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肉大捧进出女人视频(乱h伦怀孕)最新章节列表

2022-06-22 14:34:29 7点热度

天青色和青花瓷没关系的,而且雨过天青是下完雨的景色……”

“还有那个“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汉隶从未刻在青花瓷瓶底。”

“下面一句“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着你”也同样如此,宋体落款从未出现在青花瓷上的。”

“这些和青花瓷都没关系,放到歌词里就有些牵强了。”

“不过这都是小缺点,这首歌还是很好听的,我很喜欢。”

樊同是瓷器领域的专家,他对歌词更像是对器物的谨慎,考究每一个细节,尽管这些在他看来都是最基础的瓷器常识,但是现场还真没几个人知道。

此话一出,观众们都窃窃私语的嘀咕了起来,周听和梅兰也疑惑的对视了一眼。

在他们看来,这些歌词都写的很棒啊,非常有意境,让人看了都想模仿,但是没想到却和现实不对应。

这就有点尴尬了,实话说,她们真不觉得这有啥的,词写的不是病句,意境又很好,就是好词。

但是樊同作为瓷器方面的专家,今天的公演主题又是瓷器,他的评价不得不正视的。

周听有些懊恼,刚才不是和他说了,只夸好处,不要挑刺嘛。

果然樊同一点都没听进去呢。

又或者,涉及到自己专业领域的东西,可能很难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混过去吧。

严谨的人,才能做好瓷器。

这也无可指责什么。

叶未央早就料到了会有人对一部分歌词提出质疑,丝毫不慌的举起话筒:“是这样的。”

“我写词的时候其实也考虑过,这些句子可能和现实情况有出入,汉隶在元明清时期肯定是不用了。”

“而“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这一句是我触发灵感时,写下的第一句词,我特别的喜欢。”

“歌词里所描述的天青色,是无法自己出现的,它必须耐心的等待一场不知何时会降临的雨,才能够在积云散去的朗朗晴空以天青的颜色出现。”

“这里的天青色等烟雨,其实和青花瓷没有关系,只是写这个特别的天气而已。”

“雨过天晴后才会出现天青色,先降雨才能有天青,但是我反过来写,想看到天青色唯有先等待下雨!”

“用这句话来衬托下半句的“而我在等你”,表达出了一种被动感。”

“我无法找寻你,只能被动的等待你的出现。”

“我能等到你,就像是天青过雨这种小概率事件一样难。”

“还有,之所以用“烟雨”,而不用“下雨”,则纯粹是因为烟雨的意境比较美。”

“比起现实,在作词时,我更在意的是画面的唯美,是艺术上的形而上学。”

“事实上,“美”正是我写这首歌时唯一的追求。”

“青花瓷的美,爱情的美,我希望都能够通过音乐展现出来。”

“《青花瓷》更像是唯美的ppt,而不是电影,因为注重意象和意蕴的同时必然缺失大量情节,就像歌词在音乐和文字间努力寻找平衡点,就很难兼顾真实性了。”

“但是我觉得音乐,有的时候不需要完全遵循现实,特别是中国风音乐,意境其实更加重要。”

叶未央一番落落大方的回答,获得了全场的欢呼和掌声。

确实。

比起严格遵循现实,这样一首更要求意境和歌词之美的音乐,更能够打动大家。

听歌的人,其实不会去在乎青花瓷到底有没有用到汉隶,瓶身有没有宋体,更不会考虑“天青色”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大家注重的是那个“而我在等你”!

而且这首歌确实写出了青花瓷的美,也让大家了解到了青花瓷,有宣传作用,也符合本期的主题,在不懂瓷器的观众眼里,显然是没什么问题的。

《青花瓷》这首歌真的太优秀了。

从音乐角度来讲,从歌词的角度来讲,这绝对是一首中国风的集大成者作品!

樊同在短暂的纠结了一下之后,也放下了这个话题,转而夸赞起了叶未央创作的厉害。

后台的五位嘉宾更是心情极度复杂。

如果说上期公演,大家还多少有些不服气,感觉自己也并非比不过叶未央,伯谦更是觉得他完全有击败叶未央的能力。

那这期公演,就可以说是狠狠的在他们头上浇了一盆冷水,让他们看到了自己和叶未央的创作差距。

更让人忧伤的是,叶未央还是一个玩乐队的音乐人,平常写的歌曲中,基本上没有中国风,结果他来参加这个节目,还是把他们碾压了...

这种绝望,真的都有些让人升不起反抗的情绪了。

“有这尊大神在华语乐坛,从今以后怕是没人敢称自己创作水平有多厉害了。”颜方休摇着头叹了口气,语气中全是失意。

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颜方休虽然之前和叶未央一起参加过《我是唱作人》,见识过叶未央那优秀的创作能力,但是他其实心里一直憋着一股气。

觉得自己虽然其他风格的歌写不过叶未央,但是在自己最擅长的中国风和电子音乐领域,应该不会输给叶未央的。

但是今天现实告诉他,叶未央真的可以在自己最擅长的地方,轻松的碾压自己。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而紧接着马上就要第二位登台公演的伯谦,心情也很差。

在公开题目的时候,看到叶未央胸有成竹的样子时,其实伯谦就已经做好了这期叶未央还会拿出优秀作品的心理准备了。

但是没想到,《青花瓷》这首歌居然这么优秀,堪称新式中国风歌词的开山之作。

这种巨大的落差感,还是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是骡子是马,还是得遛一遛再说!”

伯谦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握紧话筒,跟着工作人员往备场区走去。

就算叶未央的舞台演出无比惊艳,他也要拿出自己百分百的力量,给与回击。

不管能不能赢,至少也要全力以赴的尝试一下!

文学

很可惜,伯谦的第二场公演没有再维持住上一次的好水平。

对于除了叶未央之外的其他几位嘉宾来说,这次的公演主题“瓷器”确实有些刁钻了。

不是没人想到借物喻人。

在叶未央的《青花瓷》出现之前,其实他们觉得自己准备的歌还是不错的。

比如伯谦,就将瓷器比作了一个令人心动的姑娘,用各种华丽的歌词来赞美。

单纯从借物喻人的角度来看,也算是一首不错的歌了,歌词写得很不错,也确实让人感受到了“美”。

但是这一切,是在《青花瓷》没有出现的情况下。

当一首《青花瓷》在舞台上响彻之后,再听这些简单的运用借物拟人手法创作的音乐,那在意境上差的可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在借物抒情的同时,还运用了“字中含诗”这一手法的叶未央,可以说是轻松吊打其他人了。

不管是伯谦,还是之后的颜方休、董珍和宫琼仙等人,他们准备的作品,互相之间可以说是半斤八两,各有千秋,但是拿来一和《青花瓷》比,那就根本没有任何可以比较的地方了。

40多分钟的公演结束,六位嘉宾挨个表演完后,大部分现场观众的心中,只记住了《青花瓷》这首歌。

最后的投票环节,叶未央也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以非常悬殊的票数,以85%的总票数,拿下了本场第一。

剩下的那15%的票,分摊到五人手上,每人只获得了十几票而已...

对于这个最终结果,不管是观众,还是嘉宾们,都丝毫没有一点意外,甚至很坦然的就接受了。

包括路遥,这次也对排名没有什么意见。

有些人优秀一点,会遭到很多人的嫉妒,但是如果优秀的实在是太多了,大到连奋起直追的勇气都没了,那就只剩下羡慕了。

光是这种“字中含诗”的创作手法,就足够让内心十分好妒的路遥,也坦然的接受了叶未央获得第一的结果了。

当然,他这场获得了第四名的成绩,不再是倒数,可能也是让他心态更加平衡的一个原因。

第二场公演的录制,有那么一点虎头蛇尾的意思。

叶未央的开场太过惊艳了,导致后面歌手集体被动摆烂了,这让节目组的导演也挺喜忧参半的。

喜是这期节目一发出去,《青花瓷》肯定能够成为接下来几个月的流行标杆,甚至影响未来整个华语乐坛的中国风歌曲。

忧的就是这期节目只有《青花瓷》一首歌,又显得太过单调了,可能播出后其他嘉宾的风评要被害。

录完公演后,节目组的编导们就集体围到了一起,彻夜开会讨论,应该怎么剪辑这期节目,才能显得不那么虎头蛇尾。

为此,一群编导的头发都快薅秃噜了...

这也算是一种幸福的烦恼把。

....

翌日,叶未央并没有直接离开燕京,去和还在日本跑活动的乐队成员们汇合,而是再次前往了央视大厦。

《国风传唱人》节目的播出方式,进行了一些更改。

原本央视是准备一周一期播出的,但是临开播的时候,改成了星期五和星期六两期连播,这样就压缩了嘉宾们的录制时间。

原本之前只需要一个月录制一次节目,变成了两周就得录一次。

所以为了让嘉宾们有更充足的准备时间,节目组更改了录制流程,在公演结束后的第二天,就会宣布下一次公演的题目。

还是那个熟悉的演播厅。

叶未央与其他五位嘉宾站在舞台上,等待着撒老师公布主题。

“各位国风传唱人,准备好接受节目组新一轮的考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