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医生第一次*狮王的巨大挺进体内H

2022-06-21 17:41:11 8点热度

在听取了奥鲁米联邦军的汇报之后。红男爵微微点了点头,“你确定北方联军并没有向肯姆河一带增兵的迹象?”

“目前来看没有。他们目前依然在松石镇的停火线一侧集结。没有更加明显的动作。”一个奥鲁米联邦军官报告。

“看起来,我们的敌人学聪明了。”红男爵点了点头。“他们知道我们无法轻易的拿下肯姆河一带的要塞基地。

所以一定要按照他们的正常部署,重兵屯驻松石镇。不过也没关系,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能够真正的骗过他们。

就算他们重兵驻防松石镇,也只不过是再多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男爵,这一周以来,我们已经往这边调集了差不多一万人以上的兵力。

加上原本的兵力,我们目前在米尔托的兵力已经超过了两万。足以对安莫尔联军发动一轮攻势了。”奥鲁米联邦军的长官低声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对松石镇展开强攻,然后呢?”红男爵转过头来看着他。

“然后我们可以顺着松石镇南下,暂时先不管肯姆河一带的敌军,直接南下推进。”那个联邦军官解释道。

“你都能想得到,难道我们的敌人就想不到吗?而且这一次他们的准备时间比我们充分,加上目前莱姆镇也被他们控制。

你们孤军深入,随时能够被他们的优势兵力包围切割。

就算不能消灭你们,但足以把你们锁死在这个区域。进退两难。你考虑过这个后果没有?”红男爵用手敲了敲地图。

“但我们还有后续援军。”联邦军官解释道。

“没错,确实有后续援军。但如果是我指挥的话,我不会把这支援军派给你。

我会利用你持续吸引北方联军的注意力,然后利用这支援军作为奇兵,在敌人的兵力集中范围之外,先攻下这里和这里。

到时候即便你全军覆没了,我也争取到了足够的战术优势。”红男爵耸耸肩。

“为国捐躯,死而无憾。”联邦军官咬着牙,立正道。

“你倒是死了无憾,反正你对我一点价值都没有。不过你手下的上万士兵,却是联邦的资产。

我还不希望,把他们用来做诱饵。所以把你那些愚蠢的战术,和你那些为国捐躯的愚蠢忠诚都收起来。

好好想想怎么把握这次的机会,打赢这场仗。”红男爵嘲讽道。

“是,是我鲁莽了。请男爵指引。”联邦军官低下了头,他的头上和脖子上全是汗水。

毕竟红男爵的暴虐是出了名的。他生怕自己一两句话惹到了红男爵,就遭致厄运。

红男爵倒也没有继续为难他。在红南爵的眼睛里,这些奥鲁米联邦军的军官,都是一些十足的蠢货。

他最讨厌的就是,蠢货们的自作聪明。看到这些奥鲁米联邦军的军官不说话了,红男爵反而比较满意。

“你们应该庆幸,安莫尔北方联军那些货色,比你们还不如。”红男爵摇了摇头,“真正值得重视的,反而是那些该死的雇佣兵。

这帮人确实是个大麻烦,他们是些真正的作战专家。而且他们之中很多人都参加过安莫尔战争。

对安莫尔这里的情况相当了解,比你们这帮人强多了。”红男爵缓缓的道。

奥鲁米联邦军的军官们,都沉默了下来。

红男爵顿了一顿,“我原来是想吸引他们分兵到肯姆河要塞一代,拉开足够的空间。

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已经看破了我的计划。不过这也无所谓,因为我的攻击重点从来就不在松石镇停火线,也不在肯姆河一带。”

奥鲁米联邦军的军官们面面相觑,因为一直以来,安莫尔这边的局势,几乎已经是摆上桌面的明牌。

奥鲁米联邦军的主要进攻路线,也无非就是两条。要么就是围绕在停火线一侧的松石镇强攻。

要么就是,迂回绕过松石镇,渡过肯姆河,拿下肯姆河一侧的要塞,建立起第二条进攻路线。

如果这两者都不是,在他们看来确实没有更好的进攻手段了。

但红男爵却不这么想,他表情冷峻的打了一个响指。

他的几个手下立刻走上了,用投影仪把一幅地图投印在了墙上。

“这里是松石镇,往这里这条蓝色的线,就是肯姆河,这个位置就是安摩尔联军的要塞群。

你们是不是觉得,除了这两条路之外就没有第三条路能够作为合适的进军路线了?”红男爵问道。

“目前看来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好的机会。”奥鲁米联邦军的指挥官硬着头皮回答道。

“我早就说过了,你们的能力决定了你们的视野。所以有些东西你们会视而不见。”红男爵把手指向了地图的另外一侧。“不知道你们注意过这里没有?”

“这里?松石镇的另外一侧?”联邦军指挥官愣了一愣。“那里都是崎岖的山路。我们的部队根本就没法展开。”

红男爵微微一笑,“松石镇,这个名字最早来源于法语。最早这个镇子在法国殖民时期因为盛产绿松石而得名。

最早法国的殖民者,在这里开采松石用作装饰材料。后来矿采完了,但是松石镇的名字一直沿用至今。

最早之前,当时的运输条件比现在还差。法国人为了把矿石运出来,在这里曾经修过一条路。

根据记载这条路,可以直接穿过这片区域,进入松石镇的侧翼。只不过这条路已经有好几百年了,现在早已消失在茂密的丛林里。

那我们只要找到那条路,就能够从敌人的视线以外,迂回从松石镇的西侧绕过去。

到时候他们在松石镇驻军越多,其他地方就越薄弱。而我们偏偏绕开他们强势的防御位置,攻击他们最薄弱的环节。

这就叫做避实就虚,相比起硬碰硬的啃松石镇。这个方式更靠谱。

一旦松石镇西北侧的其他城镇落入我军之手,那么松石镇的防御肯定就得松动。

如果是松石镇的防御松动,那我们的进攻机会就更多了

文学

男爵,你是说在这个地方有一条隐秘的公路?”奥鲁米联邦军的指挥官吃惊的问道。

“没错,而且到目前为止,安莫尔人尚未发现这一点。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极大的优势。

我们的情报团队,之前通过对安莫尔历史资料和卫星地图的比对,已经找出了这条道路的大概位置。

而就在上周,我们的一个小分队已经确定了这条路的存在,并且对其是否可以使用作出了现场勘查。

结果很不错,这条已经废弃了百年的公路,虽然因为植被生长被完全遮掩,但是公路的路基并未被破坏,可以承受重型车辆。”红男爵回答道。

“居然还有这样一条路,我们之前根本就没有得到半点信息。我们的侦察分队也花了好长时间,侦察周边的地形,但完全没有发现这条路。”一个奥罗米联邦军官震惊地道。

“因为这条路已经完全被遮蔽在丛林中,别说你们没法发现,就连空中侦察身入更深的地区,也没有任何发现。

而且经历了百年时间变迁,就连安莫尔当地人也不知道这条隐秘公路的存在。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机会。”红男爵缓缓地道。

“太好了,我们的人员装备基本上已经就位,下个星期就可以发起攻势。”奥鲁米联邦军的指挥官点头道。

“不,你们必须在本周就发动攻势,而且不是从那条隐秘公路的位置。我需要你们大规模佯攻松石镇,用你们吸引北方联盟军的注意。

而我的人,会趁着这个机会沿那条隐秘公路,绕过松石镇的敌军,攻打松石镇东北方向的重镇科洛弗。”红男爵摇摇头。

“科洛弗?”奥鲁米联邦军指挥官有些吃惊的看着地图,“这是距离松石镇三十多公里的安莫尔重镇。

如果我们一旦占领了那里,将对松石镇造成直接威胁。安莫尔联军要么快速夺回科洛弗,要么就只能退出松石镇,退守到肯姆河肯姆河对岸。

否则,松石镇的大量北方联军主力,就有可能陷入包围。”

“没错,这次你总算还有点头脑。不过这次行动,一是要快,二是要隐秘。在敌军察觉的时候,我们就必须牢牢控制住科洛弗。

否则的话敌人就有充足的时间作出反应。而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红男爵厉声道。

“这恐怕会有难度。科洛弗虽然不是敌军的重点防御区域,在那里也有相当数量的北方联盟士兵,加上当地的地方武装和北方军联盟基本上一家人。

根据我们之前对敌军兵力的判断,在科洛弗北方军联盟加上当地的地方武装力量,兵力至少会在两千到三千人左右。”奥鲁米联邦军的指挥官摇头道,“恐怕难以速战速决。”

“还是担心你自己的任务吧。关于科洛弗我自有安排。赤潮已经有两个小队,潜入了科洛弗。

由他们跟红魔鬼部队进行配合,我们有足够的把握快速拿下科洛弗。

但如果,你们不能在正面给这支突袭部队足够的掩护……”红男爵沉下脸。

“男爵请放心,我们一定完成掩护任务。”奥鲁米联邦中的指挥官立正道。

“不仅仅是掩护突袭小队这么简单,我需要你们摆出足够的姿态,让安莫尔的军阀们,确信你们就是真正主攻的部队。”红男爵厉声道。

“是的长官。”奥鲁米联邦军指挥官立刻点头。“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红男爵没有再说话,而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

他对这些奥鲁米联邦军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在他看来奥鲁米联邦军。即便已经经过了大规模的整训,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达到他的要求。

这帮人可以用于大规模作战。但是有些精细的战术任务,完全依靠他们恐怕无法完成。

只能依靠赤潮和红魔鬼。这两支战力出色的秘社部队。

尤其是这次首战,他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绝不允许出现任何纰漏。

两天之后,奥鲁米联邦军被安莫尔的松石镇发动了全面攻势。

大规模炮击开始了,松石镇作为北方联军的一线防御阵地,北方联军在这里布置了很多工事掩体。

在指挥所内,卡桑将军正在召开紧急会议。针对敌中的炮击突袭,作出防御部署。

“敌军的炮火很猛烈,估计这次他们会对松石镇发起大举进攻。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之前的判断就确实错了。

瑞克先生是对的,松石镇这里才是他们真正的主攻方向。”一个北方军联盟军官站起来道。

“这种规模的炮击通常就是大举进攻之前的先兆。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需要紧急行动起来,让我们的部队进入防御位置。”另一个军官站起来问道。

“各位稍安勿躁。我之前确实让大家在松石镇附近集合,但我并没有明确说过,松石镇就是敌军的主攻方向。”林锐摇摇头。

“可是从他们目前摆出的攻击态势来看,这里绝对是他们的重点目标。”一个军官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