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最热(她呻吟轻喘着迎合他)全章节阅读

2022-06-22 14:13:27 7点热度

前有那对锦绣大龙虾的入账,后又有了翡翠入账,除了偶尔给自家添点儿菜改善生活,沈芮到没在经常到海上逛荡。

近海就那点儿资源,还是留给村子里发展吧。按着现在近海这点儿渔获资源,沈芮沉吟,往里面投入鱼苗,保证日后的渔获资源,势在必行。

涸泽而渔,无异于自损根基,哪怕有聚灵阵的吸引,也无力长久。

沈芮承诺的那船鱼苗,已经让村委托人联系,他们这点儿人脉还是有的。现在在浅海区拦网适应下,等过段时间,再放开任由其自由生存。

村委已经在申请资金,等资金到位,还要再往里面投入鱼苗和海草种子之类的供养鱼类,最好是形成一个生态食物链,这样才能可持续发展。

归途的时候,天已开始大亮,朝阳跃出海平面,羞红的脸染红了天际,煞是好看,这是早起之人才能看到的美景。有游客稀罕日出之景,这会儿已经有包船出海,或是在临近海滩的海崖子上赏日出了。

沈芮笑着和相熟的叔伯大娘打了招呼,把入箱冰鲜的渔货装车回家。靠近家门口的时候,沈芮看到了侧前方停着一辆眼熟的雷克萨斯,脚下刹车停车,她侧首从大门往里看,就看到了在院子里坐在小板凳上也不见拘束,长身玉立的印臻。

“印先生,你怎么过来了?”沈芮进们,先在靠西侧的水池台上的盆里洗了洗手。

“早上开车出门转转,到了附近就过来看看沈叔。”印臻笑着站起来,谁知道到了沈家,小姑娘说是一早出海去了。

“小印这孩子热心,说是知道咱们家要搬东西,过来帮忙的呢!”沈爸特别高兴的道,其实哪能劳烦人家,只是人家孩子有这个心,挺让他们感动的。

沈芮显然和沈爸在一个频道,不过人既然来了,那就以礼相待,好好招呼着。

“印先生吃过早饭了吗?不嫌简陋,一起用个早饭吧!”

八月底,七点钟左右的时间,在院子里的温度是最适宜的舒服,沈芮去屋里把平时吃饭的小桌子搬了出来,印臻上前几步,在堂屋门前搭手帮沈芮抬了半边,在院子里放好。沈芮又去了厨房,帮着沈妈把做好的早饭端出来。

小米南瓜粥,自家贴的白面玉米面两掺的小煎饼,盘子大小,卷着菜吃刚好,一碟子海白菜、一碟子切半的咸鸭蛋,一碟子炝炒土豆丝,估计看到印臻来了,沈妈又快手炒了个鸡蛋虾米西葫芦,一个青椒炒茄丝,卷煎饼常备的大葱就没上了。

“小印尝尝,自家做的煎饼,没人家做的韧,不过你婶子的手艺不错,卷菜吃挺香的!”沈爸热忱的招呼着。

不知道印先生这样接地气的吃过没?沈芮利索的抽了张煎饼,三样热菜各挑上一些,卷好给印臻递了过去。

她自己则是先取了张煎饼,然后把半个去壳的咸鸭蛋摸碎,再把各样配菜都放了些,给自己卷了一张。煎饼卷菜里,摸碎的咸鸭蛋黄掺着菜,嚼起来最香。

家里年年养鸭子,鸭蛋不缺,沈妈有一手腌蛋的好手艺,腌出来的鸭蛋黄心冒油,沈芮喝粥的时候,顶喜欢就着里面的鸭蛋黄。以前偶尔不想炒菜的时候,把咸鸭蛋碾碎拌上香油点点儿调料,蘸馒头饼子或者喝粥,都好吃得很!

考虑到印臻不一定能接受这东西,沈芮并没给印臻加上。

吃罢早饭,沈妈刷锅,沈芮把提前准备好的支架篷布,抱到柴火垛旁边清理出来的空地。沈芮本来想自己上山上砍点小树粗竹搭个草棚子的,后来看到有人卖那种可拆卸折叠的临时酒席棚,要多大可以买多大尺寸的,就不再费事,直接买了套临时棚子用。

支架支开,印臻帮她搭把手,罩上篷布,地上铺好麦秸秆,很快就是一个简单的棚子搭建完成。

知道沈家今天要搬大件,和沈芮相熟的人家,在用过早饭后,男人们齐齐过来帮忙,桌椅床柜,印臻卷了袖子,露出了手腕上的墨玉手串,眼看着是要动手。

沈芮拦了下,她倒不是怀疑这人的力气搬不动东西,递了件沈爸的薄褂子给他,让他罩在身上。“你身上随便一件衣服,都比我们家这些老古董值钱,可别抛费了!”

果然,人长得好,披个麻袋都好看,沈爸的薄褂子是她妈用老粗布做的,宽宽松松,干活穿着舒服,平时在她爸身上穿着也就是齐整,罩在这人身上,居然也没损这人的容色,挽起袖子认真的干活,居然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按理说,更金贵的是这人的手,好在有平安符手串,倒也能护着这人不至于伤着。来帮忙的都是利索的汉子,再加上沈芮和印臻,都不是力气小的,很快就把沈芮家里的大件都转移到棚子里,最后裹上防潮防尘的塑料布。

其他零碎的物品,前面几天沈芮和沈妈都已经陆陆续续转移好,大件也安顿好,现在沈家里就除了最后做早饭的锅碗,那就真的空荡荡啥也没有了。

来帮忙的叔伯,沈芮一人塞了一包烟做感谢,早上是没法留饭了,回头上梁喜宴再好好招待。

文学

沈芮最后把洗净的两个大锅摞好,碗筷放在锅中间,蒙上块防尘布,端到沈大奶奶家放好,这两锅回头看工程队支灶台与否,用得到就先借给他们做饭用。

干了活就把人撵走,似乎不太地道。

沈芮试着邀请了下:“印先生,一会儿我要送我爸妈去我姥姥家,你要不一起去转转,那边靠近南山风景区,景色还不错!”

印臻点头,主动帮忙把沈爸搭把手送上车,轮椅搁到自己车的后备箱里去,沈芮的车子后备箱装满了泡沫冰鲜渔获箱,连车后排都占了一个座位放了一个泡沫箱,这会儿还真塞不下轮椅了。她本来是打算让妈妈做到副驾驶,她爸做后排一边,轮椅塞到后排放泡沫箱另一边的。

“走咯,妈,我带你们去姥姥家蹭饭去!”沈芮招呼着自家妈妈上车。

家里搬空了,先送爸妈去姥姥家亲香几天,然后她爸妈想回来看看新房建设,在沈大爷爷家可以临时住两天,市区的房子,沈芮也在留意了,回头在市区也能安顿,许大娘已经来了好几通电话,热切的邀请她们去她家。

车子刚在小舅家门口停顿,听到动静的郑海朝就迎了出来,对着推门下车的沈家人招呼道:“二姐,沈哥,芮芮,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家里才杀了头土猪,你们刚好赶上了,今天杀猪菜走起!”

家里弄着养殖场,自己家养的猪吃着放心。郑家三五不时会自家杀头猪,亲邻分一分,自家冰柜存点儿新鲜的随时吃用,再弄点咸肉什么的,也就安排妥当了。

“我们这是闻着肉香,拖家带口上门来蹭吃蹭喝了,还准备多住几天吃个够本,小舅,吓着了没?”沈芮做势夸张深呼吸,“哎呀,这大锅炖肉的味道,格外的香呀!”

印臻从后面车上下车,把沈爸的轮椅拎了过来,支好,搭把手把沈爸扶了下来。郑海朝往后一看,呵···倒吸了口凉气,好家伙,上百万的顶配雷克萨斯,郑海朝对车,那是买不起也能如数家珍的研究。

谁家孩子呀?郑海朝挤眉弄眼看向沈爸沈妈,这气度,配咱芮芮还行哈!

沈妈轻轻拍了下自家兄弟,这么大了怎么还没个正行,人家孩子哪是能随便编排的!

“这是芮芮现在工作的老板,小印呀,让芮芮弄就好,你别把衣服弄脏了!”

沈芮然后绕到后面,打开后备箱准备些卸东西,看印臻伸手去搬,沈妈连忙劝阻道。

“婶子,没事!”到底,印臻还是帮着卸了几箱。沈芮大大小小的箱子,一共准备了六七个。

沈芮刚卸完东西直起身,郑家大门从里面走出来了个身条修长的姑娘,一看到沈芮,顿时眼睛一亮,惊喜的叫到:“芮芮姐!”

一个猴窜,蹦跶到沈芮身边,上来一把抱住沈芮,正是郑海朝的长女,这两天刚从学校回来的郑天晴。她刚才在厨房给她妈打下手,比她爸出来的慢一些。

俩人年岁相差就相差一岁,小时候沈芮常在姥姥家住,一起长大,她们姐俩最是亲密。

“晴晴你可回来了,我正准备你再不回来,就去你学校看你呢!什么时候到家的?”沈芮稳稳接着郑天晴,笑容顿时挂满了脸。

郑天晴就在本省齐鲁大学,距离岛城也就几个小时的车程。

“我昨晚到家的,嘻嘻···芮芮姐都回来了,我当然也要赶紧回来呀!”姐俩相间,那是怎么都亲香不够,惹得郑海朝不由招呼着:“晴晴、芮芮,屋里说话去!”

“我说二姐,你们这是这还带着口粮呢!”郑海朝弯腰抱起摞着抱起两个泡沫箱,打趣道。“芮芮现在阔气了,次次来都大箱小箱一摞摞,我可是享福了!”

“早上出海,刚好搞了些鲜货,带过来给加个菜,你和我大舅分分也没多少!我大舅呢?”应该是不在家,不然不会这会儿没见人呢。

“村委今天有个事,去开会了!”

说着话,沈芮也搬了两箱子跟上,然后沈爸在轮椅扶手上横了一箱,印臻一箱,郑天晴一箱,沈妈推着沈爸,一家人进了郑家门,姥姥姥爷,两个舅妈都在院子里忙活,炖肉、收拾下水、腌肉忙活着,沈妈挽起袖子,不见外的开始帮着干活,搬东西的在廊檐下阴凉处卸了货。

“芮芮,骨头快炖好了,今个儿大骨头炖的香,一会儿你们就可以啃骨头了!”姥爷笑着招呼着,七十来岁的老人,身体骨还不错,又有沈芮送的养荣丸调养着,说话中气十足,他一项最疼孩子,看到沈芮,不由中气十足慈爱的招呼着。

院子里支起了汽油桶改造的大灶,上面架着铁锅,炖着肉和大骨头、猪蹄之类的,大木柴大货烧着,香喷喷的味道随着热气蒸腾。

“好咧,姥爷!”给印臻搬了张椅子,让他在廊檐下就坐,沈芮从包里掏了个首饰盒子,笑嘻嘻的跑到俩老人跟前,“姥爷,姥姥,我给你们准备了两个小挂坠,帮你们带上试试!”

戴脖子上,怕老人不习惯,沈芮都做成了手链,她伸手取出,一一帮俩老人带上。姥姥的是以平安扣为主,配着小珠子穿成手串,姥爷的则是平安牌,质地都是以黄玉为主。

“芮芮你又瞎花钱了,我们俩老的,哪需要带这个,还是你们小姑娘带好看!”这玉看起来润透润透的,一看就值不少钱,姥姥不由念叨着,典型的和沈妈一脉相承。

“没花多少钱,姥姥,是我自己做的,人养玉玉养人,您们带着刚刚好!给你和姥爷保平安的,您们可不许取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