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狰狞的巨物一上一下^小雪嗯嗯别摸了

2022-06-22 14:53:38 7点热度

南鸢不过一个走神,便失去了阵地的控制权。

一阵清风将她托举而起,让她身体悬空,周围银丝飞舞,飞快织成一个银色漂亮的牢笼,将两人藏在了里面。

四周突然暗了下来,不久前还能听到的鸟鸣虫叫声一瞬间湮灭不见,就好像两人突然坠入了另一个空间。

南鸢意识到,她被天道拉入了一个临时打造的空间,或者说,小世界。

乌漆嘛黑之中,所有的感官都变得敏锐,细小的气流和声音被放大了数倍。

神也会呼吸不稳吗?南鸢以为不会,但她听到了近在咫尺的呼吸声,那好似云雾朝露所化的气息,一簇一簇的,与她的呼吸声交缠在一起,温柔却又强势地沾染了她满身。

一只宽大的手掌掌住了她的后脑勺,带着些许凉意的手指轻轻托起了她的下巴,两者协同工作下,精密控制着每一个适合亲吻的角度。

南鸢:要命了。

这货比她想的还要会!

只一个唇齿相缠,南鸢便有些晕乎。

普通人可能因为亲吻时间太长导致大脑缺氧从而觉得头昏脑涨,但南鸢不是普通人,当然也不会因为这种事缺氧。

这种晕眩感大概只是因为脑子里一时之间蹦出的情绪太多太杂,让她无从思考。

不知过了多久,南鸢才终于从这种差点儿将她溺毙的气息中挣脱出来。

她狠狠喘了两口气。

这货真是、真是……

正想着,一只大拇指从她的唇瓣上抹过,将上面的水泽拭去。

天道清冷从容的嗓音这一次变得低沉而性感,“鸢儿,怎么了?”

南鸢没好气地道:“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你作为天道至尊的矜持呢?禁欲呢?你平时正儿八经的样子都是装的?”

居然反客为主,还搞得这么缠绵深入。

你说说你这样儿还像个神吗?假神吧!

天道却轻笑一声,“可是,神也有七情六欲。吾也从未说过要禁欲。”

南鸢早就看穿了他的阴谋,“你就是故意激我亵渎你,呵呵。”

天道顿了顿,问:“那鸢儿还要继续亵神吗?”

南鸢捏了捏拳头。

好像被拿捏了。

文学

如果她说不,岂不是显得她好像怕了谁一样,可是她觉得自己应该天不怕地不怕才对。

南鸢压根不知,此时她的心态像极了当初遇到黏黏宝的某个马甲时,被激得第一次开了荤并大战三百回合的心态。

从那一次之后,她便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时常在禁欲和不禁欲之间反复做选择题。

她的确是被拿捏了,可她即便意识到了,也还是会往对方挖的坑里跳。

毕竟,她还是那个南鸢,有些地方变了,有些地方却从未变过。

南鸢拿出了自己作为上古凶兽的气势,黑暗之中她一把将人推到了地上。

这一次天道没有反抗,而是顺着她的力道倒了下去。

南鸢打了个响指,周围便变得亮堂了许多。

仔细一看,竟是她从空间里取出了一堆五颜六色的宝石,那宝石流光溢彩,堆在两人四周,将周围的一小方天地映得五光十色。

一层不知是什么灵兽的皮毛已经铺在了两人身下,确保不管怎么打滚,触感都是毛绒绒暖洋洋的。

南鸢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三千世界的法则之神,语调变得悠然而放肆,“我要做的事情,不管你激不激我,我都会去做。不过,亵神的话,自然要我在上,你在下。否则,怎么能算是亵神呢?”

天道躺在地上,纤尘不染、一丝不苟的神袍起了褶皱,他一双银瞳望着南鸢,幽静,剔透,比周围的宝石还要好看。

忽而,他淡淡一笑,清冷的眼瞳漫上一层暖意,“鸢儿,此事还是等你恢复记忆再说,吾不想乘人之危。”

南鸢微微蹙眉,“何意?没有记忆的我就不能替自己做主了?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有记忆时候的我也预料到了我之后会做什么。”

“莫非你反悔了?可惜,已经迟了。”

话毕,南鸢一只手扒开了神祇的衣襟,一只手掏出了双修宝典。

“不知道跟神双修后,我的修为会不会来一个质的飞跃。”南鸢咧了咧嘴,高兴地开始了自己的亵神之旅。

天道望着她,眉眼间满是无奈和纵容之色,“这种时候竟也想着修炼。不过,与吾双修,的确于你有益无弊。”

片刻后,这一方五光十色的小世界里,传来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对话声。

“啧,神不愧是神,哪里都跟玉雕琢的一样,就连这……咳,就是有点儿……老实说,你化形的时候是不是作弊了?”

“吾化形乃一气呵成,注意不到这些细枝末节。”

“呵呵,那就是男人本色!”

“鸢儿说什么,便是什么罢。鸢儿,不要急,慢慢来。”

“嘶……我有些后悔了。”

“鸢儿,吾可以帮你……”

“放着别动,我来!我明白,我只是一时忘了,我可是老司机!”

这一方小世界只是看着狭窄,实则触之无边。

夜幕突然出现了大片繁星,像是有人直接舀了一勺星星泼上去,一闪一闪,在空间内皎白的交缠的大片肌肤上洒下璀璨的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