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蹂躏的女侠H文/少妇人妻互换不带套

2022-06-22 14:16:20 13点热度

到时候我也帮着你一起求情,我想,经理也不会太难为你的。”

白桦轻哼了一下,心想,也只有林永权这样的人,才会天真的认为夏经理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吧!

自己也不是怕那个什么夏经理的,只不过想着吃过饭就回去,也是为了给林永权一个面子,毕竟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是他给自己找的工地上的工作。

所以既然林永权说了,那就回去会会那个夏老鬼,看看他能把自己怎么着,别说打了他的儿子,如果气着了自己,连他一起揍!

这时的宋珊珊担心的看着白桦,知道肯定是出事了,就是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帮着什么。

“我陪你一起回去!”

白桦微微的笑了一下,“饭改天再吃吧,你回住的地方,自己做着吃吧,不要在外边逗留太久,如果碰上坏蛋什么的,那可就又麻烦了。”

白桦把珊珊送回去了以后,自己便打车,直接回到了工地。

刘玥玥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了公馆,因为今天和白桦这个农民工去会所的这一出,肯定会被人传的沸沸扬扬的,弄不好的话,还有可能会成为新闻被登上头条,更会传到爷爷的耳朵里的。

说实在的,自己真的对农民工不感兴趣,要不是为了父亲,自己……呃…,说曹操曹操就真的会出现啊!

刘玥玥刚准备回卧室,便发现在自己的卧室的门口,看见了父亲刘凤天笑呵呵的朝着自己走了过来,还神神秘秘向左右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人后,才热情的跟刘玥玥说道,

“玥玥,你回来啦。”

“怎样,今天累不累啊?”

看着父亲这种反常的样子,刘玥玥虽然不感觉到奇怪,但是绝对非常的不喜欢,

“父亲…!”

“你这是在干嘛呢?”

“你…你不会是在这里等很久了吧?”

刘玥玥用惊讶的眼神看着父亲。

“没…不,这都不重要。”

刘凤天忙着辩解。

“我只是听说你从圣江回来了,所以我就赶紧过来找你的。”

“哈哈…哈哈。”

刘凤天满意的笑道。

“玥玥,今天你和那个农民工,不,白桦!”

“你和他处的怎么样?”

“我都听说你跟他去会所了!”

“真是太好了。”

“可是,玥玥。”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刘凤天有些埋怨的说道。

刘玥玥对于自己父亲这种反复无常的样子,早就习惯了,撇了撇嘴问道,

“嗯…,我怎么了?”

“还怎么了…?”刘凤天非常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

“下午…不到七点,怎么了?”刘玥玥疑惑的看着父亲。

“还怎么了?”

刘凤天显得有些急躁。

“你原来可不是这样个样子的,我记得你平时都是属夜猫子的。”

“不玩到凌晨一两点钟是不会回来。”

“你快跟我如实回答,你和白桦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没有惹他不开心啊?”

“是不是惹他生气了?”

看着父亲现在的样子,刘玥玥甚至都有些怀疑了,自己到底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还是那个叫白桦的农民工才是他的孩子。

“没有……!”

“父亲,你说什么呢?”

“我才是你的女儿啊,你怎么能向着外人说话,况且那个农民工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非得要用你女儿的幸福,作为代价呢。”

“嘘嘘…嘘!”由于刘玥玥的心情有些激动,说话的声音似乎是大了一些。刘凤天惊慌着示意刘玥玥小点声。

“你不要把声音说的那么大嘛!”

“要是传到你爷爷的耳朵里,事情该又变得麻烦了。”

这时的刘凤天表情显得有些沉重,又想着四下里打量了一下,确定了没人,才凑到刘玥玥的跟前,小声的说道,

“我得到消息,你二叔的女儿婷婷,已经回国了。”

“看来,你二叔是真的想把我从当家人这个位置上搞下来啊!”

“婷婷回国了?”刘玥玥又有些吃惊,因为婷婷自己是在清楚不过了,这个狐狸精,在对付男人这一块,那可是比自己厉害多了。

听说在国外的时候,想追她的男人就已经排成了排。不但长得非常的漂亮,而且还很有学历。

如果说要让她和自己比起来的话,那么自己可能真的有些太逊了!

“是啊,所以玥玥,你必须得在婷婷那个狐狸精没有接触到白桦之前,赶紧把他给我拿下。”

“哦…,对了!”

说到这儿的时候,刘凤天脸上露出了笑容。

“今天你爷爷和我在一起谈话的时候,还特意的夸奖了你,说你听你爷爷的话,做的很好。”

“如果你能跟白桦尽快结婚的话,老爷子愿意拿出家族三分之一的产业当做你结婚的陪嫁。”

“这可是一个大手笔啊!”

刘玥玥也是大吃一惊。

三分之一的产业那是什么概念,自己有点不敢想象,反正看到父亲吃惊的表情,就能猜到了,反正一辈子生活在社会的顶层,钱都花不完!

“所以,玥玥…!”

“你还等什么呢?”

“你再日后就不要回来了,要一天到晚的和那个农民工黏在一起。”

“黏住他。”

“黏死他!”

“即使是住在一起,我也没有意见。”

“去吧,去吧。”

“我和你妈都没有意见。”

“你快去吧………!”

刘玥玥本来想回房间里洗一个澡,再换一件衣服什么的,都没有换上。直接被刘凤天给撵出了公馆。

“啊……!”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父亲啊!”

白桦回到工地以后,刚刚来到了生活区,便离老远就听到自己住的二楼位置,有很多人在那里吵吵着。

呃…,是林永权,!不会是这么快就打起来了吧?

白桦便顺着旁边的楼梯,忙着向着自己的宿舍跑去。

“陈工…你听我说,陈工你们不要这样!”

“你们快把白桦的行李放下,白桦不是那种胆小怕事的人,他说了,他肯定会回来的。”

这时的林永权非常焦急的挡在白桦的宿舍门口,还有一群刚刚下班的农民工们也走过来看热闹。

一个头戴安全帽被林永权称为陈工的人,是这个工地里的安全员,正在和工地上的另一个施工人员,在白桦的宿舍里疯狂的抱起白桦的行李,准备往外边扔。

这个林永权可不答应!忙着过来阻拦,就算是白桦有错,呃…不,是白桦真的有错,有话也要好好说嘛,不至于把白桦的行李给扔了,这让白桦回来了以后怎么去睡觉?

“回来…?”

“呵呵…!”

“就你们这帮农民工,我还不清楚,都是胆小如鼠的家伙,把人打了,就逃之夭夭了。”

“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明子,把叫白桦那小子的行李,直接给我丢到垃圾桶去!”

明子是一个新毕业来的大学生,自然是领导说让干什么自己就干什么了,抱起白桦的行李就准备往楼下去甩。

“给我放下…!”

“我看谁敢把动我的行李。”

林永权正准备去阻止那个明子的时候,就看见白桦从楼梯口处跑了过来。

“白桦…,你终于回来了!”

“呵呵…呵呵。”

“陈工,我说什么来着,我兄弟不是那种遇到事就退缩的人。”

说完之后,林永权趁着明子没注意,一下子便把白桦的行李夺了过来。

这时的明子一愣,没想到这个叫林永权的农民工竟然是这么的鬼道,忙着看向陈工。

陈工只是冷笑了一下,扔行李只是宣泄的一种方式而已,其实自己真正的目的还是白桦这条大鱼而已。

“好小子,算你有种!”

“走吧,经理等你多时了。”

陈工忙着来到白桦的跟前,意思很明确,就是怕他再跑了。

明子也是会意,忙着过来抓住白桦的胳膊。

白桦早就知道会是这样,手一扬,直接把明子甩了一个趔趄。

“我会走。”

“不就是赔个礼道个歉嘛!”

“又不是押解犯人。”

“还用的着你们这样兴师动众吗?”

白桦冷笑了一下。对着林永权惨淡的笑了一下,

“看来又得麻烦哥哥了,帮我再把行李重新铺上。”

“我这就跟他们去去就回。”

“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林永权不放心的说道。

白桦忙着制止。

“用不上,再说了,你不是说了吗?”

“我只需要和经理陪个不是,道个歉的事情。”

“去那么多人干嘛?”

“我怪难为情的。”

“你就在这里帮着我把行李铺好了,我还要回来睡觉呢!”

文学

白桦说的很淡然,就像是去一下就回来一样。

林永权呆呆的看着白桦与陈工三人下了楼,心里也是为白桦捏了一把汗啊!

现在是自己的老同学,可是用不多久,那就是自己的连襟了,这也便是亲戚了,假如真的出了点啥事,那自己还没办法跟自己的小姨子交代了呢!

不行,一会儿自己还得过去看看。

陈工没有想到这个叫白桦的农民工竟然真的会回来,而且还挺老实的的就跟着自己去见夏经理了,哼哼…,不错,又可以在夏经理的面前耀武扬威一下了。

臭小子,现在不用嘚瑟,一会儿我就会让你好看。

当陈工打开夏经理的办公室,把白桦往里面一推的时候,此时的夏经理正在办公室里面发着脾气,正准备打电话,让老孟带上人出去寻找一下,那个敢欺负自己宝贝儿子的农民工来着。

随着“咣当”一声,陈工与明子进入之后,陈工便把门给反锁上了。

白桦撇着嘴冷笑了一下,轻轻抖动了一下胳膊。

“你推我干嘛?”

“我又不是不会自己走。”

夏经理楞住了,看着被老陈带进来的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眼睛中满是不敢相信,难道,这个就是打了自己宝贝儿子的农民工吗…?

看着白桦文文弱弱的样子,是谁给他的勇气敢这样无视自己工地上老大的存在呢?

“老陈,这是……?”

“呵呵,这小子,回来了,一下子让我给逮住了。”老陈美滋滋的说道。

“好好给我站着!”陈工立了立眼睛。

“夏经理,就是他。”

“就是这个农民工。”

“敢欺负夏风,我看你真的是真的活的不耐烦了。”

“说你呢…!”

陈工上去一脚,就要踹白桦。

白桦哪能让他得逞,只是轻微的一个闪身,便给躲了过去。

“哎呦…,小子,你还敢躲!”

“哎…,你要干什么?”白桦显得有些不乐意的说道。

“说好了只是赔个礼道个歉的,这咋还动起手来了呢?”

夏经理现在已经是青筋暴起了,瞪着大眼睛看着还敢顶嘴的白桦,立刻蹦了起来,

“老陈,你躲开,让我来…!”

自己当了经理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自己欺负农民工来着,没想到今天竟然出来一个敢欺负到自己头上的农民工。

“他马的,农民工也敢反了天了!”

“竟然敢欺负到我的头上。”

“王八蛋。”

“我干………”

“啪…!”

“嗯…?”夏经理上来就要抽白桦的嘴巴子,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脸被别人扇的火辣辣的疼。

两眼直冒金星,就像是无数个小星星围绕着自己的头顶不停的旋转着!

“我操……!”

夏经理呲牙,咧嘴的晃动了两下脑袋,刚要上去给白桦一电炮,

“你他马的,敢……!”

“啪啪…啪啪……。”

这下子直接把夏经理扇的在原地转了两圈,蒙了!

这是农民工吗?

这时的陈工与明子站在一边也都傻眼了,眼前的一切俩人是看得清清楚楚,一个农民工敢动手打经理,这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的事情啊!。

可是今天居然真的发生了

“夏经理,有事好好说,不要动不动就打人嘛!”

“你看,这多不好。”

白桦笑了笑,旁边有椅子,自己用脚踢了过来,就坐在了上边,就像是没事人似的。

“今天的这件事情,要是好说好了…!咱们日后好相见,你们说是不是,虽然你们都是当官的,可是也别以为我们农民工好欺负,惹急了,大不了一起死!”

对付像是夏经理这种人, 白桦也算是放了狠话了,如果夏经理等人识相的话,那么自己该道歉的道歉,但是想着拿自己当出气筒,任他们随便欺负,哼,那他们可就想多了。

但是白桦没有想过现在夏经理的感受,昨天打了自己的宝贝儿子,今天又把自己给扇了,更可气的是打自己的人竟然还是一个农民工!

这让自己的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呢。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自己这个经理还在工地上怎么当。

“妈了个巴子的。”

“在这个工地上,农民工还能成精了不成?”

“你们俩还瞅什么呢?”

“还不快滚过来,跟我一起收拾他……!”

夏经理疯狂的嚷道。

陈工和明子俩人瞬间惊醒,忙着和夏经理一起加入虐白桦和被白桦虐的战斗。特别是陈工,竟然抄起了旁边的扫把,劈头盖脸的奔着白桦打了过来。

“乒…乓…!”

“砰……!”

“啊……!”

“哎呦…!”

这一下子办公室里面彻底的乱做了一团。连刚刚赶过来的林永权和王树棍等人听的心惊胆战的。

“白桦…白桦你没事吧?”

“夏经理,你们不能这样啊!”

“说好了,是来赔礼道歉的,怎么还打起人来了呢?”

“开门…快开门…。”

“夏经理,陈工,求求你们了。”

“放过白桦吧……!”

“对啊…,夏经理,你们快开门…!”王树棍也在门外喊到。

因为门是反锁着的,所以林永权和王树棍只能是站在外边,一边呼喊着,一边疯狂的砸着办公室的门。

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工地上竟然驶进来一辆漂亮的奔驰轿车,从里面下来了一老者和一个年轻人。

“怎么回事?”

“工人们围在办公室门口干什么呢?”

“怎么还有吵闹声?”

老者看向陪着自己来的年轻人。

年轻人正是夏风,因为被白桦揍了一顿以后,去医院包扎了一下,又在家里休息了一天。

正好今天爷爷没事,自己陪着爷爷来工地上转一转。

建筑公司本来就是家族企业,是爷爷前些年一手创立起来的,这些年才退居二线,但是还会时不时的来到工地上视察一下。

没想到今天一来到工地,就碰到了今天这个事情。

“呃……!”

夏风对于工地上的人员还是比较熟悉的,林永权和王树棍俩人自己都认识,特别是当他们俩提到白桦的时候,让自己一下子就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

“有可能是……。”

夏风是不敢隐瞒的,因为自己是知道爷爷的脾气的,发起火来,家里人没有不害怕的。

当夏风把事情的经过说过了一遍之后,夏国远的脸立刻沉了下来。

“看来你爸爸在管理工程这方面,是一点进步都没有啊!”

“老毛病又犯了。”

林永权等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正在准备是撬门或者是要砸窗户的时候,只见在身后有人喊到,

“等一下,我这有钥匙!”

“嗯…?”林永权和王树棍等人回过头来一看,都是欣喜过望,

“是老爷子。”

“老爷子你能来真的太好了,你快救救白桦吧!”

“刚才夏经理叫陈工把白桦招呼进了办公室,没想到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你听听里面的惨叫声,夏经理他们肯定是在办公室里面打白桦呢…。”

“你快救救白桦吧!”

“夏经理是不敢不听你的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