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粗硬黑长受不了~纯肉宫交HHHHHHHHH

2022-06-22 14:56:36 6点热度

三两句话就把气氛带了起来,不光让四人聊的很投契,还在无意间将周梦婷的家庭情况了解了一个透透彻彻的,这点不光闫思蕊,就连闫乐也是佩服的不行。

家庭情况简单,周梦婷人也还不错,就这么聊了一会儿后,闫乐很快就和她聊在一起。

也就一顿饭的工夫,闫思蕊就瞧出了俩人眼神里的火花。

闫思蕊也不是那么不食趣,吃的差不多了,放下筷子还贴心的将车留给了闫乐,然后就回了家。

没回家的闫乐这一下午倒是过的乐呵,可提前一步回家的闫思蕊就遭了殃了,被一大家子人拉着问东问西的,只不过有一点她能确定:“我估计是要成的,俩人吃饭的时候眉来眼去的,只要发展顺利今年乐乐就能结了。”

可闫思蕊的话让温景天有着很大的疑问:“眉来眼去,什么时候啊,我怎么没瞧见。”

“你瞧见干嘛啊,我瞧见就行了,总之等乐乐回来问问他就知道了,我觉得八成是能成的。”

一家人在闫思蕊这儿等啊等,等啊等,终于在晚饭后等回了相亲完回家的闫乐。

而闫乐回来时一脸春风的样子众人心里了然,不用问就知道结果。

可知道是一回事,八卦的本性又是另一回事了。

家里乌泱泱的一大群人直接围上了闫乐,将闫乐四周的路堵的水泄不通,“你们干嘛呢,我把车钥匙还给小姑,你们先让让。”

春芳赶紧道:“车钥匙的事先不急,你先把今天的事说说,你去相亲,然后呢,成了没,对方人怎么样啊。”

“嗯,成了,对方还不错。”

“完了!?你挤牙膏呢,仔细说说啊,你们下午都干嘛了,送人姑娘回家的时候是个什么话。”

“我们和小姑分开后我就带她去看电影,然后逛街给她买了条围巾,送她回家的时候正好碰到他父母了,然后我就去她家吃了顿晚饭,我头一次上门啥都没带,我又偷偷溜出来买了两瓶酒买了一条烟和几包奶粉又买了些水果送了上去,小姑,这些礼还行吧。”

闫乐脑子里都是温景天当初上门时送的那些礼,可他手中没有那么多钱,便也只买了那些,不过也幸好是现在,这些东西倒是随处能买,这要是放在以前买个酒还要票的时候,他这样才是难堪呢,这么一想吧又觉得这礼送的还好吧。

反正他把礼补上后周父周母更是客气的不行,还顺道留他吃了顿晚饭,该聊的情况大家也简单的聊了一下,似乎是对他很满意,直接就询问起了结婚的事:“爹娘,咱要先提亲还是先订婚吗?”

闫乐这话一出,瞬间惊呆了众人。

这什么情况,这才刚见面呢这就要定婚了?这速度太快了吧。

不光众人这么觉得,季红英也是这么觉得的:“你这孩子,就见了一面就决定了啊,你了解清楚对方了吗?合适吗?”

“我觉得还行,这不是小姑把过关嘛,再说又不是马上就能结,咱先准备起来啊。”

听到闫乐这话,闫思蕊当即就跳了出来,什么叫这不是小姑把过关嘛,这话是这样说的嘛,人是她介绍的没错,可过的好不好可是你们俩人的事啊,这话说的好像以后过的不好赖她一样,“你们先了解清楚,对方是还不错,可跟你合适不合适还是要相处后才知道,我包介绍可不包退换的啊,你们这日子是给自个过,又不是给我过,还是要自个了解清楚了再说。”

众人愣了一下,觉得这话说的很实在,的确是这样啊,虽然闫思蕊已经看过了,可这人到底怎么样,处不处的来还是要相处一下才行的啊,闫思文道:“对啊,这事不急,你先和这姑娘相处一阵呗。”

闫乐这操作把季红英也愣在了原地,这件事未免也太顺利了吧,“订婚肯定是要定的,你之前不是说这房子是换还是装修嘛,你先看过再说呗。”

“是呀,我先把房子看好再说吧。”闫乐起身将钥匙还给闫思蕊就就乐颠颠的离开了,完全不管留在原地愣着的众人。

闫乐这边一离开,众人也从刚才的操作中回过了神,这目光顺势就移到了闫思蕊的身上。

闫思蕊也觉得很无语的好嘛,谁知道俩人能顺利成这样啊,怎么她上辈子相亲的那么久一个都没成呢,简直就是人比人气死人,闫思蕊心里瞬间就不平衡了起来,看来,还是她兰姐不给力啊。

对,这锅还嘚她兰姐来背。

接下来的几天年假里闫乐一天都没在家待,每天借了车钥匙就往外头跑,不用问都知道肯定是和周梦婷约会呢。

见俩人相处的似乎真的很不错,哪怕是还想让闫乐再多考虑一下的季红英不由的踌躇满志的,竟然真开始琢磨起了这个小儿子的婚礼的事情了。

年关刚一过,送走了家里拜年的孩子们,季红英就琢磨着要不要去对方家里见一见,这事她拿不定主意便找到了王大丫这儿,想让王大丫给个意见。

王大丫认真想了一下,也给出了自个的意见:“你们结婚的那个时候吧相一次看着合适就结了,可现在时代不同了,这不是流行自由恋爱嘛,就蕊蕊和景天,俩人谈了四处才结呢,我就琢磨着这时间是快还是慢了有些说不准。”

闫思红也插了句嘴道:“我家安宝也是谈了两个才结的,不过他们也是因为在上学期间不方便的原因吧,不然带着孩子上学多累呀,人学校也不允许啊。”

文学

“那是刚恢复大学的时候,那个时候多数人都结了婚,所以才会一边上学一边生孩子,这两年就没那么多了,不过结婚嘛还是看人和时间长短没关系,就是乐乐说的,你们先看看合不合眼缘,如果合适,结了也没什么。”

这话倒像是王大丫的风格,况且闫乐之前淡的两个都看不对眼,好不容易看中了一个,万一要是没成,还不知道要耽误多久呢,所以还不如直接结了拉倒。

俩人都觉得王大丫的话十分有道理,这边刚一商量完那边就让闫乐带人家姑娘来家里见一面。

本来还还在犹豫的季红英一见到周梦婷也是喜欢的不行,果然母子俩的眼光喜好都差不多,一眼就相中了面前这个老实的姑娘,随后顺利成章的上门提亲定日子,这一顿忙活的,日子一闪而过,时间到了五一,俩人在这天正式结了婚。

等这婚结完了众人这才有空坐下来仔细回忆之前的细节,算了算才发现,这俩人从认识到结婚居然只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就完了,这简直不要太顺了有木有。

可不管怎样,闫乐的婚事可算是解决了,压在季红英心里的大石也终于挪开了。

至于结了婚生孩子的事情没有那么快,再一个因为时间急,闫乐本来说再找地方住的也没来的及找,这不,一天到晚的都在忙着房子的事情,倒是让季红英轻松了不少。

五月份的天气还需要穿件较厚的外套,可这样的天气一点也不妨碍季红英做生意。

闫乐之前忙着结婚的事情哪有空顾的找铺子的事情,所以这店面还是闫思蕊给俩人找的,位置倒挺好就在学校的侧面,离之前摆摊的地方也就是一个拐弯的距离。

这边地理位置好,铺面要价也高,俩人犹豫不决之际闫思蕊直接将铺子给买了下来,直接就拖人装修一下,装修好了直接就能用。

但这,铺子装修好了,可俩人说什么也不接受她的好意。

闫思红道:“小妹,我们已经受了你很多关照了,哪能白用你的铺子。”

季红英道:“就是,要不我们把租金给你吧,不收租金咱们哪好意思用啊。”

“一个月租金也要不了多少钱,我要这钱干嘛啊,你们放心用吧,这铺面我还打算以后升值呢。”

闫思蕊这话说的是个实在话,她是真打算多购置之些铺面用做以后升值的,可铺面这东西不像房子,房子空置就空置了,现如今没什么人管,你一个铺面空置着,人来人住的别人瞧见了天天都想着心思做生意,这生意给谁做不是做,所以给俩人做生意顺便占着位置倒真没什么。

几人在屋里一顿掰扯都没扯清楚,王大丫看不过去直接打断道:“行了,你嫂子你大姐也是怕你吃亏,要我说就按市场价给租金,人家给多少就收她们多少,别人家涨租金你们也跟着涨这样就好了,该是怎样就是怎样,钱清清楚楚的,不伤感情。”

这个办法倒是没让她吃亏,季红英和闫思红也非常认同,最后便就这样决定了下来。

铺子早就装修好了,这边一确定,第二天闫思蕊就带着几人去了店里开始准备了起来。

铺子的面积很大,分前后两间,后面还带了间洗手间。

铺子面积虽大,但她们并不打算做堂食,所以并没打算在店里摆桌椅。

后面的面积稍微小点,当场就被定下当作仓库使用。

而前面也被划分成了两块,一块给闫思红做千层饼用,另一块给季红英做冷锅一食,两个摊位可用不了这么大的位置,季红英在冷锅一食的柜台边又摆了一间柜台到了夏天的时候可以卖凉面、凉皮一类的,参合在一起卖也是个进项嘛,况且这些东西的成本很低,就算卖不出去也不会亏钱。

铺面靠后门的那边还有一块空位置,几人一番商量将这里专门改成做卤味儿的地方,卤味儿可以加在闫思红的饼子里,人家要想单独买也可以,冬天的时候就直接做卤味儿也行,亦或者冷锅一食换成生烫或者麻辣烫都可以。

闫思蕊把自个的意见告诉了俩人,随后就没有过多参与了,毕竟这也不是她的生意,她主意太多了也不好。

但仅仅是这样,就完全够这俩人用了,俩人得了主意干劲十足,没几天就把内部安排好了后,这边直接就开了张。

新店开张这生意嘛,一时间肯定不会特别的好,毕竟换了一个新地方,无论是谁都需要适应和找到这个地方,但只要让人知道了她们店的位置,后续的生意应该是不用愁的了,毕竟也是摆了几年摊子的人了,可能没有固定的学生群体,但一定有固定的居民群体的。

这边生意日渐红火,可远在山里的李秀秀日子就不太好过。

李秀秀在怀孕9个多月后终于生一下了她的第一胎,并且还是个男孩,一举得男让那户人家欢喜不已。

但这个孩子并不是她期盼来的,也可以说是带着她的恨出生的,哪怕是清晨的第一声啼哭也没唤醒她的一丝丝母爱,反倒是因为他才让她遭了这么多的罪,心里对他就更加怨恨了起来。

虚弱的身体让她连伪装都卸下了,当中年妇女将孩子抱到她身边时,她连看都懒的看上一眼,佯装体力不支直接就睡下了。

此刻的全家人都沉浸在喜悦里,并没有太过在意李秀秀举动。

这样的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几天后这户人家渐渐的就发现了孩子有些反常。

这孩子不会哭,不会笑,更加不会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