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泄得死去活来_特别黄很污很湿的小说

2022-06-22 09:42:10 15点热度

本就有一定武道实力的刘青山更是如此,原本因修为进度缓慢下来难以精进还有点丧失动力,如今更是铆足了劲苦练,希望早一日能够达到更高段数。

白不为当初从侯志勇教官那得来的金刚不坏神功和一苇渡江身法,都是打印在几页纸张上,后来复印过几份给过父母和顾小雅各一份,索性又复印了三份分别给刘青山等三人。

此外,有空闲时,会和刘青山等三人分享些自己的习武经验,陪着练习,帮助他们找出最佳习武方式。

之所以如此,也是想着倘若刘青山等人有机会能练武有成,除了增加自身实力外,对于几人合作的事业也有所帮助,再有类似大风堂这样的事情,或许不用自己出手就能解决。

不论出于何种目的,大风堂的堂主柳乘风很守信用,自那夜离去后,没两天便有几个优质客户说是对方介绍而来。

刘青山和关飞两人出面接待,陪同试玩了同心健身娱乐的一些设备和项目,还算比较满意,当场办理了贵宾会员卡,说玩得好,今后还会介绍其他朋友过来。

一周后,柳乘风又叫人送来三块古玉给白不为,并且言道这三块古玉也是表达歉意和谢意的一部分,只送不卖。

古语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白不为可不想平白欠对方人情,再说对方还是地下势力头目,更不想与之牵扯过多,当时只是询问对方购买渠道而已。

其实白不为完全可以通过制作的玉符或含有灵气的植物,伪装成神秘高人前去和五元道派那边交换古玉等古物,只是回头一想,这样的事不好多做,才想着多点渠道寻求古玉等古物。

五元道派那边,白不为之后只去过一次,交易来百余枚古玉,可惜的是没有再发现修仙时代的特殊古玉,只能拿来练习制作玉符。

柳乘风送来的三块古玉,同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是修仙时代的特殊古物,不过,倒是制作玉符的上好材料。

于是,白不为联系到柳乘风,一定要按照常规价格增加百分之二十付款,否则宁可不要,最终说服了对方,以现金支付古玉的价值。

刀疤带人来收保护费一事,除了当晚寥寥几个顾客之外,其他外人很少知道,再加上事情很快平息,所以并没有影响同心健身娱乐的生意。

就连当晚那几个提前离开的顾客,后来看见健身中心完好无损,没有任何打砸现象,一切事情好像都不存在似的,怀着好奇之心时常来光顾。

再加上柳乘风陆续介绍过来的优质客户对同心健身娱乐的环境设施很满意,不仅自身办卡时常光顾,而且之后各自带来不少朋友光顾,如此同心健身娱乐这边进入一段较快发展期。

刘青山,关飞和张志海三人不同于白不为,由于他们没有修仙修为,体能和精力有限,不可能长时间修炼武道,再加上年轻人心性活跃,生活中除了学习和练武之外,还要追求情感。

三人在校外开设了一家健身娱乐中心的事不是什么秘密,一开始就在校园宣传过一番,拉拢同学校友等光顾,当然均有不同的优惠力度,目的是为了聚拢人气。

因而刘青山等三人在安平大学略有薄名,引来不少女同学的关注青睐,使得三人颇为意气风发,走路都带风,偶尔也会和美女同学谈笑风生,邀请来同心健身娱乐这边玩。

不过,三人都算是正经人,不会做出什么玩弄感情的事,关飞依旧对杜小薇情有独钟,刘青山则对其老乡苗小敏感觉不错,张志海之前对班上同学张莉莉有些好感,一直没有展开追求,如今也稍稍表露了些情义。

可惜的是,杜小薇对关飞始终不感冒,该帮忙的帮,该聚会谈笑之时,也表现得大大方方,只要一涉及到两人感情,绝口不谈,而且和之前那名计算机系的男生发展稳定,使得关飞颇为无奈。

随着时间的流逝,元旦将近,按照惯例,安平大学学生会将要组织文艺表演活动,需要各专业各班级出些节目,经过审定后,会在晚会上表演。

关飞自决定和白不为等室友合伙创业后,便退位让贤,辞去班长的位置,副班长杨玉婷就任新班长,和文艺委员刘筱薇一起承担鼓动班级同学出节目的重任。

白不为虽然有些高冷,平时很少和其他同学有交流,但形象气质极好,之前在校园中也小有名气,而且通过上武道课,知道其武道实力很好。

因此。杨玉婷和刘筱薇两人当先鼓动白不为出一个节目,言道这可是为班级集体长脸面争荣誉的事情,一定要积极参加。

进入安平大学一来,除了军训和特训外,白不为从未参加过班级和学校举办的活动,就连高中时期比较喜欢的篮球也不去打。

原因是随着修为的提升和眼界见识的增长,对于这些活动提不起任何兴趣,也不想在这些活动上浪费修炼时间,以不会任何才艺一口回绝。

杨玉婷和刘筱薇两女并没有轻易放弃,言道:我们班乃至我们专业数你武道练得最好,就连秦老师都时常说你的武道实力超过了他,要我们多向你学习看齐,要不你表演武道吧,一定能压过其他专业同学的武道表演,大受欢迎。

文学

其他专业班级的确有不少武道实力相对不错的同学要上台表演,年轻人吗,大都喜欢人前显摆,争强好胜,表现出不错的武道实力,赢得喝彩或异性的青睐追求,想想就不错。

可是白不为完全没有这想法,摇头拒绝道:“我只是半桶水,还是不上去献丑晃荡了,而且我也不习惯那种场合,你们还是找其他人吧!”

“你这人怎么这样呢,一点集体荣誉感都没有,武道表演除了你上,班上还有谁能压过其他班级?不行,你必须得上!”

杨玉婷拿出班长的气势,大有不答应不肯罢休之意,一旁的刘筱薇也在帮腔,并且拉着关飞道:“老班长,快帮着说服你这室友兼好兄弟啊!”

关飞颇为意动,看了白不为一眼,劝解道:“老白,要不就答应两位美女同学吧,到时穿着印有同心健身标识的武道服表演,力压其他人同时,也可为我们中心宣传一番。”

白不为实在不想进行武道表演,然看着关飞,杨玉婷等人殷切的眼神,以及班级其他同学闻听动静投过来注视,有点不好意思再次拒绝。

想了想对着关飞道:“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想要借机宣传同心健身的话,不如由你,老张和老刘三人进行武道表演,我在一旁为你们演奏长笛助兴,怎样?”

“我看行,老张和老刘虽然不在我们班,但同属于数学专业,兄弟几个就来个联合表演,好主意!”

关飞性格比较活跃,最爱做露脸的事,极为赞同白不为的主意,又看着杨玉婷和刘筱薇问道:“两位美女同学,你们怎么看?”

“白同学你还会长笛吗,水平怎样?还有关飞你们几个武道实力怎样?行不行啊?节目最后还需要过审,别到时候被砍掉,要是白同学单独表演武道把握性大点!”

杨玉婷对此表示怀疑,有些慎重地看着白不为和关飞两人,一旁的刘筱薇同样如此。

关飞一听不乐意了,拍着厚实胸脯道:“行,真男人怎能不行,我老关今非昔比,武道水平杠杠地,至于老白一向谦虚,他说会长笛,水平肯定差不了。”

数学专业一班有才艺傍身的学生很少,原本是想让白不为上,至少能拿下一个节目,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曲,杨玉婷和刘筱薇两人最终还是同意试试。

就这样,白不为,关飞,刘青山和张志海四人课后时间便凑在一起商量武道表演一事,很快定下表演方式和吹奏的曲目,表演方式是齐武和对练,曲目是精忠报国,然后找时间合练。

白不为以前学习过长笛,水平还可以,如今有深厚修为在身,气息绵长充足,吹凑起来更加轻松,并且意境深远,有点余音绕梁的意味。

刘青山,关飞和张志海三人最近武道修炼勤快起来,并且时常在一起演练,彼此较为熟悉,配合起来得心应手,各种花招耍得挺溜,看起来赏心悦目。

如此四人合作的节目顺利过审,成为大一年级数学专业为数不多的过审节目之一,这下可让关飞兴奋起来,就连刘青山和张志海都有点激动,找好熟悉的同学选择最佳位置拍摄视频。

安平大学元旦晚会上表演的节目不少,大多是歌舞相声小品节目,中间穿插武道表演节目,偌大的礼堂坐满了人,舞台上有大屏投放,以便让后面的人看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