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浑圆饱满娇羞&公交车婬荡乱H短篇

2022-06-22 14:44:10 7点热度

不过培养出来的人,只要不是很没良心,一般都不会背叛公司。

当然,如今是合同约定的时代,只要签约了合同,就算他们最后要背叛公司,公司也是能够确保自己不亏的。

最主要的是,自己培养的主播比较好管理一些,而那些有名气的人签约的话,就不怎么好管理,他们已经有一些飘的感觉了,他们不一定服从公司的一些要求啊。

这样的主播,要来有什么用呢,至少温石是不喜欢的。

马腾飞这边很快就应了下来。

两个人挂了电话,温石对苏云道:“我已经让马腾飞去物色主播了,不知道他能物色出几个来,要是少的话,我可以考虑开个直播的。”

“你开直播?”

苏云有些意外,道:“你要直播什么,练武术吗,还是做菜?”

这两个类型在直播平台上也是有的,一些民间高手,是真的很厉害,可以徒手劈砖头,可以扛起摩托车什么的,至于做菜的,那就更多了。

做菜这方面的主播,其实是最容易变现的,他们可以在直播间卖一些零食啊,土特产什么的,这在直播中是很受欢迎的。

如果温石做菜的话,应该会很不错。

虽然网友品尝不到,但把食物做的美观一些,还是很吸引人的。

她觉得温石这两方面绝对有天赋。

不过,温石却是摇了摇头,道:“如果我开直播的话,我想打游戏。”

“你想打游戏?”

苏云有点懵了,她跟温石共同生活也有一段时间了,说实话,她还真没有见过温石打游戏,她平日里还会玩一两局,温石她是真没有见过啊。

“你会玩吗?”

“我可以学嘛。”

苏云无语了。

游戏那是那么好学的,没有几个月,甚至一两年的苦练,想把游戏打好可不容易。

会打当然不难,但想打好,打到可以开直播让粉丝喜欢惊叹,那就不容易了。

不过,苏云很快就释然了,反正是玩嘛,温石想怎么玩都行,直播的类型很多,有一些直播就专门坑人,表现的技术很菜,不停的送人头,可不照样粉丝众多?

“随你吧,你想玩什么游戏啊?”

“我看你平日里玩的那个王者就挺不错的,好像这个游戏也挺火的嘛,我就玩这个吧。”

这是最近几年最为流行的一个游戏了,温石以前注重学习,倒是很少玩,但他多少也知道一点。

“王者啊,可以,你建个账号吧,待会我们双排一下,看看你的技术。”

两个人也是没什么事,所以苏云才想着打局游戏玩玩。

温石点点头同意了,随后就下载了王者的游戏,然后创建账号,很快,一个叫小石头的ID就创建好了。

“你先完成新手任务,领取一个英雄。”

温石没玩过这个游戏,也就按照苏云说的,完成了一下新手任务。

新手任务完成后,可以领取一个英雄,温石从几个英雄里面,挑选了一个。

苏云看到他挑的英雄后,顿时就撇了撇嘴。

“你怎么选了小鲁班啊,他一年的死亡次数,可以绕地球好几圈了,他太脆了,最容易被刺客杀,你不适合玩他。”

苏云对射手小鲁班那是相当嫌弃。

温石苦笑:“我就觉得他有意思嘛,先玩玩试试再说。”

苏云见此,也就点了点头,两个人很快进入房间,开始了游戏。

两个人没有玩排完,温石第一次玩,英雄的熟练度不高,暂时不能玩排位,两个人玩的匹配。

进入房间之后,他们很快选了英雄,温石没得选,就只有小鲁班,苏云拿出了自己的本命英雄王昭君。

“你先看看小鲁班的三个技能,别什么都不知道,就只会哪里亮了点哪里。”

“哦哦,好的。”

此时的温石就跟小学生一样,很听苏云的话,按照苏云说的,看起了三个技能的介绍。

这样看完,游戏也就开始了。

“你去发育路。”

“那条是发育路啊?”

“就是下面这条路。”

苏云有点头大,对这场游戏基本不抱什么胜利的希望了。

温石这边,也有点心虚,虽说他又什么游戏天赋爆表的技能,但是刚开始玩这个游戏啊,这天赋技能也不知道能不能奏效,按照系统所说,要多玩才能够厉害啊,自己第一次玩,还真不好说。

温石的小鲁班很快就来到了前面,对方的射手是黄忠,温石不怎么会玩,直接就冲了上去。

黄忠稍微厉害一点,而且还会讲究一些策略,温石的小鲁班刚冲过去突突了两下,就直接被黄忠给干死了。

“An ally has been slain”

苏云的王昭君正在中路对线呢,突然听到这个提示音,就看了一眼,一看之下,顿时气的不行,温石的小鲁班竟然送了一血啊,这个温石,就这水平,还想直播游戏呢,他怎么敢的啊?

对这局游戏,她更不抱胜利的希望了。

游戏开局五分钟,温石的小鲁班就送了三个人头,基本上快一分钟一个了,要不是死亡有冷却时间,他只怕不知道要死多少次呢。

此时,双方的比分已经是1:5了,温石的小鲁班送了一半的人头还多。

“小鲁班你会不会玩啊?”

“小鲁班别送。”

“不会玩射手,选什么射手啊,选个辅助不好吗?”

其他队员也有点受不了温石的小鲁班,开始吐槽了起来,温石这边,心里很慌,额头上也满是汗水。

自己的小鲁班,的确有点菜啊。

不过,虽是如此,他越玩,却也觉得自己对小鲁班的掌握有所提升,大概八分钟后,黄忠的经济虽然比小鲁班高出一截来,但想要杀掉小鲁班,却也是不能。

这样继续玩了一会后,温石的小鲁班虽然跟那些直播大神不能比,但在这样的低端局里,也算是不错的了。

文学

苏云这边,终于推掉了一座塔。

听到他们方击败了敌方的英雄,她多少提起了一点精神。

看了一眼,顿时就震惊了。

“什么,你竟然杀死了黄忠?”

竟然是温石的小鲁班把黄忠给杀了。

这让苏云很震惊。

刚才,黄忠可是压着小鲁班杀啊,温石竟然也能反杀黄忠了?

温石笑了笑:“慢慢的玩出感觉来了,我觉得我的小鲁班还不错。”

说着,温石就推掉了下路的塔。

“你现在跟着我,我冻住人后,你就突突他,我们联手,说不定还有翻盘的机会。”

他们已经是逆风局了,不过,温石的杀敌,还是给了苏云很大的信心。

两个人在峡谷之中来回穿梭。

一个英雄出现在王昭君的视野里后,一个二技能,直接把他给冻住了,然后就是一个大招。

这个时候,小鲁班冲过来一阵突突,就把敌人给杀死了。

十五分钟的时候,他们已经慢慢的把局势给扳平了。

而此时,敌方在打龙。

温石的小鲁班一个二技能过去,直接把龙给偷了。

“可恶,这局游戏就算输了,我也要杀了小鲁班。”

敌方打野气个半死,那龙都已经快被他给打死了啊,竟然被小鲁班给偷了,你说气人不气人?

敌方的打野已经气的失去了理智,撵着小鲁班就杀了起来。

不过,敌方打野刚跑过来,就被王昭君的二技能给冻住了,结果就一个,死。

打了龙,又灭了敌方打野。

苏云他们一鼓作气,直接就把敌方水晶给偷了。

赢了之后,两个人的情绪都很激动。

“真是没有想到啊,我们这一局竟然赢了。”

苏云是真的没想到,那种胜利之后的喜悦,比平时玩顺风局的时候赢了,还要让她觉得爽快。

温石笑了笑:“其实吧,我玩游戏很有天赋的,就这小鲁班,我玩一段时间,绝对有开直播的实力。”

苏云撇了撇嘴:“我才不信呢,你也不过就是运气好。”

温石正要反驳,苏云的电话突然响了。

“是表妹的?”

苏云连忙接通了。

“喂,表姐,你快点让姐夫来接我,我已经下了飞机了,拿到行李就出飞机场了。”

“琳琳,你怎么来了?”

“姑姑说你过段时间要举办婚礼嘛,我才知道你都生孩子了,我想来看看,就直接来了啊,怎么,你不欢迎我啊?”

“没有,就是有点意外,你等着吧,我让温石去接你。”

电话是开着免提的,什么情况温石都听清楚了。

挂了电话,苏云就跟温石说了一下。

“我舅舅家的女儿,谢琳,家里是做服装贸易的,生意很大,市值差不多有几十个亿吧,她学的传媒学,如今在京都一家电视台做实习生,你去把她接来吧。”

苏云的舅舅家也算是有钱人家了,这谢琳是个富二代。

温石点了点头,去停车场开上他的劳斯莱斯后,就直接去了飞机场。

机场出口。

谢琳坐在行李箱上玩手机。

这个时候,一个聋哑人走了过来,他的手里拿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他是个残疾人,又聋又哑,家里十分困难,希望有爱心的人能够行行好,给他一点钱什么的。

这个聋哑人个子不高,打扮的有点邋里邋遢的,手里还捧了一个破碗,身上背了个破包。

他看起来的确挺可怜的,不过,谢琳摸遍了全身,也没找出现金来。

如今社会的发展很快,数字货币早已经普及了,只要手机在手,不带现金也是能够随便到处走的。

谢琳这种从京都来的人,就更不习惯携带现金了。

她向那个聋哑人摇了摇头。

“我没有现金。”

聋哑人跟听不懂似的,仍旧举着牌子拿着碗,让谢琳给他捐一点钱。

这就让谢琳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我没钱。”

谢琳很无奈,聋哑人仍旧不肯罢休。

这个时候,旁边的一些人就围了上来。

“我说你这个小姑娘,看你穿的时髦亮丽的,可怎么一点爱心都没有啊,人家可是聋哑人啊,多可怜啊,你多少给人家一点钱嘛。”

“就是,就是,一百块都不给人家,你可以给十块的二十的啊,这点钱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可对人家来说,那可能就是他们一天的口粮钱了。”

“是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没有爱心了。”

“…………”

一群人说个不停,谢琳一看这个,就有点生气了,也有点纳闷,这些人怎么这么爱管闲事,她要是有现金就给了,她这不是没有嘛。

再有,她也没见这些人给这个聋哑人捐钱啊,他们在这里充什么好人?

谢琳最讨厌这样的人了。

“我这不是没有现金嘛。”

“没有现金,你可以去换啊……”

“就是,就是…………”

这些人说着的时候,突然有人在后面嚷嚷了一句。

“谁的劳力士手表掉出来了?”

声音刚响起,那个聋哑人就立马扭头忘了过去。

其他人看到这个后,顿时就愣了。

“怎么比我们反应都快”

“他不是个聋哑人吗,看情况,他也不聋啊。”

大家都起了疑心,那聋哑人一时间也有点不知所措起了,只能继续装聋作哑,只是这个时候的他,看起来有点尴尬。

而此时,那个嚷嚷的人走了过来,他正是温石。

他刚来,就看到了这一幕,通过鹰眼,他发现那个聋哑人包里有很多钱,而且还有一些奢侈品,比如说劳力士手表,汽车的钥匙什么的。

看到这些,他就知道这个聋哑人是个骗子了。

所以才通过刚才的话来揭穿这个聋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