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浪,公息肉吊粗大爽小说&官场玩弄漂亮少妇小说

2022-06-22 08:05:28 10点热度

更显得神秘而妖娆,就像是从仙界下凡的仙女一样。

“好漂亮,这是鸡爷的菜啊!”黑毛鸡眼里闪过一丝贪婪,很快又纳闷道:“奇怪,这女人为何给鸡爷一种熟悉的感觉?鸡爷是不是在哪见过?”

“啊?你见过?”

秦漫彤她们纷纷看向了这只鸡,可看到这只鸡那猥琐的样子,她们皆是异口同声:“我呸,你这只鸡还真不要脸。”

“真的,鸡爷发誓,鸡爷真的觉得好像在哪见过她!”黑毛鸡顿时举起了鸡翅膀,心里很是不爽,发誓也要证明一下。

不会吧?

这只鸡真的见过这女子?

经过黑毛鸡这么提醒,张逸用手挠了挠脑袋,他也觉得这女人的面容很熟悉啊,就像是在哪见过一样。

等等!

我勒个去,这不就是云涵玥吗?

此时的云涵玥打扮与前两天有点不太一样,差点就认不出来了。

奇怪了,这女人怎么突然从姜家先辈的坟地里冒出来?

她不会真是女鬼吧?

张逸眯着眼睛,打量着眉开眼笑的云涵玥,发现这女人身上没有半点死气,而是充满了活人的气息,可以肯定不是鬼,也不是那种游荡在这里的魂灵。

接着,紧跟在云涵玥身后的,则是一个身着紫袍的中年男子,他僵硬着一张脸,没有半点表情,整个人看起来威风凛凛,眼里满含杀意,不怒自威!

这杀戮气息,好浓烈!

感受到紫袍男人浑身散发的杀戮气息,张逸表情变得有些凝重起来,他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紫袍男人,发现这家伙的气息好像也有点熟悉。

对了!

他想起来了,就是前两天云涵玥来见他的时候,隐藏在暗处的强者就是这个紫袍男人。

紫袍男人昂着头,样子看起来很傲慢,很自负,看向张逸的眼神,就像是在俯视一样,姿态很是高高在上。

这让张逸心里很是不爽。

“剑仙哥哥,我们又见面了哦!”云涵玥持着团扇走来,那纤细的腰肢随着她的动作而扭动,看得黑毛鸡直流口水。

不得不说,云涵玥浑身都透着一种韵味,专门就是吸引男人的,让人很难抵得住这种诱惑,可谓是直击人的心灵。

张逸脑袋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他故作镇定的样子,皱眉道:“你怎么在这里?”

嗯?!

此语一出,秦漫彤蹙着眉,她深深看了张逸两眼,心里则在想这混蛋怎么认识这个女人?

不会又是这混蛋在外面勾搭的女人吧?

念及此处,她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浑身弥漫着那股气势陡然变得寒冷了不少。

张逸自然感受到了自家老婆气势上的变化,他只能硬着头皮假装不知道,而是用一种嫌弃的眼神看着云涵玥。

秦漫彤也注意到了这混蛋的眼神,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如果这女人真是张逸在外面勾搭的女人,这眼神不可能会是一种嫌弃,想必应该是这混蛋很讨厌的女人?

这简直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这混蛋在外面沾花惹草,她早就已经知道,为何会讨厌这种能祸国殃民的女人?

“咯咯,人家想你了,自然就来咯。”云涵玥掩嘴轻笑了两声,她美眸流转,看向了秦漫彤,故作惊讶的样子:“哎呀,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就是剑仙哥哥的妻子秦漫彤了吧?”

嘎?

秦漫彤有些傻眼了,心想这女人居然认识我?

张逸表情也有些意外,他冷眼看着云涵玥,哼道:“你究竟想要干嘛?为何纠缠着我不放?”

纠缠?

听闻此言,秦漫彤顿时就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这女人纠缠张逸,怪不得张逸会这么讨厌她。

只是让她意外的是,张逸向来喜欢在外面沾花惹草,为何有这种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主动送上门来都不要?

难不成,这混蛋改邪归正了?

也就在秦漫彤脑袋乱糟糟的同时,云涵玥来到张逸的身边,轻声道:“能否借一步说话?”

“这……”

张逸顿时有些犹豫了,他只能将目光看向了秦漫彤。

秦漫彤也没有多想,点点头同意了。

既然自家老婆都已经同意了,张逸随着云涵玥来到了一边。

张逸点燃了一根烟,狠狠抽了两口,目不斜视瞥了一眼云涵玥,冷声道:“说吧,说出你的目的!”

“剑仙哥哥,你别这么高冷嘛,小女子能有什么目的啊?”云涵玥翻了翻眼睛,装作不经意的问道:“你们这是要上哪去啊?”

“我们上哪去,跟你有关系吗?”张逸根本没给对方好脸色。

云涵玥面色顿时就是一僵,她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浅浅笑道:“咯咯,瞧你说的,自然是跟我没关系,只是,你们如果要去姜家祖地的话,那真的很不好意思,你们不能进去哦!”

嗯?!

张逸心中震动,吃惊道:“你知道我们要去姜家祖地?”

“不然你们还能上哪?”云涵玥好笑道:“这里到处都是坟地,你不会说你想要找刺激来这种地方吧?鬼都不会相信好吗?”

刺激?

张逸嘴角狠狠扯了两下,沉声道:“那你跟我说说,我们为何不能前往姜家祖地?”

“没有为什么,总而言之,你们就是不能去!”云涵玥脸色没有之前的愉悦。

“如果我非要去呢?”张逸冷笑道。

“那很不好意思,我们会阻拦你们!”

开口说话的不是云涵玥,而是往这边走来的紫袍男人,他面无表情,姿态很是傲慢,这般说道:“张逸,我劝你及时收手,有些东西,是你不能碰的!”

“你是谁?”张逸看向了紫袍男人。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座聂养生,是天庭刑罚的执掌者!”紫袍男人昂着头,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对着张逸说道。

什么?

天庭刑罚的执掌者?

张逸吃了一惊,随即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继而好奇道:“那我倒想要请问一下,什么东西是我不能碰的?

文学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聂养生哼道。

“哦,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能说明白一点吗?”张逸发出一声轻笑,很是随意,但更多的是不屑。

“你……”

聂养生气得心中有团怒火在汹涌,他深吸了两口气,冷声道:“张逸,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只要碰了她,我们天庭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的意思很明确,只要张逸执意前往姜家祖地,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干预!

这是一种威胁,更是一种警告!

她?

哪个她?

指的不会就是那位梦中女子吧?

张逸心中震动,有些想不明白,那位梦中女子不是荒古的挚爱吗?天庭为毛要多管闲事?

难不成,那位梦中女子跟天庭有着什么关系?

否则,天庭为何要干预这件事?

“剑仙哥哥,你也不要为难小女子嘛。”云涵玥站出来打了个圆场,她自然挽着张逸的胳膊,声音娇滴滴的说道:“只要你不为难小女子,小女子可以给你想象不到的好处哦。”

好处?

什么好处?

张逸下意识看了眼神迷离的云涵玥一眼,心想这女人不会要以身相许吧?

呸呸!

自家老婆还在这里呢,我特么到底在想些什么?

“咳咳……”

就在这时,秦漫彤故意咳嗽了两声,提醒你这混蛋不要太过分了,我还在这里呢。

张逸浑身打了个激灵,立马推开了云涵玥,皱眉道:“很不好意思,我不能如你所愿了,姜家祖地,我非去不可!”

他从黑毛鸡那里得知,梦中女子很可能是被困在姜家祖地。

被谁所困?

恐怕除了姜家,只有天庭这些家伙了。

否则,天庭为何派人来干预这件事,这不是明摆着吗?

“张逸,你这是在逼我吗?”聂养生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看向张逸的眼神带着无尽的杀意。

“逼你?我何时逼你了?”张逸好笑道,他眼皮一抬,漫不经心的说道:“怎么?你不会想要跟我动手吧?来吧,我也想看看,天庭的超脱者,究竟有几斤几两。”

“你!”

聂养生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正要动手,却被云涵玥给阻止了。

他最终只能强忍着怒火,还不忘哼了一声:“张逸,莫要以为你已悟道,便能天下无敌,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强者!”

不管怎样说,云涵玥不让他动手,他自然是不敢动手的。

“剑仙哥哥,你真的要进去吗?”云涵玥含情脉脉的看着张逸,表情透着许些惋惜,叹息道:“唉,说实话,小女子真的不想与你成为敌人,奈何你执意如此,小女子恐怕也无法阻止你了。”

敌人?

我们本来就是敌人好吗?

张逸清楚云涵玥全都是假装出来的,完全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这时,云涵玥看向聂养生,浅浅笑道:“聂总管,剑仙哥哥既然想去,那就随他去吧!”

“什么?可是……”

“嗯?!”

“是!属下遵命!”

看到云涵玥那瞪起眼的样子,聂养生吓了一跳,立马不敢再反驳。

接着,云涵玥眉开眼笑的看着张逸,这般说道:“剑仙哥哥,希望你能活着回来哦!”

活着回来?

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可还没等张逸追问,云涵玥带着聂养生离开了,就这么消失在了朦胧的烟雾中。

“张逸,她跟你说了些什么?”秦漫彤带着那丫头走了过来,表情说不出的疑惑,尤其是看向张逸的眼神,很是不和善,就像是吃醋了一样。

“老婆,你别多想。”张逸满脸苦笑,继而解释道:“她让我别前往姜家祖地,否则,她可能就会干预这件事。”

“啊?她为何要这么做?”秦漫彤有些傻眼了。

“我怎么知道?”张逸翻了翻眼睛,他表情很是难看,没想到那位梦中女子居然牵扯到了天庭,这件事恐怕很棘手啊。

“那…那她为什么就这样离开了?”秦漫彤很是不解,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张逸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太清楚。

这时,黑毛鸡拍打着翅膀,这般说道:“鸡爷认出来了,刚刚那个男人就是天庭的聂总管,他掌控着天庭刑罚部门,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至于那个女的,鸡爷不认识。”

秦漫彤蹙着眉,她想了想,疑惑道:“你说,她来这里警告我们,是不是为了那位女子?”

“很有可能!”张逸表情凝重的点点头,他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尤其是没把他们的威胁放在心上,继续向前走:“走吧,管他什么天庭,迟早有一天,我们始终会站在对立面的!”

他相信,云可念的死,天帝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至于云涵玥那个妖媚女人,很可能真的跟云可念有仇。

否则,她们身为姐妹,为何没有替妹妹报仇?

……

……

“大小姐,你为何没有阻止他?”聂养生面沉如水,他很是不解的看向云涵玥。

“阻止?干嘛要阻止呢?”云涵玥不以为意,她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沉声道:“你刚刚若是出手了,你以为他师傅天机子会善罢甘休吗?”

“什么?您的意思是……”聂养生浑身打了个冷颤,一脸的惊恐。

“哼!天机子那牛鼻子一直都在附近呢,只要你刚刚出手了,恐怕就会被那牛鼻子镇压了!”云涵玥冷哼道。

嘶!

聂养生倒吸了口凉气,觉得一阵心有余悸。

天机子何等人物?

那可是真正的世外高人,更是诛仙阁的供奉强者,超脱于物外,不受世间任何规则的束缚,可以在任何世界中往来。

这种深不可测的强者,让他既是向往,又是畏惧。

倘若不是天机子的庇护,张逸岂能成长到至今?

不用他们天庭出手,姜家就能将其扼杀在摇篮中了。

云涵玥蹙着眉,她很是不理解,纳闷道:“天机子那牛鼻子向来不管这种事情,他为何执意如此呢?难道,他就不怕被镇压?”

“唉,这种高手的心思,不是我等能揣测的。”聂养生满脸苦笑。

“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