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老头给添的直叫过程(肉到怀孕)最新章节列表

2022-06-22 11:31:53 9点热度

而有的人则是指手画脚地告诉警察到底发生了什么。

韩超拨开熙熙攘攘的人群,冲到最前方,便见苏若晴抱着楚延越,跌坐在地上。

地上满是鲜血,苏若晴的手上,也满是鲜血。

韩超楞在原地,许久才回过神来,冲着身后的警察便高声喊道:“叫救护车!叫救护车!”

好在料想到了这伙人的危险之处,救护车也跟着警车一起来了。

穿着白衣服的护士和医生们,七手八脚地将楚延越抬上了救护车。

手中的力道突然卸去,苏若晴耳边却不住响着嗡嗡的声音。

在那些嘈杂的声音之中,苏若晴依稀听到了韩超的声音。

“苏若晴……苏若晴你没事吧?”

良久,苏若晴才打了个寒颤,猛地别过头,望向韩超。

韩超关切地凝视着苏若晴,上下打量了一圈:“你没有受伤吧?”

苏若晴只是呆滞地摇摇头,随即却似乎想到了什么:“楚延越……楚延越他……”

“放心吧,医生已经带他去医院了。这是特定的野战医院,医疗技术十分高超,医生的水平也都是世界顶尖。楚延越不会有事的。”

“不行。我要去看他。”

苏若晴说着,像是一只失去了意识的傀儡,只知道转身往自己的车边走去。

见状,韩超几步上前,拦住了苏若晴的去路。

苏若晴不解地盯着韩超,高声喊道:“你拦着我做什么?我要去看楚延越!”

“苏若晴,你冷静一点!”

韩超的声音几乎没有任何情感波动。

他直勾勾地凝视着苏若晴,缓缓说道:“你现在要做的事情,不是去看楚延越,而是告诉我,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人打伤了楚延越?”

苏若晴哪里还有心思管这些?

她一把拨开韩超,并不回答韩超的话,径直往前走去。

苏若晴刚走出两步,便听到身后韩超冷冽的声音再度响起:“你要是不肯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人伤害了楚延越,那我就永远都不可能抓到那个人!”

苏若晴又向前走了两步,才缓缓停了下来。

她低着头,右手紧紧地攒在一起,直到指尖将手心掐得生疼,才逐渐回过神来。

苏若晴别过头,看向韩超,声音还有些颤抖:“你要向我保证,楚延越不会有事。”

韩超缓步上前,在苏若晴的面前站定,才沉声道:“至少,他不会有性命之忧。”

苏若晴的目光逐渐沉了下来,缓缓点了点头:“那就好。”

韩超凝视着苏若晴,接着问道:“苏若晴,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到底是什么人伤害了楚延越?”

苏若晴错愕片刻,再度想起了苏若梦那副近乎变态的样子。

方才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般。

知道现在,苏若晴想起苏若梦的样子,还仿佛只是隔着一层雾气看着那个张狂的女人。

她定了定心神,揉了揉自己生疼的眉心,才缓缓道:“她说,她叫苏若梦。”

“苏若梦?”

韩超微微一愣,他们了解到的,这个组织的领导人员,应该叫苏梦。

不过,他没有打断苏若晴的话,依旧凝视着她,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苏若晴做了一个深长的呼吸,摇了摇头,似乎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将刚才的一切都想起来。

“她……她说她是苏家人。还说,她是给我续命的人。”

说完,苏若晴猛地抬起眼,直勾勾地盯着韩超:“对。她说了,她是为了找我。她的目标是我!就连刚才,她一开始也是想要对我开枪的。可是……可是楚延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了出来……”

想到了方才的一切,苏若晴的情绪再度激动起来。

“是我害了楚延越!他是为了救我!”

苏若晴直视着韩超,几步上前,紧张地望着韩超。

“苏若晴,你冷静一点。”

韩超扶住苏若晴的肩膀,轻声道:“还有什么事,你一次都告诉我。那个苏若梦说她是给你续命的人,是怎么回事?”

在如今这样一个医疗技术如此发达的时候,竟然会有人是要给另外一个人续命。

这件事情,不管怎么听都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苏若晴拧着自己的眉头,微微摇头。

明明事情就是刚刚发生的,可是苏若晴却总是觉得,事情似乎已经发生了好久好久。

良久,苏若晴才再度望向韩超:“我……我也想不起到底还发生了那些事情。我现在只能想起,那个女人一开始就是为了杀我。什么续命之人,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我以前根本就没有听过这么荒谬的话……”

苏若晴意识混乱,加上她对楚延越的担心,越是想要记起刚才发生的一切,便越是什么都记不起来。

韩超知道,若是再逼下去,只怕苏若晴也会崩溃。

“好了!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安排人,送你去楚延越的医院。稍候我会去医院看他。苏若晴,你一定要想起来刚才都发生了什么,这很重要!”

此刻,苏若晴只觉得自己头疼欲裂,除了迷茫地点了点头之外,再没有其他任何动作。

韩超打量了两眼苏若晴,长叹一声,对远处站着的人摆摆手。

很快就就有人过来,搀扶着苏若晴上了车,带着她往野战医院而去。

韩超看着车子消失的踪迹,回味着方才苏若晴的话。

续命之人。

这四个字听上去那么玄幻,可是却又那么真实。

如若不是真的见到过真实的场景,韩超也很难想象,真的会有人活着,便是要给另外一个人续命!

……

车子一路飞驰,很快就到了一家看似普普通通的医院门前。

开车的人不知对门卫出示了什么东西,那门卫十分恭敬地对车子行了个礼,便立即打开了闸门。

一路到了医院的最后一栋楼下,车子才停了下来。

驾驶座的人别过头,望了苏若晴一眼:“楚延越在三楼的急救室。”

苏若晴来不及多问,答应一声,便匆匆下了车,直奔三楼。

急救室的灯亮着,上面写着三个字“手术中”。

看来,韩超没有欺骗自己,至少将楚延越带走的医生的确是专门的医生。

苏若晴坐在急救室外的长凳上,虽然依旧没有见到楚延越,不过或许是因为和楚延越靠得近了些,苏若晴的心倒是逐渐安定下来。

她终于有时间去仔细思考方才苏若梦的话。

苏若梦一直在强调,她就是苏若晴,苏若晴就是她。

依稀之中,苏若晴还记得,她说什么自己是苏若晴的姐姐。

可是,苏若晴很清楚,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姐姐。

这女人到底在说什么疯话?

就在苏若晴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长廊的尽头,两个小女孩手拉着手,从远处缓缓走来。

这两个小女孩穿着一样的衣服,加上她们一般高的身高,还有两人都奶呼呼的长相,一时之间,倒是让人分不清楚,她们到底谁是谁。

“刚才大夫说了,我们的血型是一样的。”

其中一个小女孩看着另外一个,笑呵呵地说道。

那个听话的小女孩抬起手,露出了自己胳膊上的白色绷带:“那我们以后是不是就等于用了同一条性命啊?”

另外一个小女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那小女孩半弓着身子,抬手轻轻地捏了捏那个带着绷带的小女孩的鼻尖,轻声道:“咱们是双胞胎,本来就是同一条性命啊。”

听到这话,苏若晴猛地想到了什么。

若是双胞胎,那根本就是同一条性命啊!

难道,自己真的有个一直素未谋面的双胞胎姐姐?

那为什么从来没有听家里人提起过呢?

现在这个时候,想要去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找什么人合适。

就在苏若晴沉思之时,急救室的灯突然灭了。

急救室内传来咣当一声。

苏若晴第一时间别过头,往那边望去。

急救室的门缓缓打开。

苏若晴忙迎上前。

几个大夫推着一辆手术车,从急救室内,缓缓走了出来。

苏若晴几步走到手术车边,她扶住手术车一边,探头望向那手术车。

楚延越躺在手术车上,双眼紧闭,脸上还罩着一个氧气面罩。

“你是病患什么人?

一个护士打扮的人几步上前,挡住了苏若晴,十分警惕地盯着她。

苏若晴的声音还有些颤抖:“我是他妻子。”

见护士依旧狐疑地打量着自己,苏若晴拿出身份证,交给护士。

护士检查过后,才打消了几分狐疑,盯着苏若晴,缓缓道:“病人中枪的部位很危险,虽然已经取出了子弹,不过还是需要在重症室观察。家属可以去准备一些陪床的东西。”

“他有生命危险吗?”

护士见苏若晴焦急不已,态度也和缓了些许:“放心吧,暂时没有性命危险了。

文学

这家医院是个的典型的内部医院,虽然急诊部门也接待一些社会人员,可是住院部里就都是像楚延越这样身份的人。

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楚延越却还是被安排在了最顶级的病房。

病房在住院部的顶楼,整层楼都只有楚延越一个病人。

走廊外,倒是守了不少人,显然是韩超早就安排好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手术的时候吸入了过多麻药的缘故,楚延越始终没有醒来。

他紧闭着双眼,那张脸面色苍白,嘴唇还有些青紫。

苏若晴看着他憔悴的样貌,眼前总是会不断地浮现出当时楚延越挡在自己面前的样子。

他后背的血窟窿似乎怎么都堵不住一般,鲜血将他的衣服染得通红。

那一幕在苏若晴的眼前滚动出现,再看到楚延越这张没有丝毫血色的脸,苏若晴的心中,真是说不出的难受。

从白天一直守到了夜晚。

夜色降临,楚延越依旧没有要苏醒的迹象。

许是因为守了太长时间,苏若晴也觉有些昏昏欲睡。

她握着楚延越的手,靠在床头,微微闭上眼睛。

苏若晴也不敢睡得太深,生怕楚延越若是半夜醒了,或许还需要人陪在身边。

不知过了多久,朦朦胧胧那个之中,苏若晴似乎听到了病房外传来了一阵说话的声音。

“楚延越怎么样了?”

韩超一只手握住门把手,微微探出脑袋,望着病房之内,轻声询问身边的大夫。

“他虽然没有性命威胁,可是那一枪离他的脊柱实在是太近了。说不定,他会终身瘫痪。”

闻言,韩超猛地别过头,拧着眉头,诧异地盯着医生。

他搭在把手上的手都没有收回,却明显能够感觉到手心之中一阵冷汗浸了出来。

“瘫痪?你知道你再说什么吗?那可是楚延越。”

医生长叹一声,顺着门的缝隙往里面瞧了两眼,也是一脸无奈地摇摇头:“子弹只取出来了一半。还有一半,已经没入了他的脊柱之内。若是轻易取出,很有可能立即造成瘫痪。可若是现在不取出来,以后也有可能会因为子弹的压迫,造成瘫痪。”

韩超冷笑两声,脸上的肌肉抖动几分:“你这意思,就是他不管怎么说都会瘫痪了?”

医生没有再回答韩超的话,而是低头不语。

“不可能!”韩超冷色盯着一声,厉声便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总之,不能让他瘫痪。他是近十年以来,最出色的特工。如果他瘫痪了,你知道对于我们而言意味着什么吗?”

“韩队长,我也知道楚延越的重要性。可你们既然知道他这么重要,为什么还会让他到现在这个样子呢?”

医生已经忙碌了一天,听到韩超这命令式的言语,显然有些不满,恼火地抬起眼,直勾勾地盯着韩超。

才说了一句话,医生的余光却扫视到了病房。

只见方才还空空荡荡的病房门后,此刻竟然站着一个人。

苏若晴双眼通红,直勾勾地凝视着医生,嘴角肉眼可见地颤抖了两下:“医生,你刚才说什么?谁会瘫痪啊?”

对上苏若晴那双通红的眼睛,便是医生也没有办法说出这样残忍的话。

那医生索性背过身子,用胳膊肘顶了顶站在一边的韩超。

韩超面色凝重,一双手环抱在身前,右手的拇指托住自己的下巴,为难地望向苏若晴。

他这样子,和苏若晴在李达英家中看到的韩超可截然不同。

“韩伯父。”

苏若晴压下心中涌动而起的情绪,不死心地望着韩超:“到底是谁要瘫痪?”

韩超知道,苏若晴刚才一定什么都听到了。

她此刻之所以会这样望着自己,完全是因为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苏若晴,我们一定会给楚延越找最好的医生。如果国内的医生不行,还有国外的。”

韩超说着,别过头,怒色打量了医生两眼。

医生一言不发,甚至连都看没有多看韩超一眼。

苏若晴凝视着韩超,人却慢慢地挪动步伐,走到了医生身旁。

她勾动唇角,挤出一抹笑容,凝视着医生。

“您是医生,韩伯父毕竟只是你们的队长。在这方面,我还是相信医生。您告诉我,韩伯父是开玩笑的是不是?”

苏若晴抓着医生的肩膀,挑着眉角,盯着他,等待着医生的答案。

那医生和苏若晴对视一眼,最后还是别过头,躲开了苏若晴的目光:“苏小姐,我们一定会尽力的。不过,。以楚延越现在的状态,恐怕你们……”

医生鼓足勇气,望向苏若晴,却在看到苏若晴双眼的一瞬间,所有的勇气都消失不见,那已经准备好的话停留在喉咙之中,怎么也说不出来。

“怎么可能呢?”苏若晴双眼通红,嘴角微微抽动两下,喉咙滑动,向后退了两步:“楚延越怎么可能瘫痪呢?他才多大年纪?怎么可能呢?”

最后几个字,苏若晴几乎是嘶吼了出来。

医生和韩超对视一眼,纷纷低下头,不敢再看向苏若晴。

“韩伯父,你送楚延越来的时候,可是告诉过我,他一定不会有任何事情的。你说这里是野战医院,一定不会让楚延越有任何事情的。你说过的!”

苏若晴跌撞往韩超面前走近两步。

可她双腿发软,脚下一滑,人竟然向后的倒去。

好在靠在了身后的墙上,才勉强没有摔倒在地。

见状,韩超忙扶住苏若晴:“苏若晴,我刚才也说了,我一定会想办法的。不会就这样看着楚延越真的瘫痪的。”

苏若晴已经全然听不进去韩超的话。

她垂着眼,低着头,脑袋像是拨浪鼓一般不住晃动,口中还在喃喃自语:“不会的……不会的……楚延越不会的……”

突然,一个小护士从对面的办公室中快步跑了出来:“机器显示,楚延越已经醒了。”

这句话,倒是瞬间将苏若晴拉回了现实之中。

她一把推开韩超,几步冲进了病房中。

病床上的楚延越已经睁开了眼睛。

他瞳孔还有些涣散,目光混乱地打量着天花板。

听到声音,楚延越才缓缓别过头。

才对上苏若晴通红的眼睛,楚延越涣散的瞳孔终于一点点有了光芒。

他挣扎着抬起手,对苏若晴伸出了手。

见状,苏若晴快步上前,握住了楚延越的手。

楚延越凝视着苏若晴,嘴角微微扬动。

他用手指了指自己脸上的氧气面罩。

见状,苏若晴忙取掉了面罩。

骤然呼吸到了新鲜空气,楚延越张着嘴,做了几个深长的呼吸。

待到呼吸平稳下来,楚延越才笑着望向苏若晴。

“这是怎么了?”

楚延越的声音很低,低到几乎听不见。

便是如此,苏若晴还是一下子就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谁……谁惹你不开心了?”

楚延越接着问道。

一句话,瞬间便让苏若晴的眼泪夺眶而出。

她立即别过脑袋,抬手抵住自己的面颊,深吸了两口气,才算是将心绪平定下来。

苏若晴继续望向楚延越,挤出一抹笑容:“没事。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楚延越挣扎着抬起手,牵动了点滴,手背上瞬间便有鲜血回流。

苏若晴忙坐在床边,握住楚延越的手,轻声道:“你别动了。”

楚延越呼吸微弱,微微低下眼皮,望向苏若晴:“刚才你们在病房门口的话,我都听到了。你声音太大了,吵得我根本没有办法再睡。”

原来,他都听到了!

苏若晴心中一动,鼻尖酸楚,泪水就在眼眶中打着转。

“不哭了。”

倒是楚延越,反而扬动着笑容,望着苏若晴:“我不是还活着吗?只要我还活着,别管我能不能站起来,都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苏若晴鼻头一酸,眼看着眼泪便要再度流出来。

便在此时,苏若晴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韩超找到她的手机,递给她:“好像是你的助理。”

电话接通,那边却传来了苏知暖奶声奶气的声音:“妈咪,你们找到爹地了吗?”

苏若晴心中一动,别过头,看向病床上的楚延越。

她的身子颤抖着,一双手紧紧地攒在一起,才算是勉强镇定了自己的声音。

“找到了。”

电话那边的声音更加急促:“爹地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