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腿打开让我尝尝你的味道_阅读

2022-06-21 15:12:40 8点热度

恨不得将秦剑挫骨扬灰!放眼江海,先天境的高手也不过区区数十人,就连他们柳家也只有几人而已,没想到,今天竟然死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手里。

而且,还死在他的面前!

“杀便杀了,有何不敢?”秦剑冷漠的柳家管家一眼道:“当你踏进秦家大门,欺辱我爸的那一分钟开始,就注定要付出代价!”

“口气倒是不小!”柳家管家脸色铁青道:“你以为杀了你一个先天境的高手,便有资格在我面前狂妄?我告诉你,先天境的高手,我们柳家不止一人,而你们秦家,却只有你一个,本来,只要秦松柏跪下认错,我便可放过你们秦家,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必须死,包括你们秦家,没有一个人可以在江海活下去!”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但仙界第一剑神,何曾怕过别人的威胁?

“人多又如何?”秦剑抬头看了柳家管家一眼,一脸冷漠道:“杀了便是!”

“好,记住你的话!”柳家管家咬牙切齿的看着秦剑道:“希望下次见到我的时候,你还可以这么嘴硬!”

“我们走!”

话音落下,柳家管家大手一挥,迈步就走,但身后却突然传来秦剑的声音:“站住,我让你走了吗?”

“你说什么?”

柳家管家猛地停下脚步,一脸怒容的回过头来:“难道,你还想连我一起杀了?”

今天,他本来打算踏平秦家,逼迫秦松柏跪下认错,扬眉吐气,却没想到,却折损一位先天高手,这口气他已经快要忍不下去了,作为江海市四大家族之首的柳家管家,他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窝囊过!

在江海,他跺一跺脚,就连江海都得震一下,今日,却被秦剑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他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杀你又如何?”

秦剑面色一冷,手中树枝“咻”的一下飞出,刹那间,猛地一下穿透柳家管家的胸口,鲜血直流,而柳家管家却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你,竟然敢杀我?”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伤害我父亲,如果有,我便杀了他!”秦剑看都没有看柳家管家一眼,擦了擦手上的血,看向那几个吓的连腿都不断发抖的柳家下人道:“回去告诉柳清风,今天,只是给你们柳家一个警告,再有下次,我要你们柳家灰飞烟灭!”

“快,快跑!”

几个手下撒腿就跑,像是看见了什么恶魔一样。

“小剑,你……”

看着自己的儿子,秦松柏的脸上多了一丝疑惑,还有一丝震惊,自己的儿子什么样,他太清楚不过,怎么一眨眼的时间,像是变了一个人?

杀伐果断,毫不拖泥带水,就连先天境的高手也是抬手便杀,若不是长的和秦剑一模一样,他都要怀疑这个人是不是他儿子!

“爸!”

秦剑回过头,看着秦松柏那副疑惑的模样,笑道:“是不是觉得我变了?”

“是变了。”

秦松柏点头道:“以前的你可是连只鸡都不敢杀!”

“那是以前。”秦剑笑道:“我长大了,以后,就让我来保护你和我妈吧。”

“儿子长大了。”秦松柏摸了摸秦剑的头道:“还好你妈不在,不然还不得吓坏她!”

“要给我保密,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秦剑笑着道:“爸,无论我变成什么样,都是你儿子,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秦剑,你这次可闯下大祸了!”忽然间,身边有人打断了他们父子的对话:“秦家,要完了!”

“是啊,这下可怎么办,柳家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身后的一群秦家人面如死灰,那可是江海四大家族之首啊,哪是他们这种小家族可以招惹的?

“你们以为我不杀他们两个人,柳家便会放过秦家?”秦剑冷笑道。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清楚楚,上一世,哪怕秦松柏死后,柳家依然逼的秦家家破人亡,秦松柏只是一根导火线,柳家真正的目标,根本就是秦家!

鸦雀无声!

秦剑的话像是一根针一下子戳进了他们的心窝里,就算秦松柏道歉,柳家会善罢甘休吗?

很明显不会!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有人跳出来看向秦剑道:“这可是你惹出来的祸,得你来解决!”

“他该不会要跑吧?”

突然有人说出这么一句话,顿时,所有人都死死的盯住秦剑,生怕他跑了。

“你们怕柳家,却一点也不怕我,对吧?”听到他们的话,秦剑扫视一眼道:“以为我是秦家人,不敢杀你们?我要走,凭你们,谁拦得住?”

目光所及,所有人都低下头!

仿佛一下子想起秦剑刚才手起刀落,将先天境的高手杀死的场景,眼睛里一下子多了一丝恐惧!

这可是连先天境高手都敢杀的人啊,杀他们还不是易如反掌?

“区区柳家,敢招惹我,灭了便是!”

话音落下,秦剑飘然离去,而他身后的秦家人,却是气的咬牙切齿,区区柳家?

那可是江海四大家族之首!

跺一跺脚就连江海市都得震三下的大家族!

狂妄,简直狂妄至极!

可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多说一句,生怕秦剑一怒之下,将他也杀了,柳家可怕,秦剑更可怕!

“叮铃铃!”

口袋里突然传出一阵声音,秦剑下意识的掏出一看,好大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

手机?

一千多年没有用过手机的他一脸茫然的接通电话:“喂?”

“秦剑,明天下午三点,学校操场见,我有话和你说。”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哦,你是?”

“我是你女朋友,何清雪!”

听见何雨两个字,秦剑脸色猛地一变,似乎又想起一千年前,那个下午带给他的耻辱!
江海市。

秦家!

“秦松柏,今日你若不肯跪下认错,我就踏平你们秦家!”

“柳飞羽欲行不轨,我出手救人,没有打死他就算手下留情了,你竟然还有脸让我认错?”

“哼,我们家大少爷是天之骄子,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被秦家抛弃的废物少爷,你还以为你是当年燕京的秦家大少爷?”

在一片嘈杂声中,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却满脸的痛苦。

“元阳帝君,你竟敢偷袭我?”秦剑猛地睁开眼睛。

但眼前的场景,却是让他一惊!

柳家人?

“这是,上一世,柳家上门逼迫我父亲认错的那一天?”

“难道说,我没有被元阳帝君偷袭而死,而是,回到了上一世?”

秦剑,白衣仙帝。从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小人物,一路披荆斩棘在一千年内,成为了仙界屈指可数的十大仙帝之一,但为了一件可以穿梭时空的至宝,被他最信任的好友元阳帝君背后偷袭,导致魂飞魄散。

但为什么他死了之后,灵魂反而回到了上一世,难道,是那件穿越时空的至宝,在他临死之前,把他送到了一千年前?

“秦松柏,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跪不跪下?”说话的人是江海四大家族之一的柳家管家。

上一世,秦松柏回家路上,不小心撞到柳家家主之子柳飞羽强行拖拽一个女生欲行不轨,为救女生,秦松柏出手打伤柳飞羽,但却被柳家找上门来,逼迫秦松柏跪下认错,秦松柏不肯,柳家便派人打伤秦松柏,强行逼迫他跪下磕头!

而诺大的秦家,竟在柳家的逼迫下,没有一人敢为秦松柏出头。

上一世,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为秦松柏辩驳几句,就被柳家的高手打了个半死,后来他父母被柳家联手暗杀,就连秦家也被柳家逼的家破人亡,而他,更是被柳家人逼上天台,跳楼自杀。

但在跳楼的半途,却被一个骑鹤仙人所救,从此踏上修仙一途!

上一世,他手无缚鸡之力,在柳家高手的攻击下,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父母死在柳家手中,无能为力,但这一世,他既然回来了,就要改变一切。

更要柳家,将上一世欠他父母的,欠他的,一点不少的还回来!

“休想!”秦松柏咬牙切齿道。

“哼,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柳家管家大手一挥,身后立刻出现一个身穿唐装的老头,身上隐隐有一丝灵力波动。

“王老,少爷的事,就拜托你了!”

“放心,有我在,定让秦家家破人亡!”被叫做王老的老头上前一步,冷声道:“我数到三,不肯跪下就死吧!”

“先天境高手!”

秦家有人惊呼出声:“想不到,柳家竟然有先天境的高手!”

“松柏,你快跪下吧,这可是先天境的高手,杀你简直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松柏,快跪下!不要连累了秦家!”

在这种时候,秦家的大厅里坐满了秦家人,但在王老的压迫下,竟然没有一个人敢替秦松柏辩驳一句,反而和柳家一起逼迫秦松柏跪下!

“一!”

姓王的老头冷漠数道。

“要杀就杀,我这辈子跪天跪地,就是不跪你们柳家!”秦松柏挺直腰杆,哪怕是死,也不肯跪下认错。

“二!”

“柳管家,如果松柏死了,你可不可以高抬贵手,放过我们秦家?”

“对啊,秦松柏所作所为和我们秦家无关,那是他一个人的事!”

“秦松柏是燕京秦家的人,和我们江海秦家无关!”

秦家一群人急忙和秦松柏撇清关系,如果可以,他们恨不得立刻将秦松柏逐出秦家!

“秦松柏,你看到了?”柳家管家冷笑着看向秦松柏道:“不光你是个废物,就连你们秦家的人也是废物!”

“真丢人!”

忽然间,一个刺耳的声音响起。

“你说什么?”柳家管家冷眼看去,却看见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漫步走来,脸上还带着一丝浓浓的不屑。

“我说,这群人真给秦家丢脸!”秦剑冷笑道:“都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还卑躬屈膝的求饶,真是当奴才当久了,连站都站不直了!”

“秦剑,你给我闭嘴!”

文学

“秦剑,你算什么东西?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不知死活的东西,跟你爸一样,没有脑子!”

秦剑的话立刻惹来秦家一阵辱骂,而秦松柏却在这个时候狠狠的瞪了秦剑一眼:“小剑,回去,这件事和你无关!”

“你是秦松柏的儿子?”柳家管家问道。

“对。”

秦剑不见丝毫后退,反而大步上前。

“你比秦家人有骨气。”柳家管家冷笑道:“王老,连他一起打断两条腿,废了他!”

“好!”

刹那间,姓王的老头衣袖一抖,气势迸发,顿时浑身充满了凌厉的杀意,在他的气势下,秦松柏止不住的后退几步。

“这件事和我儿子无关,放了他,冲我来!”

“你儿子太有骨气,我不喜欢,所以,不能放!”柳家管家冷声道:“王老,动手!”

“好!”

话音刚落,王老脚下疾步,欺身上前,伸手要抓秦松柏的喉咙,出手便是杀招,丝毫不见手软!

“小剑,快走!”秦松柏急忙护住秦剑,但他的动作太慢了!

他话没说完,王老便要抓住秦松柏的喉咙,但在这一刹那,忽然间,一只手猛地抓住王老的胳膊,将他死死的钳住,不能再往前丝毫!

哪怕他的手离秦松柏只有一厘米,但偏偏这一厘米,他无论如何运力,都无法动弹一下!

“这就是你的实力?”秦剑一脸冰冷的看着王老,抓住王老的胳膊,冷声道:“先天境的高手,不过如此!”

“小剑,你?”

秦松柏一脸惊讶,他自己的儿子他又怎么会不清楚?平日里跑个一千米都快喘不上气来,竟然能接下先天境高手的一招,还令对方动弹不得?

“爸,从今以后,有我在,没有人可以再欺负你和我妈!”秦剑上前一步,挡在秦松柏的身前,望向柳家所有人,一字一句道:“从今天起,我秦剑要保护的人,耶稣都不能动,我说的!”

“哼,口气不小!”

王老冷哼一声,顿时灵力翻滚,一股滔天的杀意,瞬间铺天盖地的朝着秦剑逼迫而来:“你以为接下我一招,就有资格在我面前口出狂言?我告诉你,你对力量的恐怖,根本一无所知!”

话音刚落,王老双手做鹰爪状,直朝秦剑喉咙抓去!

“鹰爪!”

有人认出了王老的招式,这一招,几乎在电光火石之间,便要穿透秦剑的喉咙!

“区区先天境也敢跟我谈力量?”秦剑右手一抬,横撞在王老的手腕处!

一撞之下,撞的王老胳膊一痛,手臂差点断掉,他立刻又出一招,这一次,招式更为迅猛,也更为狠毒!

“小剑,小心!”秦松柏急声怒吼!

秦剑侧身一闪,顺手在一棵树上折下一根树枝,顿时气势磅礴,如出鞘之剑!

区区先天境,在他眼中,如同蝼蚁!

上一世,在仙界,他一路杀伐,成为仙界十大仙帝,靠的不止是修为,还有他自创的剑法。

在仙界,他还有一个称号,叫“仙界第一剑神!”

“我有一剑,取名凌天!”

树枝代剑,一剑斩出,澎湃的剑意立刻席卷而来!

仙帝之威,霸道无比!

剑出鞘,必见鲜血!

若是在仙界,凌天一剑,可让山崩地裂!

一剑之下,王老的身体顿时像是风筝断了线一样,“扑通”一下重重的摔在地上,口吐鲜血!

“不,不可能!”

王老像是癫狂一样,眼睛通红的瞪着秦剑道:“你不过区区十几岁,怎么可能会是先天境巅峰强者?不可能!”

他从五岁开始修炼,一直修炼到五十岁,才堪堪踏入先天境的半步门槛,秦剑不过区区十几岁,就算从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可能会是先天境巅峰强者!

但他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虽然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身体里,却有一个一千多年的灵魂!

仙界十大仙帝,第一剑神!