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热搜(公嗲嗯啊轻点李娇娇)最新章节

2022-06-22 09:50:08 7点热度

合国情报部命令滕森集团派人到六联集团窃取新研究出来的科技秘密资料,正合滕森集团之意。滕森集团也想窃取六联集团的绝密科技资料,为自己所用。如果窃取成功,即为己用,又可以完成合国交代的任务,一箭双雕。

滕森集团欣然应允。随即从雷鸣集团情报部入手,发现王杰、三大才女与重要情报关系密切,就把这四个人作为重点,紧密监视、跟踪、查找他们的社会关系,人际交往……等,千方百计寻找可钻的空子。

当他们发现张湘韵有个很要好的同学朋友,家就是京都的,就砸出一百万米金收买了张湘韵的这个闺密朋友。张湘韵的这个同学名叫王雅诗,王诗雅利用同学关系,在张湘韵的电脑里种上了合国情报部提供的极难发现的木马。

当张湘韵发现合国情报部与滕森集团的勾结,立即撰写汇报材料,滕森集团情报部马上就知道了。如果张湘韵的材料一上交,他们以后的行动几乎就不可能行得通了。滕森集团情报部急电王雅诗,想尽办法马上停止张湘韵的撰写报告的工作。

王诗雅接到命令,急催张湘韵参加她的生日宴,并说了几个在政坛上举足轻重的重要人物在等她来参加,只等张湘韵来了,才好开宴。

张湘雅怕得罪那些人,也怕扫了闺蜜的面子,心想报告晚一点些也没什么关系,又不是红铁,不趁热打铁就冷硬了。也就马上中止了手头工作,急急忙忙赶来参加王诗雅的生日宴。其实王诗雅的生日还要晚好几天。

张湘韵这边工作一停,白秘书那边就赶快动手,否则保安等级一提高,再想窃取资料就难上加难了。

白秘书对于工说,有个自称是于工要好的朋友在会客室等于工,有句话要告诉于工。等到于工到会客室时,那个人已经走了,于工一头雾水,狐疑地走回来。

等到张湘韵把材料写好,提出重点保护六联集团的科研资料、加强保安工作的报告一递上去,白秘书趁于工到会客室这一会,已经将资料弄到手了。

六联集团遵照情报部的意见,马上提升安保等级,已经是马后炮了,等云彪发现漏洞时,为时已晚。

于研总设计师得到王杰的提醒后,想起失去踪迹的来访客人,立即警觉地查看电脑,一看之下,魂飞魄散,发现电脑居然被人动过了,这才急忙向情报部报告。才使云彪及时得到消息,立即召开紧急会议,果断地作出了决定。

再说滕森源得到了这么重要的资料,为了获取最大的利益,没在马上发邮件给约翰,而是邀约翰谈判,要约翰拿出合符资料价值的米金来,解决滕森集团眼前的无米之炊。

谈判约定在三天后的合国情报部。到时滕森源带着U盘,当面交易。

事情全部了解清楚后,云彪当然不会把看过资料的滕森源留着,为了确保资料不外泄,让他与白秘书到黄泉下去做长久夫妻了。

这些天,云彪和滕森泉依然用滕森源的邮箱,用滕森源的名义与约翰保持联系。俗话说“文如其人”,云彪、森泉把滕森源以前和约翰的文字往来一再熟悉,模仿滕森源的用词、语气特点、习惯与约翰文字往来,确认准确无误才发出每一份邮件,每一个短信。

约朝这个老牌间谍,竟没有发现有人在冒名顶替滕森源,一如既往地天天和滕森源商讨交易,讨价还价。

同时还要和滕森集团保持联系,也要做的滴水不漏,免得滕森集团怀疑,通报给合国情报部。尤其是滕森根这个老狐狸一向多疑,稍有不慎,就会发现不对。

云彪、滕森泉按滕森源的性格和滕森集团目前的艰难处境,先是不出价,让约翰先开价。谁先开价,谁就让对方有可能摸到自己的底牌,在讨价还价问题上占着主动。

约翰对滕森集团的处境非常清楚,认定滕森源比他要着急,谁着急谁就处于被动,在谈判的时候就容易被对方牵着鼻子走,所以他不着急。

云彪、滕森泉当然也知道约翰的这个心理,就在语言中透露各种存在的隐患,担心雷霆集团发现,会强力出击侦破。

约翰以为对方着急了,正中下怀。立即回复道:“你是不是杯弓蛇影,乱了方寸,沉着冷静一点,没事的。”

滕森泉在邮件中说到:“有各种迹象表明,雷霆集团正在世界各地打击滕森集团,是不是他们发现什么了呢?为了安全,我必须马上离开神龙国。我现在就赶往机场,等我到了另一个国家,再联系你。”

这一下约翰着急了,这些资料的价值,不是用金钱来计算的。合国需要,别国也需要。可以卖到一千亿米金以上,卖出去了,合国的无息贷款要不要也无所谓了,合国就不能事事以无息贷款逼滕森集团为自己作走狗。

如果因为约翰的讨价还价而让滕森泉把资料卖给别国,那约翰就死定了。情报部那些大爷们的怒火他约翰是承受不起的。

文学

约翰明知对方是待价而沽,心中恼怒异常,在这个时候也乱了方寸,慌不择语:“你就赶快到合国来吧,我会给你满意的价格的。”

云彪暗笑,发了个短信:你先说个价吧。

约翰到这个时候,不得不开价,回了个短信:五百亿米金!

云彪回复一个简单的简单的否定词:NO!

约翰急忙加了五十亿米金,回复五百五十米金。

云彪只回复一个表示否定的单词,不作多说。

约翰无可奈何,只得一步一步地往上加,一直加到一千亿米金,达到了约翰心中的底线极限。

云彪还是不作回答,千篇一律地只回复一个简单的否定词。

约翰气怒交加,恨不得一口吞了这个阳国的家伙。可是毕竟不敢激怒滕森源,人家有讨价还价的资本,而且远离合国,合国的情报部再厉害也是鞭长莫及。要是在合国就由不得滕森源嚣张了,对呀,先就答应他,把滕森源赚到合国来再说。约翰脑袋灵感来了,想出了这个绝妙的办法。

约翰的短信说:“我说了这么多,你也回个信。不是说生意是谈成的吗。”

云彪:“既然约翰先生这么说,我再不出价就近情理了。一口价,一千五百亿米金。”

约翰心里在骂娘:“你特么的怎么不去抢!”转而又笑了,人家就是冒着生命危险偷来的,与枪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约翰回短信说:“好吧,答应你,赶快飞过来,夜长梦多,别出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滕森泉:“约翰先生忽然大方了,大方的连价都不还,是不是要把我先赚到合国去再说。我还真有点不放心了啊。”

约翰又要骂娘了,特么的大方了你怀疑,小气了你不同意。真恨不得揍你大爷的一顿,非揍得你哭爹叫娘,满地找牙,跪地求饶才心甘。

约翰忍着气,耐心地左解释、右解释,好不容易把对方的工作做通。云彪答应带着助手即刻启程,飞往合国。

约翰摸了摸头上的冷汗,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云彪扮作森泉的跟班,和森泉一起来到合国都城,在国都大宾馆住下,等待约翰来接头。约翰很着急,云彪、滕森泉刚住进宾馆,约翰就找上门来了。

约翰把略作易容的滕森泉与心中相片上的滕森源略做比较,确认是滕森源,不再怀疑它,一屁股坐下后,就直奔主题:“滕森先生,祝贺你,大功告成。放心吧,在合国,就是十个雷霆集团也不能把你怎样。”

滕森泉苦笑道:“我是安全了,可是我的滕森集团要倒老霉了。”滕森泉一边说着,一边把滕森根发给他的邮件展示给约翰看。

邮件里说:“源儿,到合国之后,就不用再回阳国了,请合国的情报部给你找份事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