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多揉揉就大了:大炕上的欢愉H文

2022-06-22 14:00:16 7点热度

辰依依的小脸上洋溢着天真的笑。

辰雪妍看着她懂事的模样,想到自己今天没能去接她回家,不免有些内疚。

宋洁在一旁看着她们母女两个的举动,问了,“小妍,你今天怎么回事啊?怎么没去接依依放学也不跟我说一声,要不是他们老师给我打电话,我还不知道这事呢。”

“别提了,手机没电关机了,今天真是要倒霉死了。”辰雪妍随手将包丢到了一旁,瘫在了沙发上。

宋洁看出来了她的情绪不太对,让辰依依上了楼后,她便问了,“雪妍,你今天在霍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辰雪妍也没瞒着她,只把那会儿的事跟她说了一遍。

宋洁是最了解她的,听她这么说了,沉默了一会儿后,还是问,“虽然辰雪恬和霍臣两个人今天干的事的确有些过分了,不过雪妍,你真的要因为这个再也不去霍家了吗?”

辰雪妍也正为了这个头疼呢,她那会儿在气头上,说话也没过脑子,如果霍臣真的辞退了她,那她以后再想见到小舟就难了。

可是说出去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她今天都那么说了,好像也没有理由再去霍家了。

宋洁叹了口气,想安慰她,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叮嘱了两句让她早点休息。

这一夜,辰雪妍几乎没闭过眼。

一直到早上六七点那会儿,她这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然而她还没睡多久,就被一通电话吵醒了。

辰雪妍听着不断响起的电话铃声,有些烦躁的翻了个身,最后她还是选择了妥协,接通了电话,“喂?”

“已经八点半了,你人呢?”是霍臣的声音。

辰雪妍瞬间就清醒了。

她看了眼手机屏幕,果然见备注上写着“王八蛋”三个大字。

大概是因为没有得到她的回应,霍臣的声音变得有些不悦,“我在问你话。”

“……”辰雪妍无语。

这人昨天不是说要辞退她吗?现在这又是在闹哪样?

“辰雪妍,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出现在我面前,否则后果自负。”霍臣冰冷的声音传出听筒,紧接着便是一阵忙音。

辰雪妍看着显示通话已被挂断的屏幕界面,没忍住爆了句粗话,“靠!”

这人是不是有病啊!

昨天才说她偷东西要辞退她,今天又问她为什么没去,耍猴呢?

而且霍家离她租的公寓最快也要四十分钟的路程,今天还是周末,肯定会堵车,她又不会飞,半个小时内怎么可能赶过去?

辰雪妍骂骂咧咧地下了床,通知过宋洁来接辰依依后,她匆匆洗漱了一下就换了衣服赶去了霍家。

即使司机已经绕了近路,可她到霍家的时候还是晚了十分钟。

文学

刚进客厅,辰雪妍就见霍臣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坐在沙发上审视她。

“你晚了十一分零八秒。”霍臣面无表情道。

辰雪妍差点没眼前一黑栽后去。

这人真是个变态,居然把时间都精准到秒了。

当他手底下的员工一定很辛苦吧。

辰雪妍强忍着没有发作,道:“昨天你不是说要辞退我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霍臣挑眉。

辰雪妍仔细想了想。

哦,他好像的确没有说过这种话,说这话的是辰雪恬。

不过昨天辰雪恬污蔑她偷了戒指时,霍臣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坐在一边看戏。

他这态度换成是谁都会以为他那是默认了辰雪恬的说法吧……

辰雪妍便如实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给他了。

霍臣却冷哼一声,“谁跟你说我那是默认了?你很了解我?”

“……”

“还有,雇你来这里的人是我,只要我没赶你走,你每天就必须准时来上班,明白?”

“……”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你迟到,下不为例。”

“……哦。”

辰雪妍彻底无语了。

霍臣真是一点都没变,还像以前一样霸道惹人厌。

然而他现在毕竟是她的老板,为了那一百万的奶粉钱和霍小舟,她也只能忍。

下午,骄阳似火,烤的整个A市如同在蒸笼里一般。

霍臣半个小时前因为公事去了公司,此刻整个霍家除了一些佣人外,就只有霍小舟和辰雪妍两个人。

辰雪妍看着默默低头画画的小男孩,上天轻声开口了,“小舟,你不要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正好今天没人在家,姐姐陪你去客厅的阳台画画,好不好呀?”

霍小舟拿着画笔的手顿了顿,然后点了点头。

辰雪妍见他应下了,便帮他把画架挪到了客厅的阳台。

阳台有一层落地窗,将闷热的空气隔绝在了屋外,窗帘挡住了刺眼的阳光,空调开着,温度十分适宜。

霍小舟在一旁画画时,辰雪妍便坐在他身边为他削苹果,这一幕十分和谐温馨。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汽车的引擎声。

辰雪妍闻声,将手中削好的苹果放到了盘中,起身掀起窗帘看了一眼。

她原本以为是霍臣回来了,没想到从车上下来的人却是辰雪恬,紧接着,一个中年妇人也跟着下了车。

那妇人保养的十分得当,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实年纪,浑身上下的穿着打扮更是贵气十足,一看就知道身份不简单。

辰雪妍抓着窗帘的手顿时就攥紧了。

那是霍臣的母亲,张蓉。

之前她跟霍臣还没离婚时,因为辰雪恬暗地里挑拨,害得张蓉很不喜欢她,经常鸡蛋里挑骨头地训斥她不说,还让怀着身孕的她干一些家务活。

那时的她只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加上张蓉在霍臣面前对她表现的十分照顾,所以她并没有,也没机会把这些是说给霍臣。

呵,没想到回国后这么快就见到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