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鸭子服务到高潮细节口述_阅读

2022-06-22 10:37:00 7点热度

便看你春风抹面,这是母子平安了?”

宋致远拱了拱手,语气里带着喜意,道:“托皇上的洪福,夫人虽是难产,这一胎惊险,但也母子平安。”

“是个小子?”

宋致远点头称是,道:“一个皮小子,出生五斤不到,因是生得艰难,家母取了小名叫旦哥。”

“蛋?”民间狗蛋的蛋吗?

“危在旦夕的旦,谐音蛋,想着小名贱些好养活。”

楚帝道:“想不到老太太还兴此道,大名呢?”

“大名却是还没取,微臣仍在想。”宋致远道:“这是臣的老幺子了,又来得不易,只盼着他健康平安。”

“老幺子,你这话,是不打算再要孩子了?”楚帝转头看向他。

宋致远摇头:“夫人生这一胎伤了身子,就是没伤,年纪也摆在那里,哪敢拼?两个嫡出好字,臣心满意足。”

楚帝笑了起来:“倒是,儿子多了也未必是好事,争斗也多。你这幺子,来得不易,日以煜乎昼,月以煜乎夜。这煜字,可喜欢?

文学

楚帝确实心中舒坦,毕竟这也是他领导有方,官员做下的政绩,也是他在位的政绩,史书上会记下这浓重的一笔。

每个皇帝都想名垂千古,他也不例外。

楚帝得意一会,便道:“朕以为,他会更意向刘业明。”

提到刘业明,宋致远眼中划过一丝不屑,道:“刘业明为人刚愎霸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纵有政绩不假,但这名声,刘阎王这名,他担得不冤。范相想要为范家子弟铺路,圆滑精明又不失温和的曾从广更适合些。”

楚帝背着手摩挲着拇指上的大扳指,透露一句:“鲁医正说了,范太夫人怕是活不过冬岁。”

宋致远叹道:“生老病死,谁都争不过天。”

楚帝忽然脚步一顿,指着下方某处问:“朕眼神不好使,润之你看看那是不是钱尚书那个老头儿?”

宋致远不明所以,顺着他的指尖定睛看去,那把胡子编成小辫子的,一脸气急败坏的,可不就是户部尚书么?

“回皇上的话,正是钱尚书没错。”

楚帝立时眼神闪烁起来,道:“朕忽然想起朕答应了母后要陪她老人家游船,朕不与你说了,先走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