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车上迎合高潮&将军不放玉势好不好

2022-06-22 11:18:13 8点热度

虽然他现在知道这个吻,感恩大于心动。

但是迟早会心动大于感恩的。

大家跳累了,就都互相道了晚安,回帐篷睡觉了。

夏茵和陆宇星也都回了帐篷。

因为刚才的吻,夏茵有些害羞的埋在了被子里。

陆宇星走到她面前,拽了拽被子,笑道:“现在才知道害羞,是不是有点晚了?”

夏茵不理他,头扭到一边去。

陆宇星把被子拉开,去戳夏茵的脸,把夏茵戳的只得抬眼看陆宇星。

夏茵圆圆的眼睛黑亮黑亮的,害羞的样子让陆宇星觉得可爱死了。

特别想把夏茵从被子里捞出来,揉捏一顿。

但是他克制住了。

“不闹你了,晚安。”

他在夏茵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拿了另一床被子睡觉。

其实他也可以想可以和夏茵睡一个杯子,但是他想着节奏还是慢一点的好。

外面还是很冷的,他们在帐篷里却很暖和。

睡的很香甜。

只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夏茵又被陆宇星弄了大红脸。

他们是分两床被子,两头睡的。

陆宇星睡觉的时候!

居然把手伸到了她的被子,握着她的脚睡的!

夏茵心里真是说不出来什么感觉,觉得又好笑,又觉得这样真是让人害臊极了。

趁陆宇星没醒,她悄悄把脚收了回来。

才暗暗的松了口气。

陆宇星这是梦游了吗。?

单纯的她,只想出来这个原因。

直到后来,陆宇星热衷于给她买各种各样的鞋子,以及对她的脚有更多的关注。

她才知道…………

…………

他们又在这里玩了两天,就回去了。准备去新的学校了。

刚回到家,球球就热情的对着他们又叫又亲又蹭的。

喵喵个不停。

直到抱在身上,才安稳下来。

“真是个黏人的家伙。”

夏茵摸摸它的耳朵,又按按它的肉垫,软软的很舒服。

“这两天在外面风沙太大,身上都不干净,今天总算可以洗个干净的澡了。”

陆宇星说道,结果球球一听到洗澡,就腾的一下,跳下去,逃走了。

夏茵有点懵,陆宇星却习惯了,“这个小东西真是……球球最讨厌洗澡,所以一听到洗澡就躲起来了。”

夏茵不禁笑起来。

“跟能听懂话一样。”

陆宇星也怀疑,球球有时候真的能听懂话。

他们都去了楼上的浴室。一人一间,把这两天的尘土都洗干净。

夏茵洗的慢,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陆宇星已经洗好了。

他在客厅好像在接电话,脸上的表情很正经。好像还有点严肃。

夏茵去楼上吹头发,吹好了下楼,看到陆宇星已经不再打电话了。

但是表情仍然有点紧绷。

“怎么了?”

她小声问道。

陆宇星一看她,脸上又换上笑容,“怎么把头发吹成这个样子了。。”

夏茵的头发被吹的很凌乱,像个鸡窝一样。

“我没注意。”

“下次还是让我给你吹吧。”

陆宇星走到夏茵面前,用梳子把夏茵的头发梳顺。

虽然陆宇星还是温柔的,但是夏茵却感觉到陆宇星还是有心事的。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她抬头问道。

陆宇星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妈生病了,要做手术,不知道情况怎么样。”

怪不得陆宇星打电话的时候,表情凝重呢。

“那你快回你家看看你妈妈吧。”

陆宇星有点烦恼,“但是一回去就不自由了,出来就难了。”

“最怕的是不知道我弟是不是骗我的。”

原来陆宇星还有弟弟。

“可是应该不会拿这种事情干玩笑吧。”

“说不准。”

陆宇星皱着眉,问道:“如果真的要回去,就要回到我家的地方,上学。你愿意和我一起吗?”

夏茵愣了一下,但是她也没地方可去。

陆宇星说道:“你是我的女朋友,当然是要跟我一起的。我想问的是,你愿意住进我家,和我的家庭成员住在一起吗?”

夏茵愕然的睁大眼睛,和陆宇星的家人住在一起?

这个问题真的把她问倒了。

且不说,她这样的性格会不会被陆宇星的家人喜欢。

而且她肯定是对这样的生活不适应的。

最主要的是她以什么身份住进陆宇星的家里呢。

夏茵把疑问抛出来,陆宇星却道:“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你答应,到时候你可以混入我们家的女佣,当女佣啊。”

“啊……”

“逗你的。”他怎么舍得让夏茵当女佣呢。

“总之身份的事我肯定是有办法的。”

夏茵还是有很多迟疑,陆宇星也没再问。

他还没确定回去。

但是晚上陆宇浩又发来一条消息,是他妈妈做手术的照片。

陆宇星不能淡定了。

已经决定回去。

但是不知道该让夏茵住外面,还是住进陆家。

但是后来想想还是决定让夏茵和他一起回陆家。

不把夏茵放在眼前,他还是不放心。

陆宇星一旦下了决定,即使夏茵不想去,他还是劝哄着夏茵最后答应了。

和他一起回陆家,一起去上学。

于是陆宇星就又去办了退学手续,豆丁知道不能和陆宇星一个学校时,又哭的稀里哗啦了。

陆宇星真是被哭的有点无奈了,给了豆丁一个拥抱。豆丁才冷静下来。

而夏茵答应了之后,才意识到一个事实。

她要离开属于谢安的城市了。

心里又极度难过了起来。

即使他们不能在一起,可是在一个城市都是令人感到安心的。

可是、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城市。

这意味着可能永远见不到谢安了。

一想到这个,她的心就隐隐作痛了起来。

陆宇星对她已经很好了,为什么她还要想着,念着谢安呢。

可是她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啊…………

世界上要是真的有忘情水就好了。

还有三天,她就要和陆宇星走了。

文学

这个想法一旦出来。

夏茵的心就没办法再平静下来了。

满脑子都是这样的念头。

就一眼,她就在人群中远远的看谢安一眼,就好。

思念随着这个念头在猛涨,谢安的脸开始在她的脑海里变得模糊。

多么可怕的事实。

夏茵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所以趁着陆宇星出去办事情的时候。

自己一个人出了门。

她穿着看不出身材的外套,脸上还带了口罩。

估计即使谢安和她擦肩而过,都不能认出她来。

她走到学校门口附近的一家书店里,里面除了教辅书,还有许多言情小说和杂志。

夏茵走进去,随便拿了本书看着,然后买下。又挑了本书看。

现在是5点15。

还有15分钟,他们就要放学了。

夏茵克制着自己有点激动的心,但是心里却一直是慌慌的,揪在一起。

她以前也和谢安来过这个书店,她一进来眼睛就盯在那些五花八门的杂志上了。

但是谢安给她拿了一堆教辅用书,就直接拉着她走了。

还恐吓她不许看这种没有营养的东西。

夏茵想起这些,脸上不自觉的就露出笑。但是笑容又淡了下来。

她准备再拿一本书看,结果一看手机,已经5点35了!

离下课时间已经过了五分钟了!

谢安不会已经离开了吧。

夏茵有些懊恼的站在书架外侧,往窗外外看。

窗外都是穿着校服的学生。

人来人往的。很多人。

夏茵甚至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同学。

她的心不知道揪成了什么样子,紧张的口干舌燥起来。

她盯着人群,祈祷着,谢安一定不要已经走了。

她眼睛几乎没眨着,看着人群。

但是其实她根本不需要这么费力的去找谢安。

因为谢安一出门,夏茵就看到了谢安。

谢安太显眼了,冰冷的不符年龄的气质。像一只孤傲的天鹅。

让夏茵一眼就望到了谢安。

她瞬间呼吸都屏住了,快要呼吸不了了。

她的胸口像是有千斤的石头压着,快要让他窒息。

她心痛的快要没有知觉。

因为谢安瘦了好多,额前的碎发都有些遮住了眼睛。

他的眼神仿佛凝结着南极的冰川,眼底深处散发着寒意。

虽然那双眼睛仍然是极其漂亮的,却也冷洌到了极点。

夏茵看到这样的谢安,眼睛迅速盈满了泪水。

她捂着下巴,颤抖着哭泣,但是又死死的闭着嘴巴,怕发出声音。

她的眼睛却不敢眨,因为谢安很快就要走出她的视线了。

她就要看不到谢安了。

可是路就这么长,谢安很快就要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夏茵最后看到的是谢安挺拔而瘦削的背影。

“同学,可以让一下吗?”

熟悉的声音让夏茵吓了一跳,她转过头去,原来是吴丽!

她正拿着一本漫画书要去收银台付钱。

而夏茵挡了她的路。

夏茵迅速往旁边移动了一下,心里紧张起来。

她怕被发现,于是匆匆离开了。

吴丽还吐槽道:“都这么热的天了,带什么口罩啊,”

不过她看到的那双眼睛,好像很熟悉。

她想了一会儿没想起来,于是就不想了。

她付了钱,往外走,却看到谢安疯子一样的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

“七月七月。”

谢安在人群中,快速的找着什么。

他刚才好像感受到了,夏茵的气息。

好像有一道视线在他身上。

可是一转眼这种感觉就一下消失。

他自嘲的笑笑,他真的疯了。

那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呢?

…………

而他要找的人,却在一个隐秘的角落里,哭的浑身冰冷,眼睛都睁不开。

夏茵哭的浑身发抖,脑子里不断的回放刚才的谢安。

那个瘦削的谢安。

怎么这么傻。

把自己瘦成这样。

折腾成这样呢。

她本来看谢安一眼是想让自己放下心。

可是看到了谢安,她却更不放心,更难过了。

她步行着,哭了一路,自己的眼睛肿了都不知道。

陆宇星开门时,她已经哭到失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过什么力气都要消失。

陆宇星吓了一跳,想要说话,夏茵已经轻飘飘的倒向了一边。

能让夏茵这么伤心的只有谢安一个人。

陆宇星已经猜到了夏茵去了哪里。

可是什么都没来得及追问,夏茵却已经昏了过去。

他请了医生来看,但是医生没有看出任何问题来。

夏茵却仍然不醒。

他心急如焚,在夏茵面前守了两天。

夏茵才醒过来。

他的心才放回肚子里。也就不去计较夏茵出门去看谢安的事了。

他可以理解,夏茵去见谢安最后一面。

“醒了,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他说道,关切的看着夏茵。

夏茵眨了眨她的眼睛,语气自然,“没有啊,我没有哪里不舒服。”

陆宇星怔了一下。

心里觉得有点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想要吃点什么呢?”

陆宇星接着问。

夏茵思考了一下说道:“我想要吃冰淇淋、榴莲千层、芝士蛋糕、牛肉汉堡……”

她说了一连串吃的。

神采飞扬。

可是这个样子却让陆宇星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不太对劲。

他的神情也变得有些古怪。

陆宇星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小茵?”

却发现夏茵丝毫反应,过了几秒钟才问道:“你在喊谁啊?”

而后又仿佛撒娇般的语气道:“”一好饿,宇星,快点拿好吃的过来吧。”

陆宇星如坠冰窟。

夏茵太不正常了。

怎么会这样?

他还在做最后一次挣扎,“七月,你感冒才好呢,不要吃冰的。”

“有什么关系啦,就吃一点点。”

夏茵无所谓道,对七月这个称呼直接没有任何疑惑。

陆宇星有点不可置信。

夏茵忘了自己是夏茵。

却把自己当成了七月。

意识到这一点,他的血液都快冰了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他和夏茵的情况才刚刚有了转机啊,一下又回到了原点。

他失落极了。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搞清出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