声吼道。

黑袍见状,当即动手攻向叶晨的后背。

哼!

叶晨猛得回头,瞳孔内掠过一道精芒,只见他的身影再次消失,石碑从天而降,将龟壳彻底砸破,但下落的势头依然没有减弱。

白衣脸色微变,急忙抬手将放大了无数倍的石碑顶住。

轰隆!

石碑变得很重,瞬间将白衣给压进了地底下,他的半个身子都嵌入地面底下去了。

黑袍惊疑的望着面前的虚空,眸中红光闪烁。

随后。

他察觉到身后的动静,急忙回头,正好看到叶晨从身后的虚空踏了出来。

砰!

两人对碰了一掌,黑袍脸色骤变,身体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

“为什么,为什么看不到他从空间出来的轨迹!”黑袍头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

此时。

叶晨也注意到了黑袍,发现他的眼睛不同寻常,似乎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居然是幽冥鬼瞳。”底下,方龙也注意到了黑袍那闪烁着幽暗红芒的眼睛,震惊的喊道。

“幽冥鬼瞳?听起来挺厉害的样子。”叶晨嘟囔道。

“幽冥鬼瞳可以看到空间的变化,也可以提前预判到别人的行踪。”方龙解释道:“前辈,小心啊!”

“原来如此。”

叶晨咧嘴一笑。

从刚刚黑袍所表现出来的现象来看,很显然,他并没有预判到自己的行踪,也就是说,幽冥鬼瞳也是有缺点的。

于是。

他再次踏入了虚空。

“可恶!”

黑袍脸色唰一下变得苍白。

这家伙真是无耻,被他知道弱点后,竟然专门进入虚空来偷袭自己!

“有种出来跟我拼死一战!”黑袍大吼道。

他朝着四周拼命的攻击,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攻击,然而,此刻的叶晨,却藏匿在云层之中,好整以暇的看着下方不停朝着四周胡乱攻击的黑袍。

这家伙看来被自己吓得不清啊。

“出来!”

黑袍气喘吁吁,声音中带着一丝沙哑的喊道。

呼!

一阵风刮过,黑袍后背一凉,他猛得转身一掌拍向身后,然而那人被他打中胸口倒飞出去时,他才发现自己打中的竟然是白衣。

噗嗤!

白衣望着被一掌打穿的胸口,瞳孔紧缩,他没想到自己最终竟死在了黑袍的手上。

“出来!!”

黑袍越来越慌乱,他声音在颤抖的喊道。

叶晨见耍得差不多,方才从他面前的虚空缓缓出现。

“我要你死!”

黑袍怒吼一声,发了疯似的冲向叶晨,然而,当他看到叶晨手中握着的石碑时,内心竟然升起了一丝莫名的恐惧感。

他的动作不由停顿了一下,被叶晨抓住机会后,石碑被叶晨当成板砖拍了下去。

啪!

黑袍的脑袋顿时跟石碑来了个亲密接触。

“啊!”

黑袍体内的真元瞬间紊乱起来,他捂着自己的脑袋,脑壳上已经红肿流血,这还是他第一次受这样的伤。

虽然伤势不是很重,可是侮辱性极强。

“我跟你拼……”

话未出口,叶晨一个大嘴巴子便抽了过来。

“我得一视同仁才行,刚刚抽了你朋友两大嘴巴子,不得给你也来两次?”

叶晨咧嘴一笑,迅速打完两个耳光后,站在一旁望着对方红肿的脸庞,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这下就对称起来了。”

哇!

突然。

黑袍双手捂着脸,嚎啕大哭了起来,哭得像个孩子。

“这……”

文学

谁都没想到,这个看似冷酷无情的黑袍,竟被打哭了!

白衣也有点傻眼。

自己被整这么惨都没哭,你丫的哭个锤子啊!

“乖,不哭。”叶晨在一旁像安慰宝宝一样,语气温柔的说道。

谁知黑袍哭得更大声了。

突然。

他眉头一挑,暴呵道:“闭嘴!”

哭声戛然而止。

黑袍委屈巴巴的抽泣着,眼神幽怨的盯着叶晨。

“最烦一个大老爷们哭哭啼啼的。”叶晨没好气的说道。

“你不是元婴期!”白衣声音轻颤,神色紧张的说道。

叶晨翻了个白眼,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是元婴了?这一切还不都是你们自己的猜想。

“你们两个是哪个宗门的?”叶晨皱眉问道。

“太行玄宫。”

白衣报出宗名,本想吓走叶晨,谁曾想叶晨竟丝毫不慌,表情看不出一点变化。

“没听过。”

叶晨一番话,让白衣十分无语。

“估计也是什么小门小派的。”叶晨淡淡说道。

“太行玄宫?是太行山上的那一座玄宫吗?”方龙瞳孔猛得一缩,急忙问道。

“当然。”

见还是有人知道的,白衣顿时再次得意了起来。

啪!

突然。

有人在他脑门上敲打了一下,气得白衣抬头瞪去,却发现是叶晨拿着缩小后的石碑打的自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得意个毛。”

叶晨虽然没听说过太行玄宫,但看方龙这表情,也知道太行玄宫应该很牛逼。

“那你在太行玄宫里,属于什么级别的存在?”叶晨皱眉问道。

“那自然是精英弟子。”白衣冷哼道。

嘶。

叶晨深吸了一口凉气,眉头瞬间紧皱。

“现在知道怕了?可惜晚了。”白衣见叶晨表情凝重,当即讥讽道。

“这么说,你身上的好东西应该不少了。”叶晨表情逐渐舒展开来,开心的咧嘴大笑道。

嗯?

白衣心头一凛,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将双手伸向自己的叶晨。

“你干什么!”

“别乱动,很快就好。”叶晨没好气的说道。

“救命啊!”白衣哀嚎道。

片刻后。

叶晨左手拿着一个储物袋,右手则拿着一条金色内甲。

“竟然是半仙器,不愧是精英弟子,你那宗门还挺舍得。”叶晨将从白衣身上脱下来的内甲,给自己穿上后,又从白衣的储物袋内倒出不少灵药。

“还有你。”

见白衣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自己扒下来的,叶晨当即将目光转向黑袍。

黑袍心头咯噔了一下,看了眼被扒得就分文不剩的白衣,急忙主动的从衣袖中将储物袋抛给了叶晨。

“这么主动?是不是在身上私藏了好东西?”叶晨没有第一时间查看储物袋,而是将主意打在了黑袍身上。

只见黑袍拼命摇着头,但他依然改变不了跟白衣同样的命运。

很快。

黑袍身上的东西也都被叶晨给拿走了。

这是一只小船,也是半仙器级的存在,只要自己注入真元,小船便会立刻放大,随后变成一个飞舟。

“这可是代步的好东西啊。”叶晨兴奋的说道。

他先将飞舟收了起来,随后细数了一下储物袋内的灵药,法器等东西,方才挥手驱赶二人离开。

“滚吧。”

叶晨挥了挥手,白衣和黑袍立刻从地上爬起来,狼狈不堪的朝远处跑去。

“你给我等着!”

半路,白衣回头对叶晨放了一句狠话,随后跟着黑袍踏入虚空消失了。

“吓唬谁呢。”

叶晨瘪了瘪嘴,不以为然的说道。

“完了,太行玄宫内强者如云,听说他们的掌教是已经步入渡劫合道境界,门中长老更是化神多不胜数,前辈,你可要救救我们啊。”方龙眼瞅着叶晨要走,以为他不打算管自己等人的死活,急忙上前紧紧抱住叶晨的大腿。

“你这是做什么?”叶晨眉头一皱,神色不解的问道。

“前辈,太行玄宫万一派人来我沧浪宗,到时可全仰仗您了。”方龙急忙说道。

“那我就暂时在这里呆两天吧。”叶晨婆娑着下巴,自己也打算试试圣阵的威力,若是太行玄宫的人真来了,正好拿他们试试。

“太好了!”

沧浪宗众弟子顿时欢呼雀跃起来。

叶晨先去了一趟圣陵山,检查了一下惧留孙他们的修炼进度,同时将从白衣和黑袍手中夺过来的资源,都留给了他们。

与此同时。

白衣和黑袍各自回到宗门后,立马就将沧浪宗内发现化神强者的消息上报了宗门。

在西域,任何一宗出现化神境强者,都需要上报宗门,一旦隐瞒,便会遭受到其他顶尖宗门的联合声讨。

而出现的那名化神境强者,将会得到各大顶尖势力的拉拢,若是不肯,同样会被针对。

对这些顶尖宗门而言,绝对不允许底下的小宗门,出现任何一个渡劫期的强者来威胁他们的地位!

“你说沧浪宗内出现了化神颠峰的强者?”太行玄宫大长老皱眉问道。

“是的,大长老,弟子的实力已达元婴颠峰,面对化神初期强者也丝毫不成问题,可是对方实力之强,让我毫无还手之力,我猜测,他应该是化神颠峰的实力。”白衣恭敬的汇报道。

“沧浪宗竟然藏着一名化神颠峰的强者,而且据你所说,还是个年轻人,这沧浪宗,图谋不小啊。”大厅之上,另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缓缓说道。

他便是太行玄宫的宫主,也是渡劫期的高手。

“或许人家是刚突破化神颠峰,尚未来得及对外宣布,也说不准。”三长老说道。

“呵呵,以少轩和孙晔的实力,都遭到对方的碾压,显然对方突破多年,修为境界早已稳固才是。”二长老表情凝重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