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最热(把腿张开乖我添你3p)全章节阅读

2022-06-22 14:38:42 7点热度

而是不悦地嘀咕道:“真不知道阿臣这小子是怎么想的,请个这种人回来,要是把我孙子教坏了怎么办?”

辰雪恬则是在一旁附和着点头,“是啊伯母,我也是这么想的,怎么能让这种小偷天天陪在小舟身边?可是阿臣不听我劝,非要让她继续来上班,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

张蓉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女人,眉头始终紧拧着,眼神更是十分嫌恶。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跟这个Michelle才是第一次见面,可她就是对这个女人喜欢不起来。

尤其是她来之前还听辰雪恬说这个女人偷东西,妄想勾引霍臣,她心里就更厌恶了。

张蓉这么想着,当即就冷声开口了,“Michelle小姐,我不知道你给阿臣灌了什么迷魂汤,不过我告诉你,你最好还是打消靠这种手段山鸡变凤凰的想法,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辰雪妍一时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差没把“差不多得了”这五个字写在脸上了。

在张蓉看来,世界上所有女人都是妄想接近他儿子嫁进豪门的狐狸精。

张蓉见她没有回应自己,顿时就有些恼,“我在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

“这位女士,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小舟治疗,除此之外的任何事情我都不关心。”辰雪妍漫不经心道。

呵,山鸡变凤凰?

她高攀不起,也根本就不稀罕。

如果不是为了霍小舟,她简直一秒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呆下去。

张蓉没想到辰雪妍对霍臣这么嗤之以鼻,瞬间就有种被打脸的感觉。

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她家阿臣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抢着贴上去,她居然还敢在她面前装清高?

“既然这样,那你现在就可以收拾东西滚蛋了。”张蓉颇有几分恼羞成怒的意味。

辰雪妍却不为所动,甚至还略带挑衅地笑了笑。

“不好意思女士,霍先生说了,雇我的人是他,你如果想赶我走,还请直接去找霍先生吧。”

从前她为了霍臣,即使张蓉百般刁难,她也想尽力在她面前维持一个好媳妇的形象,可现在她才明白,当初她的那些所作所为有多可笑和廉价。

张蓉脸色顿时就绿了,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客厅里的气氛正有些僵硬时,外面就传来了一道听车声,估计是霍臣回来了。

张蓉闻声,连忙收敛了收敛自己有些难看的脸色,等到霍臣推门进了客厅时,她已经换成了一副委屈受气的模样。

“你怎么来了?”霍臣眉头轻皱,不难听出他语气中的疏离之意。

张蓉眼圈已经红了,哭诉道:“阿臣,你看看你请的这是什么人,我才没跟她说几句话,她就开始顶撞我,这种没礼貌还偷东西的女人怎么能教好小舟啊?”

霍臣没说话,而是扭头看了眼辰雪妍。

辰雪妍便把刚刚发生的事都跟他说了一遍。

霍臣听后倒是没什么反应,不过辰雪妍从他眼中看到了一丝一闪而过的笑意。

这有什么好笑的?

“她说的没错。”霍臣淡淡地看向了张蓉,依旧是那副冷淡疏离的样子,“她的雇主是我,而我现在并没有要辞退她的意思。”

他这话就差没把别多管闲事这几个字直说出来了。

张蓉脸色瞬间就更难看了。

辰雪妍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眼神始终没有什么温度。

没想到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他们母子两个人的关系还是这么恶劣。

霍臣看着眼眶通红的张蓉,态度丝毫没有变软,“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好,不劳你操心。”

文学

张蓉和辰雪恬离开后,客厅里便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辰雪妍正想找个借口去陪霍小舟,霍臣就突然道:“跟我去个地方。”

“哪里?”辰雪妍有些懵。

霍臣却并没有回答她的这个问题,而是直接转身迈步出了客厅。

辰雪妍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却还是不得不赶紧跟了上去。

车厢里。

辰雪妍坐在后座,有些不安地瞥了眼身侧的人,还是忍不住问了,“我们要去哪里?”

“医院。”霍臣说。

医院?!

辰雪妍瞬间就更懵了。

好端端的去医院干什么?

她原本想再问问,只是看霍臣的样子,恐怕就算她问了也不会得到答案,她便干脆闭上了嘴。

黑色的宾利在路上平稳地行驶了半个小时后,缓缓驶入了一所医院里。

这所医院辰雪妍有些陌生,大概是她离开国内的五年里新建的,不过看医院里的环境和设施她也可以猜得到,这所医院在A市应该算是顶尖级别的了。

难道霍臣有亲人住院了?

也不对啊,他有亲人住院叫她来干什么?

而且据她对霍臣的了解,这人性格一向孤僻冷傲,跟家里的那些亲戚几乎没什么往来,别说是生病住院了,就算病危去世他恐怕都不会在意。

辰雪妍一路这么想着,身前的人就已经在一间病房外停下了。

“我要跟着一起进去吗?”辰雪妍询问道。

她现在只想赶紧回霍家陪小舟。

“不然呢?”霍臣挑眉。

“……”

好吧。

辰雪妍虽然心中有些不情愿,不过还是没说什么,只跟着他一起进了病房。

然而在看到病房中的那个人是谁时,她瞬间就傻在了原地。

妈……

辰雪妍看着头发比五年前白了不少的母亲,眼眶瞬间就红了。

五年前,伤心欲绝的她带着辰依依出国后,一直在想方设法地查找母亲的下落,只是线索在母亲被霍臣的人接走后就中断了。

霍臣当初不仅逼死了她的父亲,还把她父亲多年来苦心经营的心血毁于一旦,再加上还有辰雪恬在,所以辰雪妍一直以为母亲已经被他们害死了。

没想到她还活着。

“妍妍,妍妍……”穿着病号服的中年妇女嘴里不停地喃喃着,她看起来有些神志不清,眼中也是一片呆滞。

跟五年前一样,她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

辰雪妍听着母亲不停唤自己小名的声音,一直强忍着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想到霍臣还在一旁,她连忙伸手抹掉了眼泪。

霍臣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异常,不过他却并未拆穿,只是问,“这种情况你能治疗吗?”

辰雪妍忙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随即还是摇头。

她当初学的只是心理,母亲的这种症状显然不是通过心理治疗就能治好的。

霍臣见势,便也没再问别的。

二人没在医院待多久。

出了医院后,辰雪妍坐在车里,只觉得自己有些琢磨不透霍臣的想法。

当初害她家破人亡的是他,这么多年来帮她照顾好母亲的也是他,霍臣究竟是怎么想的?

辰雪妍越想越觉得迷糊,她偷偷瞥了眼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试探着开口问了,“刚刚那个人是谁?”

霍臣闻言,侧头看向了她。

他的眸子很黑很深,仿佛能一眼将人心中的想法看穿一般,辰雪妍被他盯得有些紧张。

“你很想知道?”霍臣意味不明地问。

辰雪妍耸了耸肩,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漫不经心,“我只是单纯好奇而已。”

“她是小舟的外婆。”霍臣便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