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事添我下面的经过/再深点灬舒服灬太大了小说

2022-06-21 17:54:26 6点热度

这小树林距离骷髅山好几里地,可是爆炸的冲击波还是将这片树林掀得东倒西歪。

这尼玛哪里是什么法阵爆炸,这简直就是一个核弹爆炸!

李子安要是真身进入黑泽老妖的老巢,恐怕已经永垂不朽了。

土壮和雪儿都被吓傻了,这种级别的法阵爆炸,她们还是第一次看见。

李子安说道:“这里一定有一个很强大的法师,妖书,你知道是谁吗?”

“我想想。”略微停顿了一下,妖书说道:“我知道一个九尾妖狐,名叫狐仙姑,她本是一只母狐狸,修炼出人形之后喜欢女扮男装,还喜欢.吟诗作赋,所以黑泽里的妖精送了她一个绰号,玉面公子。这玉面公子在法术层面的修为极高,就主人刚才使的分身术,她也不用法符,轻松就能施展出来。”

“还有别的厉害的法师吗?”李子安问。

“黑泽很大,妖精众多,有实力的妖精也不少,但是只在法术层面上,唯有狐仙姑独领风骚。”妖书说。

李子安说道:“那多半就是那个狐仙姑了。”

土壮冷哼了一声:“不管是什么仙姑,敢用这种法阵陷阱害我们,我一定杀了她!”

雪儿握起了一双小拳头,露出了两颗小兔牙:“我咬死她个死狐狸精!”

妖书一声笑:“呵呵,小兔子,狐狸精可是你的天敌,你能咬死九尾妖狐吗?那玉面公子可是有九条尾巴的狐狸精啊,厉害得很。”

“哼,不理你。”雪儿没好气地道。

“嘘。”李子安发出声音,视线紧盯着被夷为平地的骷髅山。

一朵黑云从东面的一座山头上飞过来,那云头上站着三个妖精,一个花妖,一只狼,一只狐狸。

那狐狸一身胭脂色的皮毛,真的有九只尾巴,高高翘起,竖在身后,就像是一团绯色的火焰在跳动,有一种妖艳的美丽。

地面上,一大群妖物从四面八方冲向骷髅山,虎豹豺狼,大蛇蜈蚣,什么妖都有,乌泱泱一大群。

法阵爆炸,这是来打扫战场了。

乌云之上。

狼精黄太狼呵呵一声笑,意气风发:“那狗天奴死了,这下太平了。”

“可惜,他的尸体应该被炸烂了,不然可以带着他的头去向女帝领赏。”花妖樱子说。

九尾狐说道:“日火阵威力巨大,那李子安的尸骨肯定是找不见了,不过妖枪一树一世界肯定还在,它怎么处理?”

“应该给我。”花妖樱子说。

“它是我的!”狼精黄太狼说。

九尾狐笑了笑:“谁先找到归谁。”

乌云突然消失,站在云头上的狼精黄太狼和花妖樱子突然踏空,往地面坠落。

九尾狐早有准备,身体下坠的时候,那朵乌云又出现在了脚下,嗖一下飞向了被荡为平地的骷髅山,眨眼间就将狼精黄太狼和花妖樱子甩在了身后。

狼精黄太狼和花妖樱子掉在了泥潭里。

“可恶!狡猾的狐狸!”花妖樱子破口大骂。

狼精黄太狼恶狠狠地道:“我要杀了她!”

突然一线金光飞来,狼精黄太狼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就轰然炸裂。

一只金色的天锤从爆裂的血肉碎块之中飞出去,突然停顿,然后又飞了回去。

花妖樱子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慌忙看向了飞来天锤的方向,一看之下顿时惊愣当场。

文学

一人一枪正往她飞来,那枪是金灿灿的妖枪一树一世界,那人正是被炸死的李子安!

短暂的愣神之后,花妖樱子转身就跑,第一步轰然冒出妖气,第二步腾空而起,第三步……

没有第三步。

一线金光飞来,击中了花妖樱子的后背,也就在那一刹那间,她的身体爆裂开去,炸开的却不是血肉,而是藤蔓和枝叶。

花妖樱子长得的确漂亮,貌美如花是对女人最好的赞美,可她就是花,她的美貌也就可想而知了。可是,敌人是不以美丑论生死的,更何况圣人一身正气,岂是那种被美色所诱,改变原则的人。

花妖樱子陨落的时候,九尾狐狐仙姑刚刚飞临被荡为平地的骷髅山,也正在搜寻妖枪一树一世界。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她也太想要那妖枪了,以至于李子安用天锤狙杀狼精黄太狼的时候,她都没有察觉。直到李子安杀花妖樱子她才有所察觉,回头来看。

她终于看见了妖枪一树一世界。

可是,那妖枪上站着一个人,而那个人正是被她布下的日火阵炸死的李子安!

见鬼了!

九尾妖狐狐仙姑驾云飞逃。

一线金光飞来,出现在了她的身边,李子安与她并肩飞行。

她的妖云,怎么可能飞得过妖界圣物,妖枪一树一世界?就好比是几万块的面包车跟几百万的跑车在赛道上比赛。

就这么一点时间,九尾妖狐已经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她慌忙改变方向飞逃。

可是,她的妖云刚刚改变方向,妖枪一树一世界也改变方向,又飞到了她的身边,与她并肩飞行。

地面上,一大群妖精傻眼了。

这些妖精本来是山大王黑泽老妖的妖兵妖将,黑泽老妖死了,狼精黄太狼和花妖樱子是黑泽老妖的弟子,有权利指挥他们。可是现在连那两个弟子也死了,山寨的“指挥系统”等于是崩了。剩下一个请来助拳的九尾妖狐狐仙姑也逃了,他们还冲个什么劲?

冲在最前面的虎豹豺狼停下了脚步。

后面的大蛇武功悄悄的掉头,然后加速逃离,一溜烟就不见了。

大王派我来巡山,大王都死了,那还巡个锤子的山。

山寨众妖精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散得也快,乌泱泱的一大群的队伍转眼就没影了。

李子安和九尾妖狐却还在天空飞。

狐仙姑一咬牙,探手入怀,手中已经多了一张法符。

李子安说道:“你要是动手,那我就杀了你,你只要出手,你死定了,你要不要试试。”

“你……你想干什么?”狐仙姑很紧张,声音有点颤。

换作是她,她要是占着这样的上风,她早就出手了,李子安却没有杀她,她吃不准李子安的心思。可是,越是这种没有死,却随时都有可能被干掉的情况,让她备受煎熬。

猫抓老鼠,有时候并不是立刻吃掉,而是玩弄至死。

狐仙姑此刻的感觉就是那只被猫抓住的老鼠,以她的美貌,她真的害怕是那种死法。

李子安面带笑容:“聊聊。”

狐仙姑的心里咯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