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看看镜子里的你多s/人妻少妇真的好紧

2022-06-22 08:52:55 5点热度

“老大,你跟那个叫泷的人认识?”武勇毕竟才刚跟青羽混,对自己这个老大还是有许多不了解。

“何止认识,有些事情慢慢你就知道了。”青羽也懒得去大说英雄谱,以后关于揽旭关于自己的一些事情自然会有渠道了解,也不急这一时半会。

“那老大,你们交过手?谁赢了?”武勇改不了话痨的毛病,青羽心里一阵腻歪,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长得三大五粗的咋这么多话呢?但转头想想毕竟也是个新人,多少也得带带不是?

“两次,至于谁赢?呵呵,你说呢?”青羽的表情自然说明了一切,武勇再蠢也明白自己这位老大定然是完胜的存在。只是他心中还有一个疑问需要解答。

“老大,那我如果遇到他……谁赢面大些?”武勇紧追不舍的问道。青羽心中一念,还真的没认真比较过,不过也不难分析。“你们两个目前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有些过于依赖身外器物,你呢自然有魔神兵裂天破地,而泷也有一把叫鬼切的妖刀,当然他自己具备一些异能,算是古武传承中的天花板,你们两个相遇还真的一时半会难分胜负。但以我看来他略高你一丢丢。”青羽认真的说道。

“一丢丢是什么?妖刀鬼切?还有能跟我的魔神兵正面抗衡的兵刃?”武勇脑袋里各种小问号。也对,比较是个香蕉人,虽然也有华夏大陆的血统,可没有在华夏大陆生活过,自然也没有受到正统的文化熏陶,一些市井之词不懂也只正常。

“一丢丢就是高一点点。你的魔神兵是好东西,你也是有机缘的人,你的身体素质似乎也是有了先天的基础,但在战斗的技巧和灵活性来说还是有所欠缺。虽说以力证道你的魔神兵裂天破地锤是万锤至尊,一般兵器可以被锤得个稀巴烂,只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不要因此而停止了修炼让自己止步于此。有时间我会指点你!”青羽若有所思的说道。

其实泷的情况也差不多,如果泷的精神力修炼再上两个台阶,那么也许他不仅可以驾驭妖刀鬼切还可以再驾驭一把“童子切安纲”,也叫童子切!

安纲是平安时代居住在伯耆国的著名工匠。童子切安纲是他的最高杰作,在室町时代被称做天下五剑(鬼丸国纲、名物大典太、三日月宗近、数珠丸恒次和童子切安纲)。这柄刀在室町的将军家流传,丰臣秀吉、德川家康和家忠相继使用过,现作为国宝在DJ国立博物馆收藏。

此刀刀身长80厘米,以太刀的标准来看稍微有些长。形状似古刀,直刃。刀幅、刀锷2.9厘米,刀尖1.9厘米。

传说童子切安纲,酒吞童子是岛国平安时代民间传说中专门吃人肉的妖怪。当时天皇着急英雄豪杰讨伐妖怪,当时十分有名的剑士源赖光也应征前往了酒吞童子的地盘。源赖光一行人到达酒吞童子所住的石屋,用美酒和花言巧语让他放下戒备,趁其睡下后一刀斩下他的头颅。这把刀就是当时伯奢国的著名工匠安纲的作品,后来这把刀就被冠名“童子切安纲”。

文学

泷手上的那把妖刀鬼切因斩掉茨木童子的一只鬼手而得名,而童子切安纲则因斩掉酒吞童子的头颅而得名。茨木童子与酒吞童子的关系传说是仆主关系也有说是挚友关系,不管怎么说两鬼应该是有些渊源。

两把刀自然也是依附着他们的某些执念鬼气之力,若是两刀共用并能在意念上完全驾驭双妖刀的妖鬼之力为己用,泷的战力何止提高一两个层级?并且二刀流在岛国有相当深远的传承,刀术、妖刀之力、化水成冰的异能三者熔于一炉并赢回贯通,这完全有与青羽一战的可能!

但这其中的风险也非常大,一旦控制不住双妖刀就会成为泷误入妖鬼之道的迷途。诶……青羽觉得泷迟早会发现快速提升自己的这一条险径,即便青羽不提点,以泷的悟性不过是时间问题。

至于武勇也得抓紧时间给他一套修炼心神坚定自身念力精神力的功法,否则长期与魔神兵为伴入魔刀杀道成为人世间脾气爆裂的修罗也是非常容易的。

这也是武勇幸运,一方面心中杂念不多,Y望了了,而且与魔神兵相处的日子还不算太长。只要找到把控自身心神力的窍门,入魔的几率就会降低很多。

当然还是白凤凰,十大天神兵的噬魂可不是省油的灯,为了打通与沙界的异空间通道,白凤凰是舍身犯险,作为鬼修的她非常清楚自己被反噬的几率非常大,但仍然坚持到自己最后一刻,庆幸是因为白凤凰本为鬼修,与天神兵噬魂还算是同质同性,逃过了反噬一劫。

天地万物处处有因果,而青羽仗着诚悬笔这逆天重宝想集全星盘碎片最终斩断因果报应天地规则,这一途是何等的宏愿奢望,能成与否谁人可知?想到这些青羽深深的无力感泛起……

“对了小勇,这两天我准备动手了。不出意外的话会遇到不少强者,你得有个准备。血族、狼人在O洲大陆的地下秩序可是很常见的,你应该有听过吧?”青羽问道。

“这是当然,我有过几次悬赏任务很这些东西是打过交道的。这些东西延续了上千年早已成精非常不好对付,特别是那个叫什么永夜摩根的,据说是黑暗教廷的庭长,血族的最顶级存在,非常强大!”武勇说道。

“嗯,接触过就好。黑暗教廷是一方面,还有明面上的O洲教廷,十二圆桌骑士团就算了,三大黄金骑士还有那个自今还没有任何信息的庭长才是最让人忌惮的!”青羽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