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太快了,浓浊灌满bl np/水润紧致销魂低吟

2022-06-21 15:18:22 11点热度

“是又如何!”杨戬举起三尖两刃刀,指向了伏虎罗汉:“你也是人,却想着贻害人族!本神若是放任你,如何对得起这凡间众生贡献给本神的信仰烟火。”

“杨戬……你……你简直不可理喻!”伏虎罗汉脸色巨变,他今日若是和杨戬在这动了手,麻烦可是大了!

在李承乾的一番鼓动之下,长安城诸多百姓,对佛教已经大感失望!

要是今日杨戬和他动手,必然会显圣真尊,到时候这消息传到凡人耳朵里,他们佛教可就真的成了黄泥烂裤裆!不是坏蛋也是坏蛋了。

所以他倒是真的脸色苍白,完全想不明白,这杨戬为什么突然反戈相向!莫非这天庭和佛教,私底下的许多矛盾,积聚到现在之后,依然要爆发了!

他想到这,心下不安,看着杨戬漠然的表情。气势十足的说:“杨戬,本尊还有重要的事情,你若想讨教,咱们择日再战!只怕到时候,你成了缩头乌龟了。”

杨戬露出温和笑容:“某些人,还真是成口舌之利!有胆量就现在来打一场……本神,可不怕你这小小的伏虎罗汉。”

伏虎罗汉咬咬牙,将心头的怒火压抑了下去,愤恨的一跺脚,身形化作一道金光,直奔西天方向而去。

杨戬手持兵器,见到伏虎罗汉为了大局,选择了退避!这眼中,多出了很多思虑和沉重。

“凡俗太子,你如今是踩在刀刃上!本神倒是希望你不要虎头蛇尾……可你若真的做到了那一步,这人族,更添一分风雨飘摇啊。”

杨戬退居云后,叫来了灌江口的一些神将,落足在长安城几个角落,以防佛教高人,突然出手刺杀!破了这人族发际第1步的计划!

与此同时,这刑部大堂之内!紫金老鼠傲然昂首站在柱子一旁!

面前是面露惊容,对他投来戒备目光的秦琼!

“太子殿下,陛下的头疼病,就是被眼前之人治好的!”秦琼压低声音,对李承乾说。“陛下之前还告诉本将军,要竭力寻找高人!没想到……此人竟是来你这儿了。”

李承乾先是眉头一皱,紧接着大喜:“将军所言为真?我父皇头疼病,真的被治好了!”

秦琼微微点头,不动声色地说:“此人是天地当铺门下,与我们是敌是友,还很难说呀!”

李承乾却没秦琼想的那么多,从高位上走下来,来到了紫金老鼠面前微微抱拳。

“多谢高人出手,治好了我父皇的头疼病!不知高人此来,是否为了金石!”

紫金老鼠轻轻点头,语气带着分飘渺说道:“我主命我来此处,最重要的是助你炼制法宝,顺便除了那烦人的小蚯蚓!”

秦琼脸色一惊,李承乾的瞳孔也缩了缩!

这泾河龙王,那可是掌管着行云布雨,能调动天气规律变化的神兽!更有天庭职位,贵不可言!若非是犯了天条,并且遭人算计,怎可能被魏征所杀!

不过,这样的人物,在天地当铺的门下高徒眼中,居然只是一条小蚯蚓!这是狂妄,还是天地当铺有如此实力……根本没把龙族看在眼中!

秦琼笑着说:“高人行径,果然不敢揣测!不知这位高人名姓?”

“叫我紫金即可!”紫金老鼠直言不讳的说:“我主愿助你人族一臂之力!把金石取来,可帮你解除忧虑。”

太子李承乾,回到了案桌之前,从桌下取出用黄色绸缎,包裹完好的金石!

文学

紫金道人接过来瞧了一眼,恍然的点了点头!

他并不善于炼制法宝,本来还心有疑惑!可见到了这块石头才明白……这哪里是什么矿石,分明是功德气息在天地当铺之上凝聚,久而久之凝成的功德石头。

换句话来说,这种石头,堪称是很少见的稀罕宝贝!其最重要的作用,便是可以根据炼制者的心意,从而自发凝炼成法宝。

而且这块石头显然和长安城头顶上的气运真龙,有些许的联系!

张凡早就已经做了手段,此物,当属李承前掌控!

“紫金,可是有问题?”见到了紫金老鼠,似乎表情很凝重!李承乾自然也是有些提心吊胆。

“没有……你可放心!”紫金不动声色:“为我寻一间净室,其他的就不需要你们管了!”

“早已准备好了!”李承前伸着手,邀请紫金道人走进了刑部衙门的后堂,这里单独被收拾出了一间屋子来!装饰清幽,却处在重重包围保护之中!显然是李承乾早做准备了。

“不错……你们可以着手去准备其他事了!”紫金道人挥了挥手,李承乾从屋子里飞了出去,秦琼伸手接触,却听房门关闭!

秦琼面现怒色:“这家伙,莫非不知尊重为何物!”

太子李承乾赶忙劝阻:“秦将军,莫在意这些微末小事!这位高人,可是我们唯一能拿住那名佛陀的关键!万万不可得罪。”

秦琼冷哼一声:“好,就听太子的安排!但这家伙如果再行不敬,本将军绝不会饶了他!”

李承乾温和点头,拉着秦琼到了前厅!

紫金老鼠坐在房间内,手掌一翻,破魂环出现在他的掌心中。

稍稍的花了些时辰,他在破魂环之中,拿出了龙王的真灵!

随后将功德石头,与真灵融合,一把龙衔吞口宝剑,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辉,从他面前幻化了出来!

接下来他闭上眼睛,调动天仙境界修为,将仙灵之气灌输入宝剑之中!

没过多大一会儿,强悍的功德之气,就从房间里向外扩散!

所过之地,让处于深秋之中即将凋零的花朵,枯黄的草叶等等,转眼翠绿青绿,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