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业时对象搞我&把数学课代表按在地上桶视频

2022-06-22 14:45:36 10点热度

寒森翊听到门轻微的响声,抬眸瞄了一眼,正好看到蔡姐将门掩上,他微颔首表示感谢,转头看了眼还在睡梦中的小姑娘,随即低头继续忙。

40多分钟后,糖糖设置的闹钟响了,寒森翊眼疾手快将闹钟关掉,倾前去叫糖糖。

糖糖被叫醒了,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

寒森翊将平板收起来,道:“听声音外面的人都陆续回来了。”

糖糖刚睡醒,人还呆呆的,视线被他手中的动作所吸引,声音细细软软地道:“哥哥,你要是忙的话就继续忙吧,反正在这公寓里面拍戏又没危险,没必要一天到晚看着我呀。”

寒森翊收好了平板,闻言看向她,抬手拂了拂她额际的碎发,柔声道:“我这事儿不忙,抽着空处理下就好,跟着你过来就是为了给你当好助理的,不特地跟过来还有什么意义?乖,你安心导你的戏,当我不存在……不对,必须记着我随时随地都在你身边,有事情尽管叫我。”

糖糖半眯着眼享受他的温声细语,末了和他甜甜对笑,点点头,算是接受了他的说法。

洗了把脸,人清醒多了,她开门走出房间。

客厅里,剧组人和演员都已经在做准备了,尤其是一会儿要对戏的女一女二,正坐在沙发那边认真对戏。

糖糖走过去听了一会儿,觉得有些情绪不到位,便和她们聊起来。

刚聊完,摄影师那边又在叫她去确认几个镜头的角度问题,她便从沙发那边起身过去。

见她开始忙碌了,寒森翊默默戴好口罩,不远不近地跟着随时待命。

第一天安排的戏份相对轻松,大半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

寒森翊抬腕看了看时间,快4点了,低头审视今天的拍摄场次表,照这个进度至少还有3场戏要拍,保守估计也要六七点才能结束,中途根本不可能停下来吃饭。

他皱了皱眉,一般人忍忍也就忍忍了,孕妇怎么能忍?

他伸手招来小芬,低声吩咐她去购买足够剧组所有人份的点心。

半小时后,小芬拎着从附近买的下午茶点心回来了,寒森翊朝她使了个眼色,机灵芬便趁着换场间隙道:“各位辛苦了,这是倪导请大家吃的点心,都有份,请过来领取。”

在场的人都欢呼一声,立即放下手头的事情先过去拿吃的了。

拍了大半个下午,肚子早就饿了,本来做好了挨饿的准备,现在听到有吃的,个个都很兴奋,拿了点心还不忘跟糖糖说一声谢谢倪导。

糖糖有些懵,下意识看向寒森翊,寒森翊正从小芬手中接过加热过的三明治和牛奶,朝她走过来。

她立即就明白是他安排的了,笑着对女一号回了一句“不客气”。

寒森翊将三明治递给她:“吃点东西。”

糖糖接过,笑道:“正好,饿了呢~”

寒森翊轻斥道:“饿了怎么不说?我要是不准备,你是不是想跟别人一样忍着呢?”

糖糖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来着,但当着他的面哪里敢这么应,为自己辩解道:“不会的,我很贪吃的,你不准备我也正想要找吃的呢~”

低头咬了一大口三明治,满足地弯了眉眼。

又将三明治送到他面前,喂了他一口,也喝了一口他手中的牛奶。

吃完点心,所有人跟重生了一样,一扫刚才的疲累模样,纷纷再次振作起来。

副导演拍拍手,道:“还有3场戏,我们争取两个小时内搞定,大家加油!”

糖糖去上洗手间,出来后就看到蔡姐站在门口的身影。

“蔡姐,刚刚都没看到你,你吃了点心吗?”

蔡姐神色有些严肃,道:“我不饿,馨馨,有个事儿跟你说一下。”

糖糖见她凝着脸,应该是发生什么事了,便和她一起到阳台去了。

文学

糖糖:“什么事啊?”

蔡姐将手机递给她,道:“你看看这个微博主,像不像是之前你拍摄FT代言时的那个造型师?”

糖糖低头看了眼,一眼就认出了微博主名字——Angelmask·NV。

“应该是她,怎么了吗?”

蔡姐:“你看她的最新微博内容。”

糖糖将页面往下拉,看到了对方发的最新一条微博。

上面是一串她看不懂的法文,但其间的暧昧信息却让她瞬间就拧起了眉。

法文的最后一句别有用心地加了个?图案,@了森SIR,下面是六张照片,每张都有诺娃和寒森翊入相,她在前,他在后——虽然他没看镜头,而且两人之间隔着一段距离,但那种似有若无的暧昧透着照片都传递出来了。

糖糖几乎是立即就猜出了那段法文的意思。

表白,或者“官宣”?

不论是哪一种,都带着很明显地挑衅之意。

糖糖自然是脸色很不好看的,往下翻着对方微博下的留言,法文英文中文的都有,法文她看不懂、英文她没心思看,便直接看中文。

蔡姐应该是看过了网上整体情况的,在她看的同时道:“网友粉丝的留言倒是基本都是向着你的,大部分在炮轰她,有一些在质疑你和小寒总是否婚变。”

边说边小心翼翼观察她的神色,顿了顿问道:“要不要把这件事跟小寒总说?”

糖糖有些心烦,退出微博页面,转头看向客厅。

寒森翊也正看着她,眉间微微蹙着,见她视线也投过来,便抬步走过来。

糖糖收回目光,将手机还给蔡姐,快速地道:“先别说吧,我这边暂时不能分心,这么多人等着下面三场戏呢,具体的事情等晚上回到家了我再跟他说。”

蔡姐担忧地道:“你没事吧?”

糖糖呼了口气,摇头道:“其实也还好,我就是觉得对方实在有点自取其辱,蔡姐似乎也不知道她这是在做给谁看,也许是做给自己看吧,反正森森哥哥人在我身边,我杞人忧天什么呢?让她自己多蹦跶会儿,等我得空了再收拾她!”

她刚说完,寒森翊就走到了阳台边,看着她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糖糖冲他露出一个微笑:“没有,我们在聊刚才蔡姐在外面看到的趣事。进去了进去了,不能让他们久等~”

她推着寒森翊往里面走,偷偷朝蔡姐使了个眼色。

寒森翊还是起疑了的,糖糖在专心导戏,他便将目光转向蔡姐,但蔡姐似乎在躲他,没一会儿就不知哪里去了。

直到晚上7点左右,今天的戏份才算彻底拍完,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等导演一声令下,便都散了回去休息。

糖糖从小芬手中接过自己的包,4人离开公寓,各自回住处。

回到公寓后,寒森翊让糖糖先去洗澡,他则换了身衣服就去做饭。

他安排了钟点工,除了白天打扫公寓卫生外,还负责采购食材和洗切备用,等他回来就可以直接上手下锅。

今天钟点工按照他的吩咐煲了个排骨山药汤,他们一进屋就闻到了香味,寒森翊盛了碗汤出来,糖糖洗好澡下来后那汤也放凉了,可以直接喝。

糖糖坐在餐桌边,等着他将汤碗放在自己面前,低头喝了一口,然后才将手机屏幕递给他:“翻译。”

其实内容早被懂法语的网友翻译过来了,所以才有那么多人义愤填膺地骂诺娃想当第三者翘人家神颜夫妇的墙角呢~

寒森翊看了一眼厨房,为难地道:“糖糖,锅里还炖着鱼。”

糖糖:“能用小火吗?”

寒森翊:“那倒是可以的。”

糖糖抬眸看着他,无声催促,他瞬间便明白了,点头:“好,我一会儿过来。”

进入厨房将火调到最小,随后又折回来拿起她手机,只看了两秒,立即就皱起了眉,问她:“你这到底哪里看来的?”

糖糖慢条斯理地喝着汤:“网上。”

寒森翊:“看这些做什么?”

糖糖:“你要是不愿意帮我翻译,我直接找翻译器好了。”

寒森翊:“我也没这么说。”

顿了顿,开始翻译:“想你了,你是否也在想我?还记得初相识那几天吗?你的好,我念念不忘。”

糖糖握着汤匙的手抖了抖,汤都差点从嘴角流出来。

心口突然泛起一阵恶心,她脸色一变,猛地将调羹扔下,起身飞快地朝着洗手间跑去。

寒森翊俊脸一沉,扔下手机也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