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亲子乱子伦长篇小说(高H肉共妻)最新章节

2022-06-21 17:11:23 7点热度

姨娘团发出银铃般笑声,女人最喜欢听得就是帅哥夸她们漂亮。

“老公过来帮我涂。”

“来喽~”

魏凛走过去,啪的轻拍嫩嫩的翘臀。

“打我干嘛?”蒋梦婕捂着屁股,很委屈。

“呵呵呵~”姨娘团秒懂的笑声,“梦婕,小凛拍你的意思是你该换姿势了。”

蒋梦婕半懂不懂的说:“直接说嘛,不说我哪知道,还打我。”

大姨娘递了个眼神,“呵呵呵~你以后就知道啦。”

“不懂。”蒋梦婕是真不懂。

魏凛心累,这就是少女和少妇的区别。

如果拍少妇花姐,她就知道该换姿势了。

但是拍少女梦婕,她就会问你打她干嘛。

还需要提醒她,她才蠕动两下,挪出位置给魏凛坐下。

蒋梦婕终究是调教不够,需要日后慢慢的教她,鞭策她!

魏凛挤了一点晶莹剔透的白色乳液在梦婕光滑的背上,开始认真的揉搓。

自己老婆自己疼,这些涂抹防晒油的事,魏凛很乐意效劳,不会抱怨女孩子太麻烦。

魏凛扫视一圈姨娘团,最后把目光放到隔壁躺椅上,黑丝比基尼,完美身材的宁慧茹。

“花姐你身材太好了,和梦婕身材一样好。”

魏凛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盯着花姐白花花大长腿,手却在梦婕的腿上揉搓。

“谢谢夸奖。”花姐取下太阳镜,看了过来,“赶紧涂,涂了好给我涂点,免得晒黑了。”

“得勒,马上就伺候您了,客官请稍等。”

“呵呵呵~调皮。”

“对了,大伯怎么出去逛了,留下来一起晒太阳多好?”

楼顶是个‘小三亚’,周围还种着椰子树,属于老板专属区域,一般人没资格上来享受。

正在给二姨娘涂防晒油的大姨娘抱怨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个古板思想,看到我们穿成这样,恨不得全部浸猪笼淹死,所以眼不见为净,就走了。”

花姐叹道:“我哥那个老封建思想啊~”

魏凛:“呵呵、其实大伯这样古板也挺好的,至少他不会有歪心思,对吧?”

然后所有女人就望向魏凛,“那你有吗?”

魏凛想也不想回答:“我当然有啊,我是年轻人,天天那么多女人出现在我眼前,我说没有你们信吗?”

“不信。”

花姐侧卧,枕着头在躺椅上,“那你出过轨吗?”

花姐问出了在场所有女人的心声,她们早就想摸摸魏凛的底了,毕竟魏公子嘛,身边出现的女人当然多了。

梦婕翻过身,一眨也不眨的看着魏凛。

与其遮遮掩掩,还不如坦诚相待,她们也觉得你够真诚,不会是个伪君子。

“我说实话吧,以前没认识梦婕之前,我玩的很嗨,因为那时候没女朋友,所有我都不记得我和多少女孩子发生过关系。”

魏凛直接下猛料。

她们却一丝丝惊讶都没,因为这是年轻又帅又有钱的魔都魏公子,一天天的精力充沛,睡n个女人,她们打心底是真不觉得意外。

如果说一个都没有,大家才会觉得意外。

蒋梦婕知道魏凛之前很浪,还见过他所谓的“前女友”安语晨,而且蒋梦婕是富家女,身边的朋友全是秦王那种富二代,她是真的不介意,当然前提是交往之前,交往之后她很介意的。

“嗯哼,请继续。”

魏凛靠在躺椅上,把梦婕搂着靠在自己身上。

“呃~但是有梦婕之后,感情一步步加深后,我也慢慢的就收敛的,到现在都是朋友了,几乎是对其他女人没什么兴趣了。”

魏圣人向来说‘掏心窝子’的话,从来不害臊。

大姨娘笑道:“难道不是因为梦婕的沙漠之鹰,才收敛的吗?”

“啊这~蒋梦婕你怎么嘴巴不把风啊,什么都往外说,我不要面子的吗?”

“略略略~”

两人打闹,姨娘团看着深表欣慰。

花姐也挺呵护这对小情侣的。

魏凛说的算是实话,年轻人嘛没女朋友私生活乱很正常,现在有女朋友了,收敛了,知道顾及女朋友的感受了,不在外面乱来了,也就没什么了。

毕竟男人嘛,不能对他太苛刻了,尤其是魏公子这种男人,得慢慢调教,等他那天玩腻了,也就收心了———花姐的心声,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她自然就知道很多梦婕不知道的事。

即便知道,花姐也不惊讶,也不提醒和责怪魏凛,因为他正春风得意,人在这个时候是听不进任何不顺耳的话,甚至会觉得讨厌。

所以,花姐就放养式教育,因为她相信魏凛能有正确的选择。

只能这样,要不然呢,要是捅破窗户纸揭晓,那么事情一定会很严重,自己的女儿一定受不了,会分手,毕竟蒋梦婕是富家女,财富地位和魏凛等同,她最受不了的就是初恋男友魏凛背着自己,还有其他女人。

挺糟心的。

富豪圈子就这样,比娱乐圈还乱,花姐见多了,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认识的晚辈在魏凛这个年龄也浪的飞起,但浪过了,成熟了,也就回归家庭和事业了。

花姐只是不想自己女儿受委屈,又想他们两一直这样要好,又想魏凛快点成熟,别一天天满脑子都是女人女人的。

人间清醒宁慧茹。

……

梦婕:“所以…你把安语晨请来,你们现在是朋友了?”

终于引到正题了。

“当然。”

前有蒋剑和花姐离婚撕破脸的反面教材,现有魏凛‘分手后还是朋友’的真实案例。

女人们对魏凛的好感度又加了一个百分点。

魏凛:“你不会介意我叫安语晨来吧?”

梦婕:“老实说心里有点介意,但是你都那么坦白,什么都说了,我也不能太小气,不过你可别背着我又和安语晨旧情复燃哦。”

“当然。”

魏凛起身,拿着防晒衣到花姐身边坐下,想拍一巴掌,但要挨打,于是就免了,开始涂防晒衣吧。

花姐穿的是那种后面系着蝴蝶结的泳衣,魏凛兰花指上去…

“干嘛?”

“……带带松了,我给你系上。”

魏凛把松松的蝴蝶结勒紧一点。

想到花姐最近在刻意疏远自己,魏凛演出委屈的表情,说道:“所以…爱会慢慢消失对吧?”

“少废话,赶紧涂。”

“所以这又是福利。”

“你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踹飞。”

魏凛专心的给花姐涂抹防晒油,花姐的肌肤很嫩,这源于她长期以来维护身材,以及牛奶浴的帮助,摸起来的感觉和20出头的梦婕一样细腻粉嫩。

“花姐你背面涂了,你前面涂不涂?”

“滚!”

魏凛笑了笑,看着趴在躺椅上,黑色比基尼的花姐背影,白白嫩嫩,光滑细腻。

摸倒是什么地方都摸过n遍了。

就是却少一次深入沟通。

魏凛意淫过于入神,陡然看到花姐一直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瞪着身后的魏凛。

魏凛捂脸想笑,姜还是老的辣。

花姐这女人挺有趣的,正经的时候生人勿进,不正经的时候撩得你魂不守舍——人妻的魅力就在这里啊~

文学

……

滴滴滴。

此时魏凛的手机响了。

“花姐帮我掏出来一下,我手全都是防晒油,就在裤兜里,对,摸到了吗?嘶~”

“……给。”

接通,按下免提,放在躺椅上。

是w公司宣传部魏经理打来的电话。

“老魏啥情况?”

“老板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坏消息。”

“坏消息就是今晚开幕式结束的独舞表演者,我公司的刘小花在来酒店的路上出车祸了,今晚的独舞没了。”

“……好消息呢?”

“好消息就是刘小花只是腿骨折,没其他问题。”

“……你是想告说我今晚开幕式没亮点了是吧?”

“呃…老板事情太突然了,时间又断,应该是没能替补刘小花的人了。”

“我知道了,等我电话。”

魏凛挂断电话。

姨娘团都听到了这个事。

花姐:“怎么会那么突然?”

魏凛:“就是这么突然,唉,既然发生了后悔也没用,还是想想办法,要是开幕式最后的舞蹈没亮点,挺遗憾的。毕竟第一届。”

姨娘团点头。

魏凛:“梦婕你会跳舞吗?”

梦婕:“呃……同手同脚算吗?”

魏凛望向姨娘团,全部摇头。

“别看我们,我们没那个本事。”

“我去想想办法,你们玩。”

魏凛起身离开顶楼。

魏凛可一点都没慌,换个毛线,刘小花只不过是公司财务业余舞蹈级别,楼下可是有两位帝舞花旦。

咚咚咚~

“谁啊?”

“魏神。”

“呵呵呵,不要脸。”

热娜把门打开,西域奇女子真是长得太惊艳,太有异域风情的味道。

从热娜进酒店时,回头率就爆棚了。

进屋,就她一个人。

嘭的关门声,吓了魏凛一跳,热娜带着笑意走来挽着手,“怎么啦,做贼心虚啦?”

听她这话,魏凛就知道是变相的在说‘漫漫的事’。

“没有,给我点时间。”

“呵呵,都给你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了,再给你时间,孩子都快生了。”

“哪有那么夸张。”

“嘁。”

“言归正传,我找你有急事,溪月呢?”

“在隔壁屋。”

“发微信叫她过来。”

“哦。”

片刻后,溪月进屋。

两个女孩子坐在床边,魏凛一个男的看着她们,总觉得这该死的既视感,像极了看某些视频里找外围似的。

“所以…你让我们在开幕式上压轴表演?”

“嗯,救急,我相信你们一定能行的,就上台随便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