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h圆房~h嗯啊 少妇做推油经历

2022-06-22 14:26:00 9点热度

来来回回就那么十来万用户,再汹涌的热度也就那样。

不过逼乎的存在能让其它完全公共开放、任何形式的社交平台可以更热闹。

比方说‘引经据典’。

发展了半来年的逼乎早就成为了网络消息的援引源头。

毕竟其它平台聚不起这么大量的大佬级用户,更没那么迅速有让大佬们积极回答的话题。

在比邻宣布消息,逼乎直接炸开,各路行业大佬不断现身回答的光景下,自然也给众多网民朋友创造了援引依据。

不少网民朋友援引逼乎的一些回答素材在新宠‘一点新闻’app上哔哔赖赖。

“王兴天天喊团购行业寒冬,喊着喊着一语成谶了!只不过我想这种寒冬到来的方式跟王大老板想象中的不一样。”

“确实不太一样,比邻这一波估计能直接捣碎所有投机客,就是不知道美团算不算投机客。”

“不好说啊,我看了看王兴的创业史,他似乎比较喜欢投机,所以屡屡失败。”

“……”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比邻真是用实际行动演绎了这个词!”

“就我觉得吧,比邻可能是怕我们过端午太无聊,所以特地选在这一天给我们带来点乐趣,毕竟,我所在的城市刚好被覆盖,我也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什么叫踏马的团购!其它所有平台全部都是土鸡瓦狗蹭热度,比邻才是知道团购真谛的,真就没有对比没有伤害,不多说了,去看电影了,比邻平台买的,优惠很舒服,其它平台那团购是什么狗几把玩意啊!”

“比邻也太干脆了,都碰上端午了,多说一句端午安康能怎样啊!哼~”

“……”

“不多说,我就想问问我们扬州什么时候能有?”

“加我一个。”

“……”

各路网络媒体、自媒体、微博大v、逼乎大佬等等极尽笔墨,描述了比邻对外宣布的简单消息。

其中又以逼乎表现最为突出。

在过去这么些天里早就完成了平稳交割的逼乎平台在新公司的运营下,一个不慎就出现了流量过载。

访问出现延迟等状态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再次让网民朋友们见识到了逼乎流量的恐怖程度。

据不完全统计,逼乎平台巅峰时期同时访客数接近500万,又有各种浏览操作,让明明对此有所准备的新运营方都闹出了这种网站濒崩大事件。

以至于让网民朋友们忽然想起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艹!我记得逼乎的开发公司也是鸿鹄啊!这么恐怖的流量真是令人羡慕!”

“我记得逼乎的最新估值已经超过了1亿美金,这玩意那么值钱,那鸿鹄的资产得多高啊。”

“……”

逼乎的新运营公司并没有要跳出来澄清的意思。

他们也不傻。

公司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逼乎这款产品。

误会什么的,无所谓。

这样能搞得服务器资源过载的情况每天都发生个上百次才好呢!

反正逼乎越火,他们就越开心。

…………

连围观网民、行业外群体都受到了这么大的影响,团购行业内部受到的冲击显然只会更大。

也更猛烈!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美团。

不过,最先慌张起来的显然不会是美团,而是其它一些平台。

比如拉手、团宝、满座、窝窝团等等平台。

他们其实差美团一筹,更比不上做了好几年的大众点评,也比不上做了两年外卖的饿了么。

其中又以扩张步子迈得很大的团宝网最慌。

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大力扩张,又在华南市场受挫后立马后撤,都跟资本青睐有关。

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命脉在哪里。

在比邻同时上线21个城市站点,并一举把团购这个噱头发展到极限状态,彻底打碎了团购行业现在那一层层杂七八花哨后,团宝网公司内部自然开始了讨论。

只不过这个讨论集中在一男一女两人身上。

创始人和创始人的老婆。

“我们之前的扩张脚步有点太快了,现在的状况不是很好,虽然有域名,但眼下……老任,你拿个主意?”

老任好半天才回答:“员工数量有点太多了。”

“那就裁员?”

“现在裁员不太合适,会造成一些影响。”

“那……试试上线平台虚拟货币?”

“可以试试吧。”

“……”

“比邻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他们哪来这么大的本钱啊?”

老任深深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团购行业的目标太大了,引来了很多实力玩家,很难搞,我有预感,估计撑不到域名变现的那一天了,还得再想办法从哪里融资撑一撑,团购行业的发展进程本来就很快很快,比邻这一出来,跟直奔终点一样,不好过啊。”

“那就还是先控制成本吧。”

老任应了声:“得控制。”

“……不过我很奇怪啊,比邻这么搞,就不怕团购同行集体抵制吗?大家一起挣钱不好吗?他哪来那么大的底气掀桌?”

老任斟酌片刻:“比邻的后面是鸿鹄,鸿鹄的后面可能就站了一堆人,那些人跟我们完全不是一个层级的,谁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底气他们显然是不缺的,关键是不缺钱,可能是想要重新划分行业吧,毕竟这么多天以来,鹅厂都没什么声音出来,就很奇怪了。”

“……”

团宝网从创立到发展,其实都是完全的投机属性。

这是平台创始人的调性决定的。

老任就是这么个人,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这么玩了,搞了很多幺蛾子的事情,主要是趁着相关法律法规不太健全所以最后都不了了之。

反正就是各种各样的可以称之为坑蒙拐骗的东西。

就好比现在的团宝网,就是个街边夫妻店模式。

3月份才成立,总共也就费劲吧啦‘骗’到了2000万的投资,口号喊得天下第一,今天十城,明天20城的。

不仅如此,说投入广告的资金也是花里胡哨的一顿吹。

现在都还没盈利呢,哪来的几千万广告费,卖血卖肾吗?

所以团宝网根本就没那本事硬碰硬。

甚至严格意义上都跟拉手这些不是一个等级的。

相比团宝网夫妻店模式的草率决策和打一枪准备跑的想法,其它平台的想法就不一样了。

他们想的更复杂一些。

那就是:在比邻如此强势的情况下,有没有可能合并?

或者,接下来的竞争形态变化下,如何挺过寒冬。

没人认为团购这个大行业最后只会剩下一个玩家,尤其是他们这些有一定背景、商业逻辑的人。

不仅是市场不允许,上面也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

因为那是垄断性质了。

包括美团,美团现在也是这么想的,如何在已经彻底到来的寒冬期里安然度过。

还是那间办公室,还是那么多人,王兴还是坐在办公桌后面一言不发。

“比邻的态度比我们想象中要更激烈,团购的未来彻底没了。”

“……我有个很大胆的猜测,比邻就是想结束团购行业的竞争,重新制定市场秩序,所以接下来应该还会有更大的手笔。”

“我跟你的看法差不多,我甚至怀疑背景明显很复杂的比邻带有某些特别的任务,过去几个月里团购行业的发展实在是有些不太健康。”

“那是必然不健康的,发展进程那么快,竞争局势有点过于疯狂,光是五月份就有上千家团购平台倒闭。”

“……”

“我们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如何撑过明显已经到来的寒冬,竞争对手有点多,背后都还有各方大实力支持……”

等大家来来回回说了半天后,王兴才开口:“现在,所有团购平台的融资通道都没了。”

第一句话就把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吓一跳。

没给大家太多反应的时间,王兴自顾自往下说:“我们宣布进军华南市场的前一天,比邻隶属的鸿鹄公司低调打包出售了知乎平台,这消息我今天刚知道。”

“传闻是有四五家资本机构联手接下的知乎,按照公开估值来算,交易价格应该超过了10个亿人民币。”

“光是这个交易,鸿鹄的现金流就十分充沛,这还是比邻没融资的前提下,要知道现在的比邻已经具备了团购行业最大价值。”

“所以……无论比邻是出什么想法有的当下行为,我们要考虑的事情都只剩下一个:如何在现有资源的情况下,过冬。”

“融资是不用想了,很快其它平台都会知道融资通道关闭的事情。”

“……”

王兴这番话,让所有人的心都跌落了下去。

话里蕴含的信息实在是太惊人了!

鸿鹄低调打包出售了知乎平台?

团购平台融资通道关闭?

比邻现金流无比充沛?

比邻具备有团购行业最大价值?

连起来,大家都懂了其中的意思,不是团购行业融资通道关闭,而是哪怕有资金,也会奔着明显更具备商业价值的比邻而去。

其它所有团购平台都只能想办法过冬。

这就是王兴话里的核心思想。

至于为什么忽然知道这么多……大概是因为王兴早就尝试了融资可能性。

…………

端午节这天,很多人实在过得不怎么太好。

上午还在想各种各样的办法,下午基本就都知道了融资通道关闭的事情。

寒冬直接降临。

不过这时候消息还没有向外界扩散。

公共网络空间讨论的核心焦点已经集中到了团购方式优劣上。

此前比邻只在华南市场‘小打小闹’,网民朋友们的感受不太明显,而今一下新扩张了21个城市,还是集中在发展程度相对较高的区域,很快就让最活跃的那波网民朋友有了切身体验。

毕竟团购本质上还是依托于本地生活服务的。

换句话说,最终要落地到本地商家。

也只有落地到本地商家,参与团购的网民朋友才能感受到切实的区别与优惠。

这天,公共网络空间里面关于团购平台新的热度最高的消息只有一个:

比邻平台用户总量暴增两千万!

这个消息带来的讨论也很简单:比例正式登顶团购行业领头羊位置。

当日晚间。

已经覆盖到全国范围内总共四十多个重要城市的比邻再次发布了最新消息。

“比邻全体员工给全国人民送上迟来的端午祝福,祝全国人民端午安康。”

“为了表达我们今天事务繁忙、有所疏漏的歉意,我们已经加紧在比邻网上线了面向所有用户的补偿优惠券。”

“……”

消息很快传开。

很多网民朋友也发现了这张优惠券。

无门槛领取。

优惠内容:任意超过20元的消费减免9.9元!

期限:即日起至2010年7月1日。

很快很快,各个社交平台就有了各种各样的讨论。

其中自然又以逼乎平台的分析最令人信服和到位。

“毫无疑问,这是比邻的必杀一击,没有花里胡哨的各种各样套路,有的只是比邻最夯实的资金流!

不用问了,这张优惠券没有剥削商家,无论是对商家还是消费者,都只有实打实的优惠,所有差价全部都是比邻一力承担!

简单的算法就是,比邻将为此直接贴补两三亿资金!”

“这是比邻的必杀一击,也是最简单粗暴的以势压人,所有团购平台的根都会被掘出来!”

“团购末路!”

“比邻必将直接席卷全国!”

“……”

当晚深夜,鸿鹄已经低调出售掉逼乎的消息冒出来,解释了所有网民的疑惑。

也让团购行业彻底开始了连续的倒闭潮。

在如此巨大的优势情况下,在并不充分发展的团购需求下,没有任何消费者会将目光投放到已经没有前途的其它任何形式的团购平台!

事后,有人发了一条简短的评论,被各路网民争相转发:

“王兴真厉害,一而再再而三的说团购寒冬,他估计也没想到自己也是要过冬的一员,我倒要看看你美团怎么过这个冬!”

文学

显然,2010年端午节这一天很难过去。

各路消息通过网络的即时性满天飞。

加上今天是假期最后一天,明天又是要上班、上学的,网民朋友们的倾吐欲望还是很大的。

对于‘评论’王兴,网民朋友也很感兴趣。

毕竟一开始大家都觉得王兴这次有那种天选之子的味道了,以一己之力掀开了中国团购网站的大幕,短短数月时间竟然引起全国数千创业者跟着进入这个行业。

别说什么仿照groupon,最起码是王兴先做出了美团,其他人才抓紧跟进的。

光是这一步,人家就是实打实的领先!

只是现在,随着比邻的冒头,以及比邻的席卷之势已成,让大家一下看到了更早入行的比邻,也看到了比邻一举把团购的路线走到了终点;

再回头看王兴屡次强调的行业寒冬,以及明显同样得‘节衣缩食’想尽办法过冬的美团,就立马有了那味道了……

而王兴……

他在看到那条被无数网民朋友转发的内容之后,人都傻了。

心里起码是把网民骂了一百八十遍!

“谁能想到这结局?”

“……”

这次王兴是把自己一个人锁在了办公室。

他在回顾、思考很多东西。

“比邻席卷全国的态势已成,接下来的确是行业寒冬,美团该怎么过?”

“现在看来,团购行业发展进程如此迅猛,多多少少跟掌握了多个平台的鸿鹄有关,尤其是知乎平台几乎一直在渲染团购行业的竞争,当初还有圆桌讨论……”

“如果不是知乎忽然被低调出售的消息传出来,或许没几个人能回味这一层。”

“所以……鸿鹄到底是什么意思。”

“比邻一经推出来,就有一种霸主天下的意思,直接将团购里面所有能玩的东西全部玩完了,路都走完了,其它团购同行无论跟不跟进,团购行业的事实进展已经到了终点,现在又是这么准备充分的开新站……”

“总给我一种强行让团购行业的生命力在最短时间内消亡的意思。”

“那么团购以后呢?”

“……”

“想太长远了,按照如今的态势,没有更强资源支持的美团,应该撑不到寒冬过去的那一天,比邻席卷之下,谁还会选择其它团购平台?没钱烧广告,又哪有商家会来选择没有任何广告效应的美团?没有商家、没有消费者,市场份额就与美团无缘了……”

“破局在美团表现出足够的价值……可是现在,全国还有哪个平台有价值?”

“难道……我真不适合创业吗?”

“……”

“连去年一个陌生的域名卖家隔着电话都能看出来我并没有那种脱颖而出的勇气……”

“呵……”

“回家继承吧……”

“……”

王兴在不断的肯定与否定自己之间轮回。

他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研究这次创业,一手创立起美团,比很多人看得更明白一些。

团购本身是没有任何门槛的互联网创业项目。

这也是为什么全国范围内会一窝蜂涌现出数千家团购网站的根本原因。

所以美团的创业点子本身不具备任何优越性……再说虽然不是一比一抄袭groupon,但也是类似创意,更不具备什么优越。

显而易见的,这个行业拼的东西就很简单了,资源、人脉、运营能力、资金雄厚程度。

王兴当然是不承认自己从归国以来创业都是剑走偏锋,只想走快车道,还甚少顺势而为的。

他就觉得我能看到国外市场成熟的产品在国内这个大市场也有机会,还比别人领先一步,那就是优秀。

而现在,这种优秀全方位溃败了。

拥有比邻的鸿鹄比他先看到了团购这个行业在国内的市场未来;

比邻比他的美团更能忍,更能做下沉,更会运营,一经冒头就是团购终点;

鸿鹄的背后人脉是他无法企及的高度;

鸿鹄的资金雄厚程度光是表面上就已经虐了美团几十条街,光是表面就有超10亿的现金流啊!

至于资源,比邻现在拥有了最优质的用户、部分城市最有竞争力的商家!

而美团还在寻思统计数据:什么平均一个人一年大约团购6次,一次大概50块……

踏马的,人家都把团购的发展终点做出来了,你还统计个der!

于是……王兴虽然不承认自己是投机取巧之辈,但也认为自己可能真不适合创业。

总之,这个晚上对王兴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很漫长。

…………

17号的太阳再次升起。

被一些人戏称为‘端午团购大灾’的一天终于过去。

显然,舆论不会放过过去的这一天。

更不会放过观察团购行业的走向。

这天的消息也比较简单,就几个字:什么也没有发生。

又过了一天,连锁反应终于开始出现。

这一天有397家团购平台毫无预兆的宣布关闭网站,结束运营。

尽管是如此数量级的倒闭,但并未掀起太大的风浪。

因为过去的时间里,团购网站新增和减少从来都很混乱。

这天同样可以称之为:什么也没发生。

毕竟这些匆匆忙忙宣布关站,连风浪都掀不起来的网站,显然不是重点目标。

19号下午,终于有了比较值得讨论的事情出现。

比邻在一次性上线21个站点后,再次上线了9个站点,至此几乎覆盖全了重量级大城市。

不过这次比邻本身没有安排宣发。

反正……网民朋友们会自己宣传。

这一天,也出现了一些算得上重要的事情:

团宝网内乱。

多地业务经理直接提桶跑路,引发了严重的连锁反应:多少商家集中向团宝网讨债。

消息一出,上下哗然。

一举掀开了团购这个行业里面藏得很深的各种违规操作。

也让相关监管单位直接将火力集中在了团宝网以及全部团购平台。

“卧槽,这是大新闻啊,我就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些团购平台都那么有钱烧广告,居然是挪用结算货款,直接把消费者的钱截留下来用来烧广告?这踏马的不是空手套白狼?”

“这回真要出大新闻了!”

“坐等清查!”

“真应该庆幸团购网站这个领域发展不久,否则烂摊子会更大!”

“说起来,这跟比邻也有点关系,它一出来,团购网站干不下去了,才忽然暴雷。”

“不知道比邻有没有问题哦~”

“……”

“果然,监管一下就下来了。”

“不知道结果什么会出来。”

“……”

“不用等了,比邻的结果出来了,比邻有面向商家的结算端,怎么形容呢,‘实报实销’的意思,消费者下单消费,商家便直接收到应得款项,比邻似乎还承担了一部分额外风险,比如消费者退款风险,整体流程特别清晰……当然,比邻不是做慈善,这个中间他肯定是挣钱的,这估计属于商业机密,反正商家、消费者都没什么不满意的,那就行了!”

“嗯……目前全国范围内仅此一家团购平台是这么搞的!”

“……”

“团购行业是被比邻彻底玩明白了,接下来就看谁能挺过寒冬跟比邻一较高下了。”

“之前行业寒冬只有融资、发展困境,现在又多了监管风险啰……”

“……”

而网上发生的这些事情,显然都不能让周宽周总上心。

…………

…………

20号,农历五月初九。

周宽19岁生日。

不在羊城的朋友都是通过电话送来了祝福。

像是苏小溪、刘念他们一些人。

适逢周日,就也搞了个小小的庆祝宴会。

周远初、陈文茵、外婆、周钰他们自然不会缺席。

林若漪也带着老林同志这个代表来了。

谭晓蔓也来凑了个热闹。

还是在私厨。

就只是简简单单的吃一顿饭,切了个蛋糕,祝了周宽生日快乐,然后就是唠嗑。

“……”

闲聊中自然避免不了提到最近的各种动静。

林国福好奇的提了句:“鸿鹄这几个月的发展似乎有点特别快的意思,要是仔细看最近几个月网上的大新闻背后都跟鸿鹄有关。”

“就最近这个吵得很火热的团购也是你们鸿鹄一出,行业直接就加速到了终点。”

这话题一出,周宽直接就没能插进话。

周远初显然也很感兴趣。

他毕竟也是个在城里工作过的中年男人,去年今年见识又多了不少,自然也是很有一些想要表达的。

“说起来,过去这些天我一直在看各种各样的网上新闻,才发现个新事情,有个叫一点新闻的手机软件查来查去最后也是鸿鹄的产品是吧?”

“那个注册不了的知乎之前也是鸿鹄的吧,我记得上次你们提了句做了个生意,十多亿是吧?”

“……”

陈明宇、周钰也跟着说了起来。

最后周宽才一一回答:“知乎是7号卖掉的,当时不是大家都知道的吗,11.6亿成交价。”

“一点新闻也是鸿鹄开发的产品,现在的发展计划是主要以一点新闻和比邻为业务龙头发展。”

“其实就是林叔想的,最近这些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事情,或多或少都有鸿鹄的干预。”

“可以说都是我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