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啊 教练你轻点 深点啊(厨房乱合集)全目录阅读

2022-06-22 14:58:39 14点热度

半夜里还在那里徘徊,也不知是炎黄战队的人,还是韩昌的人。

赵珍妮和大脸妹决定不冒险进入炎黄战队,而是徒步离开象城回阳城老家。

两个人黑灯瞎火的,大半夜里深一脚浅一脚的翻过象城东面的一座小山包,而后走小路,到了天明,才在大路上租了一辆出租车。

刚一进家,就把爷爷吓到了。

吓到了的不仅是赵金光,赵振义和梁红莲更是被吓到了。

“你们两个怎么出来的?”梁红莲胆战心惊的问道。

他跟赵振义出来就吓了个半死不活的,生怕给抓住了。

他们在检查的地方,还看到了赵珍妮的照片,十分的清楚。

“我们做出租车回来的,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们不是安全的站在你们面前了吗?我们饿死了,赶紧弄点吃的过来!”赵珍妮说道。

梁红莲狐疑地低声问道:“夏凡尘怎么样了?”

赵珍妮说道:“刚得到的消息,他与龙爷都没事了。”

“早知道这样,我们也不用吓得逃跑了!”梁红莲说道。

“红莲,赶紧去给珍妮她们弄点吃的过来!”赵振义说道。

梁红莲这才极不情愿的弄饭去了。

“夏凡尘这次玩的有点大了,听说龙行风手下的八大金刚失踪的失踪,死的死,还有受了重伤的,龙行风这次也是元气大伤了!”赵金光叹息道。

赵珍妮知道了夏凡尘的秘密,从最初的震惊中已经恢复了过来。

对爷爷的担忧深有感触,夏凡尘从进京都到象城,一路就没安生一会。

看来,夏凡尘是在布局,不知道他这次是不是又为了自己?

“珍妮,你的伤好了吗?你不该那么不要命的往上冲的?”赵金光埋怨道。

“当时情况紧急,就没多想,下次不会了!”赵珍妮说道。

看着赵珍妮敷衍的样子,赵金光知道,自己的这个孙女已经无法自拔了。

“珍妮,夏凡尘是个干大事的人,他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商人,就弄出如此惊天动地的事情来,今后,你一定要离他远点。”赵金光提醒道。

“爷爷,我知道了。”赵珍妮说道。

大脸妹听着爷孙两个得对话,感觉到赵珍妮的话都是假的。

赵珍妮已经跟夏凡尘融为了一体,她的血管里流淌着夏凡尘的血液,还有血液中蕴含的巨大灵力。

就是夏凡尘忘掉赵珍妮,赵珍妮也不会忘掉夏凡尘的。

“爷爷,我们的工厂出事了!”赵飞惊慌失措的跑过来说道。

“看你慌张的,出什么事了?”赵金光不满的说道。

“我们的酒厂一个酒灌突然爆裂,几十吨的原酒都流淌完了。”赵飞说道。

“不就是一个酒灌爆裂,损失点原浆吗,也把你吓得这样?”赵金光说道。

“原浆引发了火灾,火势严重,烧了一个车间,现在还没有被扑灭!”赵飞说道。

“你不能一次把话说完嘛?”赵金光大怒道。

“振义,赶紧通知你大哥,我们一起去酒厂。”赵金光站起来说道。

但是,还没站稳就倒在了地上。

他这是急火攻心,年龄又大,身体已经很虚弱了。

“爷爷!”

赵珍妮和赵飞急忙跑过去把爷爷扶起来,但是,赵金光已经昏迷了过去。

屋漏偏遭连阴雨!

“祸不单行呀!珍妮,得赶紧把你爷爷送医院去!”赵振义着急的说道。

“叔叔,那我先去酒厂里看着,你和珍妮把爷爷东医院去吧!”赵飞说道。

“别忘了与你父亲联系!”赵振义对着急速跑出去的赵飞喊道。

梁红莲让人端来了饭,就看到屋内的混乱场景。

赵振义和赵珍妮父女两个忙着把赵金光扶到床上,大脸妹已经拨通了急救电话。

“这是怎么了,刚才不还好好的吗?”梁红莲惊慌的问道。

“我们家的酒厂失火了,父亲一急晕过去了。”赵振义简单的说道。

“酒厂失火,我的妈呀,那不完了,我得去看看!”梁红莲大惊失色的说道。

酒精遇到火,瞬间就着,一个酒厂里全是易燃易爆的东西。

“你就别跟着去添乱了,赵飞已经去了,就是我们去了也帮不上忙,等会还是陪着父亲去医院吧!”赵振义说道。

看到赵金光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他睁开了眼睛发。

“我这是怎么了?”赵金光感觉头晕的厉害,问道。

“父亲,你刚才一着急晕过去了,现在没事了。”赵振义说道。

“珍妮,你赶紧去酒厂看看,我觉得是有人在有意搞破坏!”赵金光说道。

“搞破坏!不可能吧?”赵振义疑惑地说道。

谁这么大胆,敢把这么大的一个酒厂给烧了,这可是犯罪呀?

赵金光这么一说,赵珍妮顿时警惕起来,说道:“大脸妹,我们一起去酒厂看看。”

赵珍妮风风火火的和大脸妹一起跑了出去。

“你们两个还没吃饭的呢!”梁红莲喊着追出了门外,看到大脸妹和赵珍妮正在上车,追了过去,把手里的几个鸡蛋塞给了赵珍妮。

大脸妹一边开车,一边一口吞下赵珍妮给她剥好的鸡蛋。

噎得她直伸脖子,差点没给憋过去!

“你慢点吃,别噎着了!”赵珍妮的话慢了半拍着急的飘了过来。

宝马车疾速的冲出赵家大院,一路狂奔,很快来到了酒厂附近,但是被拦了下来。

赵家的酒厂规模不是很大,但也是阳城县最大的酒厂了,也是阳城县的利税大户。

赵家人着急,阳城县的领导更着急。

可观的税收不说了,安全生产才是大事。

刚过春节,就发生大火,领导岂能不急。

所有的消防车辆和消防人员,全部被紧急调了过来,但还是杯水车薪。

眼睁睁的看着滚滚浓烟淹没了赵家酒厂。

现场赵振仁的心沉到了谷底。

文学

大火烧了两个多小时,才被扑灭,但为时已晚,整个酒厂算是彻底的报废了。

看着化为灰烬的厂房,赵飞父子欲哭无泪。

“父亲,这火到底是怎么着起来的?”赵飞问道。

“我哪里知道呀?就今天没在厂里。”赵振仁沮丧地说道。

“不是有人故意放火的吧,我们的安全设施还是很好的?”赵飞猜测道。

他猜测是被夏凡尘一次次灭掉的黑杀组织,那个他见过并威胁过他的黑杀组织成员黑杀,被夏凡尘给灭了。

但是,黑杀组织不可能就他一个人渗透过来。

听说京都和象城发生的事情,都有黑杀组织的人员参与,而且损失惨重。

“说不定还真有可能,你珍妮妹妹不是跟着夏凡尘在省城得罪了很多人,还受了伤了吗?”赵振仁忽然醒悟的说道。

“这么说,是有人在报复夏凡尘,我们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被牵连到了!”赵飞说道。

经父亲这么一说,赵飞心中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还真的有可能是黑杀组织的人在搞破坏。

要不然,酒厂怎么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赶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事,还烧的损失惨重?

赵珍妮把爷爷送进了医院,好在是受到了惊吓,没大问题。他就急忙带着到大脸妹往酒厂这面赶。

路上还一直想着父亲刚才的话。

“要是可能,可以向夏凡尘买一颗凤凰丹给你爷爷吃。”当然这话没有让父亲听到。

他也知道,一颗凤凰丹要上亿的钱,赵家有这一个亿,但这一个亿对赵家来说,也是不容易拿出来的。

自己肯定跟夏凡尘是上一世的夫妻,而且夏凡尘根本就知道。

向夏凡尘要一颗凤凰丹,应该不会被拒绝的。赵珍妮如此想到。

来到酒厂,就看到了一片被烧毁的废墟厂房,还有伯父那张难看的脸。

“珍妮,我们的酒厂被毁,都是你造成的!”赵振仁怒气冲冲的对着赵珍妮来了一句。

赵珍妮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伯父,以为他是心疼的在说气话,也就没往心里去。

“父亲说的在理,妹妹,我和父亲认为,酒厂的这把火,是有人故意放的,就是为了报复夏凡尘!”赵飞说道。

赵珍妮这才认真起来,被赵飞的话给震惊住了。

但是仔细一想,还真的有可能。

“不会吧!夏凡尘跟我们赵家又没有什么关系?”赵珍妮还是不敢信心,有些心虚的说道。

“你都替夏凡尘的女儿挡了子弹,还说没关系?夏凡尘把那些人杀得损失惨重,斗不过夏凡尘,当然要找跟夏凡尘有关系的人的事情了。”赵振仁说道。

“刚刚传来消息,尚东市陈英姿的娘家,就是陈家也遭到了破坏,人都进去了,直到夏凡尘出来了,这边才把人给放了。”赵飞说道。

赵珍妮看了一眼大脸妹,目光里满是期许的目光。

她知道,夏凡尘把大脸妹派来保护她,肯定经常跟夏凡尘有联系互同消息。

大脸妹看懂了赵珍妮的意思,说道:“我跟他们联系一下,问问情况。”

大脸妹走进车内,拨通了夏凡尘的手机。

“不就是打个电话吗,还搞这么神秘的?”赵飞不满的说道。

“赵厂长,我们已经尽力了,专家很快会过来查找失火的原因的。”消防队的队长说道。

“谢谢你们,辛苦了!”赵振仁说道。

阳城县的领导也来了,看到损失惨重的酒厂,心里直发凉,眼睁睁的看着好几千万的税收打了水漂。

原本用这笔钱补发教师工资的,又没了希望。可那些老师可不会因为酒厂失火,而不要工资的,就是拖延也会上访的。

大脸妹走了过来,看着赵珍妮等人的目光说道:“夏总说,他很快就会过来,要我们小心点!”

“夏凡尘要来!”赵珍妮惊讶的说道。

大脸妹点了点头。

赵珍妮知道,阳城县她们赵家的事情还没到此为止,还会有更加严重的情况出现。

酒厂都给一把火烧了,再严重的就是人身安全了。

自己跟夏凡尘的谣言在外,自己也就成了他们攻击的对象了!

“来吧!我倒要看看是些什么样的魑魅魍魉?”赵珍妮脸色冷冷地说道。

怕是没有用的,想来不是挡就能挡住的!

大脸妹在赵珍妮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赵珍妮的脸色变得更加的凝重,似乎脸上有杀气溢出。

这让赵飞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危险的气息,想了想,觉得像夏凡尘身上的那个杀意。

赵飞不解得看了一眼赵珍妮,妹妹的身上怎么会有这个杀气,她可是一个胆子很小的人?

现在看到的珍妮,跟以前的判若两人,完全重合不到了一起。

难道是因为中一枪,胆子变大了?

还是因为,夏凡尘教给她什么特异功能。

听说,夏凡尘就收了一个女徒弟,那女徒弟非常的厉害。

“伯父,我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回医院看护爷爷去了,你们要小心点!”赵珍妮说道。

上了车,赵珍妮着急的问道:“夏凡尘这是想要把黑杀组织的人引出来?”

“夏总是这样说的。”

“但是黑杀组织已经上了几次当,他们不会再轻易上当的,再说了,这也不一定就是他们做的!”赵珍妮担心的说道。

大脸妹开着车,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