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变着姿势做哭她让她求饶,办公室玩弄人妻h文

2022-06-21 17:51:42 7点热度

肖风回到屋子里想稍微休息一会儿,毕竟这么热的天。

可几个投资商没走,开车在外面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几位,怎么个意思?”

三个人各自拿出了自己的名片,“小兄弟,这是我们的名片,请你一定收下,有需要我们的时候一定不要客气!”

肖风轻轻的把他们递过来的名片推开了,“各位,好意我心领了,只要你们说到做到,到时候我会通知陈雪或者陈丽阿姨,一起感激你们。”

“小兄弟,要不咱们一起出去喝个茶,聊聊天!”

“聊天?”

肖风猛的想起了程爽,“你们等我一会儿,我去洗个澡!”

“好!”

三个人激动的不得了,以为肖风是答应他们了。

这三位都是了不起的大老板,因为看上了北城这箱包之都的发展前途,一起来这里投资的。

一位是搞餐饮的,叫方国庆,想在这里开一家五星级的酒店休闲会所!

一位是搞房地产的,叫梵天喜,想在这里搞一座商贸城!

最后这位想在这里开一家私人银行,这位肯定钱多的很,关键他这名字也适合他,叫钱万里!

三个人一合计,肖风会看风水,一定要让他帮忙选风水宝地。

这真是会瞅机会,可是肖风回来可傻眼了。

钱万里问他,“小兄弟,咱们去哪儿?”

“你们送我去一下程氏公司!”

“咱们不是去喝茶吗?”

肖风一愣,“我什么时候说喝茶了?”

梵天喜一头雾水,“小兄弟,你刚才不是说聊天吗?”

肖风一听笑了,看来他们是理解错了,而且也看出了他们三个人的心思,“几位,你们误会了,这样吧,我也不是那么的无情无义,我电话留给你们,我可以一人帮你们一个小忙。”

方国庆激动的赶紧掏出了手机,“小兄弟,你快说,我存一下!”

肖风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他们三个人,然后又把他们三个人的都记下来。

“好了,今天我有事,把我送到程氏公司,你们就去忙吧!我答应你们的事情,我说到做到!”

“好,一言为定,兄弟,咱们出发吧!”

方国庆,梵天喜,钱万里也是高兴的不得了,虽然都四五十岁的人了,硬是和人家肖风称兄道弟的,也不怕掉架子了。

几个人一出门,肖风看到佟志国满头大汗的还在外面,“叔,我出去一趟,我那个架沟要着急用,让其他人清一下吧!”

佟志国很激动,他也看出来了,他这里已经留不住肖风了,当然他也替肖风高兴,“孩子,我要恭喜你了,希望你以后带着黄益娟能过的很好。”

“谢谢你,叔,你说的有点远了,晚上见。”

几个人上了车,车子奔着城北的方向使去,因为程氏公司就在城北,挨着那北城饭店很近,这就是程爽为什么要约北城饭店的原因。

时间不大,到了程氏公司楼下,肖风打发方国庆,梵天喜,钱万里先走了,他这才好好的欣赏了一下程氏公司,一座五层的楼房,楼前的空地上有不少的装潢材料,有的车在装材料,有的车在卸车,看样子程氏公司的生意不错。

肖风和工人们打招呼,“各位辛苦了!”

工人也纳闷,这哪儿来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老板呢?

“你找谁呀?”

“我找程爽姐姐。”

“你找她?你该不会就是昨天和我们程小姐相亲的那个被她称为傻子的那个人吧?看你的样子和描述的很像。”

“不错,就是我。”

“小伙子,你这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你还真的敢来呀?”

正这时,程娜从公司里出来了,“都嚷嚷什么呢?我联系的那家箱包厂要我们立刻把材料送过去,你们还在这里扯闲篇?”

“二小姐,您看他!”

程娜不屑的看了肖风一眼,“这谁呀?”

“就是昨天程爽相亲的那位呀!”

“啊,哈哈哈哈!我爷爷可真是厉害,程爽这口味也真重,不过我得恭喜她!”

肖风知道程娜是在嘲笑他,也没有在意,“我很不入流吗?”

“不,我绝对相信你入流,哈哈哈哈,我爷爷果然是照顾程爽!”

文学

“你瞎胡说什么呢?”程国忠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们后面。

程娜吓得一下就停止了笑声,那些一起起哄的工人也赶紧去干活了。

原来程国忠在五楼的办公室里正和程爽商量呢,因为程爽约肖风成功了,正给她出谋划策呢,往外面一看,正好看到肖风下车。

他赶紧让程爽收拾一下,自己先跑下来了,结果听到程爽嘲笑肖风,非常的生气。

“程老,我姐姐呢?”

“孩子,快里面请,去我办公室里谈。”

肖风摆了摆手,“程老,大家都在上班,我怕影响了大家,不行我就在外面等着我姐姐下班吧。”

“那怎么行,我给她打电话让她下来。”

“你别耽误了我姐姐工作!”

“臭小子,这是我的公司,我孙女会孙女婿,我能不准吗?”

“嘿嘿,程老,你这也叫的太早了吧?”

“早什么早?”

“不早不早!”程娜坏笑着跑了进去!

“不要理她,她懂什么?咦,我给你的玉你怎么不戴着?”

肖风挠了挠脑袋,“我怕弄脏了。”

“胡闹,赶紧戴上。”

肖风从口袋里把那块玉佩拿出来,挂到了脖子上,又怕别人看到,赶紧掖到衬衫里面,果然是好玉,清凉中又让人心旷神怡。

“程老,这玉不便宜吧?”

“这是极品和田翠玉,这是我准备给程爽当嫁妆的,这块玉我买的时候价值三十万,现在最起码值百万了,以后肯定还有升值空间,这是一块天然玉,没有雕刻过,但是看上去就像一尊观音菩萨,男戴观音女戴佛,将来你小子有钱了送她一个算是补偿。”

“没问题,不过程老,我这一天天的脖子上要是挂着这一百多万,我是真害怕呀!”

“你戴着还能怎样?揣兜里更容易丢了。”

“那倒也是。”

正说着呢,程娜把程乾程坤以及程老太太喊来看热闹了。

“老头子,这位是……”

“哦,正好你们都来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孩子叫肖风,咱们家爽儿将来的未婚夫。”

程老太太差点没笑场了,心里开始还埋怨程国忠呢,怕他给程爽找个实力强的,到时候程爽更加的强势,现在一看,满意的不得了。

“老头子,你眼光真高!”

程老太太和程乾他们几个互相挤眉弄眼的说着。

程乾实在憋不住了,“哈哈哈哈,爷爷,您这是给程爽找的男朋友还是给我三婶找的?”

“是啊,这准适合我三婶!”程娜再次的笑了。

“闭嘴,一群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东西!”

程国忠刚想发作,程爽也下来了,“爷爷。”

“爽儿,正好,你今天什么也别做了,你们两个放心的去玩吧!”

“哈哈,玩的尽兴点!”程老太太也阴阳怪气的说话了。

程爽一看周围的工人和程乾他们几个那表情,就知道这些人都在嘲讽自己,就算工人没有说出来,但是那表情比说出来还恶心!

“肖风,你来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

“姐姐,对不起啊!”

“对不起,对不起,就知道说对不起,有什么用?”

肖风不怕别人,可是怕程爽那双眼睛,尤其是她现在还生气了。

“姐姐,那我走好吗?”

“想走就走吧!”

“哦,那,那我就先回去了。”

肖风害怕的不敢抬头,转身就走,他这身行头也够够的了,人家那些工人穿的干净利落点的都比他强,关键是他也不换身衣服,还是那天那套,用洗衣粉洗的发黄的的白色短袖体恤衫,浅灰色的运动裤,都起球了,橡胶底黑布鞋。

“你还真走呀!”

肖风激动的转身,“姐姐,我是不是给你丢人了。”

“你废话,看这样子,还用说出来吗?”

肖风被程爽斥责的低着头一言不发,他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关键时刻还得是胡珊,不知道她是凑巧还是确实是路过,车子往路边一停。

“滴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