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上课h系列bl,暴露我的放荡的娇妻小惠

2022-06-22 10:24:43 4点热度

他没想到李援朝,竟然会变成这么混账。

“李援朝,你这事办的太可恶了,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婶子?”

陈广生气的狠狠一拍桌子。

可李援朝不仅没有悔恨,反倒是一僵脖子,做出一副很有理的样子。

“广生,我知道这样做对不起连英,但我也没做错什么。

自古美女配英雄,凭我李援朝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为什么不能寻求更好的女人?

我知道她们图我什么,但是我不在乎,难道我李援朝这辈子,都要被张连英这么一个农村女人拴住了不成?”

“我……”

陈广生气的扬起手,但最后还是没打下去,不管怎么说,李援朝他毕竟是自己的长辈。

他还是第一次被气成这样,甚至是胸口都有些隐隐作痛,李援朝变成今天这样,自己有很大责任。

“李援朝,我不想和你废话了,既然你这么想的,那就自己离开万顺吧。”

陈广生闭上眼睛,长长的吐了口气。

这样的人,他断然不会继续留在公司了,还让他担任这么重要的位置。

“广生,你,你要赶我走?凭什么?我不走,我又没有犯错!就因为我和张连英离了婚?”

李援朝就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情绪非常激动。

他自问平时对陈广生已经够尊敬了,什么事都听他的,就算自己找了个年轻漂亮女人,也不至于要将他赶出万顺的地步。

“援朝叔,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我不想把事情弄的太难看。”

“陈广生,你这是忘恩负义!当年如果不是我们家,你能有今天吗?这几年来我给你当牛做马,难道因为这么点小事,你就如此不近人情?”

李援朝也炸了,他已经迷恋上了,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同时也很清楚,这都是万顺集团带来的。

由俭入奢容易,由奢入俭困难,过惯了这种日子,现在让他回到以前,李援朝宁愿去死。

听到这话陈广生再也忍不住,指着他唾沫横飞的大骂。

“你有脸说我忘恩负义?李援朝,你莫不是忘了,如果不是我,你现在是什么?就是个面朝黄土别朝天的庄稼汉。

是,我承认你们家对我帮助很大,但当初教我们做豆腐的不是你,而是我连英婶子。

集资的时候,你们家的确出了不少,但你自己清楚,就算没有你们家的这些钱,我照样可以把万顺支起来。

还有,这些年来,我哪方面亏待过你?你竟然有脸说我忘恩负义!

你不是要问我理由吗,好,我告诉你,你利用自己职权,将你的相好刘霞破格提报成三级经理。

你们在相处的过程中,他通过你,了解了公司的很多机密,并泄露了出去,还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这几年通过一些特殊渠道,收了一些钱,非要我把这些都摆出来你才承认?”

文学

“噗通”一声。

听到这些,李援朝的脸色变的极为苍白,竟一下给陈广生跪了下来,哭着哀求。

“广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马上和刘霞断绝关系,并且和张连英复婚,你绕过我这一次,别赶我走,求求你了。”

说完后,李援朝竟然还要给陈广生磕头。

但是被陈广生一把给拉了起来。

此时的李援朝,除了这张面孔之外,让他感到无比陌生。

但他绝不可能因此而心软。

“我给你三天时间,自己打一份辞职报告交到董事会,这样还能体面的走,该给你的我一分不会少。

否则我会召开董事会,直接将你赶走,那时你被怪我无情!”

冷冷的丢下一句话,陈广生走出了他的办公室。

看着头都不回一下的陈广生,李援朝脸色逐渐扭曲起来,脸上充满了怨气。

再说成功是,从李援朝这离开以后,他心里的这口气还是不顺,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还要打个电话给海光,说万顺制造厂区的事。

“喂,哪位?”

这个电话陈广生打的是区政府办公室,一位三十来岁的妇女,正在边看报纸边接电话,一副很悠哉的样子。

“你好,我是陈广生,找一下海光区长。”

“找海光区长?有预约吗?”

陈广生的话让她愣了下,身体也坐直了一些。

“没有。”

“请预约一下吧。”

说完,她直接将电话给撂了,并骂了一句神经病,继续开始看报纸。

正好此时报纸上报道的,正是陈广生接受采访的场景。

“李姐在看报纸呐。”

一小伙子走进来瞥了眼,笑呵呵的问了句。

“嗯,你说这个叫陈广生的,可真有本事啊,年纪轻轻的,竟然就能把生意做的这么大,太厉害了。”

“是啊,前段时间他还来我们区了呢,听人说要投资一个五千来万的制造厂区,如果要是真的落项那就太好了……”

小伙子正满脸憧憬的说着,可他却发现面前的李姐,表情有些不太对,还以为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怎么了李姐?”

“啊?哦,没,没事,小刘你刚才说,这个陈广生前些日子来过我们这,还说了要投资项目?我怎么没有听说?”

李芳现在心里很慌,因为她忽然响起,刚才那个电话的第一句就是,“你好,我是陈广生。”

“当时您不是家里有事吗?请了几天假,到底怎么了李姐?”

小伙子已经明显感觉出,李芳的状态有些不太对了。

陈广生在海东区的那几天,李芳的父亲刚好去世,他请了五天一个星期的假。

李芳没有理睬他,而是急匆慌忙的跑了出去。

海光正好在和区委书记孙中华聊天,说的内容也是万顺制造厂区的事,陈广生当初说了一句后,却迟迟不见回音。

他们都有些心急了,想着是不是主动联系一下。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却被人一下推开。

二人目光同时看去。

“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海光认识李芳,毕竟她是市政府办公室的人,平时打交道很多。“孙书记,海区长,有件很重要的事,刚刚一个自称为陈广生的打电话来,说要找海区长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