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玉燕玉臀梅开二度~人妻尝试又大又粗久久

2022-06-21 15:14:07 7点热度

马上就进镇了!到了车行,雇了车就好了。”

苏青樱点了点头,借着他的劲,被动地随着苏大虎朝前跑着,脚下如灌了铅一样,她脑子里已经无法思考,只觉得好累。

苏大虎一边护着背上二人的行囊,一边拽紧苏青樱的手朝前飞奔,边跑边往后看,心里急的不行。

“青樱,再坚持一会,就快到了!”眼看着枫亭镇的城门就在眼前,苏大虎心里燃起一丝希望。

“嗯……”

苏青樱脚步踉跄,机械地跟着他的脚步往前疾奔。枝枝叶叶划过她的衣裙,拨乱了她的头发。

“快,他们就在前面!”

“快追!”

林子里传来各种声响,纷乱的脚步声踩着枯枝烂叶清淅地传了过来。

“大虎哥,他们追来了!”苏青樱闻声朝后看去,心惊肉跳,骇得不行。

“青樱,再快些!”苏大虎此时只恨自己少生了两条腿。

二人拨足了劲朝前狂奔。

眼见还有几十米就到镇口了,到时候隐入镇里,小巷胡同多,也就安全了。

“跑,看你们往哪跑!”来人很快追了上来。

“大虎哥,快跑!”

“青樱,你快跑……”

砰,苏青樱被一棍子砸在脑袋上,晕死了过去。

“青樱!”

苏青樱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她跑得口干舌躁,梦里她还能听见自己的大喘气声,还有人凄厉地唤着她的名字,声音里是那样浓浓的悲伤。

最后她被自己渴醒了。

喉咙又干又涩,她连咽了几回口水,才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嘶……

才稍一动作,后脑勺一抽一抽疼得厉害。苏青樱不敢动了。闭了闭眼睛,后脑勺传来的痛意让她脸皮都跟着抽了好几下。

这疼的。

待缓了缓,苏青樱便闭着眼睛,抬手往自己后脑勺摸去。

这是肿了啊。

指尖摸到头皮,传来些许温热感。苏青樱稍微用力按了按,嘶……

疼得她直打牙颤。

忍着疼,在头皮上揉了揉,头发穿过她的指缝,又干又涩,苏青樱拈了拈,五指张开,把头发往外拉了拉……

没完了?她一头利落的齐肩发,睡一觉长这么长了?

苏青樱睁开眼睛往手上看去,愣住了。

屋外这时传来各种声响,搅乱了她的神经。

“娘,求求你了,大虎那孩子我们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

“我呸,知根知底能当饭吃?他要能拿出五十两银子,我立马舍了这张脸皮,亲自去吕家退亲,转头就把青樱许给他!”

“娘,他哪里能拿得出五十两。”

“拿不出就闭嘴!”

“奶,你这是为难人!”

“怎样才是不为难人?啥都没有,还想空手套白狼,想啥美事呢!”

“娘,求求你了。”

“奶,求求你了。”

“滚开,有力气就去地里使!日头都三竿高了,还猫在家里躲懒,就指着我和你爹两个老不死的做活养你们是吧?”

苏青樱听得头皮越发抽疼得厉害,喉咙还又干又痒,都好一阵了,外头鸡飞狗跳的还不让人安宁。

苏青樱眉头拧得快夹得死苍绳。忍着疼,闭着眼睛随手抄了一样东西,都没看清,就用力往门上摔去。

砰!

好大一声响。

外头立刻消音了。

苏青樱也晕死了过去。

被连灌了几天苦汤汁,苏青樱终于醒转了过来。

吱……

两扇木门被人小心翼翼地推开,一个小脑袋探头探脑地伸了进来。

“姐。”

苏青樱扭头看去,见是她最小的妹妹苏青杏,便朝她笑了笑。

小东西见了立刻带着笑朝她床边扑了过去。

后边另一小脑袋也伸了进来,小心翼翼地捧着手里的粗瓷大碗,朝苏青樱飞快地撇了一眼,见她睁了眼,松了口气。

又不错眼地盯着手里的碗,跟在小青杏的身后,一步一小心地挪了进来。

“姐,喝米粥了。”小青杨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说道。

“嗯。”

苏青樱微笑着接过他手里的粗瓷碗。

趴在床边的小青杏不错眼地盯着她:“姐,我和哥哥都吹凉了,温温的正好入嘴,你快喝。”

苏青樱听了便朝小青杏笑了笑。

又听小青杨跟着说道:“姐,你不着急,慢慢喝。”

苏青杏嘟着嘴往她双胞胎哥哥脸上看去:“姐喝了米粥才好喝药。”

苏青杨点着小脑袋,一边赞同妹妹的话,一边道:“姐姐头还痛,要慢慢喝,扯着头皮又该痛了。”

青杏听完便很是担心地转头过去看苏青樱:“姐姐,那你慢慢喝。娘一早熬了药,我和哥哥都看着呢,你喝了米粥就能喝药了,喝了药你就能好了。”

说完紧张地盯着她,苏青樱无声无息躺了几天,吓坏了她。

苏青樱朝他俩点了点头,捧起手里的米粥,凑到嘴边慢慢喝了起来,果然温温的,正好入嘴。

边喝边看两个小东西,六岁的年纪,看着像是四五岁的,干干瘦瘦的模样,脸上也没半点肉,就已经被父母托付着照料生病的姐姐了。

此时二人睁着大大的眼睛,齐齐趴在床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看。

苏青樱心里喟叹,眼里却带着笑,一口一口地把碗里的米粥喝完了。

两个小东西高兴地接了碗又登登登小跑出去把草药汁给她端了进来。

等她把一大碗苦药汁灌进去后,苦得她眼睛都眯了起来。嘴里全是苦药味,呼出来的气息都带着苦味。

她眯着眼缓缓睁开,就看到一对小兄妹趴在床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两张相似的脸上,好像也刚喝完苦药汁,挤成同她一样的苦样。

苏青樱不由得就笑了起来,伸手往他们头上揉了揉。

喜得两兄妹又往她跟前凑了凑,都快趴她脸上了。

“姐,你快吃一块麦芽糖,吃完就不苦了。”苏青杨举着小手把纸包里的糖块递到苏青樱的面前。

苏青樱朝他手上看过去,灰褐色的糖块,拇指头大一点,包在粗糙的黄纸里。

她才拈了起来,就看到青杏正盯着糖块咽口水,便把糖块往她嘴边送。

苏青杨动作迅速地拉开了青杏:“姐,药苦,你吃。这是大虎哥偷偷送来的,奶都不知道,你快吃,我们不吃。”

青杏也把目光从糖块上移开,连连摇着小脑袋:“姐,我不吃,你吃。”说完抿紧了小嘴。

小青杨有些嗔怪地看了她一眼,青杏便把头低了下去,鞋尖在地上蹭了蹭,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

苏青樱心里软得厉害。

纸包里只有一块糖,她想了想,便吃了下去。

嘴里的苦味立刻冲散了许多。

“糖块还有吗?若有你和青杏拿去分了吃。”苏青樱说道。

小青杨摇头又点头:“还有。我和妹妹不吃。大虎哥说吃完了他再去买。”小青杨捏着黄纸回道。

苏青樱便道:“下次别接你大虎哥的东西了,他家也不富裕。”

“我说了的,但大虎哥硬是要塞给我。”苏青杨说完怯怯地看了看苏青樱。

“娘说下次给大虎哥多送些菜。”小青杏忙在一旁大声帮衬着说道。

苏青樱想了想,点了点头,以后再想法子还吧。

文学

又躺了几天,苏青樱总算能下地了。

这天清晨,苏家大小都下地了,苏青樱便坐在门槛上想事。

她从来就不是坐以待毙的性格。

她那继奶奶把她卖了个好价钱,足足五十两银子。在乡下足够一大家子生活好多年了,都够她那小叔娶好几回媳妇了。

可这些钱一文都没落到她们大房。

她那爹娘老实,争了几回,没争回任何东西不说,还差点连饭都吃不上。天不亮就空着肚子下地,不到天黑不回家,这些天苏青樱在房里晕睡,有时候一天里都难得见上他们一回。

她那爷爷老苏头是个少言寡语的,继奶奶长年累月吹着枕头风,老苏头也没帮着原配大儿一房人说上一两句好话。

那天清晨,她爹娘送她离开,本来是想让她和苏大虎在外边躲一段时间就回来的,没想到被继奶奶发觉,还带着她娘家的侄儿侄孙把他们逮了回来。

苏大虎挨了十几下,躺了两天就下地了,她可是晕晕沉沉在床上躺了好多天。摸了摸后脑勺,还是有些痛意。

苏青樱靠着门框坐在门槛上,想了一通。

随波逐流,什么都不做,从来就不是她的性格。

想通之后,正打算站起来,就看到身边双胞胎正目光灼灼地盯着她,把她吓了一跳。差点没站稳。

“什么时候坐到姐姐身边的?”

青杨和青杏不妨把姐姐吓到,有些无措,一左一右很是小心地扶着苏青樱,小青杏嘟着嘴抬头说道:“我们都坐了好一会了,姐姐都没理我们。”

苏青樱失笑,揉了揉她的脑袋瓜:“姐姐想事想出神了,都没看到你们。”

这头发跟她的一样,又干又涩,还黄,都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苏青樱叹了口气,有些无力感。

“姐姐,你别想太多,也别难过,有爹和娘呢,你别又头痛了。”苏青杨一脸担忧地望着她。

苏青樱朝他笑了笑,也往他头上撸了一把:“姐姐不难过。姐现在头都不疼了。”

小青杏眼睛里带着光:“姐姐,那我和哥哥扶你回房间躺着吧。”

苏青樱笑着拉住了他们:“姐不躺了,姐要去一趟镇上。”

“不行不行,爹娘说姐姐你还不能出门。”小青杨如临大敌,把她的手拽得死紧。

小青杏也是连连点着小脑袋瓜:“不能出门!姐姐,我们回屋躺着吧。”

苏青樱脚下没动:“没事,姐姐前两天不是都出屋了吗,你们看,姐姐现在没事了。”

小青杨说什么都不同意,两腿微屈,蹲着地面,紧紧拉着她:“那不一样,姐只是在村里走走,镇上可远着呢!而且这时候村长家的牛车早就走了。”

“没事,姐不坐牛车,姐走着去。”

“那更不行!镇上太远了,姐姐你头还没好呢!”小青杏干脆抱住了她的腰。

苏青樱被小兄妹俩闹得哭笑不得,心里也暖暖的,揉着小青杏的头:“没事,姐慢慢走,累了就坐路边歇歇,会没事的。”

“不行不行的,爹娘不让!”

小兄妹俩都快急出汗来了,最后也没把苏青樱说通。

眼见苏青樱已走上出村的道路,苏青杨一着急,扭头就往地里跑。小青杏扭头看看哥哥,又扭头看看执意要去镇上的姐姐,两条小细腿倒腾得飞快,紧紧地跟着苏青樱。

拉着苏青樱的衣角,非要跟着她。

苏青樱让她乖乖呆在家,她就噙着两泡眼泪抿着嘴不说话,只看着苏青樱。

苏青樱没法子,心一软就把她带上了。

等姐妹二人刚走出村口,就见小青杨带着他爹苏大海一路跑着追了过来。

“青樱啊……”

苏青樱扭头看去,见苏父喘着粗气大步追了过来,便停下脚步,回了声:“爹。”

小青杏见他爹追来,狠狠地吁出一口气,给苏青樱瞧见了,好笑地在她头上又撸了一把。

苏大海大步走到两姐妹面前,一双眼睛把苏青樱从头到尾扫了一遍:“你头还没好,去镇上做什么,这会也没牛车,走着去可远着呢。”

苏大海一脸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