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校花被调教高H&医生边走边吮她的花蒂

2022-06-22 08:43:22 11点热度

竟然还在这里搞工作!
你不单身谁单身?
肖玦倒是一点没在意:“你要是知道他以前送的东西,你就不会这么大惊小怪了。”
“老大,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放心吧,你的老板娘肯定是秦笙悦。”
肖玦清楚,他和秦笙悦之间的问题从来都不是别人,是他们自己。
没有沈一南也会有张一南李一南。
况且,如果两人真有情分,也不致于现在还是单身。
苏阳心惊胆战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老板,叹了口气,转身往外走——
————
秦笙悦晚上有约,难得准时下一次班。
刚出来电梯,就看到手机上徐老师发来的一条短信,一个商场的取货码。
大概意思,没空过来给她过生日,送个礼物给她。
秦笙悦挑眉,点开手机地图,搜索了一下,发现离她上班的地方不远。
兜兜转转找了三圈,在商场的角落看到一家“字记”的玉石店铺。
啧啧啧……徐老师挺大手笔啊。
将取货短信拿给店员,自己则站在外面一边刷手机一边等。
“不好意思,这位顾客,我们店只支持刷卡和付现,您看,要不您换个其他款式,或是再去其他家看看。”
旁边店里的店员跟一位正在买单的顾客解释。
“姑娘,我出门比较急,我忘记带卡,身上的现金不够,你看,要不我付个定金,稍后我让人送钱过来。”
店员不动声色的将她面前的袋子往后拿了拿,一脸为难:“抱歉,您看中的是我们店里的畅销款,每个码数只有一件,那边儿还有顾客在等着,不如您再看看其他的。”
“我也是看中这个款式,想送人的,不如这样,我坐着等一会,我让人送钱过来。”
店员怀疑的看了眼她的穿着,微微一笑:“这位女士,我们家店是高定款,有顾客来要,我们是不能不卖的,您可以让人来送钱,但是我不能保证是否能帮您留得住。”
秦笙悦站在两步之外,刚好能看到那个店员不屑的眼神。
她歪着头看了眼门上的品牌,眉头皱了皱,前阵子刚好跟他们的高层接触过,那个领导还夸夸其谈的说他们家的服务到底多一流。
一流?就这?
怕是对这个词有什么误解吧!
再看那个背着她的女士,一袭素色旗袍,头发随意挽起,像一位迎着霁光立雪的江南女子,盈盈自成一处人间。
“没关系,真的买不到,说明我跟它无缘。”
店员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句:“随便您。”说完把已经装好的衣服重新拿了出来,抖了又抖,重新挂在橱窗里。
“小姐,您的首饰好了。”
秦笙悦回神,结果店员递过来的礼盒,点点头,径直走进隔壁店。
店员见她走进来,职业素养立马归位,谦和有礼的说道:“欢迎观临,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
秦笙悦不语,不经意的扫了眼她的胸牌,嘴角噙笑:“你手里拿的这件衣服。”
“您的眼光真好,这是我们店里最新款,只有一件,保证不会撞衫的。”
边说边将衣服展示给秦笙悦看。
秦笙悦漫不经心的看了眼她手里的衣服,眉头一挑:“这件不是那位女士预定了?怎么?一件两卖?还是等下我走了,你又拿出一件一模一样的?”
店员尴尬的笑了笑小声说道:“那位女士只是看看,并没有购买的意思,您要是喜欢,我可以帮您申请个折扣。”
“折扣?你们家号称“私人衣橱”,走的是原创设计,独家独款,独具匠心……也不过如此吗!”
店员被说的一愣,想了一下,展示衣服的手缓缓收回来,看着秦笙悦不冷不热的问道:“美女,我们笑脸相迎做生意,您何必把话说的这么难听呢我不过是想给到每一顾客最好的购物体验,这跟我们的公司理念有什么关系?”
秦笙悦不紧不慢的反问:“你们的员工准则第一条是顾客至上,而你刚刚的那番话刚好违背了这条准则,不知道,投诉你,好不好使!”
店员姑娘一脸青色,她算是明白了,这又是一个砸场子的:“我是这家店的店长,您的投诉我收到了,我们家店衣服并不适合你,你可以去别家电话里看看。”
“哟,你还是店长呢。”
秦笙悦微抬下吧撇了她一眼,慢慢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通讯里找了个电话拨了出去。
“郑总,我是秦笙悦,刚刚我心血来潮光顾了一下你们创世纪的门店,啧啧啧……真是店大欺人啊,我看啊,您上次提出的合作,我还需要慎重考虑一下!”
“秦总,是有什么误会吗?怎么突然这样说?是我哪里做得不到位,您提,别说不合作啊!”
秦笙悦勾着唇,眼睛四处扫了一圈:“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你们这个店的店长觉得我买不起你们家的衣服,哦对了,不止是我,其他顾客也是,觉得我们没钱,不配消费!郑总,您说,我买的起吗?”
一旁的店员傻了,征在原地,手无足措。
“新来的人,不懂事,你放心,我一定严肃处理。”
“严肃处理啊。”秦笙悦顿了一下,对着旁边站着的店员说了一句:“你们领导说,严肃处理,你做好心理准备。”
“不是,美女,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刚刚绝对没有那个意思。”
“没有吗?那刚刚那位女士你就是那个意思了?”
“不是,真没有!”
“那她能付定金吗?这件衣服,我们能买的起嘛?”
“我这就去给那位女士包起来,定金也可以。”
秦笙悦挑眉,收了手机,一脸不屑。
一旁沙发上等人的女士起身,微微一笑,抬手拍拍她胳膊:“谢谢你。”
秦笙悦微微一下:“不过是看不惯店大欺人,您要等的人到了吗?”
还没等回头,身后就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你怎么走这?”

文学

秦笙悦一回头就见肖玦两手插兜悠闲的站在两步之外。
“这句话不是应该我问你?”
肖玦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一旁满是笑意的季姝,径直走到服务台:“多少钱。”
店员见付钱的人来了,看架势好像几个人还认识,一股难掩悔恨充斥着整个神经,快速的说了个数字,刷卡,拿衣服装袋子,结束交易!
肖玦将衣服递给季姝:“下次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抱我手机号码。”
季姝接过衣服,笑着解释:“今天约了你曹阿姨,想起来她最喜欢这家的衣服,就过来看看,今天多亏了这个姑娘,帮我解围。”
说完别有深意的盯着肖玦看。
其实刚刚秦笙悦一进门她就认出来了,那个他儿子心心念念的姑娘。
亏她还想着怎么把人留下。
秦笙悦懵了一脸,脑子轰的一声!
眨着眼睛看了看肖玦,又看看这位温柔谦和的女士!
一个不详的预感!
肖玦看了她一眼,用了最简短的五个字解释:“我妈,我同事!”
季姝眼睛闪烁了一下,同事?
“真巧,原来是你同事啊,怪不得我一眼就觉得很喜欢!”
季姝不动声色的打量她,干干净净的姑娘,漂亮极了,刚刚跟店员的一番较量,隐约可见迫人的气势,刚柔并济,倒是肖玦喜欢的类型。
“阿姨好。”
秦笙悦有些措手不及,一边笑着打招呼一边给肖玦使眼色,救命的那种信号!
妈的,她没事多管做什么?好好的拿个东西就走不就没这些事情了?
肖玦勾着唇静静地看着她,并没有帮她解围的意思。
“改天让肖玦带你来家里吃饭,阿姨好谢谢你今天帮忙。”季姝笑着拍拍她的手。
“不用那么客气的,我其实也没做什么。”
“吃个饭而已,不用推辞了,记住了吗儿子?”说完直接看着肖玦,笑吟吟的等着他说话。
肖玦看了秦笙悦一眼,冲着她问道:“吃吗?”
秦笙悦嘴角抽了抽恨不得掐死他。
忍不住心里咆哮,吃吗?能吃吗?他们这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怎么吃?
“那我改天带她回去,你不是约了曹阿姨,时间差不多了!我让苏阳送你过去。”
肖玦见她快要自燃了,面子很配合的点点头。
季姝点点头:“那我走了,你们玩。”
目送她离开,秦笙悦暗自松了口气,这比上谈判桌还紧张!
“喂,你看啥呢,叫你好几声你都不应。”苏禾一脸好奇,顺着她的目光看了半天也没弄明白,一只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秦笙悦回神,拿开面前的手:“你们怎么来了?”
“不是给你庆生?”突然看到旁边站着的肖玦,站定挥手:“肖师兄,好巧呀!”
顾柠西走近别有深意的看了两人一眼:“肖师兄也在呀!”
“对啊对啊,我们给笙悦庆生,师兄要不要一起呀?”
“呀,我突然忘记,今天我婆婆过来……怎么办,不能跟你一起吃饭了!”
顾柠西突然出声,一脸为难的看着秦笙悦。
苏禾愣了一下,看白痴的眼神看她:“你……”
顾柠西瞧瞧的柠了一下苏禾,苏禾脑子突然转过来,附和道:“对对对,她现在身体不适合单独行动,我送她回去,我们明天再约!”
秦笙悦凝眉:“嗯?……”
几个意思?什么婆婆?
演什么呢?
苏禾拉着顾柠西转身就走,走两步突然想起来手里的东西,又折了回来,将一个巨大的袋子塞到她手里:“礼物!”
笑了一脸奸诈。
秦笙悦无语的盯着手里巨型购物袋。
这是买了个巨型公仔吗?
手伸进去翻了几下,掏出一块黑色的布片。
嗯?
定睛一看!
***!
卧槽!苏禾,你这个妖精!!!
蹭的一下,迅速将东西丢回袋子里,脸红心跳的!
肖玦盯着她怪异的表情:“怎么了?”
“没什么!”
秦笙悦掩饰的将头转向一旁,心里暗骂!
肖玦两手插兜,看了眼走远的两拨人,问她:“接下来怎么办?”
“啊?什么怎么办?各回各家,洗洗睡觉!”
此时此刻,她需要一个没人地方,挠墙,发脾气!
肖玦盯着看了几秒钟,伸手拿过她手里的购物袋,另一只手自然的拉起她的:“先吃饭吧!”
“我自己可以……”
紧张的盯着他手里的购物袋,生怕里面的东西被发现!
“走你的。”肖玦扬扬下巴。
秦笙悦只好两手空空的跟上他的步伐:“我不想吃饭!”
“那你喝水,看我吃!”
“凭什么我要看着你吃!”
逆反心理一激而起。
肖玦达到目的,满意的一笑:“前面有家餐厅很不错,有你喜欢吃的烤乳鸽!”
“嗯,点两份,谢谢。”
化尴尬为食欲!也是一种发泄方式。
秦笙悦开始自我麻痹。
到了餐厅,秦笙悦看了一下,是家逼格很高的餐厅,环境和氛围硬生生的将他们两个人衬托成了一对甜蜜恋人。
秦笙悦也懒得解释。
烤乳鸽确实一绝。
好吃的眯着眼睛。
一顿饭吃的异常和谐,从餐厅出来,肖玦手伸到她面前:“票!”
想了想,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电影票递给他。
电影院VIP厅,只有他们两个人。
坐下之后秦笙悦还在纳闷,这么火的电影,只有他们两个人?这么随意的吗?
“别看了,包场,放心看。”
“啧啧啧,肖总一向都这么豪的吗?”
肖玦神色如常的点点头:“对你,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