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老师屁股迎合我摩擦_阅读

2022-06-22 11:27:20 4点热度

现在竟然还说要和我井水不犯河水,你不觉得你太过于可笑了吗?”

听到这话之后赵庄顿时就蒙了,脑子里快速的回想着程深究竟是什么人,但是看着这张脸怎么也想不起来。

最后还是站在他身后的一个人,觉得程深非常的眼熟,似乎在财经报纸上见过一两回,这才告诉了他。

一天到财经报纸这两个字,赵庄的脑子顿时就撞过来了。他卡了一两秒之后,顿时对着他和颜悦色的说道:“原来是程总啊……你什么时候回的国,这我都不知道。要是知道你今天也在的话,我肯定会带着礼物过来的。”

这话一听就是假的,夏苒抬起一只手托着自己的下巴。

笑眯眯的道:“但如果你知道我们两个也在的话,今天肯定会带着礼物来,而且还是那种让我们都消受不起大礼物。”

夏苒一句话直接就把他们双方给架了起来,在场的所有人都表情各异,总觉得夏苒这话说的实在是太冲动了。万一赵庄他们这些人受了刺激,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拔刀怎么办?

而程深听了这话仅仅是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那模样似乎在夸奖她说的有道理。

本来那些还想要呵斥夏苒的人,见到程深对他贸然说话竟然是这样一种态度,顿时就闭上嘴乖乖坐在原位了。

而赵庄的脸色也反复变化了好几次,最终他才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道:“夏小姐还真的是折煞我了。怎么可能拿的出那么贵重的礼物,像我这种人,无非都是为了给老板打工的。”

既然程深都在这里站着了,那程深身边的女人究竟是谁,他们还不好判断么。

程深不好惹的程度他也是知道的,直接就暗示程深有人指使他,让程深就算是记仇也千万别记在他的身上。

会议室的其他人实在不太明白为什么赵庄变脸变得这么快,明明他上一秒的时候还在嚣张的打劫他们家的股份,现在一遇到程深就怂了。

“你们那个老板也真是一个人物了,我不知道一个人利于熏心到了极致,连找死这种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程深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我觉得你还是尽快换一个老板的好,否则哪天被他坑死了也不知道。”

其实赵庄心里苦,他老早就知道程深不是这么好惹的角色,他甚至还在自己老板动这个心思的时候提醒过他。

但是他老板执意觉得程深都这么长时间没有回过国了,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回国,兴许根本就回不来了。

因为他已经从自己的特殊渠道确定过,这段时间以来程深和夏苒两个人的电话谁都打不通,就觉得他可以趁着程深回来之前,把程氏集团收入囊中。

而现在忽然爆出夏苒的丑闻,而夏苒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对这件事情做出回应,他才终于下定决心要用这件事情发难。

“既然程总没有其他的事情了,那我就先带着兄弟们离开了,如果你还有什么事情的话,直接可以和我们的老板商量。”赵庄低了低头,然后就准备带着其他人离开了。

还没有等他走出去两步,程深直接道:“那我们会议室的损失谁来担负?总不会你们兴师动众砸了我们办公室的东西,到最后却让我们自己负责吧?”

赵庄听到这话之后迅速道:“这些事情当然由我们来负责,您先让财政这边估个价,我们明天就把钱送来,按照市价的三倍怎么样?”

听到这话之后程深才终于满意了,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等到他们一行人离开了之后,李经理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呆呆的问:“这就……这就行了?”

负责人则用崇拜的目光看着程深,道:“程总还真是厉害,他们这一群人一看到您就直接落败了。那这件事情是相当于解决了吗?”

“哪有这么容易,这个赵庄虽然是一个识相的,但是他老板是个怎么样的人就很难说了。”夏苒叹了一口气,想起这件事情就觉得很头疼,只觉得这些人一天天的不知道在闹什么幺蛾子。

其他人听到这话之后也知道是这样一个道理,不过见识过赵庄的态度,他们觉得心里面比从前轻松多了。

最起码现在的担子都由程深扛着了,而且以程深的能力,和其他家族对起来还不知道谁赢谁输,他们也用不着太过于悲观。

这件事情解决了之后,他们对于程深的意见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异议,觉得只要是有程深在,夏苒留与不留其实都和他们没有多大的关系了。

倒是夏苒对着程深道:“我继续留在公司里面的话确实影响不太好,毕竟我有好长时间没有来这边上过班了,这得让其他员工怎么想?”

程深听了这话之后眉心顿时拧了起来,刚想要开口,就见夏苒把一根手指放到了她的唇上。

“这件事情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我考虑了很长时间的。”夏苒看着程深就道:“我在这个公司仅仅是挂个名而已,走与留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既然没有那又何必非要留在这里白拿工资呢?我想公司里面也肯定有很多人觉得不公平。”

虽然整个公司都是她老公的,她拿自己老公的钱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不上班还白占位置到底是不太妥当。

毕竟这里又不和韩氏一样,她本身就高层,不上班白拿工资其他人也说不了什么

文学

程深听到这话之后还想要劝一劝她,但是听到她竟然这样的坚决之后,终于松口尊重她的决定了。

程深道:“你可以走,但是却不能是被开除的。要不然其他人真的以为这件事情是你的错了。”

开除与请辞对于她而言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所以夏苒也就没有再坚持这件事情。

知道有程深在这里边,她定然是出不了什么事情的,夏苒也就不继续在这里打扰他们其他人开会了。

她直接走到冯秋的部门就敲了敲门,然后一眼就看到坐在人群中的冯秋。直接抬起手就对着她打了个招呼。

冯秋见到她也是满脸惊喜:“夏苒!真没想到能够怎么快就见到你,我还以为你处理事情也得好长时间呢。公司这边决定的怎么样了?你这一次回来了之后还走吗?”

听着冯秋在她耳边絮絮叨叨的声音,夏苒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我回跟公司请辞。”夏苒在这件事情上也没有打算瞒着她:“我这么长时间以来也没有回公司,我这个人公司里面几乎和透明人没什么区别了,当然也就没有继续待下去的意义了。”

听到这话冯秋顿时就咬了咬唇,不高兴的道:“你就不用安慰我了,肯定是那些人在网上的舆论影响到你了。我早就听说上层似乎想要把你开除,然后缓和公司的压力。我还以为程总回来会有所不同的,谁知道……”

冯秋说到这里的时候就顿住了,似乎觉得程总是夏苒的丈夫,如果说他的不好她或许心里面就会不舒服。

听到这话之后夏苒顿时就哭笑不得了,她道:“你误会了,这件事情是我早就想好了的,和公司现在的情况没什么关系的。我也没有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委屈的地方。”

现在正好的吃午饭的时间,他们两人就一起去了公司的食堂里面。

可能是因为夏苒的事情最近闹得太火了,她们刚刚走进食堂就赢得了不少人的关注。

冯秋是一个模特早就习惯了这种被人看着的感觉,而夏苒也根本就不在意,所以她们两个人还是该聊什么聊什么,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原本冯秋还担心夏苒的工作问题,但是现在听见她的语气一点点都不勉强,似乎离职这件事情也是自己考虑清楚的,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只要你没有受委屈就好。”冯秋和她打完饭就随便找一张桌子就坐下了:“不过你要离开了公司,那我岂不是在公司里面就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在公司的保.护.伞都没有了金大腿竟然自己辞职了,真伤心。”

她这话说得半真半假的,弄得夏苒一下子就笑了起来。

夏苒道:“说得好像你经常能够在公司里面看到我一样。不过就算是辞职了,金大腿还是金大腿永远倒不了的。如果你在公司里面遇到什么事情的话,还是可以拿我的名字造谣撞骗啊。”

一般人还是会给她这个总裁夫人的面子的。

而且现在全公司上下谁不知道她和冯秋关系好。

就在她们两个人说说笑笑的时候,一个男人直接走到了他们两个人的面前,目光炯炯的看着夏苒。

夏苒看着他这个眼神心里面就道一颤,下意识的觉得他是不是要跟自己告白了。

而冯秋见状直接皱眉,随后这才开口提醒道:“这位的总裁夫人,你是不是刚来还不认识?”

那个男人听过这话先是懵了一秒:“啊?”

这个时候又有不少蠢蠢欲动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他们站到那个男人的身后,很明显和他是一伙的。

其中一个女子见他们误会了,直接就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想要告诉夏姐,我们都和你是一个公司的,我们知道你什么样的为人,我们都愿意相信你。”

“是啊是啊,夏姐一直都很照顾我们这些员工。网上的那些纯属就是胡说八道,他们怎么有脸污蔑夏姐。”

“夏姐,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说。虽然我们帮不上什么大忙,但是小本事还是有点的。”

看着他们眼中的热情和言语中的诚恳,夏苒能深切的感觉到他们的真心。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有些舍不得离开这里了。

“我在这里的时间不长,真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会有这么多人的人站到我身边。”夏苒低低的笑了一下:“很感谢你们,如果耽误了大家的用餐时间就不好。谢谢你们跟我说这些,我真的很欣慰。”

对于公司里面的人,她一直都是能帮就帮,毕竟那对于她而言不是什么大事。却没有想到因为这些举手之劳,却让这么多人记在了心中。

其他人纷纷让她不用感谢。

之后,和他们这一群人告别了之后,夏苒就跟着程深一起去见了那个联盟的核心家族。当她听到那个家族的姓之后,脑子里面不自觉就想起了薛嘉勋。

不过想想薛家为什么好端端要针对他们的公司?还用这么招摇的名字,让人很容易联想到他们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