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满白嫩尤物啪啪嗯…啊:他在她身上律动娇吟低喘

2022-06-22 08:50:01 19点热度

你根本不知道凌家的药有多奇特。”
樊学森冷声道:“樊家不用你操这份心。我已经联系了京市夏家,过几天你直接去京市吧,在那里沉淀几年。”
樊学林不可思议道:“就因为这件小事,你就让我放弃一切离开?”
樊学森也不想,他沉声道:“你还不明白吗。常舰为什么过来,你以为这个院长你还能当多久?!”
樊学林脸色一白,他当然知道常舰的目的。
所以他才要为自己增加砝码。
樊学森:“但你找错了地方!”
“可是闫家也在京市,如果我去那里……”
“起码夏家会护你一二。以后做事,切记谨言慎行!”
樊学林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他辛苦打下的基业都在A市。
即便他有几分名气,可京市人才辈出,想恢复现在的名誉地位,哪有那么容易。
第二天,夜深人静。
青峰村一片祥和,村民们皆已入睡。
凌家。
几个人悄悄聚集在门外,嘀嘀咕咕。
凌兮耳朵一动,猛地睁开眼睛。
她拉开窗帘一条缝,向外看去。
有人翻墙进来。
他们四处翻找,很快站在了小药房门口。
凌兮裹上两件衣服,也没叫醒父母,自己一个人出去了。
有人顺着电筒的光透过门缝看到房间里的东西,忙叫人:“山哥,你看,是不是这个?”
被称作山哥是几人的头头。
他打开手机,对比一番,惊喜道:“发了。”
这些东西卖出去,得多少钱啊。
“可是老板那边让咱们往里面加料。”
发财梦被打断,山哥脸色不愉:
“废话,我不知道吗。”
院内静悄悄的,只有他们几人的呼吸声和开锁声。
忽然,一道轻柔的少女音从背后传来,“你们要加什么料?”
几个大男人后背蓦地一凉,他们互相对视,发现不是对方说话。
又缓缓转头,只见——
少女长发飘飘,白色衣裙随风飘荡。
精致的小脸皮肤白皙,眉眼弯弯,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啊——”
一阵尖叫。
凌爸凌妈被吵醒,忙打开电灯。
等俩人出来一看,好险没吓坏。
乖女儿站在院子里,地上还躺着几个陌生人男人。
他们忙上前:“兮兮,怎么回事。”
凌兮指着地上的人,“爸爸妈妈报警吧,他们想谋财害命。”
凌妈二话不说,拨打110。
凌爸也迅速拿起绳子,将几人捆了个结实。
“兮兮,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应该叫醒我们啊。”
“我是突然听到了声音,哪知道会是……”凌兮边说边从山哥伸手搜出一包料,“就是这个。”
凌爸凌妈上前:“什么东西?”
凌兮:“他们谋财害命的原材料吧……”
山哥身体疼得缩成一团,痛苦道:“我们……没想谋财害命啊……”
“这粉末放进去,就是谋财害命!”凌兮指了指旁边的复灵液。
山哥顿时闭口不言。
他想了想,求饶:“小姑娘,能不能放了我们。这次也没成功,以后我们肯定不来了。”
凌兮直接打开撒了一些药粉到复灵液中。
剩下半包,扔在旁边桌子上。
她又拽着几人到小药房里,留下痕迹。
凌兮拍拍手,“这不就成功了!。”
万事俱备,只差警察!
山哥几人目瞪口呆。
这是伪造现场吧?!
凌爸凌妈早就扭头望风,当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
凌兮蹲下,双手搭在膝盖上,问:“谁派你们来的?”
山哥神情飘忽:“没谁啊。我就是听说你家发财了,想过来碰碰运气。”
“不想说?那就去警局待着吧。”
半个小时后,两个警察来到凌家。
凌兮将自己看到的又复述一遍。
山哥辩解:“警察,我们可什么都没干。是那个小姑娘往里面加了东西。”
“你们大半夜行迹偷偷上门,还敢撒谎!”凌兮一脸急切,紧张的看着警察,“两位哥哥,你们可要替我家做主。”
山哥几人:我艹……
*
另一边,樊学林打开手机,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他忍不住一个电话拨出去。
“怎么样了?”
另一边回道:“没动静。”
“再等等,如果天亮还没消息,派人去青峰村看看。”
“知道了。”
太阳冉冉升起。
樊学林睡的香甜,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
他猛然睁眼。
拿起手机:“喂。”
“院长,不好了。”王猛说,“他们被警察抓了。”
樊学林脸色发黑,不禁怒骂:“一群废物!”
王猛:“院长,现在怎么办啊。”
“还用我教你?!”
啪——
樊学林挂掉电话,起身穿衣,迅速向外走去。
警局。
化验报告出来后,药粉是泻药。
凌兮一时有些失落。
半夜登门,就是为了下泻药!
就不能有点志气?!
虽然那些人一口咬定是嫉妒凌家发财,才登门下药。
但凌兮有颗聪明伶俐的小脑袋瓜,早就猜到了他们受谁指使。
和他们家有过节的人,除了凌大姑,就是樊学林。
凌大姑胆子没那么大,肯定不敢下药。
而樊学林,就不一定了。
如果下药成功,被他逮住机会,他们家就别想卖复灵液了。
没想到一个大院长,手段这么low,还下泻药。
凌兮正愤愤不平。
突然,她灵机一动,想到一个主意。
因为下的是泻药,但没有伤害其他人。
山哥几人赔了钱财,被教育一顿,就释放了。
从警局出来,凌兮对山哥几人招招手。
“你们回去告诉樊学林,我请他上门。”
山哥这次直接承认了,“小姑娘,早这么识相不就行了嘛,人家是什么人,你一个普通老百姓,惹不起的。”
凌爸凌妈看他们嚣张的样子,气坏了。
凌兮微笑,直到走出警局的视线,她揉揉小拳头,一人给了他们一个流星拳。
“我惹不惹得起人家,你们不知道,但你们,我还是惹得起的。”
山哥几人纷纷倒地,接触的瞬间,一阵馨香气味扑鼻而来。
凌兮带着凌爸凌妈扬长而去。
不一会儿,后面传来喊叫声。
“哎呀,厕所在哪。”
“这儿呢。”
“我先去。”
“我先。”

文学

午后。
一个小区门口。
山哥捂着肚子,对面前的男人说:
“王先生,就是这样。我们可一点都没有透漏您的消息。”
王猛脸色稍缓,拿出一个信封递过去:“拿着,和兄弟们分分,这趟辛苦了。”
山哥刚接过信封,开心的笑了。
突然,一个臭屁声响起。
他肚子又开始移山倒海。
“王先生,我不行了,先走了,我替兄弟们谢谢您,有事打电话。”
王猛皱眉,捂着鼻子后退一步,微微点头。
樊学林收到王猛的信息,不禁庆幸他当时给的是泻药。
当听到凌家邀他登门,心中惊讶极了。
难道他们害怕了?!
还真有可能。
樊学林揣着期待,再次敲响了凌家大门。
这次,凌兮来开的门。
她站在大门口,言笑晏晏,直接说:
“虽然这次没有抓到你的把柄,但你要小心哦,我记住你了。”
樊学林懵了,不是来谈合作的?
“再见!”凌兮随手一挥,关闭大门。
樊学林鼻子险些气歪了,突然狂打喷嚏。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凌家大门,问王猛:“你说凌家在打什么鬼主意!”
王猛摇头,暗自疑惑。
可很快,他就知道原因了。
回城路上。
樊学林的电话里传来一阵吼声:“滚回来!”
樊家。
樊学森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盯着门口,目光慑人。
樊学林一踏进来,心里不禁打鼓。
“大哥。”他上前唤道。
樊学森语气严厉:“我说没说过,凌家不是你该碰的。”
樊学林点头,面不改色的撒谎:“大哥,我可没做不该做的事。”
樊学森拐杖“咚”的一声,震动地面。
“你以为你做的事神不知鬼不觉,闫家早就查的一清二楚。
现在,立刻离开A市。”
樊学林五十多岁的人了,今天被凌家下面子。
如今还被要求立刻离开。
想来高高在上的他,怎么受得了。
樊学森看出他的想法,说:“如果你继续留在A市,我可不敢保证你一直平安无事。”
他不禁反驳:“大哥,闫家厉害,咱们樊家也不弱啊,为什么……”
樊学森冷冷道:“樊家在你眼里再厉害,不过是在A市占据一席之地。闫家百年传承,基业遍布全球,就连华国成立都离不开这个家族。你以为你是谁,对上他们,你连挣扎的余地都没力气。”
樊学林不吭声。
“在京市,老老实实待着,不然计综的下场,就是你的。”
樊学林脸色一变:“计综,也和闫家有关?”
“不该问的别问。”樊学森淡淡道:“他如今在精神病院平平安安,你应该不会想过去陪他。”
樊学林还要说什么,突然神情痛苦,难受地捂住肚子。
噗——
客厅突然弥漫起一股臭气。
他立刻跑向卫生间,脸色难看,将身上所有的衣服扔掉。
蹲在马桶上。
佣人立刻打开客厅窗户,通风换气。
樊学森蹙眉起身,叮嘱管家今日务必送学林今天离开A市,坐车外出。
樊学林再次出来,脸色惨白,冷汗涔涔。
他想缓缓再说。
可管家一丝不苟的执行樊学森的吩咐。
前往机场路上,樊学林又开始闹肚子,可是没地方停车。
于是……
长这么大,他从未如此丢人。
樊学林突然觉得,这件事铁定和凌兮有关。
好啊,小丫头片子,手段倒是挺狠的。
前往京市的飞机上,也一直弥漫着奇怪的味道。
所有人都苦不堪言。
樊学林更甚,因为味道就是从他身上传出的。
其他人恨不得离他十丈远。
*
安平一中,高三五班教室。
黑板上写着明天月考的时间安排。
张颖也知道了父亲的安排,看到正奋笔疾书的凌兮,暗自笑了。
过了明天,看你还有什么脸面待下去。
一天时间眨眼过去。
第二天,所有学生有序的排队,进考场。
15号考场,也是高三年级最后一个考场。
聚集了年级所有的学渣。
虽然是学渣,但还是很在意考试的。
他们抓紧最后的时间背诵知识点。
唯有凌兮,安静地靠在墙上,闭目养神。
唐荣来到考场外,拍了拍凌兮的小手。
凌兮杏眼睁开,眨眨眼。
“别紧张,只要你的成绩过得去,老师不会让你留级。”
她说:“老师,我不紧张的。您也不用紧张,我有信心,这次月考成绩应该不会差。”
她刷了上百套试卷,应该可以应付这次考试了吧。
唐荣擦擦手心的汗,笑道:“快进去吧,老师等你的好成绩。”
凌笑凌欢也知道自家大姐这场考试的重要性。
她们结伴来到高三楼,站在楼梯口,对着凌兮比划加油。
凌兮正好抬头,看到她们,微笑应答,转身步入考场。
许寒和凌兮是五班唯二出现在这里的学生。
许寒坐在凌兮后面,戳戳她的背,小声道:“你要是不会,我的卷子给你抄。”
凌兮被要求留级一事,虽然没有公布。
但五班有些同学私下都知道了。
自然也知道这场考试对她意味着什么。
“不用了。”凌兮摇头拒绝他的好意,“你专心答题就好。”
许寒:“那好吧,有需要就吱一声。”
虽然他成绩不太好,但好歹多读了一年书,怎么也比凌兮同学强吧。
考试铃声响起。
热闹的教室安静下来。
大家开始认真答题。
凌兮下笔如有神,很快写到最后一题,作文。
她放松的抬头,扭了扭脖子。
“那个女生,不许乱看,认真做试卷。”教室后方传来一个男人的喊声。
凌兮寻声看过去,就见这位男老师站起来,眼神不友好的盯着她。
许寒小声:“怎么了,要答案嘛。”
凌兮满脸黑线,微微摇头。
她捏了捏脖颈,低头,开始打量作文题目。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
凌兮放下笔,乖乖坐在座位上,也不敢四处张望了。
看她不答题,男老师觉得奇怪,走过来。
当他看着满满当当的试卷,惊讶了。
这就写完了?!
其他同学可是连一半都没答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