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粗壮紫黑硕大&丝袜短裙人妻呻呤

2022-06-22 11:57:44 9点热度

他已经在动身,所以他是背对这个老者的。

加上这个老者出现得太突然,刚一出现,那拳芒就汇聚而成,轰向禁王,使得禁王根本猝不及防。

“禁王小心!”

冥王却是看到了,他刚刚不惜代价的拼杀了上苍界那名造化境中阶强者,这个老者出现的时候,他第一时间看到。

眼下,看到那凝聚的拳势轰向禁王,禁王却是背对着的,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顷刻间,冥王空间转化,出现在了那道古朴恢弘的拳势面前,在面对这一拳的时候,冥王才切身体会的感应得到这一拳中内蕴着的那股摧枯拉朽、毁天灭地般的可怕威势。

“冥界地府!”

冥王嘶吼,他自身的武道本源全面燃烧,以此演化出了自身的领域空间。

一方如同地府般的领域呈现,将那道恐怖的拳芒包裹在内,同时冥王分出一股力道,将禁王的身体推送远离。

“冥王!”

禁王喊了声,他这时已经转过身来,看到冥王替他接下了这一拳,将这一拳都纳入到了自身的领域空间内。

下一刻——

轰隆!

这一方地府空间直接破碎,当中有着血雾炸开。

在这一拳之下,冥王赫然被直接轰杀得尸骨不存,他前来抵挡这一拳的时候已经抱着九死无生的念头,因为他认出了这个老者是谁,所以他疯狂的燃烧本源,演化一方空间,本想自爆拼杀。

但这一拳落下,冥王就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就此被镇杀。

恐怖的爆炸声威传来,这一拳落下之地,都要被夷为平地。

老者脸色平静,他右手蓄势,接着又是一拳朝前轰杀,这次汇聚而成的拳芒覆盖向了禁王、神凰王、道无涯三人。

拳芒古朴无华,威势不显,但谁都知道,这样的拳势之威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即便是一些永恒境初阶强者,也不见得能够将拳道威力演化到如此地步。

所以,这样的拳势之威已经不能用可怕来形容,而是毁灭!

所过之处,一切皆毁!

那一瞬间,禁王、道无涯、神凰王三人都感应到了一股浓重的死亡阴影,他们毕竟不是全盛状态了。

他们的伤势都很重,此刻也不过是稍有恢复,眼下他们自身的战力只怕连巅峰时候的一半也达不到。

所以,面对如此一拳,他们三人合力,也是有种无从抵挡之感。

即便如此,禁王他们也在疯狂的燃烧本源,无论如何都要迎击这一拳。

就在这时——

“定山!”

一声怒吼声传来,冰封领域赫然解封,随后一柄大锏虚影从天而落,镇压天地,压塌当空,以着霸烈无边的威势轰向了那道拳势。

轰隆!

大锏虚影与那道古朴无华的拳势硬撼在了一起,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声威。

那道拳势被抵挡了下来,老子眼中的目光微微一眯,朝着北境之王的方向看了眼,随后他淡然一笑,转头看向上苍帝子等人的方向,说道:“帝子,你们先退下吧。”

上苍帝子、混沌子没再说什么,他们身形一动,带着肉身都还未恢复的不死少主在后退。

至于叶军浪,在这个老者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撤退,全力朝着叶乘龙、白仙儿、澹台凌天等人那边方向全力撤退。

因为一种直觉的本能告诉他,危险!

极度的危险。

他若不退,极有可能会死,那是一种很可怕的感觉,也是自身警觉的一种提示,他选择远离这个老者。

与此同时,北境之王恢弘的声音传来:“造化境强者之外,其余人界武者,后撤回城!”

人界这边的禁地战士正在后撤,上苍大军战士也在撤离,显得很有默契。

北境之王的冰封领域解封,意味着半步永恒境层次的战斗不会再隔绝,在这样的情况下,造化境以下的战士留在战场中,会被战斗的余威波及,都要死。

叶军浪朝着白仙儿等人这边撤离,看到冥界子跟花神女两人的造化雷劫还未结束,也想要撤逃。

随后,叶军浪看到了紫凰圣女,她也退了回来。

“紫凰,截杀住冥界子跟花神女!你去对付花神女,我来对付冥界子,不要让他们逃了!”

叶军浪向紫凰圣女传音。

紫凰圣女心中了然,凤凰战衣覆盖身躯,真凰虚影浮现身后,她身形一动,如同凤凰腾空,以着急速撕裂虚空,瞬间截杀向花神女。

冥界子正在撤离,显得很从容,因为他有恃无恐。

造化雷劫覆盖之下,人界天骄这边都不敢冲杀进来,否则被那造化雷劫轰击,肯定是扛不住。

可就在这时——

嗖!

虚空震动,叶军浪催动行字诀瞬间赶来。

叶军浪二话不说,直接冲杀进了冥界子正在对抗的造化雷劫中。

冥界子直接惊呆了,他没想到叶军浪竟然胆敢前来截杀他,关键是叶军浪的状态并不好,伤痕累累,伤势极重,眼下竟然还敢冲进造化雷劫中。

“叶军浪,你找死!”

冥界子怒吼,他演化战技,出拳轰杀向叶军浪。

叶军浪冷笑了声,即便是不死少主引来的造化雷劫他都不惧,更何况是冥界子的?

那一刻,叶军浪自身的不灭本源法则全面催动,有着雷劫轰击下来,但雷劫中内蕴着的法则之力正在转化为本源之力为他所用。

叶军浪在雷劫中迎战向了冥界子。

叶乘龙、狼孩看到叶军浪冲入雷劫区域中攻杀冥界子后他们脸色都是一怔,他们也想去助一臂之力,这时叶军浪的声音传来:“去帮助紫凰圣女袭杀花神女!”

花神女这边,紫凰圣女也裂空而至,她以凤凰战衣护体,整个人如同一只浴火凤凰般,杀向了花神女。

文学

造化雷劫中,叶军浪正在全力出手,他拳势演化,自身的气血之力、本源之力融合一起,此外还有自身不灭本源法则转化过来的那股本源之力,全都在爆发,以着最强之势攻向冥界子。

轰!

同时,青龙圣印也在出击,圣印上一道道灭道神纹浮现,当头镇压向了冥界子。

叶军浪想要速战速决。

出现的那个老者太强大,给他的感觉太危险,如果让这个老者注意到这边,只要对方稍微干涉,那肯定就杀不了冥界子,甚至自己反而会面临生死危机。

虽说叶军浪已经不是全盛状态,自身伤势很重,但冥界子的状态也好不到哪去。

关键是,在这造化雷劫的区域中,叶军浪能够将那雷劫法则之力转化为自身的本源之力,所以叶军浪的攻势绝对是强大无匹的,加上还有青龙圣印的镇压,这对冥界子来说,完全就是一个绝境。

冥界子的脸色也彻底的震惊起来,他已经看出来了,他引来的造化雷劫看上去赫然对叶军浪无用,竟然无法限制跟影响叶军浪,反而是使得叶军浪有种如鱼得水越战越强之感。

怎么会这样?

这叶军浪到底是什么怪物?

“给我破!”

冥界子怒吼出声,他刚刚凝聚的造化本源中,无尽的造化之力不计代价的在爆发,他拳势演化,疯狂出拳,不仅是轰杀向叶军浪,也在抵挡那镇压过来的青龙圣印。

轰隆隆!

阵阵轰然震动的轰击声传来,两人的本源之力硬撼之下爆发出巨大的声威。

冥界子倾尽全力,但仍旧是无法抵挡叶军浪的拳势攻杀,叶军浪的拳势直接破杀了冥界子的拳势,重重地轰在了冥界子的身上,拳势中勾动的那股天道之力也没入冥界子体内。

与此同时,青龙圣印的镇压之力禁锢冥界子的身体,灭道神纹浮现,汇聚成的灭道之力也镇杀向了冥界子,直指冥界子的武道本源。

咔擦!

以着冥界子现在的状态,根本无从抵挡,他的武道本源也传来了阵阵破碎之声,他生机涣散,眼中满是一股绝望跟不甘之意。

叶军浪面无表情,眼中目光一冷,全力一击之下,击杀了冥界子后,他取走冥界子身上的宝物,迅速的离开此地。

另一边,紫凰圣女以凤凰战衣护体,她杀入了雷劫中,演化出一只浴火凤凰,以着无可匹敌的威势攻杀向了花神女。

花神女花容失色,她凄厉的吼着:“你这是在找死!即便你有兵铠,也挡不住雷劫之威!杀!”

花神女奋力迎击,全力出手抵挡向紫凰圣女。

就在花神女一心对付紫凰圣女的时候,突然间——

砰!

一根乌铁般的长棍从她的身后突然间落下,一棍轰击在了她的脑门上。

那是天魔棍,竟是看到叶乘龙也不顾雷劫轰击之威,他杀入了雷劫当中,身体承受着那造化雷劫轰击下来时所造成的伤势,他全力爆发自身的本源之力,一棍轰在花神女的脑门上,将花神女直接打得魂飞魄散。

冥界子、花神女,上苍界这两大天骄就此陨落!

他们想要撤逃都逃不出去。

与此同时,那名灰白发的老者注意到了这两名上苍天骄的陨落,他老眼中目光一沉,转头朝着这个方位看了过来。

那目光猛地落在了叶军浪的身上。

顷刻间,虚空中有着一股磅礴的能量在波动,像是漫天狂潮般,沿着那虚空就要吞没向叶军浪那边。

毫无疑问,以着叶军浪现在的状态,这股狂暴能的虚空能量席卷过来,绝对是要粉身碎骨。

就在这时——

轰!

这一方虚空破碎,那股磅礴的虚空能量也就此炸开,引得四周的空间都要湮灭了般,剧烈的波动起来。

炸裂的虚空中,北境之王的身影赫然出现,他手持逆龙锏,银白铠甲上几乎被染红一片,胸膛出被烧焦的部位还残留着天火余威。

即便如此,随着北境之王出现,随着他挡在那个灰白发老者面前,他仍旧是如同一座巨山般的耸立,将身后的整个人界都守护在内。

“定山王,天帝麾下五王之一,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

北境之王盯着灰白发老者,他眼中的瞳孔渐渐森寒,说道:“你的武道境界……”

被称之为定山王的老者淡然一笑,他背负双手,说道:“我以屏蔽宝物遮掩自身,隐匿于虚空,本以为这一战我无需出面,现在看来,北境你的战力还是远超想象。至于我的武道境界……我现在就是处在半步永恒阶段,有问题吗?”

北境之王目光冰冷,这当然有问题。

北境之王如果没记错的话,上古末期,定山王就已经是一尊永恒境巅峰层次的强者,在当时天帝所封的五王强者中,仅次于破天王的存在。

定山王兴许是感应到北境之王的状态奇差,自身的武道气息都起伏不定,并且本源之力已经开始有涣散的迹象。

这意味着,北境之王的武道本源已经不稳,就像是一个已经遍布裂痕的瓶子般,兴许轻轻一碰就会彻底化为碎片。

所以,定山王的心情显得格外的愉悦跟轻松,他便是继续说道:“当年一战,人皇一人独挡上苍,人皇剑芒纵横九天十地,强大无匹,不愧是上古时代最为杰出的强者之一。那一战,我被人皇的剑势锁定,被击成重伤。也幸好围攻人皇的强者众多,人皇也来不及再补上一剑将我击杀。我侥幸活了下来。不过,代价却是武道跌境了。”

北境之王眼中精芒闪动,他隐隐明白了。

“人皇剑势之威太可怕,我虽说不死,但永恒根基已经被摧毁,即便是伤势好了,但武道境界却是跌落到了半步永恒境层次。”

定山王笑着,接着说道:“若非如此,今日这一战,我岂能前来通道,来会一会北境之王你?”

“我一直有个遗憾,那就是未曾亲手击杀过天帝麾下的五大封王强者。所以,此战定不会让你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