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苞太小就开了_宝贝~好大~好硬~好爽~还要

2022-06-22 14:50:48 7点热度

一看,脸上露出惊喜的笑。

是一条银项链。

从盒子里拿出来的那一刻,梁文君歉意的说:“媳妇,等以后有钱了,我一定给你买条金项链。”

“不用,这个挺好的,我很喜欢。”

肖艳红说完,迅速在男人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这一吻直接挑起男人的蠢蠢欲动。

“媳妇,太晚了,要不,在外面住一宿?”

虽是询问,其实已做了决定。

肖艳红明白男人的想法。

更重要她知道今晚一觉后,她肚子里将有个小生命。

前世,她没有保护好孩子。

今生,她一定不会让孩子离开,不会让她再失去做母亲的资格。

她点了点头,依在男人的怀中折回招待所。

次日清晨,东方天边刚露出鱼肚白,招待所某个房间里传出尖叫的声音。

“啊……梁文兴,你这个人渣。我要杀了你!”

“唔,我,要,杀……”

不远处房间里,肖艳红被吵醒,正竖着耳朵听,声音突然停止了。

“文君,你说他们俩会不会打起来?”

男人靠近,在她耳边暧昧说:“孤男寡女,又刚有过亲密,想知道,我现在告诉你。”

肖艳红还没反应过,男人已吻上她的红唇……

一个小时后,肖艳红他们离开招待所结账时问了服务员,才知陈美凤他们半个小时前离开了。

梁文君要赶回县里上班,便把肖艳红送到了村头。

一夜的折腾,肖艳红走路时双腿无力,看着感觉很奇怪,好在路上没人,不然不知会出什么幺蛾子。

她刚走到家门口,看到来了很多人。

有人大喊:“肖艳红回来。”

话音刚落,黄金花从人群中跑过来,站在肖艳红的面胶。

“你这个贱人,都已嫁给梁文君,怎么就不能安会,还想害我儿子。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黄金花冲着肖艳红是一连串吼骂。

肖艳红本来一脸懵,听到说害梁文兴,明白了七八分。

梁文兴又恶人先告状。

“二伯母,你说什么,我不懂。”

肖艳红装傻。

“你不懂个P,少跟我来这一套。”

“二伯母,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肖艳红继续装。

有人看不下去,替黄金花说:“梁文兴说你昨晚约了他,把他骗到招待所,还给他叫了个女人,跟他睡觉,害他。”

肖艳红错愕。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梁文兴这样如此不要脸的。自己叫了女人还想赖到我头上来。”

黄金花怒怼,“文兴是不可能叫女人,是你设计害他。”

“我害他?我恨不得永远都不要再见到他。”

肖艳红一阵吼。

她马上发现话题跑歪了。

这怎么能行,必须拐回来。

“梁文兴的话能听,母猪都能上树。”

“肖艳红,你Tm把嘴巴放干净。”梁思礼怒骂。

“我有说错吗,当年他是怎么骗我的,全村人都知道。欺负我一次还不够,还想再来一次,我告诉你们,我不是好欺负。”

“够了,都别吵。”

梁奶奶的声音传来,现场安静了许多。

接着她对肖艳红说:“都是一家人,别让人看笑话,进屋说。”

肖艳红知道老太太又想护着孙子,她是不可能再让其得逞。

“奶奶,这不只是关乎到我的名声,还有我们老梁家的名声,不让大家听个明明白白,那还得了,更何况……”

肖艳红突然停下来。

在一旁的李翠英急道:“何况什么,艳红,你快说,别吞吞吐吐。”

“何况我们村正在筹备建村集体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合伙人要是有不良的行为,不好的名声,这事是会耽搁下来。”

众人一听,倒吸一口气,纷纷让肖艳红赶紧把事情说清楚。

“肖艳红,你大胆的说,我们都支持你。”

“对,你们支持你。”

肖艳红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不久前,村民们对她是各种不满,嫌弃,恨不得把她赶紧出村。

真是“利”字当头。

“大家都知道昨天陈美凤来找我,我们一起去了镇上,可你们不知道昨天是我的生日。

去年二十岁生日是我为自己庆祝,今年陈美凤特地请假回来给我过生日,我真的好感动,我们去镇上吃饭,还喝了酒。

我醉了,陈美凤送我去招待所休息。我醒来时,发现身边睡了个男人。”

众人一听,瞬间一阵哗然。

“他们俩真睡在一起。”

“那男人不会是梁文兴?”

“有可能,不然怎么会闹成这样。”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紧接着是陈玉玲愤怒的吼声,“梁文兴,你这个混蛋!你对得起我吗?”

黄金花赶紧跑过去劝下陈玉玲。

“玉玲,你别闹。文兴肯定是清白的。”

陈玉玲又看了丈夫一眼,离开,来到肖艳红面前。

“肖艳红,给个痛快,快把话说完。”

肖艳红轻笑,“好,我告诉你,想睡我,你男人不配!”

陈玉玲听了不仅没生气,反而松了口气。

她冷冷的说:“你也不配。”

有人等不下去,大声说:“肖艳红,别磨叽,昨晚你跟哪个男人睡了?”

“我男人。”

“不可能,我明明看到你去了我们房间。”

梁文兴说完,看到肖艳红脸上灿烂的笑容,有种不祥的感觉。

他怕了,怕肖艳红会说出那女人是谁。

“梁文兴,你确定看到我去你房间?”肖艳红反问。

肖艳红很清楚说出来,梁文兴和陈美凤死定了。

按前世发展,这不合理,会打乱一切。

她也不想这两人死得痛快。

她要像猫捉老鼠,一点一点折磨他们。

梁文兴见机会来了,赶紧说:“我,我不知道,我当时喝醉了。”

肖艳红今天还有事,不想再废话下去。

“昨晚文君从县里赶回来,这是他送我的生日礼物。”

肖艳红把脖子上的项链拿出来,还问李翠英好不好看。

婆媳的亲密羡煞旁人。

文学

村民们怒瞪梁文兴,指指点点。

“真是太过分!”

“可不是,之前欺骗就算了,现在还想再拖肖艳红下水,真是可恶!”

“这种人不配为人师表。”

“就是,不该让他当老师,会教坏孩子。”

黄金花看到妯娌和儿媳妇的亲密,胸中喷涌着无名的怒火喷,围观人议论更是让她的愤怒达到了顶点。

她大吼,“骗子,肖艳红骗大家,这项链是她自己买的。”

议论声小了,一双双眼睛都盯着肖艳红,想听她是怎么解释。

“这里有发票。”

肖艳红从包里拿出锦盒,打开,拿出一张发票。

闻声赶来的小组队长拿过,一看。

“这项链是昨天买的,周氏珠宝行,我们镇上只有一家珠宝行,不是周氏。”

“县里有家周氏珠宝行,我买过,给我看看。”一个村民说。

他拿过一看,“确实是县里的周氏。昨天肖艳红没有离开村。”

“她没离开并不代表不会叫别人买。”陈玉玲接下话。

她听到村民议论说不想让他丈夫教书时,猛地清醒过来。

大敌当前,他们怎么能内乱,应该一致抗击。

肖艳红微抬眸,目光直视着一脸神气的陈玉玲,冷冷的说:“除了我男人,我还能叫谁买。”

“当然是你的好姐妹美凤呀,连你爹娘都忘了你的生日,美凤怎么会记得,肯定是你提醒了。”

陈玉玲还算有脑子,这番话立即得到不少村民的肯定。

然而,这回大家没有像以往骂肖艳红,而是静等辩解。

“陈玉玲,你的想像力真丰富,不去当编辑可惜了。

我是有男人,要买也是让他买,找陈美凤,她配吗?”

肖艳红的话已经告诉大家,她和陈美凤翻脸,不再是朋友,也让陈玉玲不能在这里面做文章。

“大家都聚在这里干嘛,都不想干了吗?”

村长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他跑过来,目光扫了众人一眼,接着对肖艳红说:“客户明天就到,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什么差错。”

这话也是在提醒其他人。

大伙儿可不想失去工作,眼看着就到上班时间,一个个赶紧离开。

接着,村长手背拍着手心,气呼呼的说:“文兴,你身为人民教师怎么能干出那种事。”

梁思礼一家听着不乐意了。

陈玉玲不满的说:“村长,你不知道原因,这不怪我家文兴,是肖艳红她搞的鬼。”

“艳红搞鬼?”

村长冷笑。

“你们我老糊涂还是傻子,一直都是你们闹事,还动不动就怪艳红。

她现在过得好很好,自己当老板,男人在县里工作,对她宠爱有加,公婆待她如亲闺女。

早已把你们当透明,反倒是你们,几天不整点事都不行。

我丑话说在前头,你们在这样,农忙自己处理,别来找我。”

一听农忙自己处理,梁思礼急了,赶紧从口袋里掏烟,递一根给村长。

“村长,我家干活的人少,农忙还是要请你和乡亲们帮忙。”

肖艳红听得一脸懵圈。

梁家三兄弟分工明确,农作物是老大梁思仁负责,梁思礼紧张什么?

肖艳红靠近婆婆,小声问:“娘,农田是大伯负责,二伯紧张什么?”

李翠英说:“柑橘需除草施肥,喷农药,正好遇上农忙。”

肖艳红秒懂了。

看着梁思礼讨好村长的样子,显然是想要免费的劳动力。

一提果园,肖艳红想起前世梁文君被二伯他们害惨,顿时有了想要拿下果园的冲动。

呼,又跑题。

肖艳红大声说:“村长,农忙的事先放一边……”

她的话还没说完,村长打断。

“艳红,都是一家人,看在我和你奶奶的面子上,这事就算了。以后谁也别再提。”

“村长,我没问题,就怕有人不服气。”

“谁敢!”

梁奶奶怒道,“思礼,你们二房都给我听好,从现在起老老实实,别再惹事,否则我不管你们谁对谁错,都是你们二房的问题。”

梁思礼一听,差点跪下。

都算在他们头上还得了。

“娘,你不能这样,万一别人找事,我们岂不是背锅。”

梁奶奶拐杖敲了敲地板,“管好你们自己,没人会让你们背锅。”

肖艳红暗叫好家伙。

原来老太太什么都清楚,知道是二房在搞事却还维护。

瞬间,她对老太太的好感度迅速下降。

她怕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怒怼老太太,匆匆离开,去了戏台那边。

肖艳红离开并没让老梁家平静下来。

“梁文兴,快说,那女人是谁,你今天要是不交代清楚,我跟你没完!”

陈玉玲的吼叫声传遍了整个老梁家。

她的公婆也吵个没用。

梁思礼的脸颊被黄金花抓伤,气得连甩他媳妇两巴掌。

一家子闹得都没脸出去见人。

傍晚,肖艳红接到客户的电话,说他们明天上午就会到。

肖艳红她会在车站等他们。

第二天一早,肖艳红去了车站等候,村长他们在村口等,拉起欢迎的横批,敲锣打鼓迎接。

“村长,你们看,有车来了。”

“快,快把锣鼓敲起来。”

说话的不是村长,而是主任陈宝山。

他看到一辆轿车靠近,小跑过去。

“你们好,欢迎欢迎!我是村主任陈宝山。”

陈宝山狗腿似的讨好着。

村长打了招呼后,眼睛却看向后面那辆货车。

接着,他问:“你们没见到艳红吗?她在车站等你们。”

“我们没去车站,一到你们镇打听肖老板,一个个都知道,还带了我们一段路。”

说话人是开车的司机王强,也是肖艳红当初帮他的那人。

“志虹,快,快骑我的自行车去车站把艳红接回来。”

村长交代完,才发现陈宝山已经领客户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