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跪下屁股撅起来含着_阅读

2022-06-22 09:44:52 9点热度

她撑起上半身,又伏低,轻轻咬了一口他的嘴角,她嘴里含糊地发出声音:“我会死在你之后。”
霍九钦伸手抱住她的细腰,两人唇齿交融,在挥洒的月光中紧紧相拥。
突然,霍九钦抓紧她的手臂,赤红着双眼看着她,低吼:“你,不准!”
话音未落,他便晕了过去。
孟闲低垂着脑袋,在他的颈边依恋地蹭了蹭,轻轻说:“黯梦是你的噩梦,我不会让你重温噩梦。我先行一步,等你来接我。”
孟闲可以以身涉险,却绝对不愿意将霍九钦暴露在柳博士的眼下。
柳博士对他研究多年,说不定会有克制他的方法。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柳博士的研究又上了一个台阶,她更不可能让他去冒险。
孟闲将霍九钦抱进卧室,帮他盖上被子,站在床边静静地看了会。
这时手机来了短信,孟闲没有看,知道这是古清风给她发的定位。
她走出卧室,给宋应承打了个电话。
宋应承很快就过来了。
“你家九爷不到明天早上,不会醒过来。”
宋应承脸色大变,怎么又来为难他,而且这次还是灾难级别的。
“孟小姐。。。”
“若是你能劝得动我,你家九爷就不会躺在里面。”
“可是?”
“不用可是了,照看好你家九爷,我走了。他有我的定位,让他按照计划来。”
宋应承苦着脸,看着孟闲打开门,走出去。
他打开卧室的门,看着九爷安静的睡容,他都能想象得到,明天早上这张脸上的狂风暴雨!
他打了一个哆嗦,不停催眠自己,能者多劳,能者多劳,他只是太能了!
孟闲直接去了古清风发来的地址,那是之前跟他见面的酒店,酒店顶楼有一架直升飞机。
孟闲上了飞机,古清风在飞机里,微笑着对她点点头。
驾驶员身穿包头黑衣,只露出一双冷漠的眼睛,黑衣上印着黯梦的组织图案。
看到孟闲上了飞机,一声不吭,啪地一声,机门自动关上。
直升飞机很快起飞,古清风从离开地面开始,周身气质就变得阴郁,不发一语。
孟闲从窗外看着下面的万家灯火,驾驶员不要求绑住她的眼睛,也没阻止她往外看,一点都不在意被她知道黯梦的具体地点。
这么自信她去了就离不开?
飞机开了3个小时,如今已经是凌晨三点了,飞机在一处大森林周边下降。
孟闲回想了一下路线,在花国的西北方向,没听说有什么大森林。
孟闲就如到别人家里做客,虽然主人态度冷淡,却也礼数周到。
孟闲下了机,看着眼前的大森林,丹凤眼眯了眯,这里似乎有点不对劲。
突然,这个“大森林”竟然动了,一个爬满藤蔓的“门”向左移开,出现一个可供两人并行进去的通道。
孟闲从门口望进去,长长的、泛着金属光芒的甬道。
她的视线又往整个“大森林”看去,这才发现,这竟然是个建筑。
一个巨大的长满了树林,缠绕着各种藤蔓的巨大建筑!
若不是这个门自动打开,不主动查看,都发现不了这是栋建筑!
“欢迎孟小姐到我们黯梦做客。”一道儒雅的男声从甬道里传来,自带音响的效果。
孟闲心绪微动,这是。。。
“这是柳博士,他的办公室里可以监控整个建筑,包括建筑周边方圆百里的范围。”
古清风解释道。
孟闲点点头,面不改色,脚步一迈,踏入甬道。
古清风突然说:“里面机关很多,遥控器仅握在柳博士手中,你进去了很有可能出不来了,你确定要进去吗?”
孟闲脚步没有停顿,依然不紧不慢地走进去。
古清风见她如此,也跟着进去。
砰!
身后的防弹门发出沉闷的关门声。
驾驶员没有进去,古清风直接带着孟闲到了柳博士的办公室。
即便在这么隐秘的地方,这里的戒严等级依然很高,基本几步一个黑衣警备,都是古武者。
在他们到达门口的一瞬间,柳博士办公室的门就打开了,似乎在宣示,你们走到哪里,我都知道。
孟闲面无表情,踏入办公室,一张白色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气质儒雅的男人,他一身手术白袍,脸上带着淡淡笑容,很有亲和力。
看见孟闲进来,他站起身来,伸出手,“孟小姐,久仰大名,很高兴你能到我们的实验室。”
孟闲看着他热情的笑容,以及伸出来苍白的手。
她抬头,面无表情,“久仰大名,柳博士。”
柳博士的手被忽略,也不在意,脸上笑意不减反增。
“早就听说孟小姐年少成名,野鹤大师的画作在古族者中可是万金难求。”
明明对外宣称,她只是野鹤大师的徒弟。
然而,接触过无数天才的柳博士,毫不怀疑一个年轻人的无限可能性。
根据蛛丝马迹,以及古清风的寥寥数语,就断定了她是野鹤大师。
一旁的古清风看到孟闲没反驳,惊讶地看了她一眼。

文学

柳博士见自己的猜测成真,平静的神情兴奋起来,说:“我很期待能为一个绝世天才介绍我们黯梦为了全世界人类文明进步所作出的努力!”
孟闲没有说话,面对对于这个带给霍九钦十多年痛苦的人,她打从从心底里厌恶。
她冷冷地扫视他的全身,她没有忘记古清风进来之前说的,这个建筑的控制器在柳博士身上。
柳博士察觉到她的视线,也不在乎。
甚至还大方地开口:“我身体里有感应器,只要我受到攻击,这里高密度加强粒子线就会启动,自动攻击出击者,被射中的人很快就会细胞老化,几个小时内渐渐死去。我对孟小姐很欣赏,我们的超人类计划也很需要孟小姐,所以请你不要随便做一些不妥当的举动。”
说完,他还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
旁边的古清风表情阴鸷,但一直没有说话。
“不如我带你去我的实验室参观一下。”
孟闲点点头,她能察觉到这个房间的确密布很多机关,即便她能给自己罩一个安全气罩,却也无法坚持太长时间。
孟闲跟着柳博士去参观实验室,古清风很讨厌看到这些引起生理不适的场景,但还是跟着去。
他们一出办公室,通道上的警卫明显增多好几倍。
柳博士一边走一边介绍,“这是我们的实验区,划分为试验品储存一区二区、手术区。”
柳博士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白色的遥控器,按了一下,一扇电动气密门打开。
孟闲的视线落在他手上的遥控器,柳博士似无所觉,很绅士地请孟闲进去。
一进去,空荡荡的泛着金属光泽的空间,除了几扇门,什么都没有。
寂静得可怕。
“因为里面都需要细菌隔离,我们就不进去了,这里有玻璃观察窗,里面的实验设备、材料一眼无遗。”
柳博士又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器,一扇门往上升起,几个如门一般大的玻璃窗缓缓出现。
里面的场景一一暴露在孟闲的眼前,孟闲自认心硬如铁,但看到这些场景,一股愤怒从心底滚滚而来。
“左一是实验品储存以及用药观察的地方,近几年我们的实验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你们这小孩,在母体开始注入强大的鱼类基因,我们的目的是让他变成传说中强大的人鱼。如今他身上脸上已经出现鱼鳞,虽然还没长出鱼尾巴,我用很多胚胎做了实验,得出的结论是,他本身躯体不够强大。”
“只要我们这个实验成功,那么人类进化的伟大计划就完成了三分之一!”
不同初见面的平静,柳博士的表情很亢奋,亢奋得眼睛都有点红。
他的实验很多都卡在人类躯体不够强大的点上,如今孟闲的到来,让他看到了曙光。
但在孟闲眼中,看到的是一个个几岁奇形怪状赤裸的小孩被泡在营养液里。
他们似乎习惯了自己的状态,习惯了在水里,习惯了自己是个实验品。
即便看到有人在看他,也只是扫了一下,便抱膝蜷缩在角落里。
在他们的身上,她看不到身为万物之长的尊严,看到的是犹如毫无灵智的畜牲。
孟闲周身突然爆起一阵压抑的威压,只见一阵虚影晃过,遥控器便到了她的手中。
只是她手中的遥控器正响起尖锐的警报声。
滴——
滴——
滴——
空荡荡的观察室四面墙一翻,突然冒出来密密麻麻的粒子线发射器,门外出冲进来很多警卫,将整个门口都堵得严严实实。
柳博士表情很轻松,似乎因为证明了什么,心情很好。
“你抢了遥控器也没有,这个遥控器除了我之外,任何碰到的人都是报警。而且,它的控制中心直接连接我的大脑。我只要一个念头,整个实验城堡都会发动攻击。”
他笑了一下,补充道:“而且,我要是死了,这个遥控器了也会发动攻击。即便你再厉害,也抵不过粒子线的攻击。孟小姐,你把遥控器还给我,我们是可以合作的。”
孟闲没有说话没有动作,只是神情很冷,眼光淬了寒冷。
“虽然我觉得大业总是要一些人牺牲,但你若是怜惜这些小孩,只要你配合我,我可以提高他们在这些的待遇。让他们穿衣服,给他们吃更好的食物。”
孟闲听了,心中的杀意更浓。
他不是不知道可以给这些小孩衣服,可以给这些小孩人类的尊严。
他知道,他这么做,只是故意要摧毁他们的自尊心。
“你想要我怎么配合你?”孟闲脸上不露声色,只是冷冷地问。
柳博士却很亢奋,他脸上的笑容亢奋得扭曲,他的声音高昂而热烈,虔诚而激动:“前期只是要你提供血液,后期可能要抽一些骨髓,但我一定会控制在适量范围内。”
孟闲手中的遥控器在他开口的时候已经停止警报,只是整个房间的武器都还对着孟闲。
孟闲轻轻摩挲着手中的遥控器,似在考虑他的要求。
好一会,孟闲把遥控器递还给柳博士,说:“你继续介绍实验室,我要参观完之后再考虑。”
一直不言不语的古清风闻言,皱起了眉头。
柳博士显然很兴奋有人对他的伟大实验感兴趣,而且这个人还可能会给他的实验再次带来突破。
他指着中间的玻璃门,说:“这是基因储存室,这是手术室。。。”
柳博士带着孟闲逛遍了整个基地,孟闲甚至看到了他们抓了许多古武者做为实验体。
为了压灭他们的反抗心理,古武者长期被关在冰冷的金属房间,一个空荡荡的房间,没有窗户没有任何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