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我撞到你G点了 宝贝乖把腿张开深一点

2022-06-22 08:31:00 9点热度

上次王林在香江股市小试身手,找唐季贤借钱。

唐季贤相中了王林的金融天赋,豪投两亿港币,请王林操盘。

结果只用了半个月时间,王林就帮唐季贤赚回来2.5亿的现金!

王林本人更是一战成名,赚到了7.5亿港币的资金!

那一次,彻底颠覆了唐家人对王林的认知,也改变了唐家人对股市的看法,一直畏股如虎的唐家人,忽然觉得股市是如此的可爱!

半个月赚来十个亿!这份能耐,试问世间还有几个人可以做得到?

王林再次到来,理所当然的成了唐家的贵客。

今天的晚宴,是在客厅举行的。

饭后,唐季贤坐在沙发上,请王林坐在旁边聊天。

经过上次股市一役,唐家人对王林早就刮目相看。

唐家大女儿唐文仙,曾经最瞧不起王林,今天再见面,也不敢再对王林嗤之以鼻,不过,她眼神里还是充满了不服气,因为她以为,王林上次之所以能在香江股市赚到钱,不过是因为运气好而已!她对王林赚走7.5亿一事,一直耿耿于怀呢!

此刻,王林坐在唐家的客厅左侧沙发上,周围都是唐家人。

每个人看王林的眼神都是不一样的。

王林有如聚光灯下的舞者,坦然受之。

佣人端上瓜果点心。

唐季贤做了个请的手势:“王先生,请随便吃点。”

王林摸摸肚子,笑道:“刚才的饭菜太美味,我吃得太饱,现在什么也不想吃了。”

唐季贤缓缓点头:“知止,知足!很好。王先生最近没有炒股?”

王林道:“我主要还是经营实业,股市偶一为之。”

唐季贤道:“王先生,我有一事相求。还请王先生施以援手。”

王林内心一震,心想以唐季贤的财势和江湖地位,还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帮忙的?这不科学啊!

这种人一般无事求人,一旦求人,必定是大事!

王林上次欠了唐家一个大人情,现在人家求他帮忙,于情于理,他都不能拒绝。

这些念头,只在王林心头一闪而过,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缓缓说道:“伯父,有什么事,请吩咐便是,只要我力所能及,必不负所托。”

唐季贤很满意王林的表现,露出一抹欣慰的表情:“王先生,我想借重你的学识和才华,帮我做一件十分为难之事。”

王林身子微微前倾,做出一副虚心聆听的样子。

唐季贤指了指身边坐着的大儿子唐文瑞,示意他来说话。

唐文瑞微微欠身,朝王林笑道:“王先生,是这样的,我名下有一家公司要上市,但我并不懂其中的操作,而王先生是金融界的翘楚,所以我想倚重王先生的才学,帮我运作公司上市。”

王林心想,原来是这件事!

他并不狂妄,从来没有自以为老子无所不能,天下第一,舍我其谁?也不会因为在股市赢了一次,就以股王自居,以金融才子自夸于世。

王林也不相信唐家这么有钱,会找不到几个懂金融的专家来帮忙操作?

像这么有钱的人家,公司里肯定是有智囊团的,身边也绝对会有能人异士,要知道,唐家就连一个开车的忠叔,都这么厉害呢!

唐家人既然开了金口,请王林来主事,这里面肯定有说道。

王林只能尽自己所能的帮助他们,当即点点头,说道:“香江公司要上市,IPO流程一般包括递表、聆讯、路演、招股、公布配售结果、暗盘交易以及挂牌上市等阶段。不知道贵公司做到哪一步了?”

唐文瑞道:“我们还在准备阶段,想听听王先生的专业意见。”

王林笑道:“前期的准备工作都很容易,这方面可以找一家专业的中介机构来操作,企业能否成功上市,中介机构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主要的中介机构包括保荐人、律师、专业会计师、估值师等等。专业的顾问会对公司进行尽职调查并协助拟备招股书,然后将资料递交给港交所。”

他微一沉吟,又道:“另外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重组构建了,中介机构将结合公司未来发展方向,对公司的业务、股权结构、财务状况等方面进行重组,使之成为符合上市规定、吸引投资者的新实体,其中,最为经典的重组架构是红筹模式,这个要谈起来的话,可以谈三天三夜。”

唐文瑞道:“我们会找一家中介机构合作,但我们也需要一个内行的、懂门道的人帮我们把把关。所以,我们想请王先生帮忙。”

中介机构虽然厉害,毕竟都是外人。

而王林和唐嫣有一层关系,和唐家人也算有交情了,对方想听听王林的意见,防止被外人坑,也是可以理解的。

正所谓兼听则明,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王林道:“我主业都在大陆,我在香江的时间不会太长。不知道会不会耽误你们的大事?”

唐文瑞道:“这个影响不大,只要你能给我们一些咨询和建议,我们不懂的东西,可以向你求助,那就行了。这方面,我们会安排小嫣来当联络员。”

“这个不成问题。”王林还以为多难的事呢,当即一口答应下来。

唐季贤问道:“公司上市之前,要进行暗盘交易,而这场交易的价格,会直接影响到上市之后的价格,是不是?”

王林道:“是的,这一点很重要。暗盘交易,其实就是给投资家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之前看好这支股票的人,现在不看好了,他可以提前卖出来,而不用等到挂牌上市之后再抛售。挂牌之后再抛售的话,那样一来,肯定会拉低股价。”

唐季贤道:“这就需要一定的操作手段吧?不然的话,这股价就难以上升。”

王林终于明白对方请他来的用意了。

唐家人的想法,就是怕暗盘交易时,投资家不看好他家的股票,造成大量的抛售,却没有其它投资家接盘!那正式挂牌上市之后,股价肯定要雪崩!

既然决定上市融资,当然要把公司打造好,要让股价好看一些。

王林笑道:“这个很好操作。到时我亲自来香江进行监督!”

唐季贤露出舒心的笑容:“很好!王先生果然是古道热肠!”

唐文瑞一直和王林讨论公司上市可能存在的问题,以及一些细节。

这一番谈话,彼此交心,不知不觉间,时间来到了半夜十二点多钟。

文学

唐文仙等人早就听得不耐烦而去休息了。

只有唐文瑞三兄弟,唐季贤、唐嫣还在客厅,和王林一直聊天。

唐季贤看看客厅的钟表,说道:“时间不早了,王先生要休息了吧?咱们明天再谈。”

他看向唐嫣:“小嫣,在这边休息了吧?”

唐嫣笑道:“我还是和王林一起回家吧!王林在半山也买了别墅。”

唐季贤便不再多说。

大家各自散去。

唐嫣开车,送王林回到家里。

“沈雪和林妹妹呢?”唐嫣问王林。

谷“她俩在邓俪君家里住着呢!”王林笑道,“正好让她俩好好学习几天!难得歌后有空又有心,肯教教她们。你回家?还是就在我这边休息?”

“嗯!我懒得跑了,回家又要吵醒我妈。算了,我就在你这边睡吧!王林,我哥的公司上市,以后要麻烦你的地方还很多。”

“这是唐伯父看得起我。”王林笑道,“我很荣幸能为你家做点事。其实上市是很平常的事,你们不必太过紧张了。”

唐嫣道:“主要是我们都不懂上市和股市。我家以前发生过的事情你也知道,我爸对股市有一种又爱又恨的情绪。但他也知道,公司未来要获得更好的发展,肯定离不开上市。他身体不太好,希望在他有生之年,看到自己经营的公司能顺利上市。”

王林道:“我能明白伯父的心情。”

佣人宋翠华请两人进来,安排他们洗澡休息。

唐嫣洗过澡后,来到王林房间。

她穿着一套宽松的睡衣,头发自然的披垂,素颜朝天,脸上的皮肤光滑洁嫩,白里透红,说不出来的温柔可人。

王林也是刚冲完凉,正在整理床铺,见她进来,便笑道:“想给我暖床吗?”

唐嫣噗嗤笑道:“你想吗?”

王林哈哈笑道:“想啊!上次和你一起睡,我觉得你身上有一股奇香,我闻着睡得特别香甜呢!”

唐嫣幽怨的看他一眼:“你还说呢!那么好的机会,你也不知道欺负一下我?睡得跟个猪似的。”

两人这么一开玩笑,气氛马上就融洽多了。

唐嫣在他床边坐下来,忽然问道:“王林,你和李佳欣到底是什么关系?”

王林笑而不语。

唐嫣道:“我并不是想管你的私事。你在外面有女人,我并不奇怪,你这么优秀的男人,喜欢你的女人肯定很多。我们每个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这一生都将遇到很多异性,一生之中,真正只有一个异性陪伴到老的,我想只是一部分人吧?”

王林嗯了一声:“那当然了。两个人如果能一见钟情,白头到头,那也是一段人生佳话。”

唐嫣道:“所以我并不在乎你在外面有没有女人。我也知道你肯定有女人。沈雪就是你的女人!”

王林笑道:“那你为什么还要问我和李佳欣之间的事?”

唐嫣道:“你先回答我,是不是?”

王林道:“是又怎么样?”

唐嫣道:“那我劝你,对她你不要用情太深,玩一玩也就够了。”

王林倒是一讶:“你知道些什么?”

唐嫣道:“我并不是在挑拨离间。我也没有这个必要。可是,我当你是好朋友,所以我才告诉你。信不信在你。”

王林见她说得这么认真,不由得重视起来,在她身边坐下来,说道:“到底怎么了?”

唐嫣道:“你一向不在香江,你可能并不知道她和谁在一起。”

“她和谁在一起?”

“一个很有才华的香江才子。”

“哦?”

“我看到过两回了。”唐嫣道,“当然了,我并不知道他俩之间是什么关系!因为他们只是在约会,单独约会哦。”

王林沉吟不语。

唐嫣笑道:“你和她在一起时,她是不是把最重要的东西交给了你?”

“最重要的东西?”

“就是女人最美好的那次。”

“哦!”王林失笑道,“你可真不见外!”

唐嫣道:“是不是?”

王林难得的老脸一红:“这个,咱们就不讨论了吧?”

唐嫣道:“你这样的男人,对女人应该有洁癖才对吧?”

王林点点头:“的确。因为女人最美好、最难忘的,总是那次!女人也会把那次当成最珍贵的礼物,送给最爱的人。”

唐嫣道:“好了,你的事,我也不过问。不过,你对李佳欣,还是多一个心眼吧!这个女人,可不像你的沈雪那般单纯!”

回想今天李佳欣在自己面前的一举一动,王林若有所思。

唐嫣笑道:“我要睡了。记住,别说是我告诉你的!过两天你回大陆去了,我还得和李佳欣相处呢!”

王林道:“你等等再去睡,她和那个男人见面。就是你看到的那两次,各是什么时间和什么地点?”

唐嫣站住脚,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王林道:“我想知道。”

唐嫣想了想,说道:“有一次是在公司大厦门口,我正好下楼,看到她上了那个男人的车。他们去了哪里,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没有跟踪别人的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