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好胀肚子被灌满了bl/全文

2022-06-22 08:55:11 9点热度

夜晚的基地内各种设施林立,各位导师精神焕发。

刚刚换好衣服和装备的公司员工们一个个精神饱满,还不知道接下来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幸运’。

从团队游戏到各种娱乐设施,训练营弄得各种花里胡哨,刘阳像手下的职工经历了短暂的欢乐。

几天的好吃好喝后活动进入尾声,训练营进入关键阶段。

“各位学员,接下来我们进入训练营的最后一天,也是最后一个项目用自己最卑微的心态完成最伟大的目标……”

一个个长相姣好的训练师穿着特定的训练服,在台子上进行示范。

“卧槽尼玛,在这种地方往前爬,还是人么?”

“就是,这不是玩人么?”

望着训练师跪下,然后在地上往前爬一直到山顶,一个个职工被震惊了。

“所有人听我口令,我们必须完成老师交代的每一项任务,不然就不是完整的训练计划,老李你是第一个,作为企业的技术人员你当仁不让!小王你带头……”

望着员工们目瞪口呆的样子,刘阳像很是享受这一个过程。

好多老员工目光里出现厌恶,谁也没想到最后的项目是这个,在中国膝盖比什么都重要,到这里不光要跪下还要往前爬,太特么恶心了。

奈何销售部的一帮人在那边带头,公司的大批员工十分不甘心的跟着,一个个的目光里除了愤怒就是不甘。

“刘总我们的训练营是最科学的,员工的心高气傲一旦被磨灭了,用起来才好用!美国的海军陆战队为什么比其他士兵好用的多?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尊严了,是一个个杀戮的机器,员工一旦变成了这种兵王就没有完不成的任务!”

“为什么世界上最牛逼的商业大佬们基本上都出自美国西点军校?因为他们懂得服从,令行禁止,我们中国的公司现在最缺少的就是这种气魄!您的公司想要打造成这种世界上最强大的商业集团,最需要的就是这种员工!”

“什么人性化,这个那个都不如这个好用,我们公司的老总创立企业之初学了大批的理论,只有这条最好用!给我们企业进行委托培养的公司已经有上百家了,中国企业五百强有好几家公司都是我们的合作伙伴,这样训练和培养是没错的……”

台子上四巴达领导和刘阳像卖力的推销着,刘阳像不断点头,眼睛里都是自豪。

事实证明这个训练营是非常成功的,当月开工资后,公司的员工辞职了六个,都是公司的骨干。

刘老头第一个就蹦起来了,因为好几个都是自己的得力干将。

“干什么?你弄什么?员工都辞职了,我们怎么办……”

“爹,这种不服从公司安排的员工要他干什么?美国为什么那么多世界五百强?人家老总都是西点军校毕业的,军人脑海里服从多于自主!这种员工才是我们需要的,这种不能绝对服从我们的员工要他干什么?现在市场上大学生又不值钱,雇用两个就好了,别怕……”

刘阳像信心满满,自己的老爹单手夹着香烟,目光里除了怀疑就是怀疑。

但是看着女儿坚定地目光,最终只能作罢。

郑昌勇的考察团晚来了一周,让刘阳像有些意外,老外竟然不是金发碧眼,也是黑头发。

“昌勇,我跟你说的怎么样?场地绝对够用,这是我们的租赁合同,从现在开始五年内这里的机器设备和场地都是我的!生产你给的产品绝对够用!你看这个床子是生产我们国家航空件的,模具在那边的库里面,胶料……”

文学

刘阳像和销售部的小王指着面前一尘不染的车间,眼睛里都是笑容。

这次刘阳像下了血本,将手下的一大帮人从老工厂调来甲方工厂,这几年甲方因为刘家的影响丢掉了大批的军方单子,现在只能勉强的活着。

这两天和刘阳像达成了协议,刘阳像出操作工,胶料和设施全部是甲方提供,利润大家均分。

本来刘老头‘建议’把单子给自己的儿子,被刘阳像断然拒绝,笑话我辛苦拿到的单子怎么可能给弟弟。

对老头那边的借口是,郑昌勇怨恨刘雯锵把女儿嫁给了外人,如果真的给了刘雯锵人家就不干了。

“刘总,这边的整体环境我们是满意的,但是我们必须和橡胶工程师见一面,我们这边都是专业的客户,他们必须审核一下,确保你们的胶料不是外购的!”

“这是潜艇零部件,不能有一点马虎,美国军方那边的质量人员真的凶狠起来没人顶得住!利润大风险同样大,刘总也不想到嘴里的肉还得吐出来是吧?”

目光在整个车间扫视一圈,郑昌勇故地重游心里感慨万千。

当初做橡胶件的时候,郑昌勇曾经被派到这里做过监督,再次来到这里已经身份转变,真可谓世事变化无常。

若是以往,按照甲方这边的规定,胶料工程师是绝对不允许和客户见面的,尤其涉及到敏感材料和工艺。

这次面对天量订单,甲方屈服了,再加上刘阳像的各种催促。

郑昌勇的团队不光见到了对方,而且留了联络方式。

“刘总,按照我们规定,胶料工程师的工资我们这边开一份,你们那边开一份,这部分工资从总货款内扣除,每个月我们按照规定交给胶料工程师,就为了能够与胶料工程师的随时沟通,确保配方绝对不会出问题,请理解,这单子太敏感了……”

“这怎么行?”

“不行就不做,这是我们的底线!大把的生产厂家等着了!”

“好吧……”

就这样郑昌勇的团队成功的把订单交给刘阳像,甲方难得的获得了几年来的少有订单。

在孟加拉,季东青的油漆厂此时也开始出粉了。

赵贞双手捧着热乎乎的喷塑粉亲自跑到试验车间,甄关那边早就准备好了。

灌装完毕,气泵打开,高压开关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