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少妇人妻紧撞击 被体育老师c了一节语文课

2022-06-21 16:16:52 8点热度

听到喊声,房间里摆放的十几台台式电脑的角落里,一个头发蓬松的白脸青年男子站了起来,黑色的眼圈很符合程序猿的形象。

“班长,这位是我同学冯晓葇。老冯,这位就是我之前说的许总。”

给旁边的班长介绍了下自己的大学男同学,示意对方有贵客的周淮安接着问道:“诸葛和老施呢?”

“他们早上四点才睡的,现在估计还没醒。”

指了指一个小木门后面的隔壁房间,冯晓葇说着话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样。

对于他们自己创业当老板来说,想睡就睡,想吃就吃,自由得很。

“我今天带许总过来,就是和你们之前说过收购的事,你们讨论得怎么样了?”

听了对方的话,周淮安问了一句。

先前他提出有人愿意高价收购三人公司的时候,他们可是很兴奋的。

毕竟,能像他们这么穷的互联网创业者,已经很少很少了。

“还能怎么样,我们都还不知道什么条件呢?”

瞥了老同学一眼,冯晓葇随意地回答道,顺手把前两天买来还没喝过的两瓶矿泉水递了过去,继而对着这位年轻老板说道:“许总,不知道您准备出多少钱?”

“你们觉得自己能值多少?”

接过对方递来的矿泉水,许仁山也没觉得多不卫生,直接打开喝了一口。

先前,他就从周淮安那里得到了这家三侠科技公司的情况,嗯,姑且称之为公司吧!

所谓的三侠公司,不过是三个原本有些美好理想的计算机系毕业大学生组成的小工作室,整个公司最值钱的固定资产,也就是他现在看到的12台台式电脑。

其余的资产,全无。

平日里,三侠公司研发他们自己的游戏以外,还会给一些游戏公司提供技术支持,开发点技术含量不高的网页游戏。

不过,听周淮安说,三侠公司自己研发的网页游戏出一个扑一个,无一例外,反倒是根据客户要求代为研发的小游戏赚了不少钱。

这个,也是许仁山最为看重的一点。

也正是如此,三侠公司的代加工收入都被砸到自己研发的扑街游戏里,没有听到一分响动。

为此,三个创始人不得不搞一些大型网游的打金业务,贴补家用,顺便支付房租,和那些所谓的游戏工作室差不多。

在许仁山眼里,整个公司有价值的也就是三个为了‘理想’不断拼搏的年轻人了。

有活力、有冲劲、有技术、有理想,有没有成功的产品无所谓,许仁山没想到自己当初给周淮安提出的条件,这个三侠公司完美地符合了。

“我们啊,起码能值500万。”

看了眼一身白衬衣和西装长裤的周淮安,冯晓葇揉了揉自己散乱的头发,随意说出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夸张的价码。

谈判不得先开出个高价,让对方就地还钱,之后才好达到原先的预期嘛。

先前和那些游戏公司谈价格的时候,冯晓葇听诸葛就是和别人这么还价的。

“行,我就出550万,买你们这家公司。当然,前提是你们三个人五年内不能离职。”

听到对方开出的价格,许仁山直接往上面加了50万。

他现在欠缺的,不过是将他脑海里的想法转换为现实产品的技术人员,让他自己去找的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合适人选。

即便能找到,谁知道会不会遇到一些小人。

被外人剽窃了创意,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这三个拥有满腔热血的年轻人,其实挺合适的。

“......”

文学

没想到对方都没还价,还加了50万,冯晓葇愣了一下,继而追问道:“如果我说1000万呢?”

“那就1050万。”

嘴角翘了一下,许仁山毫不犹豫地继续追加50万。

千金买骨,这个道理还是有用的。

何况,他脑海里的想法转换为现实,那可就不是一两百个1000万这么简单了。

只要对方敢开价,许仁山就敢砸钱过去。

“咕咚。”

咽了下口水,冯晓葇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的老同学。

这年头的投资人,都这么壕的吗?

他们三个辛辛苦苦给别的公司代加工一个网页游戏,前后花了一个多月,才拿到两三万而已。

被对方砸晕的冯晓葇,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看我干啥,我脸上又没钱。”

注意到冯晓葇的眼神,同样被班长的豪爽惊到的周淮安瞪了回去。

谁能想到,他拼死拼活地创业两年,赚的钱还不如自己三个同学随便鼓捣下的资历。

是的,周淮安很确信,班长看中的只是三个老同学的经验和技术罢了。

就这几台破电脑,拿去二手市场卖,估计也卖不到几千块钱。

想想,都让人感觉到心酸。

“许总,不好意思,我需要和另外两位创始人商量一下。”

感受到周淮安眼里的羡慕,冯晓葇心里舒爽了一些,却没有胡乱决定。

“请便。”

笑了笑,许仁山倒是很有耐心。

反正,研发一款游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别人那个创意还得好几年以后才出现。

“请您稍等。”

和对方抱歉一句,冯晓葇快步走回隔壁的休息室,喊起了两位睡意朦胧的同伴。

“老冯,几点了?”

被叫醒的长腿青年看了下窗帘缝隙传进来的光线,知道还没有到晚上,随口问了一句。

难道,又有新活来了?

“下午12点43分。胖子,醒醒,有个1000万的大单。”

回答了一句好友的问题,冯晓葇继续喊着另一位没起床的小胖子。

“什么大单?1000万?别让冤大头跑了啊!”

一听到这个夸张的数字,原本和周公女儿聊天的胖子一下子坐直了身体,眼神发亮地看着好友。

即便是先前有些迷糊的长腿青年,也是快速清醒过来。

“别激动,先冷静一下。”

生怕对方的举动被外面的大老板听到,冯晓葇尽量用柔和的语气说道:“先前淮安不是问过我们......”

“卖啊,怎么不卖。咱们卖个1000万,大不了拼死拼活帮对方干5年。平均下来,咱们每人也有66万的年薪了。”

听完冯晓葇的讲述,胖子施右浪毫不犹豫地说道。

若是能一口气拿到333万,他能给家里寄个200万,什么弟弟妹妹的学费、父母和爷爷奶奶他们的生活费都有着落了。

管他这五年多卖命,什么都值了。

“胖子,你先冷静一下,这个钱不是那么好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