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亲爱的让你㖭我下边@翘着奶头校园H

2022-06-21 16:13:02 8点热度

磐山大厦一切如常,住户们上班的上班,买菜的买菜,放了假的孩子们也四处乱蹿,而赵官仁也是照旧晨练,拎着早饭来到了苏筱家,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了徐正凯。

“哈哈~你就是韩北辰吧,真是个帅小伙子,快过来坐……”

徐正凯站在餐桌边笑着招手,桌上也摆满了丰富的早餐,苏筱面无表情的捧着碗豆浆,看气质应该还是索林,她冷淡的说了句,徐正凯,徐叔叔!

周扬朵倒是什么都没吃,起身喊道:“我要吃北北买的早餐,北北!到我这边来坐吧,我帮你剥鸡蛋!”

“你怎么也跟悠悠一样,叫我北北了……”

赵官仁故意冷着脸走了过去,周扬朵知道韩北辰对她养母的畸恋,故意拉着他说笑,但赵官仁却问道:“徐叔叔!你昨晚在这睡沙发的吗,还是跟我苏姨一张床啊?”

“昨天不是跟你说了吗,他在楼上租了间房……”

索林放下碗微微皱眉,可赵官仁却横了她一眼,大声说道:“我跟他徐正凯又不熟,不拉家常还能聊什么,探讨你肚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赵振南究竟能不能生育吗?”

“你不要没大没小的,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索林愤怒的拍了桌子,徐正凯急忙劝解道:“好啦!孩子也是关心你嘛,况且昨天咱俩就是为了孩子吵的架,可我想来想去,本来就是我对你不起,孩子就算不是我的我也认了!”

“谁要你认了,我自己养不活吗……”

索林又气呼呼的站了起来,直接挺着大肚子去了楼上,赵官仁也把筷子一扔也要离开,但周扬朵却一把拉住他,问道:“一大早你要去哪啊,坐下来把早饭吃了再说!”

“有一伙人专门在学校搞偷拍,勒索家长和同学们,上回想骗你的牛哥跟他们是一伙的……”

赵官仁擦了擦鼻子说道:“昨天悠悠和她妈也被偷拍了,石小美找人把他们给打了一顿,据说他们手上也有你的照片,但拍的不是很清楚,我得去辨认一下再买回来,然后销毁!”

“我的?为什么要买……”

周扬朵吃惊的看着他,索林也猛地停在了楼梯上。

“大姐!石阿姨出人情,我只能出钱喽,茶水费总得给吧……”

赵官仁耸肩道:“本来昨晚就能拿回来,可悠悠妈好像出了什么事,石阿姨搞到大半夜才回来,所以那些人让我今天上午去拿,我跟几位家长均摊一下也没多少钱!”

“北辰啊!”

徐正凯开口说道:“你们为什么不报警啊,他们让你上哪去拿照片,你可别让人给骗了,要不要叔叔陪你一块去?”

“石阿姨不让报,说他们把人打的挺惨,报了警都得倒霉……”

赵官仁摆手说道:“你们放心吧,人家待会就在对面等我,我去把照片取回来看一下,真有朵朵我才会给钱,然后我们把钱凑一下给石阿姨,这份人情还得她去还,走了啊!”

“你等一下!”

索林又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将他拉进厨房拉上了门,低声质问道:“你在这骗鬼呢,我和朵朵的照片不是你拍的吗,那个什么华少也勒索过我,这件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我实话告诉你吧,整件事都因浩子而起,昨天在我车上那个……”

赵官仁懊悔道:“本来说好私下欣赏,可那杂碎居然把照片给卖了,幸亏他昨天提到了悠悠的事,我就打给了石小美,石小美把我也给臭骂了一顿,说这人情她不欠,我得掏钱把照片买回来!”

“活该!看你干的破事……”

索林瞪眼道:“朵朵的照片必须拿回来,流出去一张我找你算账,不过……他们会不会继续要挟你啊,你昨天见到那些人没有,他们约你在哪见面啊,我陪你过去在外面等着吧!”

“你挺个大肚子去哪啊,就在对面的台球室,约的十点半……”

赵官仁摸着她的肚皮说道:“石小美说他们都是做大事的人,给钱纯粹是不想欠人情,虽然我昨天没见到他们,但听说花屎龙也是他们的马仔,花屎龙肯定不敢坑我!”

“拿到照片就回来,十一点不回我就报警……”

索林回头朝外看了一眼,嗔怪道:“徐正凯是我正牌男友,要是让人知道我肚里的宝宝,是你一个熊孩子的,我还要不要活了,不许再拉着脸了,快去把早饭给吃了!”

“不吃!看到他就没胃口……”

赵官仁在她嘴上猛亲了一口,索林又娇嗔的拍了他两下,赵官仁这才拉开门走了出去,看也不看徐正凯就离开了小公寓。

“哟~格格!来请安啊,今天不上天吗……”

文学

赵官仁刚关上门就看到了小空姐,一身便装挎着小皮包,闻言翻了他一眼才去等电梯,赵官仁故意色眯眯的盯着她,他吃不准这娘们的身份,但基本确定她不是个怪物。

“麻烦!借过一下……”

隔壁的保安女主管也出门了,依旧顶着一张冰冷的扑克脸,不过她身边还有位娇小的女同事,穿了一身柜姐的灰色制服,很客气的跟赵官仁笑了笑,还给了他一块巧克力。

“小姐姐!有空来我家玩啊……”

赵官仁笑容可掬的挥了挥手,没发现什么可疑情况才回了家,正好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立即关上门接了起来,笑道:“花屎龙!咋这么早啊,你是一宿没睡啊,还是刚起床啊?”

“替你韩少做事,当然得早早起来啦,情况给你汇报一下啊……”

花屎龙低声说道:“昨天共有四波陌生人来了台球室,有台suv车在周围绕了三圈,车里坐了三个人,还有两个陌生人打球到关门,根本不会打球,来来回回上了十几趟厕所!”

“这是抢生意的竞争对手,试探咱们的虚实来了……”

赵官仁吩咐道:“你找当过兵的人盯住他们,不要发生任何冲突,一定要让人觉得咱们很彪悍,不是什么街头混混,让他们知难而退就行了,干得好我送你一台跑车!”

“哎哟~多谢韩少……”

花屎龙兴奋的笑道:“您放心好了,我找了三个当过侦察兵的兄弟,那块头和气场绝对吓人,兄弟们也都说了,要是那帮兔崽子不识抬举,咱们就抄家伙干他娘的!”

“低调!我开的是正规公司……”

赵官仁说道:“我的小仓库你们轮流守好了,可不要让人尾随发现了,不然咱们的买卖就黄了,对了!得空去找个好师父,我那根象牙矛要装裱起来,我要送给领导的!”

“明白!这可是我强势项目……”

花屎龙乐呵呵的聊了几句才挂,还不知道赵官仁把他往死里坑,盯住他们的可是怪物集团,连捡来的骨刺也给了他一根,让他帮忙做成武器,这货还一直拿在手里玩。

“嗡~”

手里的电话又震动了起来,赵官仁挂断之后走进卧室关上门,打开监控机连接隐藏的电线,屏幕中出现几路隐秘画面之后,他才拿出一部备用手机,拨打了石小美的小号。

“小北哥!我姐真出事了,我瞒着悠悠没敢说……”

石小美哭哭唧唧的说道:“我姐刚才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说安顿好了她亡夫的孩子,还找到了一颗她老公的洗髓丹,这都是我们昨晚商量好的话,求求你救救她吧,我们做牛做马报答你!”

“你姐就是贱,端起碗叫爹,放下碗骂娘,你不要哭了,我马上把计划发你小号上,照我的计划去做就行了……”

赵官仁说完就把电话挂上了,将早已编辑好的文案发给了她,其实他早就猜到石金兰会被抓,而他就是石金兰的救命稻草,以那娘们的忍耐力,绝不会把真正的情况说出去。

“朵朵!去楼下买点菜,中午做饭给阿辰吃……”

监控里传来了索林的声音,等她把周扬朵给支出去以后,徐正凯立即跟她进入厕所关上门,还打开了水龙头防止被偷听,可他们根本不知道,微型麦克风就在他们头顶上。

“正凯!观兰集团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打听到了吗……”

“打听到了,花卉园是一个高级据点,结果突然被警方围攻,四级体老曹被神秘人砍死……”

徐正凯低声说道:“老曹死前干掉了一个男的,竟然是石小美的姐夫,顾悠悠她妈当时也在场,但是被一伙神秘人救走了,转头又去把雄哥给宰了,四肢都给他剁了,肯定是逼供了!”

“怎么会这样,顾悠悠她妈怎么会牵扯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