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女的小奶水H&女神跪在胯间卖力吞吐

2022-06-22 11:37:40 11点热度

跟蚊子叫一样,扑击动作软绵无力,毫无威猛的气势,实在是丢狮。

跑起来也是慢慢悠悠,一点都不迅捷。

难道是前脚被刺扎了,要站起来跑步?所以速度这么慢?

奇奇更是看得直摇头,换成自己上,先对着这些愚蠢的人类撒泡尿再说。

迪迪布布这些年轻的小狮子,看热闹倒是看开心了!

还以为这只“狮子”在和工作人员玩什么游戏。

在草地上跑来跑去,互相追逐,扑击嬉闹宣泄着心中的兴奋之情。

小聂离开狮馆,朝着虎馆的方向跑了过去!

遇到防护网,就举起爪子“rua”大喊一声,换个方向继续跑。

虎馆!

娇娇这会静静趴在山坡上,琥珀色的眼睛有些疑惑地望着外面,竖起耳朵聆听外面的声音,尾巴尖尖仿佛有自己的生命,在草地上轻轻地一拍一拍。

以前她天天呆在水泥笼舍里,每天无聊得不行,养成了观察游客的爱好。

心里大致也总结了一些规律!

早上出来的时候,外面游客的数量很少,到了晚上快要回后舍的时间,游客也就都走了。

不过每隔几天,都会有那么一两天非常热闹的时候,游客会突然增加不少。

这个间隔和饲养员投喂活食的间隔是差不多的。

有些日子被人类称为“节日”,游客络绎不绝,饲养员会送来额外的美食,可以美美地吃上一顿。

不过人多了也不好,太吵闹,打扰她和冰糕休息。

今天和平时不一样,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声音严肃的广播突然响起,外面的游客尖叫起来,接着全都跑走了。

然后工作人员跑过来,架起防护网,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莫名有点不安。

这时,看到穿着狮子玩偶服的小聂跑了过来!

娇娇心里顿时大为震惊。

嗯?

这啥情况,怎么有只奇怪的动物,在场馆外面乱跑?

小跑到壕沟前,伸长脖子望向外面:“吼~”

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引擎咆哮声,似乎是在询问,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小聂转头,从头套缝里看到了娇娇震惊瞪大眼睛的样子,一阵偷笑。

嘿嘿,老虎都被我整懵了!

娇娇又回头吼了一声!

糕糕,这边有情况,过来看热闹!

冰糕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心思,发现游客跑了也就跑了,并不觉得很奇怪,继续趴下来懒洋洋地休息。

夏天外面热得不行,不管是玩耍还是趴在树荫下睡觉都感觉一阵闷热,只有呆在水潭里玩水才缓解一些。

入秋后气温降下来,趴在松软散发着好闻气味的落叶堆上,晒着暖烘烘温度正好的太阳,听着小鸟叽叽喳喳鸣唱,这么睡上一觉,简直舒服得不行。

听到娇娇喊自己,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从落叶堆里爬起来,伸了下懒腰。

甩着尾巴,屁颠屁颠地就朝她跑了过来。

脑袋凑在娇娇柔软的脸颊上,亲昵地蹭了蹭,撒了个娇。

麻麻,怎么啦?

你看,不知道什么动物跑出来了!

冰糕蔚蓝色的眼睛,好奇地盯着小聂。

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动物!今天真是开眼界了!

这时,载着兽医组的面包车也开了过来!

小聂举起爪子:“rua!”

面对突然靠近自己的面包车,看上去很谨慎的样子,发出吼叫警告它不要靠近!

随后转过身,准备往别的方向逃跑。

一边小心翼翼地离开,一边还不时回头看一眼,可以说演技非常到位了!

“我们这会就在狮子三米远的地方!兽医组准备就绪!over!”

方野持着对讲机:“按计划执行,小心不要被狮子伤到!over!”

面包车的车窗,慢慢地摇下一条缝。

随后,丢过去一块两斤重的生肉!

小聂听到“吧唧”一声,瞅着地上的肉,一时间陷入纠结。

这个情节剧本上没有详细写,属于他可以自由发挥的内容。

作为一只逃出来的狮子,见到肉是应该停下来吃,还是继续逃跑呢?

揣摩了一下狮子的心理,见到这么多人围堵自己,应该是比较紧张的,不会停下来吃肉。

想了想走过去,用爪子拿起肉,放在嘴边,假装是自己叼走了,拖到隐蔽的角落慢慢享用。

就在他拿起肉的时候,车窗后面伸出来一个麻醉吹筒!

林颖看着小聂的屁股,“嘿嘿”阴险地笑了起来。

仔细瞄准后,吹管用力一吹!

演练用的麻醉针,当然是没有装针头的。

即便如此,经过吹管的加速,打在人身上还是疼得不行。

“啊!!!!”

小聂捂着屁股猛地跳了起来,头套下的脸孔戴上了痛苦面具,大叫一声。

这一嗓子没有半点演技,全是真情实感!

被麻醉针射到,往远处逃去,脚步渐渐踉跄起来,晕晕乎乎像是喝了酒一样。

用四川话说,就是二麻二麻的!

走了一段距离,膝盖半跪在地上,身体也“噗通”趴了下去。

颤颤巍巍地伸出一只爪子,指向前方。

呃啊,不……不要停下来啊!

冰糕本来津津有味地看着,突然看到“狮子”被麻醉针射到,声音悲痛地大叫一声,吓了一跳!

耳朵都不摆了,浑身僵硬好似雕塑。

看到“狮子”倒了下来,目光更是流露两分惊慌,张开嘴喘着气。

这是怎么回事?它死了吗?为什么要打它?

娇娇则表现得颇为淡定。

刚才观察了一阵,她可以确定这是一只两脚兽!

根据她的了解,两脚兽外面的一层皮毛是可以更换的。就是不知道这只为什么扮得这么奇怪。

看到小聂倒在地上,只是有些疑惑,并没有因此惊慌。

看到冰糕一副吓呆了的样子,在它的脑门上温柔舔舐两下。

吼了一声,似乎在说,别害怕,有我来保护你。

文学

冰糕得到娇娇温柔的安抚,没有那么害怕了。

不过一种更加复杂的情绪涌了上来。

麻麻从小一直安慰我,保护我,现在我已经是一只大老虎了,遇到危险,我也要保护麻麻!

往前站了一步,鼓起勇气继续观看着后续。

娇娇看了冰糕一眼,感觉它似乎有些不同了!

林颖在面包车上,看到小聂踉跄走远趴下,不由笑了起来:“呵呵,演技还挺到位!”

射完麻醉针,为了防止狮子暴怒还击,立刻就将车窗关上了。

用对讲机汇报道:“狮子麻醉得很顺利!正在观察情况,over!”

耐心等了几分钟,又把面包车开到“狮子”身边,车窗慢悠悠摇下来一截,伸出一根长长的杆子,对着它轻轻戳了一下。

看看还有没有意识,是不是真晕了,防止反扑!

连着戳了几下,“狮子”除了戳屁股的时候爪子捂了一下,都是一动不动的。

“狮子已经失去意识了!over!”

方野道:“好,辛苦你们了!”

确定被麻醉后,面包车车门打开,下来几名兽医。

孟石这些人也跑过来,七手八脚帮着把“狮子”抬上担架,装进面包车里。

接下来就是抬回狮馆的后舍抢救。

游客们看得津津有味!

“哈哈,这狮子倒得也太糊弄了吧?起码再跑个两百米啊,走了几步就不行了。”

“我觉得演技已经很好了,不比那些小鲜肉强?特别是那一嗓子灵魂吼叫,听得我都感觉疼。”

“太欢乐了,今天这一趟没白来!”

“你们看后面的老虎,表情好逗!”

“冰糕吓傻了都。”

“娇娇看上去有点失望啊,一副没戏看了的样子。”

“娇娇表示,这群愚蠢的人类,把我都搞无语了!”

“其实这么演练一下还挺有必要的,前几天那新闻你看了吗,游客自驾跳下车去挑衅老虎的。”

“知道啊,不都刑拘了吗,素质真的吊差。”

“感觉动物园搞这么个演练,比起熟悉流程,更大的作用是可以给动物起到警示作用?以后就不敢逃跑了。”

“逃跑是不可能逃跑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逃跑的,在动物园里的感觉像是在森林里一样,比森林里好多了!每天都有人送上食物,还有一群人给我们表演娱乐,芜~超喜欢在里面的!”

随着“狮子”远去,广播响了起来:“游客朋友们,演习结束,请大家继续享受游园的乐趣。”

冰糕呆了一会,步履缓慢地回到山坡,趴在落叶上,没有心思睡觉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对它的心灵冲击有点大!

拍完狮子被麻醉针射倒,运走的过程,米瑾也是笑得不行,有些意犹未尽。

朝摄影师一招手:“走走走,咱们采访去。”

向附近看热闹的游客采访起来。

刚才看到一个小朋友,都被吓哭了!第一个就选他进行采访。

米瑾蹲下来,温柔问道:“你好啊小朋友?我想采访一下,请问你刚才看了动物园的演练,有什么感想吗?”

小朋友眼角还有泪痕,这会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

想了想道:“我看到狮子把人扑倒,有人尖叫,心里很害怕!”

“现在还怕不怕?”

“不怕了,动物园很厉害,有麻醉针,叔叔们都很勇敢。以后真有狮子跑出来,也可以把它抓住的。”

又采访了秀恩爱的大学生情侣:“你们感觉怎么样?”

女生笑道:“看到这样的演练,知道动物园可以处理这样的问题,我们过来玩也比较放心吧。”

男生:“没事,亲爱的,有我保护你!”

单身狗翻了个白眼!

一名穿着黑色衬衫的大叔笑呵呵道:“希望这样的演练多来一点,以后有机会,我还想带着女儿过来看,增强一下她的安全意识。

毕竟生活中有很多危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生,我们多一分准备就多一分安全。”

“好的,谢谢您的回答!”

采访完了游客,和方野打了个电话,又跑去狮馆。

方野和小聂这些工作人员都在狮馆里。

小聂这会脱掉头套,龇牙咧嘴“诶呦诶呦”叫唤着,一边揉着屁股。

“林姐,意思一下往旁边地上射不行吗?我感觉我屁股这会肯定是又红又肿。”

林颖掩嘴笑道:“这个别怪我,园长不是要求要认真一点吗。”

方野鼓励道:“今天表现得不错,给你奖励个红包!大家呱唧一下!”

呱唧呱唧!

一众工作人员都鼓起掌来。

小聂喜上眉梢,随后又吸了口气:“嘶,谢谢园长!”

雷志心中暗道,我今天也表演得很卖力啊!能不能给我也发个红包!

不过只是想想,没好意思说。

方野道:“对了,小辛,你给他拿罐外伤喷雾!回去用这个喷一喷。”

猛兽馆都常备着系统出品的外伤喷雾,一些小抓伤、碰撞、淤血之类不是很严重的外伤,喷一下很快就可以恢复,效果极佳。

米瑾这时候过来采访了!

“方园长,能介绍一下演练的细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