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呻吟轻喘着迎合他:灌满精华堵住不能流出来双性

2022-06-21 15:55:36 7点热度

扬起手就要推苏灿的肩膀,苏灿直接抓住她的手腕一个反扭就把她身子转了一圈,完全钳制住。
“疼疼疼…”叶菲叫唤道。
随即苏灿直接松开手:“有话好好说,我不喜欢动手动脚。”
语气不耐,她十分确定自己刚才是收了力的,但凡温箐有点基本能力都不会摔下来。
很明显,她是故意的,而苏灿,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耍心机斗狠。
“苏小姐说的可真轻巧,什么叫你不喜欢动手动脚,那我们家箐箐是谁打下去的?”叶菲生气的吼道。
温箐被人搀扶着站起来,拉着叶菲的胳膊:“好了,你闹够了没有,苏灿说了她不是故意的打到我的,是我自己能力不行,和苏灿并无关系。”
她声音足够大,一口一个苏灿,很明显直接整个健身馆所有人都知道了,苏灿失手打了人。
“她说你就信?关键是慈善夜就算了,你的综艺通告怎么办?不上了?”叶菲恼怒。
“先是抢了你的角色,又故意把你弄伤,箐箐,你别太单纯了。”
苏灿冷笑:“摔伤了还是赶快去医院的好,医药费我会出,而你们在这血口喷人只会延误伤情。”
“什么血口喷人?你不就是知道我们家箐箐是顾简前女友,特地报复吗?”叶菲生气。
而后,护着温箐说:“走,去医院。”
温箐,果然是顾简的前女友。
苏灿只觉的听到这。心跳突然一紧,加速起来,额角发热。
此刻,健身馆的负责人出来,将馆内人员拍到的视频全部要求删除,然而根本不可能删完的,起码非服务人员的,馆主无权要求。
而这时,顾简脚步急促的进了这家健身馆,当他看见苏灿的时候,心终于落了下来。
疾步向苏灿奔去,刚走到门口的温箐,看见他,脸上的神情变了变,更加的楚楚可怜些。
“顾简,好久不见,你……”
但温箐话还没说完,顾简从她身边直接路过,完完全全的忽视了她。
知道他走到苏灿跟前,一把抱住苏灿,神情紧张:“灿灿,终于找到你了…”
苏灿努力让自己心脏平缓,诧异道:“怎么了?”
顾简这才冷静下来:“没事,只是到处都联系不上你。”
我快要疯了,而已。
林小小电话不接,消息未回,林准打了向绅的电话,这才知道他们和苏灿已经分开。
苏灿一个人去了健身房,当顾简知道这个的时候,只能故作平静,内心十分焦灼。
和新来的规划部门的人并未谈拢,顾简便直奔苏灿之前办卡的健身房去了,并没有,这才想起来公寓楼下这家。
就自己开车一路超速的赶了过来,幸好幸好,他的灿灿没事。
他要给苏灿身上装上定位器,装哪里比较好呢?
“顾,顾简…”
温箐看到顾简抱着苏灿,十分紧张的样子,还是出口打断了。
顾简听到,松开怀抱拉住苏灿的手:“这是谁?”
苏灿有些愣了:这不是你的前女友吗?你问我?
但是她还没说话,温箐见顾简不认识自己的样子,心突然就,痛的不行。
不认识了?才多久不见,就忘了她了?
温箐慢慢的,一步一步忍着疼,走到顾简跟前,脸上却依旧是明艳的笑容:“顾先生,不记得我了?我是,温箐。”
一线,即便摔伤了腿,依旧优雅从容,明艳开朗。
顾简听到这个名字,眉头轻皱,模样不记得,但名字还是有印象。
“哈哈,那便重新认识一下。”温箐笑的毫不在意。
顾简冷冷的道:“没有兴趣。”
言罢,拉着苏灿的手就要离开。
“顾先生,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温箐目光落在那两只相握的手上。
他,对苏灿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温箐记得,以前,顾简是绝不会让人,尤其是女人碰他的,他说,他嫌脏。
所以,温箐都一直很顺从的,很听话。
哪怕在顾简这里受尽屈辱,在别人眼里她仍然是顾简的女朋友,这就够了。
可,后来,那天晚上,她在公寓等他,他却说腻了。
其实,无论别人怎么看,她都知道,她不过是顾简的消遣而已,这一点最开始顾简就挑明了的。
是她自己没控制住,一步一步的迷恋上他,即便他冷漠的有些残忍。
可现在,温箐从看到那个拥抱就知道,他不过是对自己冷漠而已。
可,凭什么?
他和苏灿才开始几天,就这般的用情至深,凭什么不能是她?
面前的男人根本没有心思理会她,拉着苏灿的手向门口走去。
“苏小姐,你打伤了人就打算这么一走了之吗?”叶菲看不过去,站出来说道。
温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顾简,顾简一个纨绔富二代何德何能让堂堂影后这么费尽心思?
“叶菲,过来。”
温箐轻喝,叶菲有些气,跺了下脚到了温箐身边扶住她。
看着二人走出去,叶菲叹气:“你说你何必呢?还真把自己弄伤,有必要吗?为了个顾简,以你的能力什么样的男人没有?温箐,别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温箐全然没了刚才温柔明媚的模样,而是笑的有些阴冷:“我知道我自己在干什么,你放心,我有数。”
顾简陪苏灿在保管柜取回了手机,苏灿看到一连串的未接,又联系到自己身体状况,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顾简,你告诉我,我到底怎么了?”
苏灿看着顾简的双眼:“你这么担心我,我…我昨晚是不是误喝了DU?”

文学

顾简嘴巴轻抿,而后将苏灿打横抱起,说:“灿灿,不怕。”
在顾简怀里的苏灿,听到这,已经了然,看来是真的了,害怕吗?
她不是害怕,或许有一点,但更多的是气愤,自己竟然中了这么阴毒的招数?
呵,无论是谁,她都要他千百倍的还回来。
“是肖川?”
苏灿有些不确定的问,自己和肖川没有那么大的仇恨,他只为了控制自己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傻事。
但除了肖川,苏灿想不出是谁了。
“是借了他的手,放DU的是肖川旁边的陪酒女,幕后主使是李炳和万沫沫。”
顾简语气平静,却带着些咬牙切齿的恨意,说完他将苏灿放到迈巴赫副驾驶座上。
“灿灿,不怕,我以后会保护好你。”顾简说完在苏灿的额头轻吻。
“咱们现在去哪里?”车速很快,苏灿询问到。
她现在心跳平稳了些,没那么难受了。
顾简握住她的手:“去一个医生那里,昨晚事发突然,我也怕你知道了害怕,现在咱们去检测一下残留。”
“嗯。”苏灿握紧顾简手指:“我知道的,我不怕,顾简,谢谢你。”
谢谢你,在我毫不知情的时候默默为我做了那么多,她想起来顾简昨晚反常的频繁给她倒水。
还反常的……
“所以,昨晚,你只是为了让我提高代谢,才……”苏灿问了一个难以启齿的问题。
顾简没想到,愣了一下说:“灿灿,我希望是那样,如果真的是那样,说明面对你时,我还留有理智,我不会沉沦。”
“可,灿灿,我不想骗你,也无法欺骗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是我克制不住,也不想克制了,我愿意为你沉沦。”
“哈,顾先生,那说明我魅力很大很大,你这样说我很开心。”苏灿语气里有些微微的炫耀。
猎物终于到手了,嘿嘿。
顾简听了出来,所幸顺着她的话继续说下去:“是,苏小姐魅力很大,这样的小美人儿,本少爷很喜欢。”
苏灿撇撇嘴,哼,小猎物,还在跟自己摆少爷的谱儿。
顾简嘴角不自主上扬:“灿灿,你说了,会对我负责的。”
他轻勾的唇角,犹如清泉荡出的波纹,漾了苏灿满心满怀。
原来,如顾简这般表面痞坏玩世,实则冷若寒星,矜贵淡漠的富家少爷,一旦动了情是这样的动人。
“我自然说话算数的,顾少爷。”
顾简笑意更深,占有欲染上眸光:“好,你要牢记,以后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好,好。”
一路上情话不断,到了医院的时候,苏灿觉得整个车厢都是甜的。
下了车,才发觉是一家美轮美奂的私人医院,名为“明海星芒医院”。
“这里足够安全,你放心。”顾简拉着苏灿的手。
进了医院大厅内,和其他公立医院不同,这里没有排队的病患,而是寥寥数人井然有序的排着队。
苏灿想起来顾简进门时刷的白金卡,想来只能凭卡入内。
她的目光落在一个身材窈窕的女人身上,那女人被另一人搀扶着,一闪而过进了走廊里,她的肚子很明显的隆起。
而那个女人,面熟,苏灿一时想不起来,好像是从韩国女团刚回国发展不久的艺人。
而目光所及,病人陪护无论从衣着打扮还是体态气质,无一不彰显着这家医院的格局和能力。
顾简拉着她,直接进了电梯,白金卡轻刷,直至顶层32层。
而这家医院的顶层,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顾简要带她见的又是什么人?
苏灿有些好奇。
电梯运转速度很快却平稳,几十秒便停在了32层。
出乎意料的,电梯门一打开,没有走廊,直接是一个极大的待客厅。
装修只白金两色,但所用的所有家具,简单却华贵。
如沙发跟前那个落地灯,通体白色,其上星星形状的灯罩淡金色勾边。
正是L&D的顶级设计,限量款小星灯,官方售价580000。
苏灿被顾简拉着直接推开一扇门,她还来不及计算这间会客厅的总体装修价格,就直接进入一间和外面风格完全相反的办公室。
虽然也是极简,却通体黑灰两色,极大的反差。
“呵,小子,下次来,能不能敲门。”
一道沙哑的声音传来,办公桌后黑皮转椅转了过来。
一个看不出来年纪的男人,及肩的黑色短发,微微有些卷,小麦肤色的皮肤,棱角分明的五官,一双细长丹凤眼,眼角有浅浅的几根皱纹。
顾简轻笑:“你这办公室,能上来的也只有我而已,敲门,作甚。”
“呵,来找我做什么?”话说着,男人的眼睛落在苏灿身上:“她,就是你昨晚着急要救的那个人?”
昨晚,一向寡言冷淡的顾简凌晨3点给他发了无数条消息,反复确定,不慎喝了点DU,真的不用药物介入?
他厌烦极了,但是也好奇极了,他第一次见顾简如此着急,如此担心,为一个女人变得如此啰嗦不干脆。
他的眼神打量着苏灿,那双桃花眸灼灼,不禁让他回想起二十多年前,那个第一次见到夙夙的夏天。
“暗叔,麻烦你给苏灿检测一下体内残留。”顾简对他言语间少有的客气和礼貌。
暗芒站起来,欣慰的看了眼顾简,对苏灿说:“跟我来。”
三人直接去了采血室,不出半小时,结果便出来了。
“摄入本就不多,且年轻代谢快,残留是有,不过应无大碍。”暗芒看完直接将报告撕毁。
顾简眉头轻皱,并未说什么。
苏灿放下心来:“那只需要把残留代谢完成便好了?”
暗芒看了眼顾简:“看来你什么也没跟她说。”
而后才对苏灿说:“明晚你会有戒断反应,只要撑过去,便无大碍了。”
“后半辈子,是人是鬼,全靠你自己的意志力了。”暗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