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太湿太紧了拔不出(深一点野战)全目录阅读

2022-06-22 08:26:43 19点热度

她报考京城体育大学,也有着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个。

在京城体育大学,她进的就是武术学院散打专业。

每一次回到家里,都会教她弟弟练散打。

在她的影响下,叶默读初中的时候就开始练散打了。

不过那不是专业的训练。

高考没有考上大学,直接就进了该市的散打队专门练习散打。

——省队没有获得比赛名次,又没有教练的关系,进不去,市队还是能够凑合,毕竟他爸以前也算是那个圈子里的,有点人脉关系,他自己的实力也还行。

今年就报名参加了省散打比赛,七十五公斤级的,现在比赛还在进行中,不过已经顺利的进入到了四强。

用叶婉容的话来说,拿到省散打冠军,完全没压力。

不过叶默最想的还是站到UFC这个擂台上打比赛。

叶婉容也挺支持他的。

因为叶婉容认为他有那个实力,他天生就属于那个舞台。

就是一点,那个擂台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要一路打过去,要聘请专业的教练,进行专业的高强度的训练,那需要很多的钱。

——再厉害的天才,没有好的条件进行专业的训练,那也不可能在那个擂台上获得胜利,甚至连站到那个擂台上的机会都没有。

叶婉容出来做私人保镖,也就是为了帮助她弟弟实现梦想。

——之前她本来是想考编的。

柳青听完之后,问了一句:“那你这算不算是扶弟魔?”

叶婉容摇头:“不算。”

沉默了一会儿,又说道:

“因为那也算是我的梦想,只不过我后来发现我没有那样的天赋。他有那个梦想,也是被我灌输的,我希望他能帮我实现那个梦想。那是他的梦,也是我的梦,我应该要支持。”

柳青摇了摇头,笑道:“你们还是日子过得太好了,居然还想着要追逐梦想。”

“不然呢?”叶婉容道,“人活一辈子,总应该要实现自己的价值吧。”

“你那还是何不食肉糜的话,”柳青道,“绝大多数的人,活一辈子的价值就是活了一辈子。”

这个他是深有感触的。

因为这十几年来,他都挣扎在底层。

那些底层的人,想的就是怎样挣个生活费,很多连娶媳妇都不敢想,更不用说什么实现梦想了——尤其是实现那种跟赚钱无关的梦想。

生活对很多人来说,那就是生下来,活下去。

梦想人人都有,但成年之后还能坚持的,少之又少。

那玩意儿太奢侈了。

叶婉容道:“但是,有那个机会的话,还是不会想放弃的吧?”

“所以为了这一个机会,你想参与那个五百万的项目?”柳青问道。

为了实现这么一个梦想,竟然同意给一个从没见过面的人来生孩子,这要不是扶弟魔,他都不知道什么才叫扶弟魔了。

叶婉容点头承认:“我是有那样的想法,不过也一直在犹豫中。所以我跟你妈说的是,不接受强迫,要我同意才行。”

柳青问:“你想用这种方式支持你弟弟,你弟弟知道吗?”

“他不知道,我也不可能让他知道。”叶婉容道,“这孩子自尊心挺强的,他觉得自己才是家里的顶梁柱,要挣钱让家里的人都过上好日子,而不是让家里的人挣钱给他过上好日子。他要知道我这样做,肯定会觉得很耻辱。”

说完,又笑了:“其实我觉得没有什么耻辱的。如果是遇上了一个挺不错的男人,那跟他生一个孩子,我觉得挺可以的。至于孩子的归属权,这个我真不在乎。我也相信,孩子在一个有钱的家庭成长会更幸福。我自己呢,注定做不了贤妻良母,也懒得去抚养孩子。这样对我来说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柳青点了点头,说道:“你这个心态倒是挺不错的,一直保持着这个心态,会生活得很潇洒。”

以前他不喜欢有着那种心态的女人,觉得那样的女人为了钱就可以出卖自己的肉身,特别的没有节操。

他甚至认为很多底层的男人娶不上老婆,就是因为那种思潮在泛滥。

但是,自从他成为了有钱人以后,他觉得这样的女人才是最优秀的女人。

就是一场单纯的交易,各取所需,事后一别两宽,不做任何纠缠,不会掺杂任何乱七八糟的东西进去。

这样可太省事了。

于是试探着问道:

“那你现在觉得我……”

叶婉容看了他一眼,笑道:“没达到标准。”

柳青很失望。

叶婉容解释道:“这一次我回去,知道了我弟弟在我们省散打比赛中表现亮眼,已经被省散打队看中了,打完比赛后就会让他进省队,好好的培养他,打全国比赛。并且承诺了,只要我弟弟能在全国散打赛夺得冠军,就会支持他打UFC。”

柳青一脸失望:“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弟弟已经被贵人相中了,那五百万的项目也就作废了?”

“嗯,是这个意思,”叶婉容认真的点头,说道,“所以你以后不要再跟我提那五百万的项目了,咱们就维持咱们单纯的雇佣关系吧。”

“额,行吧。”

柳青有一些尴尬的说道:

“其实我这人特正人君子,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主要吧,是我妈在家里闲得发慌,想要抱孙子。你也知道,老人家的想法嘛……”

“确实,”叶婉容笑道,“你都这个年纪了,不说孩子了,连个对象都找不到,你妈确实也该着急。”

“我不是找不到,我那是不想找……”柳青郁闷的说道。

叶婉容哈哈大笑。

这妹子思路有异于常人,笑起来的时候,自有一股爽朗之意。

柳青看着她的侧脸,心里想着:

“这样的女人,搁在古代,应该是属于江湖的吧?”

笑过之后,叶婉容又低声说道:

“其实,我并不那么想让我弟弟加入省队,靠着省队的帮助站到那个擂台上。我更想帮他组建一个私人的团队,让他拥有着更大的自由度。”

“为什么?”柳青问道,“不都是为了实现梦想吗?”

“私人团队可以接受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省队,可能失败一次,就不会再给他机会了。”叶婉容道。

文学

叶婉容说到她弟弟的时候,脸上写满了骄傲,看来是真的以这个弟弟为荣。

这一点倒挺让柳青羡慕。

他就没有兄弟姐妹,感受不到这样的亲情。

不过话说回来,真要有了兄弟姐妹,恐怕要面对的就不是什么亲情,而是争夺家产的戏码了。

亲情这种东西,只有在不会威胁到自己利益的时候才是美好的。

一路开车回鹏城,两个人聊了一路。

柳青能够感觉到叶婉容回了一次家,心情好像好了很多,笑的时候也多了。

也许是因为她弟弟有机会进入省散打队,有了更好的前程,她感到很开心吧。

以前丁芸说的那个五百万的项目,大概是没希望了。

说没遗憾,那是有一点遗憾的。

说有多遗憾,那也没有。

倒是叶婉容说到她家里属于那种武术世家,她爸还开过武馆,想到一事,突然来了兴趣:

“你有没有想过让你弟跟我的公司合作,成为我们公司的签约主播呢?”

叶婉容愣了一下:“他就一练散打的,当什么主播啊?他也不懂那个,也没时间搞那个。”

柳青道:“也不用每天都直播,就是拍一些耍武术的短视频放平台上,吸不了粉就当玩了,吸得了粉,偶尔就带个货,直播一下,也能赚点外快。”

“那能有前途吗?”叶婉容笑道。

柳青脑海里闪过一些网络平台著名的“武术家”,很确定的说道:“只要有真功夫,配合我们的宣传,肯定有前途,说不定就将他捧成一个武术网红。”

只是学散打的,拍视频可不怎么好看。

但是练传统武术套路的,可以打得很好看。

而且他也看过叶婉容弟弟的照片,小伙子确实挺帅的,说不定几个短视频一发,推广一做,就能收获一大批颜粉。

“那我得先问一问他的想法。”叶婉容说道。

“跟他做好工作,以后,娱乐方面就是短视频的天下,弄得好了,可不只是赚小钱,还能赚大钱呢。”柳青蛊惑她。

叶婉容有一些心动的样子。

柳青又说道:“其实我觉得你也可以,那天我看你打架还挺好看的,现在有很多人就喜欢这一套。”

叶婉容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摇头:“我就算了,我对现在这份工作还挺满意的,没有想过要兼职。”

柳青笑了笑。

从她的犹豫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妹子还是有一点动心的。

虽然不知道出于什么考量拒绝了,但只要有那个想法,以后还是有办法让她来干这个的。

长得这么漂亮,还会武术,要是穿个古装表演武术套路,那绝对会满足很多老色批对女侠的想象,都不需要花太多成本来包装推广,就可以走红网络。

柳青没有什么前瞻性的眼光,唯一能说得上前瞻性的,那就是他对接下来一两年时间内发生的事情有一些了解,知道短视频会越来越火。

入行越早,越容易捞到金。

他不知道叶婉容保镖这份工作能做多久,他希望能跟这个妹子签订一份更长久的合约,有着更长久的合作。

他觉得什么时候可以跟秦昆好好的聊一聊。

当然,先得让他把口罩厂的事忙出来再说。

下午四点左右,车开进了虹景花园。

两个人拿着大包小包的进电梯,上十五楼。

那些大包小包,就是前一天丁芸给柳青买的衣服鞋子,价值有十几万。

到了门口,柳青放下手中提着的购物袋,掏出钥匙打开房门。

然后就听到小雯的卧室里面传来节奏感很强的音乐声。

大概是音乐声太大了,竟然没有听到他们开门进来的声音,都没有出来张望一下。

柳青忍不住对叶婉容说道:

“让这个人看家,贼把家里掏空了她都不知道的。”

叶婉容抿嘴笑问:“你是贼吗?贼可没有家里的钥匙。”

柳青心想:“我倒是希望我是贼。贼好看,贼有钱,贼……嗯……还大。”

小雯卧室门没关上,柳青忍不住好奇之心走了过去,往里面一探头,不由得惊呼一声:

“卧槽!”

卧室里面,一个穿着洛丽塔装的妹子正看着手机,随着音乐的节拍跳舞。

lo裙,短白袜,配着一双小皮鞋。

手一会儿往这边一比,一会儿又往那边一比,腿也是这边比一比,那边比一比,跟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

看上去还挺有节奏感的。

柳青以前经常刷到这样的视频,倒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让他惊呼出声的,是因为那个穿着洛丽塔装学跳舞的妹子,就是小雯。

从来没有见到小雯穿这样的衣服,更没有见到小雯跳宅舞。

现在第一次看到,竟然觉得……还挺可爱的。

他一声惊呼,把正在跳舞的小雯也给吓了一跳,也跟着尖叫了一声,转头就看到了他。

一声欢呼,张开双臂向着他扑了过来:

“你回来了呀?”

看着她张开双臂欢呼着奔跑过来的样子,柳青突然想起小时候家里养着的那一条狗,看到他回家后也是那样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心里有一些感动,想着:“也许,这就是家的温暖吧。”

放下手中提着的购物袋,正准备张开双臂迎着她的拥抱。

然后就看到小雯两条手臂拢到身前,两只小手并在一起,人也站定在那里,做了一个乞讨的姿势:“红包呢?我的红包呢?”

柳青面不变色,继续张开自己的双臂,做了一个扩胸运动,然后斥责道:

“红包是你这样讨的吗?一点规矩都不懂!叫声爸爸来听。”

“爸爸,”小雯很乖巧的叫了一声,两只手又往上扬了一下,“爸爸,给我红包吧。”

这丫头是一个没节操的货,也不是第一次叫柳青爸爸,一点压力都没有,自然得好像柳青真的就是她爸爸一样。

但是,对柳青来说,却是这个妹子第一次穿着洛丽塔装来叫他爸爸。

一时间,兽父的血液好像都被唤醒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