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仆跪在胯下吞吐~性器抵着蹭 喘息 h

2022-06-22 10:01:58 8点热度

从国外回来,那样我就有一个留学归来的朋友了。”
谢东文想挽留宋文熙,但是话到了嘴边居然变成了这个。
“朋友?我,我只是你的朋友吗?”
宋文熙喃喃地问道。
“是啊,不,不是,你是我的妹妹,我最好的妹妹。”
谢东文居然结巴了。
“谢大哥,我要是真的走不了,你还能给我上课吗?就是如何给人治病和如何看病的那些中医的课程?”
宋文熙停下了,看着谢东文,在路灯的照耀下,两个人的身影显得修长,很是一堆俊男靓女的感觉。
“当然,只要咱们两个都有时间,你想听什么课程我就给你上什么课程。”
谢东文毫不犹豫。
“那太好了。”
宋文熙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
不知不觉中,两个人来到了宋文熙家的楼下。
“谢大哥,谢谢你和徐爷爷,我现在心情好多了,你回去告诉徐爷爷,谢谢他。”
谢东文点了点头,看着宋文熙上了楼。
一路上,谢东文都在想,如果当时没有程丽,他和谢东文会怎么样呢?
想来想去,他认为不会怎么样?因为他和宋文熙的差距显然比和程... ...

文学

王乐的尴尬
程丽似乎已经听不到老头子在说什么,去洗手间洗了洗手就坐在了饭桌上,感觉这里就是她家一样。
老头子则从桌子上下来,拿起了程丽专门为他买的汉堡包和炸鸡。
“嗯,这个好吃。”
老头子似乎是第一次吃炸鸡,很是高兴地说道。
“徐爷爷,我总共买了四份,吃不完,午饭还可以留着。”
程丽咬了一口包子说道。
“行,行,这些都是我的了,东文,你去吃包子吧,我怎么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肉呢?”
老头子也像是一个孩子一样拿过所有的袋子,一个人跑到了沙发上的茶几上吃饭去了,好像是距离几个年轻人近了会抢他的吃的一样。
三个年轻人见老头子那狼吞虎咽的样子,都忍不住笑了,一个快餐的炸鸡,老头子居然吃的那么香,不过大家很快就想明白了,就像他们没有吃过老头子那原汁原味的包子一样,老头子没有吃过炸鸡,所以觉得很是好吃。
吃完饭,谢东文和程丽要去上班,宋文熙要帮着刷碗,没有想到刚刚起身,手机就响了,是她奶奶的电话,问宋文熙去哪里了,为什么这么半天不回来。
宋文熙想起她奶奶也是喜欢吃老头子做的包子,就商量着给她奶奶再带回去几个。
老头子仍旧在此炸鸡,笑着说,“我只管我这炸鸡的事情,其他的我不管。”
程丽和老头子以及宋文熙打招呼,说走了。
来到汽车上,程丽说自己吃的太饱了让谢东文开车。
谢东文就坐在了驾驶室。
却不想,程丽的盘问又开始了。

人是不知足的
因为公司的业绩最近一直不错,所以整个公司内部,气氛一直都很好,谢东文刚刚坐下,就有人问王乐怎么没有来。
谢东文也不像个领导的样子,况且他也不喜欢居高临下的教训人,要不是老板一而再地让他当领导,他还是更喜欢当一个员工,因为他认为那样更加的自由,更加的舒服。这一次要不是老板强烈地要求,他还是喜欢做自己的业务员。
“王总有事情,怎么找王总有事情吗?”
谢东文笑着问道,这要是别的领导,肯定会说,领导怎么没有来是你问的问题吗?
“没事,其实就是想问问周末聚会的事情。”
那个同事说。
“聚会怎么啦,昨天王姐不是说的清清楚楚吗,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谢东文本来以为找王乐是为了工作上面的额事情,结果就是为了周末的一顿自助餐,他也有些替这个同事着急,这幸亏是他,这要是王乐,肯定就要急眼了,工作工作不好好干,整天就想着这个事情。
“我,我能不能请假呀?”
那个同事这才说了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