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女的H小说双头假具_阅读

2022-06-22 14:28:57 5点热度

说道,“王警官,我没有做什么吧?”

“教唆别人偷东西,性质更恶劣。你不要以为自己可以逃脱罪责。”王警官严肃的说道。

“王警官,没有证据的事情,就不要说了。反正我没有教唆谁。”

见许大茂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王警官看着小凯,说道,“小凯,你说说许大茂做了什么。”

“许大茂给了我钱,要我引诱棒梗去偷东西,然后他在旁边猫着,当场抓获后就能报仇了。”小凯重复的说了一遍。

王警官看着许大茂,说道,“许大茂,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王警官,你不能光听小凯的一面之词啊。他完全是诬陷啊。”

棒梗也大叫道,“王警官,我是被小凯忽悠去的啊。”

小凯听了棒梗的话,顿时慌了,说道,“我不是故意的啊,是许大茂逼我的。”

王警官看着许大茂,说道,“许大茂,你别以为你一直抵赖就行了。”转过头来,看着小凯,说道,“许大茂给了你什么好处?”

“没有好处,他只是请我吃了3个白面馍馍,威胁我不照办就整我。”

“许大茂,你的问题很严重。你除了教唆小孩犯罪之外,还有强迫小孩犯罪的事情。”

听了王警官的话,许大茂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打算抵死不认账,说道,“王警官,你说话要有证据的。”

王警官想了想,便抓住小凯,开始搜口袋,在裤袋里面拿出来2张5毛钱的纸币,说道,“小凯,你这钱哪来的?不要说你父母给的,没人信的。”

听了王警官的话,小凯有些绝望,知道自己的钱没了,只得老实的说道,“这是许大茂给我的报酬。”

“许大茂,这下你还怎么解释?”

“王警官,我真没有做什么啊。”

王警官已经有了物证和人证,即使许大茂再狡辩,也不会放过他。“许大茂,你不用狡辩了。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跟我走一趟吧。”

见王警官是认真的,许大茂再也兜不住了,急速的变换着脸色,想了一下,便乞求的目光看着王警官,“王警官,这事就算了吧?我也没做什么。”

“许大茂,我再问一遍。小凯说的话,你认不认?”王警官严肃的看着许大茂。

许大茂知道躲不过去了,只得认栽,痛快的承认了。“我认了,确实是我教唆的。王警官,能不能放我一马?”

“放你一马?你的行为性质更加的恶劣。”

许大茂看这情况,也是没了办法,看着一大爷说道,“一大爷,你说说话啊。”

“王警官,其实这事也没有造成什么样的大损失。不如就这么算了吧?”一大爷劝道。

“一大爷,这事的性质可不是说没造成什么损失,就算了。这事的性质很恶劣,入室盗窃是真的,教唆犯罪也是真的,打击报复也是真的。可不是说没造成损失。这事既然让我们介入调查了,那就必须按照程序走。”

最后的结果是许大茂、棒梗、小凯及其家人都跟着去了派出所。最终许大茂、棒梗都被判了劳教一个月,小凯则被批评教育了一番。

事情闹得一地鸡毛,却也挡不住大家过节的心情。小孩子们为有饺子、硬菜吃而在厨房里看着流口水。何家四人,则骑着自行车来到公交站台,乘车去了前门大街30号的全聚德总店。

“服务员同志,来两份烤鸭,一人两个馒头。”何雨天看着三人说道,“两个馒头够吃了吗?”

傻柱:“我要三个馒头。”

何雨水:“我够了。”

牛小雯:“我吃不下这么多。”

何雨天看着牛小雯,说道,“没事,吃不完还有我们呢。”

服务员看着何雨天,说道,“还要别的吗?”

“能不能都给点配菜?”

“同志,配菜都是定量的。”

“那帮我们上一壶茶水吧,白开水就行。有饺子吗?”

“有的,你要多少?”

“给我来一人份的吧。”

“行。”

牛小雯从来没有这么奢侈的吃过东西,看着店里这么好的装修,担忧的看着何雨天,“叔叔,这顿饭花费不少吧?”

“没事,一年难得来一次。你们别到外面乱说啊。对谁都不要说,大家悄悄地吃完就行了。今天许大茂的事情就是一个教训。”

牛小雯郑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嗯。我一点也不会说出去的。”

“小天,今天这事,你做的有点过分了,棒梗都被判了一个月劳教,秦姐还不得恨死我。”

“大哥,你放心。她要恨也是恨我。倒是你跟秦京茹的情况好像不对劲啊?我看着她今天好像生气了。”

“啊,我不知道啊,我没注意呢。”

何雨水也看到了,对着傻柱说道,“大哥,自从他们说你喜欢寡妇之后,京茹姐的脸色就不好看了。后来你还一个劲的帮着秦淮茹说话。京茹姐脸都黑了。”

“她这人怎么这样呢,我又没做什么。”傻柱有些理解不了。

何雨水看不下去了,说道,“大哥,这还看不懂,秦京茹吃醋了呗。你自己以后真的要离秦姐远一点了。不然的话,你有多少相亲对象都得跑了。”

“那京茹会不会还生我的气呢?”

“不知道,等明天再去看看吧。”

很快服务员就端菜上来。

一个高高瘦瘦、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年轻人硬着头皮凑了上来,“全聚德烤鸭由北京填鸭、荷叶饼、空心芝麻烧饼为原料制作而成,有甜面酱、葱、黄瓜、糖、蒜泥等调料。历史悠久、蜚声中外的全聚德烤鸭采用挂炉、明火烧果木的方法烤制而成。”

见何雨天等人没有说什么,继续说道,“刚烤出的鸭子皮质酥脆,肉质鲜嫩,飘逸着果木的清香。鸭体形态丰盈饱满,全身呈均匀的枣红色,油光润泽,赏心悦目。配以荷叶饼、葱、酱食之,腴美醇厚,回味不尽。”

文学

何雨天看着身边的人,还以为是店里的工作人员,说道,“同志,你是店里的解说员吗?”

年轻人叫苏旺林,祖籍赣省瑞州府人,中央农业大学毕业。父母是留米博士,毕业后被扣留无法回国。他的学业虽然没有受到影响,但是也没有被分到农业研究所工作。而是滞留在四九城,跟着红星轧钢厂的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因为某些原因,厂里不同意他接任爷爷的工人身份,只能做些投机倒把的事情过活。后来顺应政策,作为文化青年上山下乡去了青沟公社。每次回来的时候,他都要来全聚德推销自己培育的生长快、免疫力强的新品种填鸭。顺便为公社卖掉鸭子。

“你是何放映员,对不对?”

何雨天疑惑地看着这人,说道,“我们见过?”

“我也是轧钢厂子弟,只不过我现在响应号召,去了青沟公社做文青。”

“你有事?”

“何放映员,我听说你去了南山村李寨教他们种白菜?”

“怎么了?”

“你真的有信心在那里种出来白菜?那里的土地那么的贫瘠。”

“我不是教了他们怎么沤肥吗?还有什么问题吗?”

苏旺林说了半天废话,才打算说出来自己的想法,“何放映员,我的鸭子越养越多。我快养不起了。村民们没有饲料,养不起鸭子。我在暖房种的苜蓿草因为没有肥料,如今长得蔫了吧唧的。”

“你想要我帮你沤肥?”

苏旺林高兴的说道,“对对对。就是这样。你放心,我做的事可是伟大的。只要能成功,以后更多的人能吃上鸭肉了。”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研究高产的粮食品种呢?”

“我一直在做实验呢,只是一直没有效果。”

“行了,我同意了。你回去准备杂草树叶,有多少堆多少,然后挖一个大坑。等我来了,教你怎么弄。不过,我也是有要求的。”

“什么要求?”苏旺林面露难色,显得有些局促。如今的他,除了鸭子什么都没有。鸭子都是公社的财产。

“给我20只绒毛小鸭子吧。我自己试着养养。”

“行。不过,我要回去跟队里报备一下。”苏旺林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你这也做不了主啊?我看啊,这事还是算了吧。”

听了何雨天的话,苏旺林失望的叹了叹气,说道,“唉,想做点事情真难。”

“你这鸭苗卖不?给我来20只。”

“卖。这我能做主。5分一只。现在有好多。”

“那行,一周后,我去找你。”

“好的。你去下沟陈家村找我就行。那我不打扰你们吃饭了。”苏旺林虽然没有得到何雨天的帮助,但是今天又把鸭子推销出去了。心里开心,以后村里的鸭子算是有一条稳定的销路了。至于饲料,只能再想办法了。

等苏旺林离开后,何雨水好奇的问道,“二哥,你还养鸭子啊?你有地方养吗?”

“我们不是分了那么多的山地吗,我想着自己种一些苜蓿草,再养一些蚯蚓。到时候养些蛋鸭和蛋鸡。”

“哦。”

“小雯,多吃点。别光吃馒头。”何雨天看着牛小雯省着吃,有些心疼她。

“嗯。”小雯点了点头,“我吃了很多了。”

何雨天用烧饼夹了菜和鸭肉片,送到小雯前面,说道,“小雯,多吃点,不要客气,知道吗?”

小雯接过了烧饼,露出灿烂的笑容,慢慢的咀嚼着,仔细的感受着烤鸭的味道。

一顿饭花了17块钱和3斤饭票,付了钱,天色还早。三人便去了附近的电影院。

前门大街的电影院挺大的,只有一层楼,却有几层楼高。只有一个放映厅,现场能坐下来好几百人。电影票站票只要5分一张,去的时候,还有10多分钟就要开场了,连座的只有正中的位置,要1毛5一张。

何雨天买了4张正中坐票,花了6毛,买了两包炒瓜子,四人便进去看电影去了。

坐下之后,三人看的津津有味,何雨天则无聊的睡着了。睡了一会,发现有人用手扒拉自己。睁开眼睛,发现是后面的人。

一个穿着一身绿色军装1米7的精壮的年轻男子,此时正一脸不爽的看着自己,“兄弟,这电影这么不好看吗?看的你都睡着了。”

“没有啊。我今天忙了一天了,累得不行了,想休息一下而已。”

年轻男子叫向子方,情满四合院附近的军大院里面的小霸王,最见不得别人对军人有一丝的不敬了。听了何雨天的话,脸色稍霁,“这么累了,还来看什么电影,早点回去休息吧。”

“额。今天过节,还是陪家人重要。反正在哪睡觉都行。”

“兄弟,你真牛。打扰了。”

何雨天睡了一觉后,吃了会瓜子,电影也结束了,便回了家。

一家欢喜两家愁。棒梗被带走后,被判了一个月的劳教。回到家,贾张氏因为何雨天而迁怒于与不愿意说好话的与傻柱相亲的秦京茹。她受不了这份气,又觉得秦淮茹和傻柱之间不清不楚的。一气之下,便回了老家。

许大茂被带走后,娄晓娥什么的生气,对他很失望。但还是托了老爸去找关系疏通。许大茂倒是免于一个月劳教,只是被拘役七天。

好好的节日闹成这样,两家人都恨透了何雨天。

第二天早上,该上班的上班去了,该上学的也都上学去去了。只有小雯呆在家。

只能在家翻看何雨天买来的《柳编艺术》书,这一看便入了神。

另一边,杨厂长请客不仅带来了傻柱,还带来了何雨天。

“你们两兄弟,见了大领导,不要乱说话,知道吗?”杨厂长严肃的看着两人。

两人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好的。”

杨厂长得了保证,看着傻柱说道,“傻柱,你做菜我放心。今天做几道川菜硬菜,一定要让大领导满意。”

“放心吧,厂长。”傻柱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

“嗯。”杨厂长得了保证,满意的离开了。至于何雨天,杨厂长没有多说什么。

何雨天抱着设备到了放映的房间,领导夫人就在这里等着,说道,“小同志,今天有什么电影看?”

“有《地道战》、《地雷战》、《沙家浜》、《渡江侦察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