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着敏感点旋转研磨 娇妻被交换粗又大又硬视频

2022-06-22 15:26:22 8点热度

心想应该是去忙于其他事情了吧。

我便过去帮忙将办公桌上的文件进行整理,突然间我发现一个打开的信封,上面写着楚丹收。

我打开一看,是楚阡陌手下寄来的信。

我看了看上面的内容,是说楚阡陌被冥界的人打伤,现在正在医院,希望楚丹能够来看望他。

忽然间,我的脑海中闪过一幕幕,楚丹被楚阡陌伤害的场面。

我心里非常着急又十分怒火,便顺着上面的地址向楚阡陌所在的医院赶去。

在路上,我的眼皮跳动起来,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很快,我急急忙忙的便来到了这家医院。

我来到了楚阡陌所在房间门口。看到楚丹正要给楚阡陌换药。

我心中的怒火已经无法压制,过去就是给楚阡陌来了一拳

噗!嘭!

楚阡陌脸上挨了一圈。,之后便滚下了床,摔倒在地。

楚丹大叫了一声,很生气的说道:“你这是干什么,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来这里闹事?”

我气不打一处来的回答:“问我为什么在这,我便还要反过来问你为什么要在这里?”

楚丹看到摔倒在地的楚阡陌,便急忙着过去将他扶回到了病床上,将他的衣服整理好。

楚丹说:“我收到信,说楚阡陌被冥界的人所伤,希望我能去看望他,所以我就过来了。”

我回答道:“就是他罪有应得,难道你忘记了当初他背叛我们与蟾蜍族和周轩勾结吗?”

楚丹当即说道:“我没有忘!但是他也是我哥哥,曾经对我如此之好,我总不能忘恩负义吧。”

这番话,令我心中怒火不断,“但是如此凶险奸诈之人,我是担心你遇到不测。”

楚丹立即反驳,“我不是在这里站的好好的吗?哪里来不测之说?”

我看了一眼她,摇摇头说道:“可是我担心就会有!”

“就算有,你也不应该来医院闹事。一来就不分青红皂白,一拳将一个病人打倒在地,你这样又算得了什么?只会让我更觉得你是一个鲁莽之人。”

我看着在床上得意洋洋的楚阡陌,心中有一股脑的怒火,想对他宣泄而出,恨不得,再给他一拳,将他再次打倒在地。

可是我们还在闹矛盾,若是这样,只会让楚丹更厌恶我。

我忍住了心中的怒火, 将充满怒火的眼睛移向了楚阡陌。

我对楚阡陌怒斥道:“这次你叫楚丹来是有何居心?你若不老实交代,我便新账旧账一起算,将你碎尸万段。”

楚阡陌冷笑了一声,“我受了如此重伤,还能有什么图谋不轨?我只不过想见楚丹罢了。”

我目光如炬地看着他继续的说道:“一派胡言,定有什么阴谋诡计。”

我的心情也无法平静下来,思绪也无法稳定下来。

再次,我握紧了我的双拳,拳头攥的十分紧,猛然一拳头捶向了楚阡陌。

嘭  !

楚阡陌从床上翻滚下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楚丹见状,凶狠的瞪了我一眼,随即连忙上前搀扶。

而这样的举动,彻底激怒了我,这种做法,简直不可理喻!

文学

楚丹大声呵斥道:“这里是医院,请你不要瞎闹。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

医院的护士听到了房间里的声音,便过来有意的提醒了一句:“请不要打扰到其他病人休息。”

楚丹再次呵斥道:“听到没有?如果你在这里再次瞎闹,请您出去,这里容不下你。”

“我……我……”对此,我欲言又止。

我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再次问向楚丹:“你到底和不和我走?”

楚丹说:“我想留下来,继续照顾楚阡陌。”

听到这句话,我无话可说,就像有一双双无形的双手捂住了我的嘴巴,阻挡了我的动作。

此时我拉住楚丹的手说:“我们出去谈谈吧。”

楚丹甩开了我的手,留下两个字“不要!”

我凝望着她询问道:“我问你,你是否执意要留下来。”

“是的!”楚丹脱口而出。

此时楚阡陌假心假意的对楚丹说:“回去吧,我这里就不需要你操心了,免得造成什么误会。”

我大声呵斥一声:“闭嘴!现在这里轮不到你讲话。”

我继续问道:“楚丹,你确定执意要留下来照顾他吗?”

楚丹回答道:“是的!”

我再次将眼光投向了楚阡陌,冷声对他呵斥道:“你要是敢动她一根寒毛,我便让你碎尸万段。”

楚丹听到这里,她对我十分不满:“请你不要在这里口出狂言了,你这样会影响到别人有休息的,若您执意还要如此,请您离开,这里并不欢迎你”

我现在真的是气不打从一处来。

我怒目耳赤的说道:“那行!你自己一个人留下来,慢慢的照顾你的哥哥,我就不陪同了,告辞!”

我面红耳赤的离开了医院,回到了妖族后心想。

“没想到我闭关修炼出来,楚丹就给了我一个这么大的惊喜。”

我在想,现在的楚当为什么一直向着楚阡陌,对我却是冷眼相对,我实在难以想清楚。

我一人独自坐在妖殿中,心里是又愤怒又着急。

愤怒的是,楚丹如此无情无义。

担心的也是,楚丹会被楚阡陌陷害。

这个楚丹真的是让我又担心又愤怒。

到了傍晚,我看到楚丹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妖族殿堂。

我便想过去询问她,今天为什么一昧的面向楚阡陌,而对我我冷言相对。

我走到楚丹跟前,正想要开口,楚丹就打断了我。

他的眼神没有转向我,而是一直盯着她桌上的妖族文件,冷冷的说道:“我现在不想跟您交谈,请您离开。”

“不是,现在我是否难以交流,让你如此排挤。总是冷言相对。”

“是的。”

我特别的无奈,如同上次一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连继续和她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那行,那等你什么时候愿意跟我交流之后再将事情说清楚。”我说道。

“嗯嗯。”楚丹冷冷的回答我了俩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