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势宫口承欢h*做床爱全过程激烈口述

2022-06-21 15:53:42 9点热度

李宏盛正在和几个领导商量补课场地的事,看见他门也没敲,神情激动的走进来,愣了一下,盯着他手中的资料,内心骄傲自豪的道,“这是云悦拿出来的,七班凭借这份资料基本上能全部考上京大。”
又是云悦?
那位神一样的学霸?
如果没看到这份资料说七班能全部考上京大他做梦都不敢相信,现在他相信了。
“对了,何教授你任务有点艰巨,何校长说……”他顿时语塞,怕说出来被面前这位数学界的教授打。
“他怎么说你就怎么安排吧,让我给云悦打杂是吧,没问题的。”何律推了推眼镜框,心里美滋滋。
说不定她手中有《数学论》,到时候和她打好关系借过来看看。
“好,好的。”李宏盛一时间愣住,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好说话,还以为他会甩脸直接离开,没想到答应的这么爽快。
整个高三班级此刻正在激烈的讨论着这件事情。
“A等级只有20个,我觉得有点少了。”
有好些人觉得他们成绩也还可以,为什么就不能是A。
“你可别说不公平公正,一班可是有八个人。”
“而且这二十个人都不偏科,可能她有她的道理吧。”
之前一班和七班那么不和,这次20个名单中一班几乎站了一半,谁敢说不公平公正。
“虽然云悦只辅导20个人,但是你别忘了顾樾和林轩泽一点也不差,之前职中的校霸魏炫就是杨兴辅导的,现在能打六百多分了,我总不能比魏炫还差吧。”
......
一班。
赵敏看着自己居然是20个名单之一,有些不可思议。
她以为云悦会徇私的,没想到她居然在名单内,可是沈璇为什么不在?
下午李宏盛已经将补习的地方分了出来,C班的同学在一个大报告厅上课,B班同学在一个中型会议室上课,A班同学则是在一个教室上课。
何律被云悦分配到BC两个班作作为指导老师,直接打碎他的如意算盘。
他极其不情愿的摆着一张黑脸,跑到七班敲了门,“找云悦。”
就不信他一个四十岁的人还应付不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孩。
七班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讲台上的人。
她此刻拿着粉笔正在给他们每一个人分配任务,少女一手插兜,袖口挽到皓腕,露出白皙纤细的皮肤,脸颊两侧垂落着几缕飘逸的发丝,扎了个高马尾,侧脸上挑的眼尾嚣张的挑了挑。
她收回手臂,漫不经心的侧头看过去。
少女的脸非常的精致,一双眉眼冲破骨子的野,那双杏色的眼眸氤氲着寒凉,眼角裹着腥红的邪气,浑身上下张扬又痞气。
他瞳孔一缩,整个人怔愣在原地。
雯君?
不、她不是雯君,她只是五官和雯君相似罢了。
只是未免也太相似了。
云悦一双眸子透亮深邃,眼底氤氲着寒凉,眉梢轻微的一挑,“何教授找我什么事?”
听到声音居然也有几分相似,何律内心一震,浑然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没、没事。”
云悦唇角微勾,“行,那何教授可以离开了,我还有事。”
何律呆愣的点头,女生的声音就像有一种魔力一样,他离开七班才后知后觉。
“世上怎么可能有如此相似的人?”何律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何律走后,云悦又说了半个小时,她敛着眼皮,低眉看着他们,“都明白吗?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
“我反对,”顾樾举起手,拧着眉道,“这件事情我不干,我要高考准备。”
帮助其他人,他哪里还有时间复习。
寒假的时候给七班补习是因为他是七班的,现在要给其他人补习凭什么?
云悦眉梢一挑,唇角轻勾,“反对无效。”
顾樾:“......”
张子叶噗嗤一声笑出来,之前顾樾在七班说一不二,自从云悦来了之后他一点地位都没有。
以他们现在的成绩,就算是做再多的题效果也不大,但是帮别人补习也是给自己查漏补缺。
晚自习,七班的同学开始各司其职。
整个高三部每天都在紧张的复习。
利用一个星期的时间讲完了所有的资料,然后就是无限的刷题。
之前一直觉得云悦手中的资料被说成神一样,只有亲自见过才知道真的一点也不吹嘘。
他们现在利用资料上的公式和定理,一张试卷基本上能做出百分之七十的题目。
只是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如果再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他们相信自己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
时间过的很快,距离高考还有四天。
最后两天,云悦又拿了一份题目出来,说是压轴题。
各个任课老师盯着这些习题,有些不可思议。
“这些题你哪找到的?”何律盯着这些习题眸光深邃。
他是京城第一中学的数学老师,每年高考的数学题目他都有琢磨研究,但是出题老师非常的刁钻,很难压中。
云悦双手插兜漫不经心的道,“自己出的。”
何律:“......”
和她相处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知道她是一个变态,已经麻木了。
今年高考状元非她莫属,反正他已经盯上她了,无论如何都会把她招进数学系,而且他先认识她的,已经占据优先权,就不信抢不过物理系的。
她一个理科生压理科的压轴题就算了,把文科所有科目的压轴题和作文都压出来了。
这一个月的时间,所有文科生都对她非常的信服,不信服不行啊,因为她们之前不服,觉得一个理科生还跑过去辅导文科生,结果人家做了一份文科试卷,满分的试卷甩他们脸上,要多疼有多疼。

文学

高考倒计时二天,所有学校都已经放假布置考场,高三学生也停课去查看考场调整心态。
林家两个高考生,可把林湘激动紧张坏了。
她特意请假在家陪着他们,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打算全程守着他们,不能出半点岔子。
“悦悦,你这两天调整一下作息,可千万不能一觉睡到晌午了,晚上早点睡。”林湘从厨房里端着一碗汤出来。
李嫂也从医院出来了,整个人的起色也跟着好了起来,本来林湘让她再休息一段时间的,知道他们两个要高考立马回来帮忙了。
云悦坐在沙发上,抱着上次林湘送给林轩泽的娃娃玩着手机,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楼上传来许久没有出现的嚣张又暴躁的声音,林湘听到了硬生生忍了下去。
默默告诉自己再忍几天。
吃了饭林湘开车送他们去学校,这次一中大部分学生都在一中考试,只有少数部分同学被分在其他学校,学校组织学生一同去各个考场熟悉场地。
**
六月七号。
林湘一大早就起来准备早餐,家里两个高考生,比谁都紧张,辗转反侧凌晨才睡着。
看做好早饭之后看了一眼时间,两个小孩已经穿戴整齐了,他们两个吃着饭,她跑去给他们检查考试用品和证件。
水彩笔,2B铅笔,橡皮,准考证,身份证……
她一一核对了两遍,确定没少什么才给他们装进书包。
这一天云中海也没有去上班,吃完饭后和开着车一同送他们去一中考试。
兰城马路上这一天来往的车辆非常少,到处是横幅,高考气氛特别浓郁。
各个考点附近,有交警在执勤,学校附近的道路都封了起来,摆着提示语牌。
所有车辆缓慢通行,静止鸣笛,一向喧闹的城市,在这几天变得格外安静。
兰城一中是一个大考点,为了道路堵塞,轿车一律不准开进去,索性距离校门口也只有不到一百米的距离。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停车位将车停了下来。
今天气天气正好,没有很热,看了一眼时间离高考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
“悦悦,你是打算在车内休息一下,还是进去?”林湘偏头看着闭目养神的她。
云悦睁开双眼,平日里漫不经心的双眸多了几分认真,“先进去。”
林湘微微点头,“好,我们两个亲自送你们去校门口。”
林湘今日穿的特别喜庆,一身红色的旗袍,寓意旗开得胜,她身材非常好,穿在身上衬的皮肤极白。
路上都是学生和家长,每个家长比学生还要紧张,仿佛高考的是他们一样。
有很多妈妈穿着林湘一样的红色旗袍,谁都希望博一个好彩头。
“咦,那就是云悦吧,长得可真好看,人美心善。”
“是啊是啊,之前是我们错怪她了。”
不少家长都在家长会上见过云悦,都在责怪她为什么好东西不一起分享,后来听他们家孩子说那些资料就算拿出来了没人讲也是看天书一样。
没想到最后一个月的时间她不仅拿出来了,甚至还和七班那些同学亲自讲解。
云悦眸底氤氲着寒凉,脸上扯着一分冷笑。
心善?
这个词真稀奇。
“轩泽,考场好好发挥,妈妈相信你一定可以的,一定要仔细检查。”林湘侧头看向林轩泽,这孩子做事毛毛躁躁的,就怕他忘记填答题卡了。
“知道了妈。”林轩泽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扫向云悦那边,得意的抬起下巴。
校门口,许多家长和学生都聚在这,大多数学生和家长都有些紧张和急躁,也就他们一家子显得淡定一些。
“悦姐,林轩泽。”杨兴一群人跑了过来打招呼。
“叔叔阿姨好。”
“你们好。”林湘笑着打招呼。
顾樾从人群中走过来,身后跟着的是顾管家,知道他这两天高考,前天就从京城飞过来陪他了。
“顾少就你一个人吗?你……唔……”汪宁看着顾少孤身一人,有些惊讶的出声,却被身边的杨兴拉了一把,塞了一馒头进去。
“你们好,我是顾樾的爷爷。”顾管家站出来,幸亏没说出来,老爷夫人一直是二少爷心中的禁忌,他暗中瞟了一眼顾樾的脸色,见他神色如常,暗中松了口气。
顾樾敛下眼眸,复杂中带着一丝落寞悲哀。
杨兴暗骂汪宁这个二愣子,开口转移话题,“悦姐,高考完那天毕业晚会你来吗?”
他们昨天商量好了,考完要彻底狂欢一晚。
云悦勾漫不经心的道,“当然。”
一群人聊了一会就进考场了,只剩下家长在外等着。
许多家长都是要上班的,自家孩子进去之后就离开了,但还是要很多家长在外面等着。
高考不同于一般的考试。
监考制度非常严。
每个考生都要经过金属探测仪全方位的检查,云悦在知行楼103考场。
她去的时候考场门已经开了,监考老师正拿着探测仪守在门口。
云悦将书包丢在外边的物品摆放处,拿着考试袋走进去,没有任何问题的通过探测仪的检测,考场里剩余的位置不多,基本上每张面孔都很陌生。
她的考号最后两位是13,监考老师眼皮子底下那一个座位,脚底漫不经心的步伐走了过去,嚣张又恣意的坐下。
又陆陆续续来了一个考生,快开考的时候一女生气喘吁吁的出现在门口。
监考老师是女的,看了她一眼,好心提醒一句,“下次早点来,可别像这次这样了。”
早一点来可以提前适应考场的氛围,调整好心态,她这样急匆匆的跑过来试卷发下来的前五分钟根本不在状态。
“嘀——”警报声音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