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在车里?bH:客户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2022-06-22 08:11:47 7点热度

你试试看就知道了,若是没有的话,你家的墙我赔就是了!”

苏纪年淡淡的说着。

看到苏纪年那么镇定,安享人生也是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只见他的目光变得坚定了起来,起身就离开了房间。

“卧槽,这家伙该不会真的要凿墙吧?”

有网友惊呼着说。

就连雾白说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直播间,她的心中有些害怕,但是又期待着想看苏纪年说的到底对不对,这个时候苏纪年已经继续开始嗑瓜子了。

“主播,你是开玩笑的对不对?”

“什么将人给砌墙里了,这肯定是假的吧,别吓唬我。”

众多网友开始疯狂的弹弹幕。

“小孩子不要看,去写作业去,女孩子也不要看,赶紧上床睡觉去。”

苏纪年悠悠的说着。

但是尽管什么这么说,依然是没有人肯离开直播间,甚至来到直播间的人数越来越多,因为有些网友已经将消息给散布出去,说这个直播间在直播找尸体,众人都疯狂的涌入,想要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

没多一会,安享人生回来了,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巨大的铁锤。

他盯着身后的那个墙,冷汗直流,甚至连双手都在颤抖。

只见他狠狠一咬牙,好似下了什么决断,抬起手来便是将大锤奔着那面墙抡了上去。

“砰!”

巨大的声响,整个墙面都凹进去了。

安享人生没有迟疑,他继续动手,手中的大锤不断的抡上去。

就当他抡到第六锤的时候,一大块砖掉了下来,紧接着,一只手便是露了出来。

“啊!!!”

安享人生看到这只手的时候,整个人吓的直接坐到了地上,手里的大锤也是再也握不住了,直接就跌落到了一边。

“卧槽!”

“卧槽!!”

整个直播间的弹幕上此刻除了卧槽这两个字几乎看不到别的内容,所有人都头皮发麻,他们本来以为只是主播的一个玩笑和恶作剧,谁能想到那个墙里面真的有一个尸体呢。

“报警吧。”

苏纪年丢下这句话,然后说道:“时间不早了,下播了,若是想要来算命测算姻缘什么的,可以来江州龙山广场来找我。店的名字叫做前世今生,明天同一时间,我们不见不散。”

说完,直播间的屏幕就黑了下去。

安享人生在第一时间报了警,警察赶到的时候看到这一幕也是非常的震惊。

于是安享人生也是被带走去做了笔录,安享人生的妻子出差没有在家,但是在电话里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却是沉不住气,连夜潜逃了,最终警方直接下达了通缉令。

凶手也正是安享人生的妻子。

只是等到安享人生的气息被抓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的时候了,苏纪年解决了这件事情便是又感觉到了一股道德金光进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中。

苏纪年醒来以后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后台,发现私信很多,其中就有那个叫做雾白说的那个主播。

雾白说和苏纪年要了一个微信。

苏纪年也直接将微信号给发了过去。

没多一会,苏纪年就看到有一个叫做雾小白的微信号加他,头像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妹子。

“大师早安。”

雾白说赶紧给苏纪年发了一个消息。

“测算姻缘,风水看相,什么都会,有什么为你服务的。”苏纪年也是没有废话,直接就问着。

“额……”

雾白说一时间有些尴尬,她只是想认识苏纪年这一尊大神,但是既然苏纪年这么说了,那雾白说也不好意思不算什么,只能说道:“还请大事帮我哥算算吧,看看我哥最近如何,他整天做危险的工作,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血光之灾什么的。”

“好,一千块钱。”

苏纪年说着。

雾白说也没有迟疑,直接就一千块钱给苏纪年转过去了。

苏纪年这才动用天运之力尝试着算算雾白说的哥哥最近的气运如何。

“咦。”

就在这个时候,苏纪年露出一抹惊讶之色,因为苏纪年本来只是想要算雾白说的哥哥,谁能想到,居然算出了别的事情来。

恐怖复苏,就要复苏了。

苏纪年等这一天可是等了很久了。

这个世界慢慢的就要改变了。

“你哥哥有一道劫难。”

苏纪年对雾白说说着。

“嗯?”

雾白说露出一抹惊讶的表情,因为本来自己就是随口让苏纪年算的,结果居然还真的算出点事情来?

“你今天有空的时候来我店里一下吧,我给你一道符,下个月五号之前。”

“务必让你哥将这一道符戴在身上。”

苏纪年对着雾白说说着。

“符?”

雾白说都有些傻眼了,符那种东西不都是骗人的吗?

但是想到苏纪年昨晚居然能一眼看出来墙里有尸体的本事,雾白说也决定来找苏纪年来要一道符。

和雾白说聊完了以后,苏纪年直接从位面宝塔中买了符纸,然后买了朱砂,此刻苏纪年的修为已经到了炼气期中期,已经完全能将自身的力量给融入到符篆中,虽然说威力肯定不如是自己亲自出手那么强,但也是有很大的用处了。

苏纪年本来还想要算算看,这次恐怖复苏以后,自己任务要得到的鬼王金丹到底在哪里,但是不管苏纪年如何的推衍,发现依然是一片迷雾,根本就看不到半点的踪迹。

“看来还是我的修为不够啊!”

苏纪年也只好作罢。

这个时候,苏熙也是迷迷糊糊的起床了,然后将前生今世的店门给打开,苏熙打了一个哈欠,紧接着却是震惊的发现,在店门口竟然聚集了不少人了。

“终于开门了!”

“忘空城主在吗?”

一群人蜂拥而至

文学

“什么情况?”

苏熙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昨天还是一整天无人问津呢,怎么今天就这么多人了?

苏熙都怀疑这些人是苏纪年找来的托,弄成火爆的假象,然后用来招揽客人的。

看到这么多客人,苏纪年也是来者不拒。

他们这些人算的东西对于苏纪年来说基本就是小事一桩,无非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稍微大点的事都很少,三下五除二,一千块钱就到手了。

一直到中午的时候,人才渐渐的少了很多,每一个人对苏纪年的测算都很满意,因为他们都看的出来,苏纪年的确是一个有真本事之人。

“咳咳咳。”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名中年男子穿着西装,推着一个轮椅就走了进来,轮椅上是一名五十来岁的男人,男人的双腿好似有残疾,此刻他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说道:“小光,你带我来这种地方干什么,这种地方根本就是骗人的。”

“爸,这个大师很厉害的,昨晚在直播间,这大师可是一下就算出来那个尸体在墙里,我今天带你来看看,看看你的腿还有没有站起来的希望,让大师给你看看。”

西装男赶紧说道。

“腿部的细胞完全坏死,这已经是两条废腿了,连医生都说不可能有站起来的希望了,你找一个招摇撞骗的算命的人,就能有希望了?”

双腿残疾的男人很是不满的说着。

“爸,我们来都来了,看看嘛。”

张晨光推着男子走了进来,看到苏纪年的时候,张晨光恭敬的说道:“大师,你就是忘空城主吧。”

“嗯。”

苏纪年看着两人,当苏纪年看到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的时候,也是眼眸微眯,开口说道:“周身环绕着杀气和战意,更是有战魂守护,看来阁下也是一个久经沙场之人,想必是一个职业军人吧。”

听到这话,坐轮椅的男人也是惊疑一声,他没想到苏纪年一眼就说出来他的职业。

“小光,你之前跟这个人说了我的事情?”

男子回头看向张晨光。

“我也是第一次来啊,爸。”张晨光赶紧说着。

“出生在军人世家,十七岁参军,戎马半生,还立过一等功,三等功更是数不胜数,只是可惜上次执行任务的时候,遭遇到了埋伏,双腿遭遇了不测。”苏纪年点点头。

男子此刻着实有些惊讶的看向苏纪年,这人竟然有如此本事,连自己的一生都知道?

“大师,有什么办法能恢复吗?医院我们之前去过了,说细胞都已经坏死,没有希望了,这辈子都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张晨光连忙问道。

“到也不难。”

苏纪年笑着说道:“只要买我一张生机符,就有希望让你爸再站起来。”

“真的?”

张晨光眼睛一亮。

“哼,胡说八道,连医生都说没有希望了,你的什么破符难道就有用?简直滑天下之大稽!”男子皱眉呵斥着。

但是张晨光倒是没有理会他爸,问道:“那大师,你说的那个什么生机符要多少钱?”

“生机符多少钱不是我定,是你定,你给的钱越多,效果自然就越好。”苏纪年笑着说:“扫码还是现金?”

“给的钱越多,效果就越好?”

听到这话,张晨光也是皱下眉头,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骗钱的。

甚至就连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苏熙也是瞪大眼睛看着苏纪年,连他这个妹妹都觉得自己的哥哥在骗人。

这个时候,外面走进来一名少女,少女刚巧也听到了这句话,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雾白说。

雾白说看了看苏纪年,又听到了苏纪年刚才说的话,顿时也觉得苏纪年好像是一个老神棍一样。

“可愿意试试看?”

苏纪年笑着说。

“好,我信你一次!”张晨光也是狠狠一咬牙,为了给父亲治腿,张晨光本来也没少花钱,而且他自身也不差钱,他自己开了几家公司,收益也都很不错。

所以张晨光走上去,直接给苏纪年转了一百万!

“你个败家子!”

男子坐在轮椅上差点起的站起来。

“我的天。”苏熙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的哥哥骗钱,哦不,赚钱竟然这么容易,一百万啊,就这么到账了。

“大师,有劳了。”

张晨光对着苏纪年说着。

“好。”

看到张晨光如此上道,苏纪年直接拿出来一张符纸,然后手握朱砂笔,体内的天运之力瞬间施展出来,落笔之时,那符纸上竟然弥漫着金色的光芒!

这一幕直接让在场的几个人都看呆了。

苏熙更是怀疑苏纪年是不是用了什么荧光笔了?

一气呵成,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里,这张符篆就已经画好了,然后苏纪年的手指一折,便是将符给折成了三角形,更是用一根红线穿过去,然后递给张晨光,说道:“给你爸戴在脖子上吧。”

“哦好。”

张晨光直接将生机符给挂在了他父亲的脖子上。

“你个傻子,一百万啊,你……”

话还没有说完,男子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了,因为此刻他感觉到胸前的那个符上竟然传来一股非常热的热流,这种热流进入到自己的胸腔中,扩散到自己的全身。

尤其是当这热流进入到自己的双腿上的时候,男子感觉到双腿上的细胞好像都在复苏一样,因为这个时候他竟然感觉到了自己的双腿有些麻酥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